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09-起因

  • 劈进盗墓笔记
  • 符梵音
  • 3341字
  • 2022-01-06 09:28:27

“那个,花儿爷,我要提要求,这次过去有危险对吧?那是不是需要武力解决问题?那需要武力就需要能量对吧?所以吃的方面你是提前给我准备好,还是你给我点钱,我自己出去采购?”

解雨臣上上下下打量着这个姑娘,难道这个姑娘除了吃就没有别的追求?真的有活的这么通透的人吗?这一身本事去哪里都能出类拔萃吧?他看人也有自己的一套,眼前这个姑娘,那就是像雾像雨又像风,飘忽不定。

冰蓝非常有耐心的等待着金主的回答,不催促,她吃她的你想你的,不冲突。

“你需要多少能量?”

“这个不好说,刚才的烤羊来个100只,所有的好菜水果零食,尤其是肉菜屯个几百份,你再给我点钱,我买点自己喜欢吃的就好,要求可简单了。”

解雨臣嘴角抖动了一下:“你一次能吃下这么多的东西?”

冰蓝低头看看自己的小身板,看看花儿爷,她是不是哪句话没有说清楚?她啥时候说她要一次性吃完?她是一次能吃下100只羊的女人吗?把她想成什么了?

“花儿爷你是不是对我说的话,有什么误解?我有说过要一次性吃完吗?”

解雨臣头更疼了:“那你的意思,出个国,我还得拿飞机给你装一飞机吃的过去?”

冰蓝一拍脑门,得,这个土鳖不知道储物空间这种东西:“这个不用你管,你把所有我需要的东西给我放一个仓库里面,我有自己的办法带着。”

解雨臣的眼睛不自觉的收紧,不是他想的那样吧?有些玄幻?有那么一刻……他想他是疯了,怪不得都说财帛动人心,只是看诱惑力够不够大了。

他似乎也是那个俗人呢?呵呵~

花儿爷的变化被冰蓝收入眼底,看样子这也是个不能完全交心的人:“你最好别动什么歪心思,我能让方圆几百里的人,瞬间化为乌有,自己全身而退。”说完还邪气的笑了笑。

笑的解雨臣从天灵盖凉到脚底板,心里一阵后怕。还好他就是一瞬间的想了想,他虽然会些功夫,有些钱,那他也就是个凡夫俗子,肉体凡胎,可没变态到不怕死的地步。

他知道此时此刻他得说些什么,不然他和这姑娘的交情也就到头了:“我想我有点想法是正常的,当然那也就是一瞬间的事情,希望你理解。”

冰蓝似笑非笑的靠在椅背上,玩着自己的手指头:“没事,你就是有些想法和行动也是可以的,反正我也挺无聊的,只是……”

冰蓝的话被解雨臣打断:“行了,你可别这样说话了,我就是想要,可以光明正大的和你开口,你有多余的,我可以买,可以拿东西换,你没有多余的,说明那些神奇的东西也不是谁都能拥有的,你就别阴阳怪气的了。”听的他,真是有种被毒舌盯上的感觉,这感觉还是压倒性的。

冰蓝上上下下打量着这个解当家,这位对他发小好,可不一定对她冰蓝好,她还是长点心吧!

好看不能当饭吃,她不能被美色诱惑的不知所以:“但愿你能控制自己的欲望,不然到时候可别怪我不念旧情哦!我的性子你应该多少知道一些,一般想欺负我的,占我便宜的,除非我愿意,不然,呵呵,以后你会知道都是些个什么下场的。”想她冰蓝也不是白混的,她可是一路拼杀过来的,可不是啥娇骨朵。

“姑奶奶我知道了,你要的东西,回头我让人这两天分批送到库房,弄好带你去看,你自己想怎么处理全凭你的心情行了不?”

冰蓝满意的点了点头,干活可以,得让人吃饱饭吧!她的要求一点也不过分。

解雨臣想了想,拿出一张黑卡放在了餐桌上:“这个会用不?你想买什么自己去买,别让人盯上。”

冰蓝笑嘻嘻的拿起卡,扇扇风:“明白,明白,放心吧!闯荡江湖这么多年这些小事我还是懂的。我这不是放心你吗,才和你透露了这么多,不然以后还怎么愉快的玩耍了。”

解雨臣笑了一下,收了他的卡这他就放心了。只要他保持本心,不和对面这个姑娘玩那些歪的邪的,他想他这是捡到宝了。

冰蓝吃的好,又多了一个小伙伴,还给她钱花,也有心思闲聊了:“说说今天那个老太婆都和你说什么了?”

解雨臣撇撇嘴:“能说什么,就是觉得咱们不合适呗。”

“这个死老婆子,我这么一个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大美女,她还看不上我,我也不是嫁到她们霍家去,管的真宽。”

眼睛亮闪闪的看着对个的小美男:“你可真可怜,周围都是饿狼,这一个外姓人还干扰起你来了,可以想象你们本家了。啧啧,没点手段真不行。以后你得在狠一点才成。”

解雨臣笑笑不语。

“我看那个霍秀秀也没看起来那么单纯可爱啊!你可长点心,别让人家一个姑娘骗走你解家一半家财去,你是赔钱又赔色的。”

“你呢?”解雨臣邪气的笑了笑。

“我啥?”冰蓝不解。

“你也贪图我的这副皮囊了?”

