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找上门

  • 劈进盗墓笔记
  • 符梵音
  • 3301字
  • 2022-04-20 22:15:10

“我要睡觉,你们去忙,不用管我。”冰蓝说睡觉是真的需要睡觉,她这精神力用的有点过度,整个人都处于一种微妙的状态,说不困吧还能挺很久,说困吧可以立马睡着。

看着出去的两个人,讲究什么的也就算了,脱掉比较脏的外衣,拉过枕头,盖上被子,蒙头就睡。

哑巴张看着破了一个洞的地板,仔细查了查并没有少任何东西,还多出来几件衣服,这是给他准备的?

这个女人什么都没有动?

难道真的是无意闯进来的?

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人?

拿上自己需要的东西,把机关重新布置好,潇洒从容地从另一边出了山。看了看出口,分辨一下方向,向着他来的那个村子走去。

睡梦中的冰蓝被一阵嘈杂声吵醒,大喊一声:“燕青……”

“小姐睡醒啦?”

“外面怎么回事?怎么这么吵?”冰蓝烦躁的揉了揉头。

“听他们说山林着了火,村民们组织上山救火去,是有点乱。”

冰蓝缓了好大一会,拍拍脑袋,着火啦?吴天真他们回来了?这又和剧情对上了:“大兵呢?”

“他被叫去帮忙了。”燕青如实回答。

好吧,那小子看着就壮实,是个免费的劳动力。

“去给我弄点吃的过来。”

燕青出去忙活,冰蓝看着屋顶皱着眉头。听着有人进了屋,以为是燕青进来拿东西:“给我倒杯水。”

看着伸到自己面前的杯子,这手不对劲一抬头:“你怎么来了?”冰蓝很是诧异,他不应该在蛇柏那里就消失了吗?这是啥情况?

哑巴张看着这个女人惊讶的表情,傻愣愣的也不接水,把杯子硬塞进冰蓝手里,找了个位置坐下说道:“和你一起回去。”

冰蓝嘴角抽了抽,好想问一句回哪里?这是进来单方面的宣布事情?都不问问她愿不愿意一起走?

看清了冰蓝的微表情,加了四个字:“给你拿刀。”

好吧,理由找的挺好,冰蓝冷笑:“衣服也是我的,要不要脱下来还给我?”

哑巴张闭目养神并不理睬冰蓝的阴阳怪气。

被无视的冰蓝对着哑巴张招了招手。“你过来一下。”

哑巴张睁开双眼,一双不带任何情绪的眸子看着冰蓝。

被看到有些心虚的某女,色厉内荏的提高声音:“快点,还让我过去请你?”

哑巴张想了想还是顺了冰蓝的意,他倒要看看这个女人到底耍什么花样?两个人雪山分开才多久?怎么就这么巧又在这里遇到?

冰蓝也不和他客气,拿起哑巴张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肚子上,搂搂抱抱,摸摸小手似乎不现实,那她间接的收点精神力没毛病吧?

感受着肚子里面踢向哑巴张的脚,冰蓝倒抽一口凉气,我靠,这个小崽子这是想要她的命?

哑巴张愣愣的看着自己的手,感受着肚子底下的蠕动,一股难言的感觉侵袭着他的心脏。手像是被火烧了一般迅速缩了回去。

“我去,不是我说你,我都没有怎么着呢,你这是几个意思?”说着话冰蓝粗鲁的把哑巴张的手拽了过去,放在自己的肚子上,精神力再少也是肉啊,她怎么可能给他退回去的机会?

“放好了,在给我往走撤~小心我揍你。”威胁地瞪了这个不知趣的男人一眼,她为他传宗接代容易吗她?

哑巴张不知道用什么言语来形容自己此时此刻的心情,又尴尬又有点别扭。

某女眯着眼睛,舒服的做了一个深呼吸,等她自己恢复精神力要等到什么时候?这样多好,可惜了这个可以证明两个人关系不一般,一起进空间的机会。

“出来碰到什么人没有?”

他不知道冰蓝这话是什么意思,摇了摇头。

“这个村子除了我,你,吴家人,还有一批人在这里。”

他看了看冰蓝,这个女人知道的事情总是那么多?当然他在墓里也有遇到过几个外国人的尸体。

“怎么?你不信?”冰蓝语气不善的问。

“我信。”哑巴张说道

冰蓝给了他一个算你识相的眼神:“他们没有拿到东西,肯定把这次下墓的人都盯死了,你这个时候过来找我,很不合适知道不?”

哑巴张错愕了一下,恢复了正常说道:“已经晚了。”

妈的,她还不知道晚了?她这不想变相的要补偿呢吗?

“我是受你连累的知道不?你要补偿我懂不懂?”

