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烟火气

  • 劈进盗墓笔记
  • 符梵音
  • 3157字
  • 2022-04-26 22:54:18

“你是张家人?”

“不是,大哥,你的重点怎么是这个?不应该是先承认我和孩子吗?”

“你们需要承认吗?”

冰蓝一愣,仔细的品了品这句话的意思,似乎好像是不太需要别人的承认,她们本来就是啊!那她一直纠结个什么鬼?

垂头丧气的冰蓝往她的小别墅里面走,哑巴张跟在她的身后:“这个别墅我送你的,还有墙上这些照片是咱们去雪山的路上照的,你自己看一看吧!”

不需要别人承认的冰蓝蔫头搭了脑,没了一点欣喜和让哑巴张承认她的激情,反正别人认不认可,她都是她,也不知道她脑子里是不是进了水?

“你还没有回答我,你是不是张家人?”

“这个问题很重要?”

“不是张家人为何要在一起?”

“大哥,打住,你自己啥时候想起来问你自己去吧,本小姐无可奉告行了不?”

哑巴张看了看冰蓝往楼上走去。

冰蓝对着他的后背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什么玩意,不是张家人就不能在一起是咋地?牛逼甩了老娘找你们张家人去,哼…

哑巴张坐在书房的椅子上,拿着翻出来的一本黑色笔记,越看眉头皱的越深,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他这记录的都是个什么鬼?他是被换了芯子了吧?

待他平复了心情下楼时,冰蓝已经窝在沙发上睡着了。哑巴张走到冰蓝身边推了推她。

冰蓝睁开迷糊的眼睛:“怎么了?”

“上去睡?还是出去睡?”

“出去吧!”

哑巴张看着冰蓝:“怎么出去?”

冰蓝伸出手:“拉着我的手,心里想着出去就可以了。”

“一定要拉住你吗?”

“不然呢?”好像她多想拉他似的,矫情什么?

哑巴张拉起冰蓝回到了宾馆的房间里,冰蓝摆了摆手:“你自己洗漱,我要睡觉。”说完一头扎进被子里。

哑巴张看了看大肚子的冰蓝,看了看又窄又小的床,认命的把两张小床对到了一起。拿起黑乎乎的小圆球,全方位无死角的研究了一番,竟然没有看出来是什么材质?

深深的看了一眼床上的女人转身进了浴室。

一夜无梦的冰蓝睁开眼睛伸展着身体,看了看对在一起的单人床,算这小子还有点良心。

四个人用了两天的时间回到了四九城。

大兵看了看冰蓝欲言又止,几次下来她就是装瞎都不成:“有话说有屁放,娘们唧唧的干嘛呢?”

“小姐您身边这位去哪里?”

冰蓝转头看了看哑巴张,她都把这小子的去留问题给忽略了。

哑巴张没看冰蓝报了一个地址给兵油子,然后闭目养神。

冰蓝撇撇嘴,德性,看给他能的……

“下车。”哑巴张对着冰蓝说。

冰蓝挪了挪屁股活动了一下腿:“你不会从那边下吗?非要我给你挪地方?”

“你不和我一起?”

冰蓝明显没有理解这小子是几个意思,摇了摇头:“我回解雨臣那里。”

“下车。”哑巴张又说了一遍。

冰蓝有些搞不懂,这是什么个情况?为啥要她下车?她现在很饿了好吗?她要回去睡觉吃美食然后好好的休息一下。

看冰蓝傻愣着不动,哑巴张往她那边挪了挪:“你不回这里要去哪?”

冰蓝想说去解家大宅,后知后觉的发现这情况有点不对劲,想问问他是不是想起了什么,又不方便,只能吩咐燕青他们一声,跟着哑巴张下了车。

看着大兵那欲言又止的样子,冰蓝摆了摆手:“没事,你们回去吧,回头我给解当家的打电话。”

“你确定让我住这里?”冰蓝不确定的问了一下,别是她自作多情就不美了。

“不然呢?”

这还学会她的口气了?

“不是,张大族长你是不是记起什么来了?”

哑巴张没理冰蓝拿着一把钥匙打开了大门,看着冷冷清清的院落,冰蓝心想这里真的能住人?

进了正房,给她的第一感觉就是这里打扫的还挺干净,和她想象中的样子南辕北辙,家具摆件什么都不缺,很讲究,她这是又发现隐形土豪了这是?

“你的据点?”

哑巴张没说话点了点头。

“我真没想到你这么富有,这个地段先不说,你这里面的东西似乎都挺有来头?”冰蓝拿起一个花瓶看了看,土豪、大土豪、太豪横了。

冰蓝把客厅里面的东西里里外外看了一遍,得出的结论就是,这张家族长不白当。

哑巴张觉得这样的问题他完全没有回答的必要,“你自己找一间卧室,缺什么一会出去买。”说完这话就没了理她的打算。

“你让我住进来,不给我安排好,还得我自己出去买是这个意思不?”

