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都是狐狸精
  • 劈进盗墓笔记
  • 符梵音
  • 3141字
  • 2022-07-01 16:44:33

冰蓝怎么看这小子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子违和感。

武力这一块她就不怀疑什么了,能找到张家密室也情有可原,能说出鲁殇王的生平,还知道那么多事,说了那么多话就有点崩人设了吧?高冷呢?惜字如金呢?

这是吴老三要求他配合的?还是他将计就计做戏给大家伙看的?假的帛书到底是吴老三换的?还是他哑巴张换的?分开这一段时间他又见了谁?密谋了什么?

反正不要告诉她,他一个张家族长不知道血尸的脑袋里有尸鳖?即使是一个失忆的族长,这个最基本的常识张家人不会不知道吧?

一个拎着血尸头颅的狠人,这是想干啥?最毒男人心她也算长了见识。诡异的看了哑巴张一眼,这小子绝对不是个好鸟。

和这样的人待在一起随时有被算计的风险,冰蓝自认自己不够聪明找了个蹩脚的理由坐在院子里,没过二十分钟三三两两的村民下了山,离老远就能听见他们的说话声。

大兵一进院给燕青逗笑了:“你这可真没少出力……”说完还想哥俩好的过去勾肩搭背,手刚一抬,想起了什么,嫌弃的放了下来。

“你快去洗一洗,别熏到小姐。”

冰蓝好笑的接道:“比这难闻的都闻习惯了,还差他那点味道。”

“那也不行,赶紧的,赶紧的。”

大兵也不恼,一看这两个人平时关系就不错。

“小姐咱们是今天走?还是明天走?”

这个功夫吴家老三和他大侄子走了进来:“六当家不如明天和我们一起出去。”当然这有可能就是人家客气一下,也有可能是别有目的。

还没等她琢磨出味来,回答行或者不行,就见吴天真急切的往院里走,冰蓝回头一看,哑巴张站在门口正看着他们。

吴邪来到哑巴张面前一顿炮轰:“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我们出来怎么没有看见你?你是提前走的吗?怎么不打声招呼?”

接二连三的问题抛出,冰蓝皱了皱眉头,这才几天两个人就这么熟悉了?这口气?啧啧啧……

哑巴张并没有理会吴天真抛出来的一个又一个的问题,和吴老三点了下头算是打了招呼,来到冰蓝面前:“你要走?”

不是,这话从何而来?她啥时候说要走的?这不正在讨论吗?结果都没定下来好吧?这个神经病……

冰蓝翻了个白眼:“走也忘不了你一边玩去。”

她这话就是随口那么一说,只见吴天真尴尬的摸摸鼻子,吴老三也一副替他侄子尴尬的模样。

“你们刚回来先去洗洗,有事一会说。”

吴天真还想说些什么,别吴老三拉着进了屋。

冰蓝摸着肚子似乎不经意的问:“你们很熟?”

“一起来的。”哑巴张回。

这是啥回答?冰蓝傻傻的看着哑巴张。她问他们熟不熟悉?他回一句一起来的,她还不知道你们是一起来的?那是熟悉还是不熟悉?

哑巴张同样没有理会冰蓝的问题,只是斜了她一眼,似乎再说:“我给你四个字已经是天大的恩赐。”

听着哗哗的流水声冰蓝好奇的问:“你不进去洗一洗?”

哑巴张撩了撩眼皮:“洗了。”

哦,她又多管闲事了。

兵油子边擦头发边往出走:“小姐是想今天走还是明天走?”

冰蓝想了想:“我都行,吴家三爷刚才提议明个一起出山,你们怎么看?”

大兵想了想说:“咱们各走各的,他们应该还有事情,而且他们应该和咱们不同路。”

既然有了决定几个人也不墨迹,现在下午三点,快一些他们还是能走出塌方的山路回到停车的地方的。

大兵负责隔空和吴老三道了别,燕青去结算旅费,四个人连夜回到了他们当时停车的地方。

“小姐,我刚看到了村里的那帮人。”

“他们看到你了吗?”

“看到了。”

“没事,先上去再说。”

冰蓝这句没事说的有点早了,只见他们的房门口站着一个英姿飒爽的女人。

“您好冰蓝小姐,我叫阿宁,我们老板想见一下各位。”

冰蓝指了指自己,指了指哑巴张:“你们老板确定见的是我们,不是他?”

阿宁礼貌的点了点头:“确定。”

兵油子上前一步,手已经摸到后腰处的抢。

冰蓝摆了摆手,随着阿宁到了他们房间的隔壁,也就隔了四个房间,还真是近呢!

