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诡异的乱码还是能看的
  • 我能编程诡异
  • 疯了的周公
  • 1930字
  • 2021-12-29 18:39:42

“数据库的问题怎么样了?”

“进程卡死了,数据写不进去!”

“我O你玛的这是什么鬼乱码!又长又臭还写成一坨谁看的进去啊!”

“喂都给我起来,是想着睡着了把活推给我就不用干了是么!”

空旷的空间,哒哒哒的键盘敲击声,伴随着一阵阵嘶吼和叫骂声响彻回荡。

……业务那边又搞出bug,又要爆肝加班写代码了?

昨晚刚替他们修好了问题怎么又来事情了?真当程序员是廉价劳动力,连给人眯一会的时间都不给是么?

听着习以为常的声音,趴在桌上的林式叹着气,虽然不情愿,但责任感驱使下,还是抬起沉重的眼皮,挣扎爬起身来。

不过刚一睁开眼睛,就发现不对……这机子款式怎么不对?

哪个倒霉蛋把我机子给偷了,不知道电脑就相当于程序员老婆么?

有点奇怪,好像这办公室也不对。

等等,那些同事也不对!

他睡意瞬间全无,猛地转头,发觉自己身处在一个陌生的办公室内。

而那些虽然爆着熟悉的程序员赶工程用语,但程序员们的面相却非常陌生。

我穿越了?!

不对,现在这不是重点!

他视线猛地落在那些陌生同事面前的电脑主机上面,发现竟然有一块块渗着鲜血的暗色血肉在缓缓蠕动滋生,看起来极为可怖。

几十台电脑并排摆放,主机持续不停的发出嗡嗡嗡的运转声音。

每一台主机上面都有渗着血的肉块持续不断的延展、生长出来。

“诡异!没想到诡异真的存在!”林式神色惊慌失措,哐当一下从办公椅上摔倒在地。

脑海中记忆涌现,他立刻明白这些是传说中的诡异,神秘、无序,是不可名状之物!

他表情害怕,惊恐的大叫出来,但那些同事们却都像是没听到一样,继续看着被肉块粘着的屏幕,敲击键盘继续工作。

鲜血弥漫出的腥臭气味在空气当中弥漫。

暗红色的肉块不断蠕动,并逐渐交织成长为触手,慢慢粘着在程序员们的身上。

程序员们变得越发暴躁,但充斥血丝的眼神深处,又透着一股浓浓的疲惫感,似乎精神力通过某种诡异的方式,被血肉吸收。

而在疲惫达到一定程度后,他们就突然像断了线一样,扑倒在电脑桌上面。

看起来是睡死过去了,但实际上只是被更多的肉块扑倒,不再吸收精神力,而是随着“刺溜刺溜”的声音,身材肌肉逐渐萎靡。

看着这种匪夷所思的蚕食方式,林式直打寒颤。

他抬起头,甚至看到一条条血肉向上延展,汇聚在天花板上面。

肉块蠕动变成椭圆的形状,口、鼻、耳的轮廓缓缓变化,赫然在朝着一张面的形状逐渐成型。

这里如同一个诡异的仪式,办公室是祭坛,而程序员们是祭品,献祭他们,而唤来某种不可名状之物。

跑!

这是林式第一时间的想法。

自己就一个平平无奇的普通人,手无缚鸡之力,什么都做不了。

不跑的话还能干嘛?

他唯一懂的也就只是敲代码这一项技能,但就算在原先世界里面他是顶尖的数据工程师,可现在这种生死攸关的时刻,这种技能就像荒岛上面的一百万现金。

还没卵有用。

他觉得应该是刚穿越过来的原因,受到诡异的影响还不算深,但继续呆在这里的话,就只是等死而已。

他连忙朝门口跑去,但没等靠近就猛地停住,因为他悲哀的发现,门口已经被血肉触手堵住了。

除此之外,还有地上一堆门把手的碎片。

根据记忆,那是被暴躁的程序员们给砸的。

发现走门走不通后,他立刻左右摇头,想要找窗户跳出去,但却没有找到。

他才想起这里是大楼中的房间,没有窗户,只是有通风口而已。

除非变成柯南那样的体型,不然他想跑都跑不了。

而就算他想要怕通风口,也发觉那里已经被诡异血肉堵住了。

“这里已经被诡异锁死,逃不了么?”

怎么办?

林式绝望,心急如焚。

他觉得老天爷在玩他。

上辈子在黑心公司干活求死不得,没想到这辈子还没过多久呢,老天爷就跟他说好的成全你之前许的愿望。

玩一下可以,但开局直接玩死也太过火了吧喂!

他抬头重新看着天花板,发觉只是这么一会儿时间,天花板上面的鬼面的耳鼻已经完全成型,怕再过不久,就会彻底变成一张完整的脸庞。

到时候,那张鬼脸看到自己这只漏网之鱼,直接GG!

危!

……等等,好像有哪里不对?

“为什么都异变成这样了,这些电脑主机还可以运行?”

绝望当中,林式似乎发现了华点。

他发觉明明那些血肉触手都已经在主机上长成那样了,但那些电脑屏幕居然还可以正常显示画面。

他愣了一下,发觉办公室里面所有主机都是这样。

虽然不正常,但至少都还在运转着。

而且其他同事既然暴躁到砸门了,但居然没有去砸主机,这明显非常奇怪。

就好像潜意识的不去破坏一样。

林式犹豫片刻,还是重新坐回到原先的座位那里。

强忍着面前主机不断蠕动滋生着的诡异血肉,他指头在键盘上轻按几下,立刻屏幕咻的一声,骤然亮了起来。

明明没操作什么,但却有大片的散发着异常色彩的乱码显示出来。

诡异至极。

这是其他程序员们暴躁的直接原因。

因为他们看不懂。

但林式却不是这样。

凝视乱码片刻,他表情忽然有些诧异,喃喃自语:

“这些代码虽然乱成这样,可居然不是完全没有章法的?”

------

如果喜欢本书的话求个追读,这年头新人新书纯靠养肥再看的话基本活不了多久。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