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 魔改圣器
  • 我能编程诡异
  • 疯了的周公
  • 2249字
  • 2022-02-17 18:26:38

把原本写好的代码脚本备份,然后替换成一个只有十分之一进度的脚本后,林式长舒一口气,伸了一个懒腰。

在他做这个放松动作的时候,小二调控周围空间,让周围微风拂来,好像小手一样,帮他捶背。

而小一也知道主人要放松了,吸收调控坐着位置的能量、硬度,让原本冰冷的石板触感变得像沙发一样柔软。

作为最资深的员工,小一非常懂事。

它还察觉到上次变装的时候,主人对于身上多出来的两坨东西非常在意,询问过要不要常备在身上。

可惜被驳回了。

一边享受着“孝顺儿子们”的服务,一边看着自己删减的脚本,林式叹了口气,表情遗憾。

“没想到居然沦落到要用连半成品都不算的脚本,耻辱啊……”

“如果不是其他人太不争气的话,我就不用这样藏拙了。”

其实早在张成友使用诡异之前,林式就差不多将完整的,修复程式的脚本给写好了。

诡异编程对思维的拓展比想象中要高出很多,只是目光扫过,就能大致看得出问题症结所在。

至于编写代码所需要的手速,林式将思维和小一、小二进行同步,一人二鬼的共同合作下,很快将大批量的脚本改写出来。

换做是没有领悟诡异编程,没有两只诡异的同步帮忙,限定的2小时里面完成单台设备20%,就已经是极限了。

但在听到周围一片哀嚎遍野,就好像高考考试上面,大部分人连送分的选择题都不会做后,他也只能含泪把脚本替换成删改版本。

毕竟,他虽然想拿第一,获得和黄昏公司谈判获取报酬的资格,但不想要太过引人注目。

他,只是想要拿个高考状元而已,不是要去做研究出原子弹计算式的大佬。

那样自己麻烦就大了。

不止是外面的人会找自己麻烦,就连顶头上司的杨队长也会找自己麻烦。

上次只是公开批评,这次还在犯,不得吊起来公开脱裤子打屁股?

所以想想,也就算了。

当然,怨气还是积攒下来的。

所以在诡异朝自己这边过来的时候,就顺带在它上面发泄了。

短暂的骚乱结束后,林式也在敲键盘。

毕竟其他人都在敲键盘,你自己什么都不干,看起来非常可疑。

在工作都完成后,林式没其他事情做,只能打开一个文本文件。

上面记载着关于“圣器”的打造方式。

林式看着上面的记述。

圣器,是灵异物,达到某种条件后,才可以拥有的称呼。

而沾染“神”的气息,是成为圣器的必要条件。

“‘神’的气息……不知道小一的爸爸,有没达到这种条件?”

林式想到自己储存的诡异能量。

昨晚的诡异风暴几乎摧毁掉整个体育广场,能量气息现在还在现场肆虐流转。

数量非常庞大。

但最精纯、核心的那部分能量,却都已经被小二给带回来了。

一般来说,灵异物能被成功打造的概率低到可以忽略不计,更加不用说圣器了。

但这份文档当中,却实实在在记述着一件圣器的完整打造流程。

并且这还是特殊圣器,专门为了容纳那样东西,也就是林式从郭志伟记忆当中,看到的那本神秘之书,而特地准备的方式。

如果没有这件圣器,那么就算找到那本书,也不能够正常获取到手。

“神之泪,美杜莎的头发,恶魔心脏……”

“蓝色龙血草,凡人梦境中的泉水,不死者的眼球……”

“还有高级能力者的灵魂之火……”

“打造圣器的这些材料,还真是夸张啊。”

重新审视一遍文档后,林式咂咂嘴,心里这样感叹。

同时也对于那样东西的存在感觉更加好奇,因为只有这些东西才能获得容纳那本神秘书籍的可能性,那那一本书,到底有多么的神秘,又记载着些什么?

难怪那么多方势力都想要找到它、获得它。

林式对于那本书,并没有多大念想。

开玩笑,几个月前自己连能不能交房租都堪忧,不得不去蹲局子求包吃包住,现在连小命都被诅咒难保,还有心思惦记这种东西?

对别人来说,打造圣器可能只是获得神秘之书前的一个小目标,但对于他来说,却太过遥不可及了。

但重新看着这个打造方法,林式内心忽然一动。

要不要……魔改一下这个方式?

不是打造一件由容纳那本书的圣器,而是将这件圣器,当做那本书去打造。

那些夸张到自己不可能获取的材料……自己不用管。

在电脑网络里面进行模拟设计就行。

反正一切都是数据,需要什么材料,虚构出来就行了。

昨天不就是这样忽悠到小一爸爸降临下来,达到以假乱真的效果么?

想到这里,林式不由得心急难耐。

反正距离考试结束还有段时间,自己又必须装作和其他人一样的样子,敲击键盘。

闲着也是闲着。

弄出来也无所谓吧?

当打发时间了。

……

……

“第一场测试结束。”

“现在开始第二场测试。”

随着铃声响起,林式敲击键盘的动作也停下。

他长吐一口气,脸上多少露出遗憾的表情。

“果然制造不出来。”

“虽然利用诡异编程的理解能力,将打造方式重新构造,但还是很难再现出原本材料相互叠加构成的特殊效果。”

“毕竟我也不清楚那些东西的‘本质’是什么,不知道它们叠加起来,会有什么样的化学反应,这是第一个难点。”

“就像我知道制造孩子需要哪些流程,手上也有一半的原材料,但也不可能就这样捏造出一个完整孩子出来一样。”

“而第二个难点,在于这个圣器制造,需要一个强大的灵魂作为器灵融入,调节这些材料的相互均衡,这是最为基础的条件之一。”

“第二个难点还好,并不是没有方法解决……”

“但第一个就真没有办法了,因为我没有这些‘知识’。”

听着考官在舞台上激情演讲,但林式的意识已经游离身外,没具体去听。

就好像高考考试前一样,有哪些规则讲一遍,但其实所有考生都心知肚明。

没过多久,演讲结束,其他团队陆续散开。

他们要前往游乐园各个区域,修复对应的设施。

第一场测试,因为脚本公开的原因,所以虽然没有公布成绩,但想来所有人都是半斤八两。

分差没有在第一场就被拉开。

所以第二场测试,是真正的“公平比赛”。

所有团队不敢怠慢,用最快的速度赶往游乐设施地点。

而就在他们离开的时候。

有一个人回来了。

在考试当中,唯一一个离开过的人。

科技教会的,司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