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冷心又冷肺

  • 劈进盗墓笔记
  • 符梵音
  • 3017字
  • 2022-04-12 22:11:01

这话说的,她怎么就不能下来了?

看冰蓝不回话,哑巴张往前走了两步,死死的凝视着冰蓝。

这回她想忽视掉都不成。

“下来办点事,和你们不冲突,你们办你们的,不用理我。”

哑巴张看了冰蓝一会,一句话没说,拿着刀头也不回的走了。

“等等。”

哑巴张停下脚步,眼神冰冷的看着她。

冰蓝指了指他拿着的刀:“既然你们家的刀你找到了,我借给你那把呢?什么时候还给我?”

哑巴张有些愣神。

“怎么?我告诉你,别以为你失忆了就可以私吞我得东西,圈里好些人都知道那刀是我借给你用的。”

哑巴张想了想:“回去还你。”

“也成,到时候送解家去。”

哑巴张一句话没说,走的干净利落。

切~有什么了不起?“咦,他怎么发现的自己?”

冰蓝上下检查一下,重新给自己贴了一张隐身符,真是大意了,还好还好。

冰蓝站在甬道里犯了难?她这会往哪边去呢?想了想还是朝着哑巴张的反方向走了过去。

哎~早知道刚打架的时候就不那么卖力了,怎么也得趁机摸哑巴张几把恢复一下精神力才行?大好的机会被她浪费掉了,真可惜。

走了半天冰蓝也没碰见一间墓室,这是个什么情况?不能吧?就算这墓室不是一间挨着一间,也不能这么远?

神识铺开被挡了回来,这?有能屏蔽她神识的东西?刚才还没有?这又是啥东西?

冰蓝那心像猫挠一般痒痒的,还很兴奋,能屏蔽掉她的神识绝对是好东西。

一个拐角哑巴张和冰蓝撞到了一起,冰蓝是想事情想的太入迷没有看路,哑巴张是没有看见隐身的冰蓝。

这一幢冰蓝的肚子有些不舒服,收起隐身符:“过来扶我一把。”

哑巴张赶紧上前搀扶住冰蓝:“怎么样?”

冰蓝缓了半天才缓过劲来,这又给她上了一课,什么宝贝都没命重要,在墓里还能走神,她不受罪谁受罪?

“是我自己太不小心了。”

哑巴张没有说话,只在身边扶着她。

冰蓝趁机开始给自己的精神力充电,半个身子都靠在了哑巴张身上,灵机一动这是个进空间的好机会啊?

某女状似无意拉着哑巴张的胳膊想着:进,没反应。又试了一次:进,还是没反应。不信邪的冰蓝用力的抓着哑巴张的手:进,还是没反应。

冰蓝放开哑巴张的手,迅速退后:“你,你,你是谁?”

哑巴张有些莫名其妙,这个女人什么意思?

冷静下来的冰蓝,想拿把枪出来防身:咦,什么情况?她的空间竟然也联系不到了,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影响的她?

“出了什么问题?”哑巴张问。

冰蓝上前拉开哑巴张的衣服,看着还没消下去的麒麟纹身松了一口气:“是你本人就好,吓死我了。这里有东西屏蔽了我的神识。”

哑巴张似懂非懂但是没有多问。

重新回到哑巴张身边的冰蓝暗搓搓的占人家便宜:“我在休息一会,对了,我记得咱们走的是相反的方向,怎么会遇到?”

对于这个问题哑巴张没有给她解答。

“接下来是一起走?还是各走各的?”

哑巴张没有出声。

“你倒是说话啊?”冰蓝回头不满的问。

这?她看到了啥?怎么还有一个血尸摇摇晃晃的朝他们走来?不是被她和哑巴张杀了吗?这只是哪里来的?

冰蓝抽出自己的鞭子,也不靠着人家装柔弱了。

她想说:“咱们先撤。”话没出口,哑巴张先她一步冲了出去,冰蓝想拉都没拉住。

这个傻蛋,她现在没有晶核补充,力气不能都浪费在这里好吗?让她一个人先逃,她又有些做不出那样的事,真是的,一来气拿着鞭子加入了战场。

解决掉这鬼东西后,冰蓝觉得她半条命也快交代了。

“接下来去哪里?是一起还是分开?”

哑巴张不答反问:“你还行吗?”

冰蓝点了点头。

哑巴张把血尸的脑袋扔给她:“你拿着这个自己走。”

冰蓝有一下的懵逼,很快反应了过来,不愧是张家人,够冷血够无情。那恶心玩意就算了,冰蓝转身朝着哑巴张来的方向走了过去。

她也想离开这个区域,她的身体不允许她任性。此时的冰蓝打起了十二分的小心,足足走了一个小时,浪费掉大半异能才从那个盘丝洞走了出来。

走出的那一刻,试着联系上自己的后勤部,有晶核她才有力气干大事。神识探查附近没有人,闪身消失在了原地。

吐口浊气,喝几口灵泉,拿出一颗三阶晶核开始吸收。谁家大肚婆不是养着供着,哪像她这么苦逼?