哑巴张点了点头,他想这不是应该的吗?

冰蓝一口气憋在了喉咙里呵呵~这是来搞笑的吗?她放着大豪宅不住,放着贴心的管家不用,来这里受这个鸟气?

先别管她缺不缺东西,需不需要出去采购,就这个态度就是问题好吗?

“看见没?肚子?你让我出去大包小包的买东西,是我有病还是你有病?你让我住进来不应该忙前忙后安排的明明白白吗?就算你不会,那不应该我写下来你去买吗?你这是当起甩手掌柜不管我的死活了?”

哑巴张皱了皱眉头,他似乎不是这个意思,补充道:“一起去。”

好吧厉害了,这个问题打住的好。

“怎么想起来让我过来住?你想起什么了?不对啊,你要想起什么不能这样对我啊?”

哑巴张拿瓶矿泉水扔给冰蓝,来掩饰自己的不自在,他不能说自己看日记看的吧?日记上写着这个房子给了她,让她远离解家那小子,这话打死他他也说不出口。

“玩沉默?给我个理由?”

“你不想住过来?”哑巴张反问。

“要是你没失忆我肯定是愿意过来的,现在吗?”冰蓝摸着下巴打量着哑巴张那意思不要太明显。

“现在怎样?”

我去,这小子套路她?怎样?不怎样?哼……想套路她没门,万一哪天恢复记忆怎么整?给她来个秋后算账?她才不要。

“现在也愿意着呢!”

哑巴张满意的点了点头:“去看一看,一会出去吃饭顺便买东西。”

“你住哪间?”

哑巴张指了指里面。

冰蓝绕过屏风往里走了走,这风格很哑巴张,简洁大方,多余的东西真是一个都没有,除了睡觉的地方,桌椅板凳,她没有见到任何有用的东西。干净的她有些想吐槽,说好听点这叫整洁,说难听点就是寒酸。

“这么大的床,我觉得一起睡挺好。”

“你喜欢这间?那我换一间。”

冰蓝有点懵逼,她是喜欢这间吗?她是想和你亲近亲近好吗?这个缺心眼的玩意,谁能给她领走教育教育?

“你确定不和我一起睡?万一我晚上有个不舒服你也能第一时间知道对吧?你换房间是几个意思?要不我还是去解家好了。”

“你在解家不是自己睡?”

这话从何说起?让她咋回答?她什么时候不是自己睡了?为啥这小子说话一个坑接着一个坑的?

“是我自己睡啊!”

“那有何不同?”

呵呵,冰蓝想骂娘,有何不同他还有脸问?

“因为你是我男人,守着睡不到,要你何用?”

“我失忆了。”

“行,我知道了大哥,你失忆了,你不记得了对吧?你有理,你最大,可我就是想一起睡,给句痛快话到底成不成?”

冰蓝摆出了一副你敢说不成我就掐死你的样子。

哑巴张没有回答冰蓝的问题,问道:“你不饿吗?”

“饿啊!”

“那出去吃饭。”

“吃什么?”

“你想吃什么?”

“吃火锅。”

“可以。”

几句话过去,冰蓝已经不去追问刚刚的问题:“那还等什么?走起……”说着大步流星往外走。

在冰蓝看不到的地方,哑巴张有些哭笑不得的摇了摇头。

冰蓝的精神力早就注意着他呢!套路她?做梦去吧!她不问不代表此片揭过去了?小样想逃出她的五指山,别说门没有,门缝都没一个,敢让她留下,请神容易送神难,听说过没?

美滋滋的冰蓝打量了一下周围,向着大马路走去,别管吃什么,肯定先找到主路才成。

哑巴张迈着大步,追上冰蓝,一把抓住了她的胳膊:“你要去哪?”

冰蓝被抓的莫名其妙,回答的那个理所当然:“吃饭去啊!”

哑巴张指了指相反的方向:“在那边。”

冰蓝尴尬的摸摸鼻子:“以后我熟悉了就知道了。”

哑巴张不会在这种小事上说话,拉着冰蓝往前走,冰蓝得寸进尺的把胳膊抽了出来,把自己的小胖手送了过去。

妈呀,她和哑巴张手牵手的逛街了,有点飘是咋回事?

没有粉丝想打死她吧?不会挨雷劈吧?这个贼老天可是好久没搭理她了?难道给她放过来,就是让她折磨张大族长来的?

呸,是让她呵护陪伴张大族长来的。

“我问你吃不吃这家?你想什么呢?叫了几声都不说话?”

难得哑巴张一次说了这么多字,冰蓝有些受宠若惊:“吃吃吃,你推荐的必须尝一尝。”

在哑巴张的带领下,两个人来到一家云南菜馆,还是地道的云南菜馆。服务没得说,环境也一流。

“没想到啊没想到,你还是一个享受生活的人,一看就没少来吧?”

哑巴张只回答了三个字给她:“离得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