冰蓝尴尬的摸摸鼻子:“我就是贪图你的身子,对你的钱财不感兴趣,这么一想,你看看你还赚到了,你不乐意个啥?”

解雨臣瞪了冰蓝一眼。

“你看你咋还傲娇上了呢?行就行,不行就拉倒,我可不是那种强求别人的好姑娘。”

解雨臣又瞪了冰蓝一眼。

她没说错什么吧?老瞪她干嘛?

这个二百五的姑娘也不想想,你这样大大咧咧的说出来,好像谁能把你的话当真似的。人家解大当家以为你开玩笑的,真愁人。

“你师傅他家出啥事了让你过去?他们不是早就不干这一行了吗?”

解雨臣揉揉眉心:“就算他们想脱身,也不看看人家让不让?”

哎呦,这话信息量有点大啊!她知道的就是二爷家的小辈早就出国了,她以为人家要钱有钱的,在哪里都能活得好。看样子不是啊,这在国外也被人家盯上了?还是去国外倒别人家的墓去了?厉害了,厉害了,给老祖宗长脸了,你们来我的国家,我们去你的国家,,盗个墓都好有格调的样子。

看着冰蓝那双想听八卦的眼睛,解雨臣皱着眉头不知道该怎么说。

“你很为难?还是不能和我说。”

“都不是,当年他们出去确实为了想脱身,躲开国内的这些算计和利用。可是到了国外也没有好多少。”

“刚开始他们去了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得适应,得找营生,得从头开始。因为祖辈干的都是和古董这一行打交道,去了国外开了个修老物件的铺子,生意惨淡也就是能维持生活,要是这样也好,平平淡淡的。刚开始那几年是没出什么事情,某一天他们接了一个客人。一个金发碧眼的外国人,拿了一幅画过去,想让伙计给重新装裱一下。”

冰蓝无聊的接了一句:“然后装裱的过程中发现了宝藏?”

解雨臣摇了摇头:“那幅画之中什么也没有。”

冰蓝不解的看着花儿爷,没发现还说起这事干嘛?

“那以后不久,那个伙计没了。”

“哦,那是他杀?还是中毒?”

“都不是,诊断结果是被吓死的。”

冰蓝听的莫名其妙,吓死?接触这一行当的啥事能把人吓死?

解雨臣接着说:“这个伙计除了装裱了那幅画,接下来的时间都是和人在一起的,没有单独行动,没有接触外人,没有异常,大白天的吓死了。”

冰蓝翻了一个白眼:“是不是中了啥幻觉?还是着了道了?你确定不是中毒啥的?”大白天能把人吓死,咋不上天呢?看给这些人能耐的。

解雨臣回:“很确定不是中毒,国外的医疗条件先进,当时要求了解剖尸体,全程有人参与,做不了假。没有伤口,没有中毒。是不是中了幻境这个事无从查起。”

这事最后就不了了之的放那了。

又过了几个月,同样的事情发生了。因为有了上一次的教训,这次接到画的时候,检查了一遍,没有毒素之类的东西才接的手。画是老画,看不出多珍贵,也没有什么特别之处,画被拿走以后,伙计大白天的又莫名其妙的吓死了。

“中国的古画?”

“不是,国外的,西方画。出事以后,二爷家的人去装裱画的人家看了看,人家好好的,画是他们装裱的不会有错,没有被掉包,没有检查出什么不对,直到今天两家也被监视着,什么不对劲都没有。”

“然后呢?这肯定又是谁在这里算计人呢吧?接下来发生了什么?”冰蓝不解的问。

解雨臣苦涩的说:“接下来,不管修什么,最后伙计都大白天的吓死了。损失五个人以后,大家都知道事情不对劲,可是又不知道从哪里入手,即使是毒素引起了幻觉,可是也得留下痕迹,或者有诱因吧?比如东西里面有什么是和修理画的工具或者材料相冲,或者是什么?可是查到现在没有一点进展。不久店就关了。这事就一直压在了大家心底。”

那和这次有啥关系?

二爷家的人,关了修理老物件的铺子,开始了别的营生,这次没有专门做什么,什么营生都干一些。中间也有死人,原因都能查的出,并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直到最近,红家人和一个军火头目打交道,收到一批武器,中间放了一副字画,没人动,等我过去看看。

“他们还玩起来军火了?”

“在国外枪支交易很正常,是个人就可以买枪支防身。做生意规模小了得有家伙防身,规模做的大了,有人找事,还得有家伙防身。这不一来二去的就干上了。

“这么说他们在国外发展的挺好的啊?”

“那边有九门各家派出去的人,在那边或多或少都有经营的势力。”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