他就知道这个女人不是个安分的,心思多的很。

“你那是什么表情?我告诉你从此时此刻开始老娘的安全就交给你了。”

哑巴张想了想:反正他是打算跟着这个女人的,保护一下似乎不是什么大事。

“你下去找什么?”哑巴张问

“找回去的契机。”

回去?回哪里?哑巴张还想问一问……燕青端着饭菜进了屋,看到屋里有外人明显愣了一下:“小姐饭菜给你放这里你自己吃,我出去看一下,外面多了几个外国人。”

冰蓝看了一眼哑巴张撇撇嘴,她就知道会这样。

“去吧,不用和人家起冲突,他们不找咱们麻烦你就当没看见。”

燕青点了点头。

“看吧?都怪你,白瞎我低调行事了。”

哑巴张知道自己理亏,坐在那里装死,这个时候不说话就对了。

看他那个半死不活的样子就来气,没好气的说:“滚过来吃饭。”

用筷子敲了敲碗:“从现在开始到这个崽子出生,你给我安分点,等我生孩子的时候看不见你的人,你就惨了知道不?”说完还肯定的点了点头。

哑巴张看了看这个疯言疯语的女人只吃饭不说话。

冰蓝还不知道他那是个什么眼神她就白活了:“你敢放我鸽子,我就给孩子找后爹。”

哑巴张顿了顿,抬头看着冰蓝:“为什么一直强调孩子是我的?你有什么目的?”

冰蓝快给气笑了,她有目的?她有个鬼的目的?她就不信这么长时间这个男人没有想过这件事?说他智商不在线骗鬼去吧!只是他不想承认自己睡过女人罢了。

“其实你不想认我们没关系的,只要你明确的告诉我,这孩子是不是你的你都不认,我可以给孩子找后爹,不就成了?多简单。”看吧,她多善解人意,还给对方提出了解决之道。

哑巴张张了张嘴想说可以,话到嘴边怎么也说不出口。

冰蓝一副我早就看清楚了你的表情:“怎么?说不出来?不想认我们还想我给你守寡?你怎么想的那么美呢?”

他知道自己说不过这个女人,这个时候乖乖的闭嘴比较明智。

冰蓝冷哼一声没有继续纠缠下去。

“你没有记忆怎么来的这里?”

哑巴张说:“有人找。”

“你去我给你的那个地址了?”

“去了。”

“想起什么没有?”

“没有。”

“骗傻子呢?没有记忆你怎么找到的那个东西?”冰蓝意有所指的问。

哑巴张看着冰蓝说:“下面有线索。”

得~你厉害你老大,反正有没有的她也不认识。

“你这脑子不会只有到了底下才有复苏的可能吧?”

哑巴张放下筷子点了点头。

“你就吃这么一点?”

“够了。”哑巴张说道。

“你活的可真没意思,无趣的很。”

“那你看上我什么了?”

冰蓝被问的一愣,她不是愣神这个问题本身,而且这小子今天话有点多,和他的人设不符。

这算不算好现象?

这是不是口是心非的代表?嘴里说着不要不要,内心其实诚实的很?

还是这个小子想起了点什么?

哑巴张等了半天也没等到这个女人的回答,他不纠结这个问题,不是非要有个答案才可以。

“你先看上我的。”冰蓝严肃的说。

哑巴张看着这个女人认真的表情有些不理解,当然他也不需要理解,谁看上谁不重要,他都不记得。再多的恩怨也得他记起来才行。

两个人默契的没有在这个问题上过多纠缠。

“你要回哪里?”哑巴张把刚才没有问出的问题问出了口。

“回我该回的地方。”冰蓝模棱两可的说。

“在哪?”

冰蓝挑了挑眉:“很远的地方。”

哑巴张似乎明白了什么,又不是很明白,这种感觉来的莫名其妙。

“你似乎对这个问题很在意?”冰蓝不怀好意的笑了笑。

哑巴张看着外面没有说话,他在意吗?他为什么要在意?想不通的问题他不会去想,时间会带着他找到答案。

“有想过给孩子起个名字没有?”

哑巴张摇了摇头。

“那你可以认真的想一想了。”

“好。”

冰蓝眼珠转了转,她没听错吧?哑巴张说好?这是几个意思?承认她了?还是承认孩子了?好像也没有什么区别对吧?低下头嘴角扬了扬,算他识相。

两个人虽然没有过多的话语,各自想着各自的事情,气氛总算有了些许好转。

燕青等了半天也没见那个男人从小姐屋里出来,有些不高兴的盯着屋门,似乎能盯出来一朵花。

招待所家的大闺女看着燕青问:“燕青姐看什么呢?你这都盯了半天了?”

“没事。”

“你的老师可真年轻,我看也不比我大多少,都是教授级别了,真厉害。”

燕青点了点头,似乎很认同对面女孩的说词。

“你们找到你们要的标本了吗?”

燕青摇了摇头:“哪有那么容易,这都是我们找的第四个地方了。”

那个女孩还想说几句,被老板娘叫了出去。

燕青吐了一口气,也不盯着屋门看了,也不纠结了。

“你知道自己接下来需要干什么去吗?”

哑巴张摇了摇头。

“这个墓里走一遭你确定没有想起来什么事?”

“想起来一些。”

冰蓝一下坐直了身体:“啥玩意?想起来一些?都有啥?有我没?”

哑巴张看了看激动的冰蓝:“和那个墓有关联的一些东西。”

切……白激动一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