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收只飞虫

  • 劈进盗墓笔记
  • 符梵音
  • 3052字
  • 2022-04-14 13:39:28

好汉不吃眼前亏,她可不是个不知变通的人,等她卸了货照样可以进来搅风搅雨。认清形势的冰蓝也不恋战,怎么进来怎么出去还是难不倒她的。

哎,废了这么大功夫竟然白忙活一场,早知道她就不进来了。不行,她得找补点损失回来才成。有了新动力的冰蓝瞬间满血复活。

看着前方通道里坐着包扎伤口的女人,长的倒是眉清目秀,面目清冷,不是绝色大美人也不算丑女那一挂,身材不错,中等偏上,吴天真就喜欢这个调调的?

冰蓝没有打算上前,也没有打算再人家面前耀武扬威,靠在墙壁上观察着这个命运多舛的女人。没等她看十分钟一条蔓藤出来迅速把她拖到甬道深处,弄的她都没反应过来,这是救呢?还是不救呢?

听着远处嘈杂的奔跑声,得,不用她伸以援手了。听了听声音的来源,果断掉头,她还是喜欢一个人游走在黑暗里。

咦,这是盗洞?走的气喘吁吁的冰蓝把头往里面伸了伸,哎呦,七星疑棺?她这是误打误撞找到了。

猫腰进到里面,墓室很大,一片漆黑。摸出手电照了照,七个棺椁分布于不同的位置,有一个棺椁还开着。这个味道她不喜欢,只能做回好人把盖子给人家好好的合上。

神识扫出去,果然只有在张家藏东西的地方她的神识才是受到限制的。

一具一具扫过去,只收了点小玩意,她就说吧。这里肯定被老九门那些老货淘过了,不然怎么就那么巧,他爷爷笔记里啥都有?没下去过谁信?

看着墙根处燃烧过的半截蜡烛,这肯定是胖子的手笔了,还挺有意思,这玩意有啥用?给自己长胆?

没有值钱的东西冰蓝就没了多大兴趣,抬脚往出走,要没有记错,她顺着这条甬道走,就能到那个大粽子的墓室了吧?她要不要去打个招呼?

人还没有走出去,就听身后的棺材咔咔两声,吓了她一跳,妈的,这是诈尸呢?

回头看去其中一个棺材移了位置,暴露出来一个洞口,这是?她没碰哪里吧?她没碰就是别人谁碰了,然后就便宜她了?

冰蓝来到黑漆漆的洞口往里看了看,拿出一个冷焰火扔了进去,哎呦,我得个乖乖,这是向下的台阶?呵呵,这大运撞的。

比划比划她一个孕妇下去完全没问题,把背包拎在手里向下探了探,挡在前面,虽然没啥鸟用,这心理上觉得踏实不是?

拿着手电顺着不算平坦的台阶一步一步往下,她倒是来了点兴趣,就是不知道通向哪里了?走了得有二十分钟,冰蓝来到一个空旷的大殿,艹,她要没有估计错,这里以前绝对是藏宝贝的地方。看着空空如也的大殿,这盗的真是太干净了,服……

不死心的冰蓝放开神识,一个犄角旮旯都没放过,从上到下,从右到左通通扫了一遍,你看功夫不负有心人不是?

冰蓝走到大殿的东北角,自己蹲下去是费劲了,甩了一根蔓藤,摸了摸:“小蔓藤啊小蔓藤,全靠你了,把里面的盒子给我带出来知道不?”

她这完全属于自娱自乐,不过这异能挺好用,给她取个东西、当个绳子、探探路一点问题没有。

美滋滋的拿着从地底淘出来的玉盒,别看材料不咋地,好说歹说也算块玉啊!她不嫌弃,要是里面的东西更值钱就好了。

满怀期待打开玉盒的冰蓝傻了眼,谁能告诉她这是啥?小纸人?这他妈是何方邪术?这是镇压谁呢?风水?有讲究?她不会又做了啥不好的事情了吧?

心塞塞的冰蓝看着手里的东西,她是给埋回去呢?还是给埋回去呢?费心费力搞了半天,弄了个鸡肋出来,哎…

退出大殿的冰蓝心情很是低落,好处没占到弄得自己挺郁闷,她图啥?

漫步在阴暗的甬道里,竟然毛都没有给她剩一根,看样子做人是不能太绝,她决定以后拿人家东西要给人家留下点念想,绝对不能给人家扫荡个精光,太不道德了。

一边自我反醒一边摸索着前进的冰蓝,完全不知道自己这是要到哪里去?不愧是墓中墓,还挺大。

看着面前的深坑,往下看了看,万人坑?陷阱?还是什么内部自然结构?她真是挺好奇,但也只是好奇,既然前方没了路,她还是回去好了。

摸摸肚子,羔啊贝啊叫半天,这有了崽子,啥也干不成。

原路返回的冰蓝这回也不好奇啥千年大粽子了,也不好奇啥九头蛇柏了,一副随遇而安的样子,摆明了走到哪里算哪里。

兜兜转转看着石道尽头下捣捣鼓鼓的一群人,要不说呢?这缘分来了挡也挡不住?

