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章 庆州的震惊 (4000字,两章合一)
  • 我能编程诡异
  • 疯了的周公
  • 4170字
  • 2022-03-19 10:50:06

其实倒不能完全说林式凡尔赛,而是他真的不确定自己未来的道路要怎么行走。

他成为能力者的过程充满了各种的不确定性,偏离了正常的晋升途径。

在发现不能以常规方法继续晋升之后,心里自然开始犯起了嘀咕。

毕竟,走错道路的能力者很容易出现各种问题,毕竟在自己中诅咒的很长一段时间里面,同僚们把各种相关档案、资料都整合给他看过了,对于出岔子失败会有什么后果,有很清晰的认知。

“你全力打我一下试试,我测试你的力量到哪种程度了。”庆州说道。

他抬起手,纯白的光芒从掌心散开,化作一道屏障。

法术:屏障。

圣职者是能力者中非常特殊的一条途径,别的途径可以因为种种或自身或外界的因素,或觉醒或变异成为能力者,所以哪怕不是从官方掌握的途径入手,也有很多野生的能力者出现,但圣职者却不是这样。

圣职者是被神明直接审核,确定拥有一定程度的信仰忠诚后,被赐予力量踏上的途径,只有这一个方式成为圣职者,他们也有和其他途径不同的地方,那就是不需要特意觉醒,就可以学习本家教派的法术。

像查理使用的神咒,就是神明赐予的法术。

混沌教的信徒之所以可以控制诡异,也是因为混沌教独有的法术才能做到。

虽然威力上法术和觉醒的能力还是有很大差距,但这要看施法者的境界、实力。

初级圣职者使用的法术和挠痒痒差不多,但高级圣职者使用的法术,往往会比同境界的其他觉醒能力更加强大。

因为他们更加接近神明。

初级的圣职者可以说是最美有用的途径,而一旦达到高级,却会成为所有途径中当之无愧的领头者。

屏障只是一个初级法术,在一般初级圣职者手里面一般是凉天的时候挡窗户,挡不住全部凉风但能够调节风力省电,而在探索教会主教庆州的手中,这白色屏障散发出强烈的威压,和混沌结界的强度不遑多让。

竖起屏障,庆州有些期待的看着林式。

机械者,是各个途径里面,身体实力数一数二的,如果是白天,就算是夜行者掰手腕都掰不过机械者。

机械者觉醒的第一项能力无一例外都是“力量”,九阶的机械者甚至可以说是没有能力,但这个初阶能力是可以不断叠加,随着境界提升不断变得更加强壮。

要知道,作为捣鼓机械的技术人员,能够扛得起重金属物件,是很合理的事情。

只要检测林式的身体力量有多强,那么就可以大致判断,林式现在相当于正常机械者的什么境界。

“多重境界的同时晋升,不知道所产生怎么样的化学反应结果。”

庆州表情带着期待。

林式点点头,走上前。

怪叫一声,出拳。

轰!

身体倒飞出去。

庆州:“……”

看着林式非但没有在屏障上面荡起什么涟漪,反而一下倒飞撞到后面墙壁的时候,这位探索主教有些发蒙。

然后看到林式爬起来,不断挥拳、出脚,但都没对能量屏障造成什么伤害。

反而蹲在地上,抱着红肿的手掌,龇牙咧嘴。

“怎么回事,难道我开屏障的强度太高了?”

“不是,应该是因为我一开始觉醒的并不是‘力量’的关系,所以没有身体素质的加成效果。”

林式甩着手,回答说道。

不是“力量”……庆州哑然,然后露出失望的表情。

虽然想到过作为多重境界的同时晋升,会对身体产生超乎想象的化学反应。

但似乎这个化学反应并不是导向正常的结果。

哪怕是他见过不少机械者,不管是官方的还是野生的,甚至从城外遗迹资料记载,机械者无一例外都拥有“力量”,这是机械者的根基,也是正常的进化途径。

但林式却没有这个根基。

“或许是多重晋升,加上冰邪咒在觉醒之前,就影响了身体的原因,导致你的身体成长非常畸形,才没有觉醒到机械者的能力根基。

这就好像数学题一样,你要从小学里面学到加减乘除,才能以此为根基学到更加高等的算术,而你并没有这个过程。

或许之后晋升中级的时候,可以通过一些指定觉醒某种能力的方式,弥补这个过程。”

庆州叹了口气,同情的看着林式,安慰说道。

虽然脱离了危险期,但却并不是完全度过,某种程度上,反而更加危险。

林式点了点头,表示明白。

庆州随口问道:“对了,你初阶的时候,觉醒了什么能力?”

