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做只小黄雀

  • 劈进盗墓笔记
  • 符梵音
  • 3077字
  • 2022-04-08 17:24:21

三个人坐了一会,冰蓝趁其不备用了一根追踪头发在大胖身上。

“我有些饿了,你们两个有什么想法没有?”

花儿爷对吃没有太多的口腹欲,大胖不同:“妹子说说看,想吃什么?”

“想吃烤羊。”

“那白瞎了,这个胖哥满足不了你。”

“是吧,那你们早点休息,我也回去睡觉了,对了胖哥祝你此行一帆风顺啊!”

胖子摆了摆手,冰蓝屁颠屁颠的回到自己房间吃独食去了。

两天后的中午~

“你确定你这个样子还要下墓?”解雨臣是一脸的不赞同。

冰蓝苦恼的耸耸肩:“你以为我想去吗?这不不去不行吗?”

“你有什么非去不可的理由?这真的太危险了,而且墓里对孩子不好。”

关于阴气墓气冰蓝倒是不担心,她就怕自己中途生在墓里。

“要不你给我两个人,一辆车?这样我想走走,想停停,真有事情还能抢救一下自己。”

解雨臣知道自己做不了这个姑娘的主,只能退而求其次:“行,一个小时后给你准备好。”

冰蓝乐的笑颜如花,这个男人真是太贴心了,她咋就没那个命呢!哎~

“为什么不跟大胖一起走,还能有个照应?我也放心些。”

冰蓝翻个白眼:“你确定那不是一堆拖后腿的?”她想说能活着回来的寥寥无几,愣是没敢开口,她敢说出这句话,今天她就别想走出解家大宅。

“安心啦!要对我有信心,我也很想知道为什么非要我去不可,不去弄清楚,以后都没好日子过。”

解雨臣脸色沉了沉,冰蓝自从和他说她脑子里面一直有个声音嗡嗡嗡的让她去瓜子庙,开始她还不在意,可天天夜里不让人安生就有点说不过去了。

“没事,别担心,我这不就要去找答案了吗?顶多也就和张家一样是个天授什么的,我都不急你也安心。”

安心?他能安心吗?怎么听着怎么玄乎。

要不是他还生活在法制社会,见到光怪陆离的事情也多,这会指不定精神要出问题。

看着花儿爷还是皱着眉头,一副担心她的样子,冰蓝心里有一点点暖:“忘记我是谁了?大家都出事我也不会有事的?”

这句话似乎安慰到了他,花儿爷只能无奈叹气:“照顾好自己,尤其你这种情况,不能让一些不干净的东西上了身,你得为孩子多想一想。”

“好,你说的我都记住了,能不下墓,我是不会下去的,放心吧!”

看这个姑娘死了心要下去,他只好去给她安排下墓用的东西和人手。

老管家整天给冰蓝弄吃的,多少也知道这个姑娘的不同:“小姐,吃的东西都给你准备好了,在厨房的地下室,你自己过去看一看。”

冰蓝明白他的意思,给了老管家一个大大的笑脸,老管家多次张口想说点什么,最后只能无声的叹了一口气,少爷都拿她没办法,自己更不顶用了。

“放心吧伯伯,不会有事的。”

管家苦笑着一张脸,特别滑稽。

要不是这次回来,她给别墅里面所有的人下了禁制,也不会这么相信老管家。想一想花儿爷说揪出来的两个人就是一阵后怕。

上次的事情最后验血结果就是,是本人不是易容,那就说明汪家很早以前就在九门各家安了眼线。她不得不小心再小心。

花儿爷给她安排的人,有一个是上次一起下过巫族墓的,相处起来也和谐,还有一个姑娘,看着挺壮实,长得一般,但是冰蓝能感觉出来,这是一个见过血的女人。

“小姐这次我陪你过去。”

冰蓝点点头:“那就再好不过了。”

那个姑娘走了过来:“小姐,我叫燕青。”

“你好!我叫冰蓝。”眼缘不错,或许两个人能相处的很好。

“都准备好了,你们出发吧!”

三个人点了点头,开着车扬长而去。

兵油子开车,燕青闭目养神,冰蓝看着繁华的四九城,她好像还没有出来逛过?

阿宁他们比她出发的早,冰蓝拿出她的导航设备:“跟着他们就行,不需要追上去。”

花儿爷的手下非常懂事,不该问的一句也不问,用着非常顺手。

两天后

“大兵前面修路,也不知道咱们这车进不进得去,你出去打听打听,需不需要咱们换个交通工具?”

大兵是冰蓝给兵油子起的新名字,兵油子、兵油子听着就不是个好的,所以她自作主张给换了一个通俗易懂的。

一个小时过去……

“小姐,咱们这车停宾馆院里吧!”

