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相遇
  • 劈进盗墓笔记
  • 符梵音
  • 3118字
  • 2022-04-09 09:38:28

再次见面那是什么感受呢?

冰蓝心情有点复杂,说不出来是一种什么滋味,原本见面可以搂搂抱抱亲亲的,现在这……哎~

哑巴张三步跨成两步来到冰蓝面前,提溜起冰蓝就往屋里拉,我去?这是提溜小鸡仔呢?

“喂喂喂,松开松开,我会走好嘛?”

哑巴张才不搭理冰蓝的反抗,等众人回过神来,两个人已经消失在他们面前。

“三叔这是什么情况?他们认识?”

“你问我我哪知道?不过这样看来我刚才没看错了。”

“没看错什么?快说说啊!”

吴家三爷指了指屋子:“里面那个女人,就是六爷家的新当家人,叫冰蓝,这姑娘我见过一次,刚看她怀孕没敢认。”

吴天真来了兴趣:“九门那个黑背老六?他还有后代?”

“具体的情况不清楚,应该是的,这丫头和解家那小子关系不错。”

外面的人嘀嘀咕咕,屋里的两个人气氛就有点怪:“你怎么在这里?”哑巴张先开了口。

她想怼一句要你管,想一想那不是一个成熟女性的表现,规规矩矩的说:“有事。”

这个回答后,两个人陷入了沉默。

哑巴张看着冰蓝的肚子有点愣神,冰蓝是有点委屈。

“几个月了?”哑巴张突然问了一句。

有些受宠若惊的冰蓝回:“八个月上下。”

“你不是说找个地方好好待产吗?这里就是你找的地方?”

被问的有些心虚:“我过来有事?”

“都这样了还到处折腾?”

她是听不出哑巴张的语气,反正就是平淡的不能在平淡了。

冰蓝是有些想他的,看不见人就算了,现在人就处在她的身边,一狠心,伸手抱住了他的脖子,可这中间隔了这么一个大肚子?怎么搂搂抱抱?颓废的放下手,叹了一口气~哎

“我想你了。”冰蓝有力无气的说。

哑巴张像冰雕一样处在那里。

“你带我进来干嘛?就问一句废话?”得不到回应的冰蓝,脾气一下子暴躁了起来。

哑巴张有些皱眉,对啊?他拉这个姑娘干嘛?一句话在哪里不能问?他对自己的行为表示不能理解。

看着他那渗血的手,冰蓝阴测测的问:“你又给自己放血了?”

看着冰蓝那阴沉的脸,哑巴张条件反射性的把手藏在了身体后面。做完这个动作两个人都愣了一下,默契的抬头看了彼此一眼。

冰蓝心里乐开了花,这说明啥?说明这个傻子有恢复的倾向啊!

哑巴张看着自己的手,他为什么要把手藏起来?

喜滋滋的冰蓝拿出一颗丹药:“张嘴。”

哑巴张下意识的张开了嘴,冰蓝开心的把丹药给塞了进去。天啊!都对她有下意识的行为了,这可比在雪山里强了不止百倍。

都说人逢喜事精神爽,她现在就是浑身舒畅。或许被冰蓝的心情感染,哑巴张也没再说一些煞风景的话出来。

冰蓝扶着肚子坐在火炕的边上:“想起来什么没有?”其实她更想拉他进空间的,可惜这个地方不安全,哎……多好的机会。

哑巴张顺着冰蓝也坐了下来,他需要好好理一理自己的思绪,这次见到这个女人和在雪山里感觉完全不一样?这是哪里出了问题?

问题?当然是你内心深处也是惦记她的?快承认了吧?

冰蓝得寸进尺的抓住了哑巴张的手,终于被她抓到了,她好不容易。

回过神的哑巴张毫不留情的站了起来走了出去。

我靠,这个翻脸比翻书还快的男人?刚刚气氛还是好好的,这是又抽哪门子的疯?愣愣的看着自己的小胖手,握了握拳,挥了挥,心里发狠等着的。

回了自己房间的冰蓝躺在炕上装鹌鹑。

看着出来的闷油瓶,吴天真往他身边凑了凑:“你认识那个人?”

哑巴张抬头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

“她真的是六爷家的后人?”

哑巴张摇了摇头。

“喂,你说话?不是还是不知道。”

三叔拽了拽吴天真的衣服,意思让他安静点,没看人家都懒得理你吗?他有些不死心,被三叔用眼神警告了一番。

他们聊他们的,哑巴张自己淡定的吃着饭。中间吴天真偷偷的打量他好几眼,他也全部忽略掉。

“张小哥吃这个。”吴家三叔把猪肝往他面前推了推。

对于这份善意哑巴张还是开了口:“谢谢。”

燕青和大兵从外面走了进来,风尘仆仆,身上还带着血,院里人的目光投向他们,上下打量起来。

大姐迎了出来:“你们可算回来了,怎么这么晚?这是怎么弄的?”