林式回答:“哦,是‘重力’。”

庆州:“……”

这不是七阶机械者才有可能觉醒的能力么?

他忽然有种这孩子是不是跳级长歪了的想法。

小学的加减乘除都还没有学会,就已经会做高中的奥数题了?

面对着诧异的目光,林式抬起手,能力的波动缓缓释放。

四周空气骤然凝聚、下沉,地板发出嗡嗡的震动声,撕开一道道裂纹,隔着白色屏障,庆州都有种自己重了十几倍的感觉。

没有抗拒,直接承受这个重量,庆州看向林式的时候,表情不由变得更加古怪起来。

因为这明明是七阶的能力,却让他有一种六,甚至是五阶机械师施展的感觉。

“你现在是七阶机械者,你不会是用七阶的时候觉醒的能力来忽悠我吧?”庆州说道。

林式摇了摇头:“不是,这真的是我九阶时候觉醒的能力,有人能给我作证。”

“谁?”

“一个姓赵的管家。”

“哦,他啊。”

庆州点了点头,表示明白。

混沌教在C区秘密行动,占领诡异科官方基地的时候,庆州就有释放精神力,大范围扩散调查过一次。

虽然他乐于看到官方和混沌教狗咬狗,但不想要让自己预定要入教的林式出现什么意外。

其实在看到林式被忽悠进赵管家家里的时候,他是有想过出手,救下林式,让这位预备役教徒再加一笔恩情的。

但看到林式居然主动使用冰邪咒气息,忽悠赵管家获得高待遇,能够保证安全,甚至还能忽悠收集材料的时候,他就觉得不能够玩雪中送炭,打消了这个想法。

“不过当时的他被污染了吧,能不能作证都是两说,而且他现在应该已经回去B区了。

你还有没能够佐证的证据,就八阶时候,觉醒的能力什么来着?”

看对方还是表现出不信的样子,林式表情有些不满。

这种对自己能力的怀疑,就好像有人在质疑自己写的代码一样,让他眼睛一瞪。

只不过还这没到那个地步,所以林式暂时压下心情,眼睛闭合。

然后重新睁开,一绿一银的诡异光芒从瞳孔中忽然显现。

一时间,周遭的沉重感觉,消散一空。

庆州感觉身体一轻,但还没有觉得多么放松,就感觉身体无法移动。

就连呼吸都开始变得不再通畅,原本能够流入气管的空气就好像变成了固态一样,无法移动。

“五、六阶能力……固定?!”

庆州猛地看向林式。

他的表情各种变化,最后又重新凝固成错愕的模样。

如果说,一开始林式使用的“重力”还可以说是正常表现,毕竟林式本身就是七阶能力者。

那么越阶展现出觉醒能力,就是超纲的表现了。

要知道,“固定”可是中级能力,和初级能力有很大差别。

而且还不是普通的中级,甚至接近于高级能力,功能性上不遑多让,哪怕四阶机械师也很少有觉醒成功的。

但林式却可以施展出来,而且效果,似乎比一般的机械师……还要强大。

一时间,庆州舔了舔嘴唇。

哪怕是作为三大教会主教的他,现在也不由得心动起来。

如果说,之前的他,只是盯上了林式的技艺,对林式的身体不感兴趣。

那么现在,他就是又馋林式的技艺,也在馋林式的身子了。

他察觉到了林式蕴含的巨大潜力。

难道连续晋升产生的化学反应,承受巨大风险后,真的这么奏效?