冰蓝一听就知道大兵已经有了安排,几个人把装备都背在了身上。

等他们风尘仆仆到了山下那个村子,已经是日落西山。

不用他们去找地方,已经有人迎了上来:“几位这是外面来的吧?需要住的地方吗?”

燕青上前一步和妇女交涉起来,三个人在妇女的带领下进了一个招待所,是不是之后三叔住的那个不知道,反正有个地方住就行。

“几位这是进来旅游还是?”

冰蓝指着自己的肚子:“哎~进来搜集一些植物样本,这不带着学生亲自过来一趟,这个是我的保镖。”

“您是?”

“我啊!大学教授植物学家。”冰蓝脸不红心不跳的说大话。

“那可是贵客,里面请里面请,看着您就不像是倒斗的。”

“大姐您知道的还挺多。”燕青打趣道。

“嗨,那不都是道听途说吗?这几年进来的人可不少,就是活着出去的不太多。昨天还走了一波呢!”

冰蓝一听心里有了数,这大胖他们已经进了山。

“大姐给弄点地道家常菜尝尝鲜。”

“好嘞,你们先坐着,我去给你们张罗一桌。”

大兵和燕青进了大姐给安排的房间,冰蓝一个人坐在椅子上感受着山间气息。晚饭过后各自回了屋。

“小姐,我都铺好了,您先休息一会。”

“你别忙了一起睡。明天你和大兵出去转一转,我在这里休整。”

燕青一听小姐不下地,痛快的答应了下来。

冰蓝躺在土炕上,放开神识把整个村子过了一遍:“咦外国佬也在,还挺聪明没住招待所,找了家民宅。”

这是和阿宁前后脚进来的?还是一起来的?这是过来干嘛的?监视阿宁他们还是监视三叔他们?肯定不是监督她的。

第二天一早冰蓝叫过燕青:“你们从那里进山,别进村子里面了,早点回来别冒进。”

两个人不问缘由点了点头。

“大姐,吃完饭找个人带他们一段。”

“好好好,一会让我家老头子往里送送两位。”

“那太好了,回头给您加钱。”

大姐笑的合不拢嘴,那叫一个客气。

“您今天有什么安排?”大姐问冰蓝。

“我啊,在村里随处转转就行。”

“那成,虽然这里没有什么危险,你这还是小心点好。”

冰蓝也领大姐的好意:“放心吧,我心里有数的。”

这时候进来一个女孩,对着客栈大姐叫妈,看着还挺有青春活力的。

两个人到一边说话,他们三个人吃着早餐,天南海北的聊几句。

送走两个人,她一个人呆着也没劲啊?可是有那个死老外在村里,她又不好到处晃悠,只能回到屋里葛优躺。

看样子这次下地挺重要啊?老裘都亲自上阵了。冰蓝放开神识准备听个墙角看一看有没有最新的消息。

“老板,宁小姐他们昨天到了地方,整个营地一个活人也没有找到,来电话之前说是要下里面去看看。今天已经联系不上了。”

老裘没有说话,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冰蓝一听,得,这还是二进宫,之前那是全军覆没了?所以才找的胖子?这个胖子有什么过人之处?寻龙点穴什么的他连半吊子也算不上,不过既然他们知道了确切的地方,似乎也用不到胖子确定位置,那就是找他进里面摸金的?

冰蓝听屋子里面没了动静把神识撤了出来。迷迷糊糊听着院里吵吵闹闹,她这是神识用多了?一觉竟然睡到了夕阳西下?揉着眼睛打个哈欠,燕青他们还没有回来?

冰蓝穿上鞋走出屋子,和吴天真来了个面对面。

对面的小伙子多看了她几眼,从她身边走过,这就是吴天真了吧?给她的第一印象就是白白净净,好一个白面书生。

这?怎么这么快就到了?想了想她似乎也不知道人家来的具体时间,那她是出去呢?还是出去呢?吴家三爷好像是认识她的吧?就是不知道记不记得她了。

看着背对着她的吴家三爷,冰蓝摇了摇头,这运气还不错。

“大妹子睡醒啦?您的学生和保镖还没有回来呢眼看这天就要黑了。”

冰蓝心想完了,就见吴家三爷,大潘和另一个伙计全都看了过来:“没事,估计也快了,我们的饭晚点也成,等他们回来再上。”

“那成,你自己先坐一会,我去忙。”

冰蓝尴尬的坐在了另一张桌子上,吴家三爷皱着眉头打量了她好一会才转过了头。

这时候哑巴张和吴家天真前后脚走了出来,哑巴张无意间扫了一眼,整个人都僵在了那里,这个女人也在?她怎么会来到这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