推门而入,旅馆房间的格局做了变动,现在看上去是一小间会客厅的样式,一张大桌子,坐着几个人,还有几个位置是留给他们的。

环顾一圈牙酸,看看这弄的。

哑巴张坐在了冰蓝旁边,大兵和燕青站在了两个人后面,冰蓝不经意扫了一眼胖子点了点头,算是打了招呼。能知道她的名字,知道她的落脚点,这是从他们进了这个小县城就被盯上了。

裘德考开了口:“早就听闻六小姐的大名,今日很荣幸见到你。”

冰蓝挑了挑眉头:“你确定不是在堵我?”

对面的儒雅老人对于冰蓝的发问也不懊恼,礼貌的笑了笑:“堵,谈不上,想见你也是真的,只是没有想到第一次见面会是在这个小地方。”

这话说的好有水平是怎么回事?还有点意有所指的味道在里面?第一感觉她竟然不算太讨厌这个家伙?好神奇对不?

有时候第一印象还挺重要的,这个在中国经营了半辈子的男人做的就很好。

冰蓝认真的看着面前的老人:“我也很高兴见到你。”这个人比她想象中的更儒雅更有智慧。

一直和九门揪扯不清,只能道一句各取所需,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罢了,谁利用谁还真不好说。

“六小姐过来采风,是对这里的植物有兴趣?”

冰蓝敲了敲桌子:“那是骗外人的,我更对你们下的墓感兴趣。”

“那六小姐可有所得?”

冰蓝看了看这个老男人:“这话你不应该问他们吗?”她把胖子、阿宁、哑巴张都指了一遍。

裘德考想了想,看了一眼哑巴张,对着冰蓝说:“六小姐消失的那一段时间去了哪里?”

冰蓝撇撇嘴:“怎么?有兴趣?可我不想说怎么办?”

“我只是很好奇六小姐是怎么下到的里面?我的人并没有看到你,不论是在上面还是下面。”

某女翻个白眼:“说明我没有下去呗!”

裘德考笑了笑,没有说信也没有说不信。

“不知道有没有机会和六小姐合作?”

这是来活了?冰蓝看着裘德考就像看着一盘鸡:“这个可以有,一会让燕青给阿宁留个联系方式。只是吧,我这出场费有点高,不知道你有没有心理准备?”

她可是让花儿爷放出去过话的,少了一千万免谈,中小活就别找她了,大活肯定玩命,多要点没毛病。值不值得就要因人而异了,毕竟这就像赌博,谁知道下到里面能不能出货?

“钱不是问题,我更看重六小姐的能力。”

“咦,这话从何说起?我并不觉得自己很有名气,你要不要再查一下?或者从新考虑一下?”

冰蓝自己都对自己产生了怀疑?她什么时候很有能力的?她在道上应该不会有啥名气吧?毕竟知道她的人着实不多啊!

裘德考神秘的笑了笑,似乎一切都那么胸有成竹,如果不是自家人知道自家事,她真要被眼前这个老人给捧迷糊了。

看重她的能力是假,想摸摸她的底细才是真吧?

“六小姐可以看看这个。”说着递给冰蓝一个文件袋。

冰蓝有些疑惑的接过东西,随意翻了翻:“这是有活了?”

“不知道您和您身边这位有没有兴趣?”

冰蓝把东西放在桌子上:“先不说这是不是真的,就我这个肚子你确定找我合适?”

“六小姐有所不知,这个地方要特定的时候去才可以,到时候您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不是说海底墓是吴三爷透露给这老头子的吗?这看着也不像啊?人家知道的东西明显比别人要多得多好吗?

哑巴张看冰蓝不说话,拿起文件看了起来。

“你们这次下墓主要找的是什么?”冰蓝问。

她现在严重怀疑那条蛇眉铜鱼是谁放进去的?按理说这个墓是被老九门摸过的,里面有什么东西也早被摸出去了?怎么还有一条鱼留给吴天真?汪家没有蛇眉铜鱼怎么知道他们要干什么?这他妈有点像给人下套的诱饵啊?

这帮孙子不像进去盗墓的,她怎么觉得这是进去放东西的呢?

裘德考也不藏着掖着:“找鬼玺。”

“那你找到了吗?”

阿宁摇了摇头。

“我们身上也没有,你们可以从别的地方查一查。”冰蓝毫不负责的甩锅,别怪她没给吴三爷拉活,手里有东西才有谈判的资本,看她多善良,直接给了吴家一个大筹码。

裘德考皱了皱眉头,冰蓝想这最少有百分之二十相信了吧?

“你找的东西和这个墓有关系吗?”冰蓝指了指哑巴张放在桌子上的文件。

“当然。”裘德考摊了摊手。

“如果你们觉得可以付给我足够的酬劳,我这里没有问题。”

裘德考指了指大胖:“王先生也会和你们一起过去,你们之前合作过,阿宁是我身边的得力干将,相信你们会相处的很好。”

“好吧!能不能冒昧的问一句你想进去找什么?或者说需要我下去做些什么?”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