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断案
  • 我能编程诡异
  • 疯了的周公
  • 2315字
  • 2022-01-08 11:19:23

中城,C4区,天堂安保公司地下基地,档案室。

朱一腾翻查卷宗,重新审阅了一遍案发现场的描述和照片,但还是没有发现什么线索后,叹了口气。

“还看不出什么么?那依照规矩必须作为悬案处理了。”旁边的张新这样说道。

他看着愁眉苦脸的朱一腾,又看看那份不知道翻了多少次的文件,摇了摇头,没有和中午的时候一样抬杠。

档案室,卷宗文件密密麻麻。

诡异科设立以来的案件记录都在这里了,全部纸质保存,这是最传统也最能保证资料能保存下去,不被轻易篡改的方法,哪怕旧时代信息技术已经非常普及,最终也必须保证以书面形式保存下来。

档案中,有一半是已经归案入档的,还有另外一半是还没有彻底入档,也就是通俗来说的悬案。

朱一腾沉默,把卷宗从页头翻到页尾,似乎还是不甘心的重新翻了回去,再看一遍。

这是一起入室抢劫案,受害人是一家小企业的老板,家境富裕,独居离异,有一对还在上小学的儿女。

案发时间是在“昏睡”事件发生后没多久,巡查的诡异科成员便发现受害人家楼房窗户被打砸撬开,受害人倒在家中。

显然是被某个能力者入室抢劫,连家里的小金库都被搬空了。

案情就是这么简单,也留下了犯案者的线索,但却找不到犯人。

因为入室抢劫的是一堆流浪猫狗,满屋子都是它们的毛发,甚至受害人身上也有被抓伤啃咬的伤势。

证据确凿,却没有一样证据是指向人类的。

“这是通灵者途径犯的事。”

通灵者的能力特性是沟通灵体,觉醒能力当中有一项是可以直接控制低智生物,犯人显然就是此类。

朱一腾喃喃,但就算知道作案手法,但就是找不到行凶者的踪迹。

这就是能力者案件恼人的地方。

普通人作案,就算再怎么计划周密,还是会留下痕迹,只要使用高明的查案技巧还有老练的刑侦经验,总能捉到犯人。

诡异作案说来可怕但解决起来也简单,就算诡异的力量匪夷所思,但以诡异混乱的思维方式,一般作完案也不会跑路,到达现场发现后硬刚就完事了。

但能力者不一样,他们拥有人类的逻辑思维和超凡的能力。

在作案后往往连痕迹都没有留下,也就导致了诡异科很多悬案到现在都还没有结果。

能力者隐藏在人群当中,一百万个人里面,不知道有多少个能力者,谁都像是嫌疑人。

并不是不想查,其实诡异科也想过大范围搜索,建立一份能力者档案,确定哪些人拥有能力,哪些人拥有犯案的手段,但被高层叫停。

建立档案是大工程,太过太大张旗鼓的话,很容易破坏官方好不容易营造的社会环境,导致让普通人知道诡异的存在。

所以小范围的调查允许,但只要不是大事,那么就不会许可大范围的展开行动。

这让诡异科就算想要认真调查,也会处处受到限制。

甚至那个犯案者也是个非常奸诈的主儿,特地控制猫狗不留下任何把柄外,还专门挑事件发生后诡异科手忙脚乱的时候动手,受害人也只是重伤没有彻底死亡。

受害人重伤的话可以让诡异科忙着救护没精力管他,进一步分散追查的注意力,而没有死人,也是因为一旦死了那么性质就完全不同,会动用更多力量进行搜寻。

张新看着默默苦恼的朱一腾,叹了口气,他之所以在这里也是为了善后,如果确定这是悬案的话,他就必须立刻出一份报道。

毕竟这就是他的工作。

就算犯人还没有抓到,也必须给大众一个交代。

这时候林式走进档案室,看到两人刚想打招呼,但看到张新手指点在唇边后立刻住嘴。

“我是来看档案学习积累经验的,朱哥他在做什么啊?”林式解释完自己的来意后,小声问道。

“就是一个案件没找到线索呗,这是常有的事情了。”张新叹息。

林式疑惑,询问后大概明白是怎么回事。

“这样的话我说不定可以帮上忙。”林式说。

“?”

张新愣住,还没搞懂这话什么意思,就看到林式朝朱一腾过去。

“朱哥,如果你想要找通灵者的话,我倒是觉得有几个人可能是啊。”林式这样说道。

朱一腾闻言愣了一下,视线从卷宗收回,看向林式:

“你知道有哪些通灵者?你不是前不久才知道诡异真实存在么?又怎么会觉得以前遇到的人里面有通灵者?”

“猜的呗,你也知道程序员工作艰难,所以要在城里到处找外快的工作,见过几个人没事就喜欢对着空气说话或者命令猫狗做事。

走的地方多了,见的怪人也就多了啊。”林式脸不红心不跳,扯着慌进行解释。

说完后,他就将疑似通灵者的几人相貌特征说了出来。

这些都是他通过诡异监控发现。

他哪里四处走过,其实连原主也不经常在外走动,毕竟每个月就那点工资哪能吃得饱饭,怕运动大消耗卡路里,平日基本待在家里不出门。

不过这个理由听起来还有那么几分道理,毕竟也不是谁都穷困潦倒去做过程序员,朱一腾也就信了几分。

如果知道有对应能力的能力者存在,那么基本可以确定那就是犯人了——谁让就你一个有作案手段呢?

朱一腾点了点头,不过其实他也不知道林式说得是不是真的,但多少有了个方向。

“对了你刚刚说穿红衣服的胖子,会不会是这个人啊?”这时候张新也走了过来,指着卷宗资料的其中一个名字,说。

那是受害人人际关系的资料名单,上面有对应照片。

张新指着的就是受害人公司的一个小员工。

入室抢劫案一般都是临时起意,作案者和受害人关系不一定有关系,但张新在听完林式说的几个人特征后,眼睛一亮,似乎想到了什么。

“这个罗胖和林式说得样子挺像的,而且作为受害人的员工,如果平时被老板打压的话,也有作案的动机理由。”

“低阶通灵者控制低智生物的范围不会超过一百米,受害人的公司离家不远,他当时正在上班……这或许就是一件伪装成意外入室抢劫,实际上却是蓄谋报复的阴谋啊!”

作为记者,他当然也具备一定的推理能力,不然纯靠胡编乱造也造不出让人信服的内容。

虽然他也不是真正的推理达人,但隶属新闻科,每天也会看很多普通人的案件,见过一些老警察是怎么破案的,虽然自己没做过但没见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么,靠着一知半解大概推测答案。

------

明天要上强推了,麻烦喜欢本书的支持下,有推荐票的给推荐票,没有的点个收藏评论啥的,听你们多说两句我就很开心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