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逗比人格

  • 劈进盗墓笔记
  • 符梵音
  • 3081字
  • 2022-04-07 00:04:08

“花儿爷来和我说说这个药液有啥弊端没有?”

解雨臣若无其事的回:“就是有点疼?洗筋伐髓吗很正常,放心吧!”

“就这样?”

“嗯,对了,你自己脱了衣服进浴缸里,不然一会还得往里面抱你,冰蓝不方便,外人不能知道。”

“成,你给我找个房间我去试一试。”

解雨臣把大胖领到冰蓝隔壁,想给他放一些洗澡水,想了想对着大胖说:“你脱光进去,水就不放了,省得呛到你。”

大胖子不确定的问:“你没有和我开玩笑吧?”

解雨臣严肃的摇了摇头。

“为什么要我脱光进去?”

解雨臣惜字如金的回他:“会很脏。”

大胖子琢磨了一会,也不去纠结会不会冷,会不会疼的问题,他是越来越好奇这个药液的功效了。

三下五除二给自己扒光,拿了一条浴巾垫在浴盆里,嗯,确实没那么凉了,他真是机智的胖子。

“现在做什么?”

解雨臣指了指洗漱台上的药液:“喝掉等着就行了。”

“就这样?不需要盘个腿?吸个气,气沉丹田什么的?”

解雨臣好笑这个胖子还有时间在这里和他打嘴炮,但愿他一会别叫出声。好笑的摇摇头走了出去。

看着卫生间就剩下自己,大胖子好奇的拿过药液,打开瓶塞灌了下去,砸吧砸吧嘴,似乎好像没啥味道,这不会消遣他的吧?

感受不过二分钟,一阵针扎的疼痛席卷着他的全身各处。

“艹,怎么这么疼?”满身肥膘的大胖子颤颤巍巍的拽了条毛巾塞进自己的嘴里。

他就不该喝劳什子的药液。

今朝有酒今朝醉不好吗?他干什么好奇?干什么想不开?疼的死去活来的大胖想着金钱,美女,冥器,想着能给他动力的一切东西。

他幻想着自己刀枪不入,盗墓犹如神助,各种帝王墓,将军墓,通通盗了一个遍,最后还是疼晕了过去。

隔壁的冰蓝看着胖子晕了过去,皱了皱眉头,这小子这也太……

守着门口的花儿爷打趣道:“怎么这么快就出来了?”

“进去看看,大胖晕过去了。”

解雨臣一把拉住往里走的冰蓝:“你去坐会,我进去看看。”

冰蓝觉得莫名其妙,她自己进去看不是更好吗?她完全没有意识到里面是一个男人,一个裸男。当然即使她知道也不会觉得有什么,在她眼里那就是一坨肉肉。

某男无语的扯动着嘴角,这女人算是有七情六欲还是没有?她是咋睡的张小哥?

冰蓝看真没有让她进去的意思,识趣的找个位置做好,待着不香吗?劳心劳力的为了啥?

解雨臣看着昏迷过去,还青筋突突直跳的大胖子,想起自己,又想起自己被那个无良的女人剥的精光,就是一阵无力。

看着还算是有意识的大胖,花儿爷靠在了洗漱台上:“大胖啊大胖,你可要争点气,别处可没有这么好的东西。”冰蓝说过这个是能疼死人的,但愿她没看错人。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花儿爷眼睁睁的看着胖子身上开始排出一点点的黑色物质,那味道可真是……这个死胖子身上的污垢可比他多多了。

实在忍受不住的花儿爷退了出去:“那个,他还有气的,就是味道有点……”

冰蓝理解的点了点头,上上下下打量着花儿爷:“其实最开始我想睡你来着,谁知道你小子不上道,加上我运气背了点,便宜了张家那个木头,真是时也命也。”

解雨臣听了冰蓝的话,不着痕迹的往边上挪了挪。

冰蓝就当没有看见他的小动作,坏心眼的往他身边凑了凑:“要不咱们……”

解雨臣一个弹跳蹦了起来:“我去看看胖子。”

“切~”

这小子自从进入就没有出来过,冰蓝扪心自问,她比大胖身上的恶臭还可怕?这是宁愿进去闻味也不愿意跟她共处一室?

花儿爷靠在卫生间的墙上,摸着怦怦乱跳的信心脏,他的注意力全在自己身上,边上的胖子和恶臭早被他屏蔽出去了,这女人有毒,他要远离。

等他缓过来神以后,回头吓了一跳,恶作剧的找了个相机,回到卫生间对着大胖一顿拍,这个回头得给他看看。

一边放水一边想,真是委屈老管家了,也不知道是怎么给他搓的那一身污渍,回头奖金得翻倍。

得到花儿爷全方位服务的大胖可不知道,他现在就像案板上的猪肉一样,任人搓圆捏扁。

“冰蓝过来帮忙。”这个死胖子是真的沉,而且滑不溜秋的,一抓一手油。

进了卫生间的冰蓝,啧啧两声,这可真……

拿过浴巾把大胖往起一扶,两手按住两条胳膊就给举了起来,那两条小短腿还搭在了浴缸边上。

“往出退退,这得再换一盆水。”

冰蓝回手让胖子坐在了洗漱台上,自己只管固定住他的上身就好。

“你对这胖子怎么这么好?”