恢复到满血状态的冰蓝,把背包重新整理了一下,止血的、疗伤的、晶核、灵泉、吃的喝的,全都放进了登山包里。想到之后可能会光膀子的哑巴张又放进去一件半袖一件连帽衫,塞的是鼓鼓囊囊,满满登登。

贴上隐身符的冰蓝这回长了记性。,一路再也不敢东想西想,认认真真的走路,专专心心的找墓室。

她知道她要找的东西或许在哑巴张那个方向,她想着等哑巴张拿完东西她再进去搜刮一圈。

漫无目的的冰蓝遇见墓室就进去转一圈,能顺手牵羊的就牵一下。最后兜兜转转还是得进盘丝洞,不进盘丝洞到不了九头蛇柏那里,不进盘丝洞也到不了张家藏东西的地方。

哎~

她怎么就没找到那个僵尸王呢?她也想和那个鬼东西对对话聊一聊?难道她走的方向不对?她也没有看见七星疑棺?她这运气可真是说好不好,说坏不坏。

看了看自己的肚子,她那点小心思还是算了,就算看见大粽子也是逃跑的命,难道还要大战几百回合?

把不切实际的想法抛到脑后,冰蓝顺着她那微弱的几乎没有的直觉,开始寻找着她这次下来的机缘。

走走停停,她又一次迷路了。烦躁的抓了抓头发,只好开始使用精神力,精神力到不了的地方就是她要去的地方了。

耗费巨大心力的冰蓝,拖着疲惫的身子到了一个看着是死路的地方。这张家人真是太变态了,找死人墓藏东西就算了,还整这么多八卦阵法?要不是看哑巴张的面子,真他妈想给他们毁个干净。

哎~睡谁不好,非给自己找这样的因果?

怪不得谁都找不到鬼玺?没点干货到了这里也就是走个过场,遇见几个虫子,打打怪,逃逃命的份。

解开最后一个小阵法,冰蓝到了一个全是青铜铃铛的石洞里。摸了摸石壁,她确定这是人工凿出来的,真是大手笔。

也不知道之前这里是墓室给改造成这样的?还是人家在这里挖墓?张家人在隔壁挖洞?

这里的铃铛要是响起来也不知道她遭不遭得住?

难道是这些青铜影响了她的精神力?

可是一个青铜有这个威力吗?冰蓝表示怀疑?

她想手贱的摘个铃铛下来研究一下,手伸出去,不小心扫到角落里那盯着她的黝黑深邃的眼睛。

“呵呵~好巧。”

哑巴张往那里一站,看的冰蓝尴尬万分。这小子怎么还在?他不应该拿完东西出去赶紧救吴天真的吗?这是堵她呢?

“你来找什么?”哑巴张冷冰冰的问

“我说我就是好奇,进来转一圈你信吗?”

哑巴张没有说话,那眼神已经说明了一切。

“好吧!我看有这么多铃铛想摘一个研究研究你信不?”

哑巴张还是看着她不说话,那缓缓抬起来的手一看就不是要干好事。

“停停停,别冲动有话好好说,别动粗,别启动机关,我是个孕妇,孕妇你懂不?”

冰蓝的话说完,哑巴张看了看那个女人的肚子,想了想最终放下了手。

冰蓝这口气还没松下去,一股失重感袭来,等她反应过来已经掉进了一个黑布隆冬的地方。

“我日你祖宗。”冰蓝咆哮着骂道,她可是一个孕妇,你妈的,就不怕一尸两命?这个冷心冷肺的。

摸摸索索从背包里拿出手电,这一路她都没用这种东西,这个环境她竟然看不出去?也不知道周围抹了什么材料?

打开手电,咦,还是看不到周围的环境?这张家到底哪里弄来的这些稀奇古怪的东西?

回想了一下从上掉下来的距离,冰蓝果断的向上甩出去一根蔓藤,既然对她恶意满满,就别怪她把他们张家的地方给搅个天翻地覆。

感受着蔓藤穿过石板,冰蓝一个弹跳往上冲,同时积蓄着力量,一拳轰了出去。从上掉下来的石头砸的冰蓝很想骂他个祖宗十八代。

灰头土脸的回到房间里,哑巴张已经没了踪迹。这是把她关起来人就走了?

好,好,好,好的很呢!

精神力用不了,铃铛她也不敢弄响,一时半会她还真拿这个破地方没办法。就那线和线的距离,她这个肚子就是一个麻烦,果然她就是来还债的,她上辈子盗了张家祖坟不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