第26章 真是你小子
  • 我能编程诡异
  • 疯了的周公
  • 2156字
  • 2022-01-09 15:17:17

“或许真的是这样。”朱一腾听着张新的解说,表情古怪,点了点头。

“那你们觉得这起案件是怎么样的呢?”

他将手上的卷宗放下后,又拿起了另外一份翻开。

这是另外一个案件,同样是在前不久发生,因为还没有找到凶手,所以要被归入悬案当中。

“12月9日,受害人于家中上吊自杀被发现,次日发现尸体,看起来寻常,但灵体有被摧残的痕迹,明显遭受精神系攻击。”

“精神系能力者我知道几个,他们的样子是……”

“档案里有一个人符合特征,是受害人妹妹的前男友……大舅子棒打鸳鸯,前男友怀恨在心,竟干出这种事!”

“8月7日,C7区发现多个断裂肢体,被记录为重大案件,法学指纹鉴定皆为同一人,恐为诡异手段替换,但尚未确认凶手和受害人身份……”

“我倒是知道有一个可以自愈的能力者……”

“能力者刚刚觉醒,玩心大发对自己下此毒手,知道诡异科存在后为保自由,躲藏至今!”

“近日居民反应,夜晚再次有多只流浪猫发出惨叫,尚未发现犯案人痕迹……”

“我倒是知道有只流浪猫有能力,觉醒副作用是欲望增强,疯起来雌雄不分……”

“这都不需要我瞎编乱造了啊……”

三个人蹲在一起,你一言我一句,相谈甚欢。

林式提供犯人信息,张新提供作案动机和流程思路,让他的思维活泛了不少。

通过闲聊,朱一腾原本压抑的心情得到了不少解放,最近悬案太多,想破脑袋很多都解决不了,让他脑子都快炸了。

也就当着玩而已。

尽管张新说得头头是道,但都是基于自己判断,是没有实质证据的假设,对于凡事都要讲证据的案件来说,擅自下判断是不可取的。

张新每次说完之后也都会加新闻科的调侃结尾,也不知道是不是也当着玩的,还是职业病驱使。

张新的说法是建立在林式提供的“嫌疑人”上面。

这是最关键的核心,因为张新的解释是建立在知道已经知道犯人的基础上逆推出来的。

但也正因为这样哪怕说得再有道理朱一腾也不会重视。

毕竟林式还是个普通人,就算现在加入了诡异科,但以前接触的圈子和里世界不沾边。

虽然他走南闯北的理由挺有说服力,可也只是让他多留心一下。

毕竟刑侦学的基本是“大胆假设,认真求证”,所以就算说得再天马行空,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

况且涉及超凡能力,万事皆有可能。

就“哦有道理,我会看下的,嗯好好好好”这种感觉,听进去了,但没怎么当真就是了。

……

……

隔天上午。

中城,C3区,明克街2号。

这是一栋三层式的公寓,202号房。

罗胖在自己家中的厨房,手持餐刀,正在剁着肉丸。

厨房里到处有猫狗毛发,旁边有两个大盘子,一个装着细小的骨头,另外一个则是皮毛,都已经快要装满了。

罗胖获得能力前就过得非常穷困,获得能力后也过得很穷困,但已经不再为温饱的问题发愁了。

他觉醒后曾经欢天喜地,打算立刻对公司老板实行报复。

在这几年里面他自认为一直干得不错,但一直被老板打骂,一分钱工资都没涨,怀了不少怨气。

但意外发现诡异科的存在,知道能力者犯罪会遭到比普通人更重的惩罚,也就一直没敢动手。

虽然知道官方有诏安策略,暴露自己能力者的身份会获得不错的待遇,这对他来说是个不错的选择。

但身份备案后却必须老老实实的过活,甚至必须放弃报复的机会,他就一直没有那么去做。

他已经品尝过能力带来的好处。

而之后事件爆发,他终于逮住机会实行计划,那种为非作歹的感觉,让他极为舒爽,难以自拔。

叮咚。

“谁啊?”

“开门,查水表的。”

“昨天不是刚查过一次水表么?今天还来?”

“是这样的,昨天我们工作人员出了些差错,所以要重叠调查一遍,麻烦让我进去。”

透过铁门猫眼,罗胖看到个穿着深蓝色工作服的水道工,容貌俊逸,手揣着兜,在等着自己开门。

刚刚的对话没有问题,但罗胖内心一沉,知道这是诡异科的成员。

昨天根本就没有人过来查过水表,居然就这么顺着回答,明显有问题。

罗胖害怕诡异科查过来,所以这段时间一直谨慎,就算去红浪漫酒馆也只点熟悉的进行服务,就是害怕陌生人是诡异科的。

听说诡异科是特殊部门,内置有多套制服,可以装作任何职业,应对各种情况。

原本打算随便找个理由打发对方走的,但转念一想,觉得赶人离开会显得很可疑,考虑再三,将厨房的痕迹打扫干净后,还是开了门。

从老板家抢的赃物家具,还有小金库都被他找另外一个地方藏起来了,自然也不怕对方发现什么痕迹。

他觉得自己那件事做得那么隐蔽,又是伪装成入室抢劫又是只让猫狗出动,自己压根没有实际靠近现场,这几重手段的保护下,不应该被查到才是,自己可能还只是被怀疑的阶段,没有被真正确定是凶手。

据说诡异科不能对普通人动手,就算涉及试探,也有很多限制,扭扭捏捏问不出实际内容。

生怕普通人脑子里会想到诡异这两个字似的。

想到这个,罗胖神清气爽,一扫以前的阴霾,认为诡异科是可以随意揉捏的软蛋。

他开门迎客,脸上露出和蔼可亲的笑容,心里已经想好了怎么糊弄对方。

但就在刚开门的时候,装成水道工的朱一腾突然暴动。

揣在兜里的右手猛地甩出,撞在罗胖脖子位置。

手心紧握着长条仪器,滴的一声,数字快速上升。

这是诡异指数的测量仪器。

这仪器可以测量诡异指数的高低,从而判断附近诡异是否存在和对方是否能力者,当初林式刚遇到诡异科的时候就被这仪器测量过一遍。

近年来诡异科不能对普通人动手,言语不自由的消息已经在能力者圈子传开了,基本被总结出糊弄的方法后,诡异科改变了策略。

没其他人看着的时候,直接把嫌疑人打晕,采集诡异指数。

看着数字已经达标的仪器,朱一腾一脸“原来真是你小子”的表情,一脚猛踹出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