冰蓝愣神反问道:“有吗?”

“你自己没有发现吗?你对他可是挺包容的?”

冰蓝还真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也没有太在意,解释道:“挺喜欢他的性格,我和他有些缘分。”

“你不会还想睡这个死胖子呢吧?”

冰蓝一脚踹了过去,也幸好她收着力道,不然绝对让这个嘴贱的人狗啃屎。

“你脑子里面都是什么?我们是纯洁的兄妹情知道不?兄妹情。”

“好好好,你这个死女人怎么老是踹我,真当我不敢打你?”

“出息的你,赶紧的,干点活嘴也不闲着,你是假的解当家吗?”

花儿爷憋屈的刷着浴盆放着水,早知道让管家上来了,何苦给自己找气受。

他到底是哪里想不开?一遇到这个女人的事情就总是犯蠢?这女人绝对有毒,还好让别人给收了。

刷好浴盆的花儿爷侧了侧身,给冰蓝留了个位置,就见这个女人回手把大胖放进了浴盆里,那动作干净利索毫不拖泥带水。

他算是看明白为啥张小哥惨遭毒手了?就这把子力气也不是谁都能反抗得了的?以后他得离这个女人远远的,太危险。

冰蓝还不知道花儿爷心里活动那么丰富,一点没有睿智老狐狸的半分影子,用她的话来说就是对她有某种阴影,还有迫害妄想症。

看人绝对不能光看表面,内心戏指不定都多丰富呢?

她是谁都睡的女人吗?

两个人配合换第三回水的时候,这个死胖子才有了要清醒的迹象。

“行了,你出去吧,等他醒了让他自己洗,我是不伺候了。”

冰蓝也知道今天花儿爷出了大力气,做到这个份上绝对够意思了。

“成,今天这情你记着,回头让他还你。”

她也累好吗?何况她还是个大肚婆。哎,好人真难做。她出财出力不算,还得搭人家交情。

不一会冰蓝就听到大胖骂骂咧咧的声音,花儿爷一副解放了的表情走了出来。

“看样子精气神还挺足。”

“是挺足,一个劲的骂疼死老子了,疼死老子了。”说完还噗嗤一下笑出了声。

“其实我醒了以后也想骂几句的,看着管家费心费力的照顾我,硬生生的给憋了回去。”

冰蓝斜了他一眼:“你还怕疼?”

“怎么?我不是人吗?”

这倒是给冰蓝问住了,尴尬的笑了笑:“我不是那个意思……就是,那样多不符合你的人设?”

花儿爷倒是没有反驳她什么,他早就过了找人撒娇求安慰的年纪,的确有的事情不能做,不是不想做。

这么一看他似乎有些明白这个姑娘为啥待见这个死胖子了。

这胖子活的真实。

“你睡觉还拉黑窗帘不?”

解雨臣愣了一下,随即恢复了清冷:“你倒是什么都知道?”

“别,我知道的不多,好巧不巧就有这么一个,要不要姐姐晚上陪着你,绝对让你改掉那个臭毛病。”

“快闭嘴吧你。”

“你这小子咋不知道好歹呢?”

“我可求求你了,你怎么什么话都说?”

冰蓝撇撇嘴,假正经。她又没说和他睡一起,切~

“妹子,你和花儿爷吵什么呢?”

冰蓝抬头一看,嗷呦,还真是一个肥王子,这下更显得白净胖乎了,好可爱的胖子,好想上手揉一揉。

“妹子,你那是什么眼神?我可跟你说,虽然我现在好看了那么一点,哥可是有原则的?”

冰蓝傻眼了,她就显得那么饥渴?一个死胖子也不放过?他们到底是从哪里看出她是一个坏女人的?

冰蓝的懵逼完全取悦了花儿爷,那一脸欠揍了的表情,晃花了冰蓝的眼:“我对你们没兴趣,都给我死远一点。”

“嗷呦,妹子,别生气别生气,疼死胖哥我了,不过这疼不白受,胖哥现在那是身轻如燕,充满了力量,看看我,是不是又帅气又有福相?”

冰蓝上上下下打量了几眼:“嗯,看着更顺眼了,没有让人见你就想捶你的冲动了。”

“啥玩意?你的意思我以前长了一张欠揍的脸?”

冰蓝摆摆手:“是气势,有欠揍的气势,现在没了,挺好。”

大胖回过头问花儿爷:“是这样吗?”

花儿爷被大胖逗的笑了出来,三个人相视一眼,大笑出声,畅快。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