庆州不知道的是,林式除了连续晋升,他的仪式过程中,还有其他的种种因素。

这些因素中涉及林式隐私,不便多说,但也是因为这些因素掺杂进化学的反应过程,才导致林式能够越阶觉醒这两种能力。

“八阶能力就是‘固定’,看来你是真的没有说谎。

那么,你七阶觉醒的能力,到底是什么啊?”

庆州安耐住情绪,装作不在意的,随口继续问道。

他尽量装作不关心的样子,但还是忍不住好奇,想要知道这个事情。

只是八阶,就可以获得堪比四阶的觉醒能力。

那么七阶的时候,不是就可以觉醒出四阶能力,甚至是……三阶,真正的高级能力?

一个只是初级的能力者,就可以掌握高级能力。

这想想都非常可怕。

怕就连科技教会都会抢着要人,一个前途无量的机械师,对于进行着新型机械技术研究的他们来说,价值无可估量。

哪怕这个机械师,是个离经叛道的程序员,他们也是要定了。

林式收回能力,四周空气立刻恢复原状,好像时间停止解除了一样,重新开始流动。

听着庆州的话,他点了点头,正要开口。

但这个时候,庆州和林式,猛地转头,看向一个方向。

他们转头的速度有一些差距,是庆州更快。

但几乎就在庆州有所动作后没多久,相差不过一两秒的时间,林式也同时做出举动。

两人的目光同时锐利。

但庆州的目光看向那个方向后,又立刻转过来看向林式。

看着林式那冷漠、愤怒,不像只是跟着自己扭头的表情,庆州不由诧异、惊愕起来。

“他刚刚,用了精神力的探知?”

“除了觉醒能力之外,他都已经有中级能力者的基本特征了,那么他现在到底算是初级,还应该说是中级啊?”

此时此刻,在两人看去的方向。

正是第三队基地的大堂位置。

他们没有回去自己的宿舍,因为宿舍也在基地里面,但因为查理的“登基仪式”,所以都坍塌没了,只能在这里打地铺睡觉。

队员们一个个打着石膏,缠着绷带。

谁都没有说话,但一种浓浓的沉重、疲惫感弥漫、散开开来。

很多队员的眼皮,刚刚合上。

但就在这个时候,大堂的楼梯口位置,突然传来剧烈的轰炸声音。

轰!!!

大片的沙尘、瓦砾激荡而起,楼梯口被强行炸开,一大堆人马蜂拥而入。

同样穿着制服,身上打着石膏,缠着绷带。

但,他们刚进来后,就立刻对着第三队的队员们,发动攻击!

“什么事?!”

“第一队的,你们疯了么?要干什么!”

“又被诅咒污染了么!”

第三队队员里面,副队长张辽这样喊道。

他刚刚也是绑着石膏躺在地上,发现异动后第一时间清醒过来,想要做出反击,但还是奈何不住突然袭击。

虽然,第三队是精英部队,经历过种种生死交替的修罗场。

但现在队员们都身受重伤,加上失去队长的士气低迷,非常疲惫,就算是平常可以应对的袭击,也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而且这些人都和他们穿着同样的制服,让队员们极度懵逼的情况下,被重新砸到在地。

第一队的队员们,虽然一开始的时候表情犹豫,对于朝同僚攻击的事情,有些放不开手。

但在听到副队长的话后,他们的表情变得凶狠,下起手来没轻没重,甚至直接瞄准伤员的伤处攻击,让对方感受剧痛,失去行动能力。

“这就对了,为了我们的前途,你们光荣牺牲掉,才是最好的结果。”大门口,张海潮看着混乱的场面,面无表情,喃喃说道。

在他的脚下,踩着的就是张辽,这位第三队副队长被踩着头,全身气势爆发,咬牙切齿,却没有能力反抗。

他伤的太重,也在先前的骚乱中,为了保护平民,消耗太大了。

剩下的力气只能用来叫骂。

张海潮无视着张辽的叫骂,眼看着形势控制的差不多了,嘴巴张开,要下达命令:

“把他们都控制住,集中起来处理,好方便推锅,营造成混沌教袭击的假……”

象字还没有说出口,张海潮就感觉喉咙顿住,无法开口。

“营造什么?”

在他身后,一只手搭在他的肩膀上面。

------

复数强迫症犯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