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 更美了

  • 劈进盗墓笔记
  • 符梵音
  • 3160字
  • 2022-04-05 09:25:24

坐在楼下沙发上看着天花板发呆的冰蓝,思绪不知道已经飘到哪个犄角旮旯去了。

“你为什么总是盯着我家房顶看?有问题吗?”

冰蓝收回思绪,看着从楼上走下来的美少男,不安的摸摸鼻子,还好还好没有流鼻血,这?更妖娆了或者说更阴柔邪气了。

“你喝了我那么宝贵的东西,就变得更好看了点?”

解雨臣耸耸肩:“你想要我有什么变化?”

“一点别的能力没开发出来?”

解雨臣不解的摇摇头。

冰蓝用神识上上下下扫了好几圈:“不能啊,没有激发出异能,也得得到某种强化吧?”

解雨臣认真的摇摇头。

“没长个力气?速度?顺风耳?千里眼什么的?”

解雨臣还是摇摇头。

“我去,那我还不如把东西喂狗,给你真是浪费了。”

解雨臣那脸迅速的黑沉了下去。

“出息的你,白瞎姑奶奶的好东西。”

解雨臣懒得搭理她,冰蓝趁其不备的向他攻了过去,哎呦,别的不说这身法还是有长进的。

试了几个回合冰蓝扶着腰坐回到沙发上。

“还行,至少有自保能力了。”

“我在你眼里就那么不顶用?”

冰蓝想说你这人看着就容易被扑倒,张了张嘴,想了想还是别嘴贱了。

他是真被这女人的态度气到了。

“你可别再我面前晃了,你这长相太容易让人犯罪。”

解雨臣想起这个女人把他的衣服撕了,坐在了离冰蓝最远地方。

某女就当没有看见,对着他撇撇嘴,她要想对他怎么样,那点距离他能跑的了?

“指着肚子,就我这样能怎么你?”

解雨臣是见识到了这个女人的厚脸皮,什么话都敢说,就是欠收拾。

“你真没点别的感觉?”冰蓝不死心

解雨臣没好气的说:“感觉脑子特别清醒算不算?”

冰蓝往前探探身:“算算算,这么说你是精神力有长进了?也成,总比没变化好。”

解雨臣一听,这样也成?不过好像他的脑海里真的特别特别清醒,也说不上来是什么感觉,回头他得研究一下。

“还是谢谢你。”

冰蓝不以为意的摆摆手:“自己知道就行了,这个比你们追求的长生好用,活个一百多岁肯定没有问题,你可别跟着瞎折腾,小心把自己折腾成怪物。”

解雨臣知道自己辩解这个姑娘也不信,干脆闭嘴。

想了想花儿爷喜欢唱戏,肯定爱惜自己的脸蛋子:“容颜不老你也别想了,那是有代价的,顺其自然就好。”

老管家收拾完楼上走了下来:“你们坐着,我去安排晚餐。”

冰蓝摆摆手:“谢谢伯伯。”

老管家也摆摆手,那意思肯定是回见。

“你怎么对管家这么嘴甜?”

冰蓝不以为意的回他:“他给我弄吃的啊!”

“就因为点吃的,你就改了性子?”

冰蓝不解她是啥性子?她自己都不知道好吧?她可以高冷,可以妩媚,可以可爱,也可以暴力,她分明很多变啊?她的哪个马甲掉了这是???

“还好你让别人给收走了。”

这么没头没脑的一句话,冰蓝更懵了,啥意思?

解雨臣也不给她解惑,缓解了他自己的尴尬和别扭,老老实实靠在了沙发上,天知道听管家说,这个女人给他扒光以后,他是个什么心理?

离老远就能听到胖子那咋咋呼呼的声音,进了客厅大胖也没一点客气:“哎呀,这里真是太豪气了,这一路我的手都痒痒了?”

解雨臣笑了笑。

冰蓝瞪了他一眼:“你还想把这里摸一遍?那都是大件你拿的走吗?”

大胖子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要不说九门掌管了这地下生意呢?别人拿不走的东西,他们能弄出来,比不了比不了。”

“怎么这么早就过来了?”

大胖得意的摸摸肚子:“这叫出其不意懂不懂?难道抹黑来?”

好吧!你说的对,她无话可说。

“妹子,你这肚子怎么回事?”

冰蓝有些疑惑:“你怎么不惊讶?不应该像见了鬼了一样吗?”

胖子嘻嘻的笑了两声:“有那么多冥器在前,你这肚子也就不算什么了。”

冰蓝和解雨臣对视一眼,好有个性的一个胖子。

大胖挪到花儿爷身边,搂着他的肩膀:“花儿爷,能不能带我参观参观?”

冰蓝看不惯他这个样子:“看了有什么用,又不是你的?”

“妹子,这你就不懂了,欣赏欣赏,见识一下也是好的,你看看这一个客厅摆的,这都不下十件好东西了。”

好吧,她第一次看见的时候也有些手痒,谁让这是盗墓贼的职业病呢?

