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重金求父
  • 我能编程诡异
  • 疯了的周公
  • 2007字
  • 2022-01-05 14:14:19

网站打开的同时,一个提示窗口随之弹出,这是给初次登录该网站用户的基本功能介绍。

林式扫了一眼,对阿图姆社区有了基本的认知。

“原来这是一个悬赏平台,怪不得黄昏公司会搞这个暗网。”

网站维护是需要成本的,资本家才不会顶着被三大教会抄家的危险用爱发电,核心原因就是这个阿图姆社区。

和其他网站的花里胡哨不同,阿图姆社区非常简洁,只有几个功能模块,其中最为瞩目的,就是界面正中央的悬赏栏。

虽然也有其他主打悬赏的网站,但那是面向一般能力者,要么护卫要么砸场子,或者是去抓猫,总之就是没什么技术门槛,有手有脚的都能去接任务。

但阿图姆社区只针对旧时代的技术问题,也难怪会在网络上搞小动作,如果没点技术和观察能力,根本登录不进这里。

l15猎鹰战斗机、核弹公式(残缺)、如意神剑、描绘一个男人和三个女人之间浪漫爱情故事的经典章回体小说……在悬赏栏上,林式就看到了一堆让人瞠目结舌的字眼。

除了黄昏公司之外,还有其他人会将获得的数据资料上传,悬赏请求破译。

作为平台,黄昏公司会抽取一定费用,同时也可以得到破译的数据资料。

一本万利的买卖,可惜当今时代的懂编程破译的实在太少了。

林式看到悬赏栏有初级、中级、高级、特级的划分,每一条栏目对应的悬赏金额不同,初级悬赏金额顶多只有一百多块,而特级悬赏却没有封顶限制。

其实提问题的人并不知道那些数据代表什么意思,之所以能将这些问题划分等级,主要是根据数据载体是从哪里发现的,如果是像特级军工厂、研究所这种场所发现,那么基本上都会划分到特级栏目当中。

另外一个判断依据是数据代码的长短,一般人认为代码都是越长越牛逼,但很多时候往往是越短小越能体现精悍。

甚至连加密数据都不是的悬赏也在上面,譬如林式就看到这么一条:

while(1)_{_//do_something_};

这是shell语言中最短的死循环代码,一旦运行电脑基本报废,估摸着是哪个遗迹猎人找到这条代码后还以为是什么不得了的东西,所以发布到社区上面了。

在每条悬赏下面有解答区,所有成功破译部分数据的方式都会记录在上面。

只不过一旦破译进度超过80%,答案就会被隐藏,只有解答者、提问者和黄昏公司可以看到。

这种开放答案的方式有利有弊,一方面可以促进相互学习,互相参考,让破译进度加快。

但坏处也很明显:容易让人随便使用自己的破译研究。

举个例子:埃柏奈泽.肯纳斯理、沃伦.德拉鲁、詹姆士.鲍曼.淋赛。

这些都是打下了研究电灯泡的基础理论的伟大科学家,但最后都被爱迪生这混账玩意儿剽窃了胜利成果,人们也只记住了混账玩意儿的名字。

恶劣程度堪比盗版小说网站,如果是正义之士一定会一起骂它们,然后收藏投票打赏一波三连。

不过因为一旦完全破译,黄昏公司会根据时间检索,找到最初使用部分破译方法的答案,然后惠发一部分的报酬,这样还算公平,所以现在还没有被人恶意举报过。

当然也可能是因为根本没几个人能进这个社区,所以也就没几个人会举报。

“里面会不会有小一父亲的信息?”林式忽然内心一动。

旧时代的毁灭和诡异有关,小一父亲那么强大,如果在旧时代曾经出现,说不定会以数据资料的方式保存下来。

林式有些欣喜,看着那些悬赏,一时之间好像看着都是重金求父的小广告,极具诱惑。

不过在社区逛了一圈后,便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不过这些代码很庞杂啊,有不少深奥难懂的,就算真的有小一父亲的内容,我也不知道啊。”他喃喃自语,有些为难。

他虽然是编程天才,资质出众,但在穿越过来之前,也还是一个正常的程序员。

而这些加密代码,说不定就是从哪个最特级秘密研究所里挖掘出来的,使用世界上最顶尖,甚至是没有在市面上流通过的加密技术。

中级区的林式还能看懂不少,但特级区的有很多都看得云里雾里的了。

根据时间检索,让发现特级区最早的一条悬赏是在三十年前,那是暗网刚刚建立的时候,而这悬赏现在还在。

他看到第一段落评论区中除了“神”这个字眼之外,下面全部一片空白。

说明就算有人破译了,也只是能破译出这么一个字,其他人连破译一个字都无法做到。

看着悬赏中那夸张的报酬,林式下意识的咋舌。

“黄昏公司、还有其他势力的人不可能不知道这些资料蕴藏的价值,肯定有培养过专门的程序员,大量资源倾斜下,就算是新时代,也会出现精英级别的人物。”

“常规方法破译对我来说不行……那非常规的呢?”

他内心一动,不由联想到诡异代码。

那是诡异附身电脑后展现出的形式,看起来混乱不堪,但还是有规律可言。

在诡异代码的形式中,电脑虽然会异化,但还是会以另外一种形式,继续运行。

他发现正常代码和诡异代码是有一定共同性的,林式前段时间研究的时候发现这一点,甚至因此发现自己的正常编程水平提升了不少。

诡异代码完全可以视作一种全新的编程语言,甚至可以作为其他编程语言的替代使用。

越想林式就越心痒难耐。

“试试也不会掉肉。”

“而且测试破译方法的也是在黄昏公司的服务器上面,就算失败了,出问题的也是他们的服务器,和我关系不大。”

“要这能破译,说不定能知道小一父亲的联系方式……还能有钱拿呢!”

想到这里,林式不由两眼放光。

然后舔着嘴唇,开始操作。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