不是吧?她都给了大胖防虫的药包,潘子怎么还伤的那么重?不应该啊?她的药包没作用?

还有那个哑巴张,他们似乎已经杀了两个血尸了吧?这是和谁干架伤的?剧情这么强大的?合着她做的事情一点作用没起了?

冰蓝好想下去问一问,看了看现在的自己还是算了,让哑巴张知道她从他们家陷阱里跑出来又是事,她看看就好,就不掺合了。

真是掺合不起。

不知道是不是她有木系异能的原因?自从进了这里竟然一次也没有遇到树枝的袭击?更没遇见啥尸鳖?忽听底下一阵骚乱,冰蓝往下探了探头,一个红色小虫子向她快速飞来。

我去,她就楞个神的功夫这是又发生了啥?这不是尸鳖王吗?不去祸害天真他们来她这里干嘛?她是隐身的对吧?这虫子是咋发现的她?

冰蓝往后退了退,红色尸鳖王跟着往前追了追,她又退,它还追,就这样一直保持着两米的距离。

“不是,你一只虫子追着我跑干嘛?你又吃不到我,去去去,一边玩去。”

冰蓝像赶苍蝇似的挥挥手,本以为可以把这个小东西吓走,这还往前飞了半步是几个意思?挑衅她呢?

冰蓝想了想她的御兽诀,不知道这玩意算不算是个兽?这么一丁点应该勉强算是的吧?怎么也活了千八百年了,再笨应该也是能进化一下的吧?

脑袋想着,精神力编织成一张小网,向着尸鳖王罩了过去,这?不挣扎一下?这是成了还是没成?冰蓝试着打了一个主仆印记,呆愣愣半天,这…就成了?玩那?这么顺当?顺当的她都有些怀疑人生了?

“能听懂我说话不?”冰蓝问

没反应。

用精神力又问了一遍:“能听懂我说话不?”

这次这只小飞虫停顿一下,围着隐身的冰蓝转了一圈。

这是听懂了?

“你要是听得懂,去那块石头上待一会。”冰蓝指了一块突出的石头,停它一只小飞虫完全没有问题。

只见尸鳖王扑棱着翅膀子还真飞了过去。

这不行啊?进化的不完全,光能听懂她说话,她不明白这玩意的意思是个问题。

冰蓝还在这里苦恼一人一虫沟通的问题,外面的虫子小弟早就乱了套。

一声惨叫拉回冰蓝的思绪,匆忙走到洞口往下一看,我靠,这也太恶心了,哪里来的这么多虫虫?

还有那个血不拉几的是谁?大奎还是阿宁的那个同伙,咋她每次都会错过各种事件进展?这是怕她干预?

冰蓝回头看了看停在石头上的尸鳖王,这只在她后面呢,那下边是哪个给咬的?

眼神往树上扫去,胖子周边倒是没有几只虫子,三叔背上的潘子受伤颇重,这小子运势真是不行,她都尽力帮忙了,估计和大胖他们相遇的时间有了偏差,不然不能这么惨。

看着要够到吴天真的血尸,冰蓝往出弹了一颗石子,可惜离得太远没啥鸟用,她心里暗想:小子你自求多福吧!

看着两个人你来我往,这人啊,只要没有涉及到自身利益都是可以天真的。你看眼见着曾经的同伴要整死他,他也是发了狠的再要别人的命呢!

冰蓝的心理没人知道,因为现在树上的每个人都自顾不暇。她看着哑巴张在火药爆开的一瞬间,踩着树干弹跳进了对面的石道了,头也不回的没了身影。

冰蓝想了想自己的情况,打盗洞出去太费劲,她还是走现成的路好了。把尸鳖王收进空间,用蔓藤缠上蛇栢的树干荡到了蛇栢上。感受着向她招呼过来的枝条,用木系异能把自己包裹住,凑凑凑的往上爬。

看着背着大潘头也不回的三爷,她只好往相反的方向跑去。谁都不用她操心,她啊管好自己比什么都强。

看着黑暗中比她出来还早跌跌撞撞往前走的阿宁,这丫头生命力真顽强,冰蓝感慨一句也没有管她,朝着另一边走去。

怕被哑巴张堵住的冰蓝调整好位置,把异能运用到脚上,一路就没停,等她看见大兵两人已经天亮。

“小姐,你走的那么急干什么?出事了?”

冰蓝扶着树喘着气摆摆手,让她先缓一口气。

“走走走,赶紧回村,累死我了。”

两个人弄不清楚冰蓝怎么回事,也不敢问,只好扶着她往村里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