“赶紧去赶紧去,一会我还有事要说。”

解雨臣也不矫情,带着大胖子参观他的解家大宅。

冰蓝扶起腰像外走去,她要溜达一会,多走走,好生产。

哑巴张拿着冰蓝留下的地址和钥匙,站在了一个大门前,打开院门,看了一圈,是他们张家的房子没错了。

他知道他不可能把笔记和这么重要的东西给一个外人,可他什么都不记得,那个女人又那么诡异?

他刚放下背包在石桌上,大门就被拍响,没等他去开门,就进来一个人:“哑巴张你可算回来了,我们这都蹲守几个月了,四阿公有事找你,走一趟吧!”

哑巴张有些不解,还是不动声色的跟了出去,前面的小伙子带着他来到一个老人房间,他从对方身上闻到了一些特殊的味道,这?

“都办完了?”

哑巴张点头。

“吴家那个三小子请你过去帮个忙,地址和佣金都在那里。”说完指了指桌上的一张卡还有一张字条。

哑巴张走过去,拿起东西看了看,他不知道现在是个什么情况,只能点了点头。

“刚回来就回去休息吧!”

哑巴张点了点头走了出去,从进来到出去一句话没有说过。

个把时辰后,老管家把冰蓝叫了回去。

一进客厅看着大胖子在那里兴奋的说着什么?

“都看完了?”

大胖搓着手:“看完了看完了,哎……妹子啊!胖哥我太穷了。”

冰蓝好笑的摇摇头:“你才知道吗?听说最近还被坑了?”

大胖赌气的坐在沙发上:“别提了,这外国佬就不是个东西,看胖爷老实就套路我。”

“行了吧你,能让他们看上,我都好奇你的身份和背景了?他们不是什么人都能看得上的。”这话冰蓝说的很诚恳。

这个胖子圈里是小有名气,可那点名气根本没有到被阿宁他们注意的标准,这其中肯定有什么是她不知道的。

想了想这个家伙的来历和他们铁三角都没说过,估计也不会告诉她,她是问呢?还是问呢?

“大胖啊,说说看,你以前是干什么的?是不是前些年盗过大墓?还是跟过啥厉害的人?”

大胖看了看冰蓝,看了看花儿爷:“这个很重要吗?你们一定要知道?”

冰蓝低头想了想,她也不是非知道不可,这要是以后还有穿书的女主女配,男主男配,细节都知道了还有啥意思?

“你想说就说,不想说就算,我们也不是非要知道。”

大胖有点感动:“妹子……”

“行了,快收收你的表情,真是肉麻死了。”

花儿爷噗嗤一下笑出了声,这个女人原来是吃软不吃硬吗?

“我答应过别人不说出去的,会惹来麻烦。”胖子解释了一句。

冰蓝点点头表示理解:“行了,去吃饭,尝尝花儿爷这里厨子的手艺。”

“妹子,你这肚子几个月了?孩子谁的?”

冰蓝有些诧异:“你不应该问你们这孩子什么时候出生吗?”

胖子看了花儿爷一眼:“不像是他的,你们不像那种关系。”

冰蓝放下筷子:“咋地,我还配不上他解当家?”

胖子有些懵逼的看了花儿爷一眼,眨了眨眼睛,意思问问对面,这是个啥情况?

花儿爷耸耸肩。

“你们两个当着我的面眉来眼去,当我是瞎的吗?”

“妹子啊不是哥说你,就你和花儿爷这相敬如宾的样子哪里像情侣了?他哪里像孩子爹了?我真的一点没有看出来。”

冰蓝恶狠狠的瞪了花儿爷一眼,低头吃饭不说话。

解雨臣给大胖倒了一杯酒:“别理她,孩子是她强迫人家小美男得来的,指不定现在在哪里躲着呢!”

大胖眼睛睁的大大的,一副受了刺激的样子,结结巴巴的说:“妹子威武。”

解雨臣对着冰蓝邪气的笑了一下,这是败坏她的名声呢?是吧?是吧?还是看她的笑话呢?

“你让我看的房子,我看了,就是还没有找到太合适的。”

冰蓝看向花儿爷,意思你帮帮忙啊!

解雨臣和大胖碰个杯:“你暂时还是消消停停的住在这里吧,孩子生下来你和大胖谁会照顾?外面查你查的紧,这里安全。”

“对对对妹子,房子的事情以后再说,住这里好,这里安全。胖哥我的外面现在都有人蹲着,还是小心点好。”

冰蓝皱了皱眉头:“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打国外回来没几天就有了。”

这?她这是把胖子连累了?剧情不是这样的?

“你要不要搬个家?”冰蓝问。

“暂时还不用,这不有人找上门来了,我现在还有用,他们不会拿我怎么样的。”

“找你的人有叫阿宁的吗?”

“咦,妹子你认识?”

冰蓝摇头:“不认识,知道这个组织,主管这个项目的是裘德考,你是不是见过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