燕青笑着说:“没事,不小心滚下了山坡刮的。”

“那就好那就好,快去洗洗,饭菜马上就好。”

冰蓝听见了动静没有出屋,毕竟出去说话也不方便。

两个人先到冰蓝屋子汇报了一下情况:“小姐塌方的地方不难爬,就是越往里面越不安全,我们遭到了不明生物的袭击,像是食人树。”

冰蓝心里有谱:“行,我知道了,你们出去洗漱一下,吃完饭好好休息。”

“小姐,外面那个是吴家三爷吗?他们也来这里下地?和咱们去的地方是一个地方吗?”

冰蓝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两个人心事重重的走了出去。

此时吴三叔心里也不平静,那两个人一看就是练家子,这是也冲着里面的墓来的?

大姐的饭菜上了桌,冰蓝才慢悠悠的从房间里走了出来,三个人围在一起边吃边聊。

吴三叔端着酒杯坐在了冰蓝对面:“六当家可还记得我?”

冰蓝放下筷子:“吴家三爷。”

“真的是你,刚才都没敢认。”

冰蓝礼貌的点了点头。

“你这是?”然后压低声音说:“也是奔着山里来的?”

冰蓝摇了摇头:“我是跟踪裘德考过来的,他在村里。”

吴三叔愣了一下,看了看冰蓝,像是在确定事情的真假。她倒是无所谓,反正那个老鬼真的在啊!

“六当家可知他们到了几天?是不是冲着里面去的?”

咦,他不知道吗?

“我是跟着后一波人进来的,他们应该已经下去过一批人,没有一个活着出来的,这不又下去一批。”

吴三叔转着酒杯:“谢谢你提供的消息。”

冰蓝笑了笑:“没什么。”

看着心不在焉的吴三叔,冰蓝想:有点意思。她要没猜错这个墓九门是下过的,吴家应该也是有记载的,不然怎么会当成吴天真的试炼地?

扫了一眼往她们这边看的吴天真,眼神清明,什么事情写在脸上,是挺单纯的一个人。

吴家三叔回到自己这一桌:“快吃,今天早点休息,明一早进山。”

众人没有意义,三三两两的洗漱进了屋。

屋里的燕青问:“小姐你不和吴家队伍一起进山吗?”

“不,我自己进去,不想让任何人知道。”

“您不带我们两个?”燕青不可置信的问。

“对头,你们两个就乖乖采集植物样本去吧!记得别往里面去,换个地方,等着接应我就成。”

“这怎么可以,爷走的时候交代……”

“好啦好啦~别爷爷爷的了,放心我自己去更方便,你们跟着我只会是累赘。”

这话就扎心了,燕青一副这怎么可能的表情。

“这是命令不是商量,你们等着即可,而且不要深入,我不想出来以后还要进去救你们,懂吗?”

燕青不情不愿的点了点头。

冰蓝也不擅长安抚别人的情绪,躺下休息最重要。

“小姐,我建议你还是跟着他们进去吧!他们在前面趟雷,你也安全一些。”

“聪明,我就是这么想的,安心,我心里有谱。”

燕青也不知道说些什么才好,毕竟她和这位姑奶奶也不是太熟悉,只听兵油子说小姐怎么怎么厉害,她没见过啊?

一大早吴家那边的队伍已经整装待发,冰蓝才悠悠的转醒。

哎……就她这个操心的命啊!到目前为止她是一点召唤没感觉出来,唯一不一样的就是没有声音在她脑子里瞎逼逼了。

燕青把早餐端进了屋:“小姐赶紧吃,他们要出发了。”

“知道知道别着急,跟着也是有技巧的,总也不能太靠近对吧!”

燕青真是拿这个任性的大小姐没有办法,叹口气出了门。

现在的小姑娘可真是……?好像她无理取闹似的?

洗把脸的冰蓝,把头发随意的拢了拢,拿起包子就啃,味道还不错,如果有点辣椒就更好了。

“燕青,燕青。”冰蓝喊了两句。

“小姐什么事?”

“把我头发给我编个辫子,这样不方便。”

燕青看了看自己玩刀的手,摸了摸自己的短发,这让她从哪里下手?

“你不会?”

燕青尴尬的点了点头。

“那你去把大姐叫过来,她家那个丫头也行。”

燕青如获大赦的走了出去。

冰蓝摇了摇头,现在的女人都已经生猛成这样了?梳头发都不会了?她也就是挺个大肚子抬胳膊费劲,不然这点小事还用找人?

“老师,我来给您梳头发。”

冰蓝点了点头:“辛苦了。”

小姑娘害羞的笑了笑,没一会给冰蓝辫了个好看的发髻。

“手艺不错。”冰蓝由衷的夸奖。

“你喜欢就好。”

冰蓝吃完最后一口包子,擦了擦手,提溜起背包准备出门。现在人少省去不少询问的声音,她得溜之大吉。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