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迟来的惊吓

  • 劈进盗墓笔记
  • 符梵音
  • 3032字
  • 2022-04-28 09:28:06

好吧离的确实很近,这理由让她无话可说。

“你电话响了。”

冰蓝放下菜单,这是才从空间偷渡出来的,原本想给花儿爷去一电,竟然给忘记了。

接通电话放在耳边,好听的声音传了过来:“你现在乐不思蜀了?”

“哪能啊!这不饿得慌,出来吃东西了吗。”

“你真要住那边?”解雨臣问。

“嗯……”

“东西呢?不回来拿?”

“都有,不缺,放心。我明天或者后天回去,不不不,我需要睡个三天,等我休息好自己回去。”

“需要什么来电话。”

“好的好的。”她这还没说完那边就给她撩了?

我去,一个个的什么人啊?真是拿她不当一盆葱。

冰蓝撇撇嘴对着菜单指了二十多道菜。

“小姐,就先生您们两位吃得完吗?”

“吃的完,就算吃不完我打包。”

服务员礼貌的笑了笑退了出去。

“你有钱没?”冰蓝问。

哑巴张点了点头。

冰蓝就怀疑了:吴天真到底怎么想的?为啥把哑巴张描述的那么不食人间烟火?那么残废?啥都指望着他吴天真?他没有遇见哑巴张的时候,人家以前的几十年咋活下来的?咋当的族长?咋长大的?他就没有想过这些?理所当然的就把哑巴张给包养了?这和她了解的,完全是不同的一个人了好吗?

要她看这哑巴张要房有房,要钱有钱,也就还差一辆车,据她所知车人家也是会开的,难道她和吴天真中间就隔了一颗老父亲的心?

搞不懂啊搞不懂。

点完菜的冰蓝无所事事,看着淡漠的坐在那里的哑巴张。这人不看她,不看菜单,不看天花板,盯着一个杯子猛瞧,那个好看吗?她怎么觉得那么没意思?

“我说族长大人你这是又琢磨什么呢?看看我也好过看杯子吧?咱俩吃饭整得好像只有我自己一样。”

哑巴张撩了撩眼皮-沉默。

“你坐过来一些,来来来,一会给我夹个菜什么的。我告诉你你这样不行,时间长了我就不要你了,我跟你说我可不是个好人……”

哑巴张这回眼皮都没有撩一下。

“哎……你说我上辈子是不是挖了你家祖坟?老天怎么这么折磨我?就你这样的咋被我睡的?真是老天不开眼…觉得空气有些冷的冰蓝加了一句…白瞎你这个人了。”

“你很委屈?”

冰蓝猛点头,她能不委屈吗?她想睡花儿爷好吧?她的理想型也是花儿爷好吧!她来到这里也是先掉进花儿爷家的,怎么最后搞成这个熊样子?她一个高冷范的人硬给掰成了话唠外加神经病。

“后悔了?”哑巴张盯着冰蓝问。

冰蓝本想点头,看着哑巴张那双眼睛怎么都没敢点下去:“不悔不悔,怎么也是我赚到了,睡了大的送了个小的,稳赚不赔咋能后悔。”

他信没信冰蓝不知道,反正她自己快信了。

惆怅的冰蓝吃着饭馆赠送的圣女果,看着对面的冷美人,想起了她那不靠谱的老爹和以前的自己。

这样的两个人以后要怎么生活呢?他这就是修真界的自己吧?她以前怎么就这么无趣呢?怪不得几百岁还没把自己推销出去。如果不是重新做人遇见一个不靠谱的爹,传输了她一些别样的思想,不知道她会不会像哑巴张这样过着苦逼的生活?重复着单调的事情?

哑巴张看着冰蓝那穿透他不知道看向哪里的眼神,一阵恍惚,鬼使神差的问:“你在想什么?”

冰蓝摸了摸肚子似乎在汲取一些力量,回道:“在想以前的自己。”

“以前?”他琢磨着这两个字不太懂又问:“以前的你是什么样子?”

冰蓝想了想说:“和你现在一样无趣,一样沉默,一样漠视周围的一切。我只是为了活着你为了什么?”

哑巴张咀嚼着冰蓝说的两个字“活着”就只为了活着?他为了什么呢?似乎比她好那么一点点,他为了更多的事情。

两个人把吃饭的氛围搞成这样也算是绝无仅有的,比人家分手吃个散伙饭还不如。

服务员推着餐车进了包房,挂着她那周到的微笑,上了三个凉菜一个热菜。

低落的心情完全影响不到她的食欲,每每到了这种时候她会吃的比往常更多,食物能给她温暖,填饱她的肚子,吃饱了不饿了才不会想家。

两个人各自吃着面前的食物,没人开口,也没人为对方夹菜,似乎他们诠释着什么才是熟悉的陌生人。

一顿饭下来,哑巴张早早的靠在椅背上,看着对面的女人一点一点的消灭掉桌子上的东西,那种感觉竟然让他感到悲伤?

悲伤?这是哪里来的情绪?他的吗?可他什么都不记得,或者说失忆的他不想记得,那完全不在他的掌控中。

冰蓝吃光最后一口菜说:“我困了。”

哑巴张抬腿往出走去,他竟然会不喜欢刚才的那种气氛?

比这沉默的气氛他不是没有遇见过,还是从小待到长大,对于这种出乎他意料外的情绪,哑巴张本能的想回避过去,他处理不了也影响自己的判断。

两个人怎么来的,怎么往回走,一前一后。

“我睡哪里?”冰蓝问

“你不是要睡那里?”他指了指自己的卧室。

冰蓝回头看了看有些年代感的大床,扔出一套被褥:“你去铺好。”

哑巴张听话的向床铺走去,利落的干着铺床的活计,动作优美,手法熟练,她一点也没有看出来这是个不会照顾自己的人。

每每到这个时候,她就想吐槽一下吴天真。

铺好床铺的哑巴张走了出去,去干什么她没有问,而是真的脱掉鞋子,盖上被子睡了过去。

出去的哑巴张烧水洗漱,把自己打理干净,睡在了外面的罗汉床上。

冰蓝这一觉就是一夜一天。

待她再次睁开眼睛,外面已经是月色朦胧,周围一片漆黑,连盏灯都没有点。

缓了一会的冰蓝直接进了她的秘密花园。

空间还是那个空间,灵气似乎又多了那么一点点,不过离她的要求还是差的太远太远。

药田一如既往的欣欣向荣,果树上的果子挂满枝头,看着是那么喜人。拉开进度条,但愿在她生产的时候这个家伙能升级成功,就算她有了危险也能抢救一下自己。

冰蓝给自己配了个药膳喝了下去,但愿她辛辛苦苦养大的崽子将来是个小暖男,千万别像他爹一样冷冰冰。

她决定这崽子生下来就扔给老管家和花儿爷,她的性格带不了孩子,哑巴张更没指望,她总不能像修真界养灵宠那样养着他吧?

决定了孩子的归属问题冰蓝心情大好,透过神识观察起肚子里面的小崽子,这一看差点没有给她吓得背过气去,谁能告诉一下她,为啥她的儿子怀里还抱着一颗蛋?她以前怎么就没有发现?这是一开始就有?还是咋出来了的?

哆哆嗦嗦的摸着肚子,她怎么那么想把肚子刨开,拿出来看一下那是个什么鬼?

察觉到她想法的小崽子猛地给了冰蓝一脚,踹的冰蓝倒吸一口凉气:“兔崽子,还没出生就来要债,再敢折腾我,就把你和你怀里的东西刨出来喂狼。”

放过狠话的冰蓝不敢大意,用神识细细的观察着肚子里面的一切,这一次她每一个角落都没有放过,确实是她的不对,她就应该天天看看肚子里面的这块肉,这下好了。

慢慢的靠近蛋的外壳,接触到她精神力的蛋还左右晃了晃,冰蓝小心翼翼的往里探了探,看那颗蛋似乎没啥反应,她的心就踏实了一半,这就证明这东西还是亲近认可她的。

冰蓝的神识小心翼翼的穿过一层白色的屏障,就看见蛋液里面躺着一个小小的,白白嫩嫩的小娃娃,蜷缩在了一起,头上还有两个角,这?卧槽,张家祖先不会真是麒麟吧?这是玩她那?合着她每天吸收的晶核都用来养这个崽子了?这是返祖了这是?

冰蓝摸着嘭嘭直跳的心脏,这个玩笑一点也不好笑。

她难道入错了剧本?好好的修仙文硬让她给入了盗墓文?

消化掉这个事实的冰蓝,是一阵惆怅。她要去哪里生孩子?这孩子生下来要怎么养?冰蓝来到灵泉旁,这个深度放颗蛋应该够的吧?再她回到修真界之前供养着它没问题吧?就在这个界面,这家伙是别想着出壳了。

怪不得从她怀孕每天的消耗那么大,就是吸收晶核也弥补不了什么,原来在她不知道的角落还有这么一个变数。

肚子里面的那个小子够鸡贼,她以前没发现就是那小子抱的严实,加上她粗心大意没咋关注,真是给了她好大一个惊吓。

还好冰蓝有过修真的经历,接受起来也容易,不然她都要怀疑这是不是个怪胎,生下来直接给弄死了事。

盘算了一下自己的资产,这颗蛋能用上的真心不多,看样子她要努力的赚钱换着好东西回来,不说别的,养大这小子绝对会掏光她的家底。

哎……

忧伤……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