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听墙角
  • 劈进盗墓笔记
  • 符梵音
  • 3054字
  • 2022-04-07 18:55:15

冰蓝乖乖的坐在一边吃东西,听着两个人没有营养的谈话,她还以为这个妮子过来,有啥事情呢?就说这些?听得她好想骂人。

什么小花哥哥我看了哪里哪里的房子回头一起去看看,这是炫富呢?赤裸裸的炫富。

什么小花哥哥她奶奶又让她干什么什么了,你奶奶让你做什么,你就去做呗!跟别人诉苦撒娇有啥用?他一个解家人还能管到你霍家去?

什么小花哥哥她的哪个叔叔又惹她奶奶生气了,你家叔叔惹你奶奶你也要拿出来说一说吗?

这样的谈话不胜列举,她实在是,哎~

“你们聊,我去睡觉,坐的久,太累了。”她是怕了这个妮子,这跟大胖绝对走的是两条不同的,话多路。

一个是碎碎念,一个人是胡说八道。

扶着腰的冰蓝摇摇晃晃的往楼上走,秀秀凑近花儿爷:“小花哥哥,去医院检查了吗?一个还是两个?”

她这话给解雨臣问的一愣,摇摇头说:“你冰蓝姐没去医院。”

“啊,这么大的事情你也由着她?”

解雨臣无奈:“她才回来。”

秀秀吐吐舌头,对啊,她给忘记了,这才回来没去也是正常的。

走到楼梯拐角的冰蓝翻了个白眼。

“冰蓝姐这段时间去哪里了?连你也联系不到她?”

解雨臣耸耸肩表示自己也不知道。

我去这是打听她的行程呢?冰蓝皱了皱眉头走回了卧室。

躺在床上,放出神识,今天她要趴墙角。

“小花哥哥,我有事情和你说,咱们去书房吧!”

解雨臣用眼皮撩了秀秀一眼,什么也没有说,起身带着那个妮子上了楼。

躺在床上的某女撇撇嘴,这是防着她呢?怪不得废话说了一大堆,冰蓝姐,冰蓝姐叫的怪亲切的,切…

秀秀从她的包包里拿出来一个文件袋递给花儿爷:“你看看。”

解雨臣也不客气,接过就看了起来:“哪里来的?”

“我奶奶书房里,她忘了收,我拍下来的。”

冰蓝一个字也不信,那老娘们谨慎又小心,心眼像筛子,还能犯这种低级错误,闹不好是故意引导她这么干的吧?

神识扫了过去,她也要看看到底是个啥?

咦……这怎么和花儿爷查到的资料有点类似?汪家这是要干嘛?让九门给他们趟雷去?

解雨臣把东西放在桌子上:“拿出一个文件袋递给秀秀。”

哎呦~两个人倒是挺互相信任啊!还好她没和花儿爷发生啥,不然这飞醋可要喝海了。

秀秀迅速的浏览了一遍:“这?怎么回事?”

“有人故意放出来的,我打算以静制动。”解雨臣也不废话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那我查的东西岂不是又断了。”

“你啊!既然你奶奶不让你掺合自然有她的道理,你跟着蹦跶什么?要是那么好查,你奶奶不早就找到你姑姑了?你知道的东西都是你奶奶让你知道的,你以为你能瞒过谁?”

霍家妮子有些不服气,花儿爷也没继续说她,而是想着自己的事情。

“你说奶奶他们到底隐瞒了什么东西?九门里少了一辈人,他们怎么就……”接下来的话秀秀没有说出口。

冰蓝撇撇嘴,敌人在暗你们在明,有千日做贼的,哪有千日防贼的?好日子过多了,也就松散下来了,一松散啊就容易出事,一出事啊就容易被人钻空子,这不?这汪家是普遍撒网,重点培养,最后网住了吴家小子。

没有听下去的必要,冰蓝闭上眼睛睡了起来。这一觉冰蓝睡的并不踏实,脑子里面不停的有个声音告诉她要去鲁王宫,要去鲁王宫。这个声音像魔咒一样在她的脑海里炸开,硬生生给冰蓝气醒了。

靠在床头,喘着气,真是气死她了,气的她胸口疼。睡会觉都睡不踏实,这个该死的贼老天,她都七个多月的身孕了,还要下墓,你妈的就不怕我生在里面?这都叫什么事?

挖坟挖坟,咋就给她安排了这种职业?当文员不好吗?当公务员不香吗?偏偏看她不顺眼,让她与死尸打交道,哎……

吴家三叔那边她不打算去,好像她上杆子找他张起灵一样,她决定了既然避不开,她还是跟在阿宁她们屁股后好了。

冰蓝拿出手机找到号码拨了出去,没一会那边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你个死胖子,哪里野去了?”

胖子在那边吊儿郎当的回:“我说妹子你不仗义啊,胖哥我都给你打了不下100个电话,都没打通,你这还恶人先告状上了?”

冰蓝有些不自在,她确实消失的时间有些久:“好啦,我错了,晚上有人去接你,甩开跟着你的人来趟解家。”

胖子一听赶忙应声:“行,行,行,没问题,看胖哥的,晚上见,说完挂了电话。”

她好像还没说完话呢?这个死胖子急个什么?

神识放开,花儿爷坐在沙发上,看着桌上的资料吃痛的揉了揉额头。一旁的手机“嗡嗡嗡”的震了起来,打开免提那边传来:“爷,之前说的那批货马上就到了。”

“老规矩,看好了没问题留在2号库,我自己亲自去察。”挂了电话,随意翻看着文件,也不知究竟看进去了多少。

得,一个个的都很忙,就她一个闲人。

拿出磁场球放在枕边,她还是打理她的一亩三分地去吧!

空间里的灵气浓度似乎又多了那么一点点,看了看系统的升级情况,拿着小锄头准备干活,可是站在地边干些啥呢?好吧,似乎这里也不需要她干些什么。

丧气的扔下工具,看着河道两旁的各种果树,接的那是硕果累累,看着就喜人。

意念摘下来一串大樱桃,好吃,还不用花钱,专属她一个人,真香。

灵药灵草她此刻用不到,或许她哪天回到修真界这里面的东西就是她的底牌了。

晚上大胖过来给他点什么好呢?驱虫药粉带一包,辟邪符咒来一枚。她记得上次换了五只基因强化药剂来着?扣掉她喝的那一瓶,应该还有四瓶,她要不要给大胖来一支呢?

冰蓝拿出一个硬币,朝着上面抛了出去,决定权还是给老天吧!有字那面就给他喝一剂好了。

看着落在地上的一元钱,嗯,这小子的运气还是一如既往的好。

拿出符纸,沾点妖兽血,神识引导着异能和周围的灵气,画了一张好运符,既然……成了?

我去,她也就突发奇想一下,想她雪山里面那悲催的画符生涯,一度让她这个制符大宗师显些自杀,这可真是不容易,她早怎么就没有想到呢?

拿着符笔又试了一张辟邪符,嗯,一样成了。

又试了一张传送符,没等画完自己烧了起来,这是失败了?

好吧,接下来的冰蓝把她知道的符箓从低级到高级通通试验了一遍,最高画到了二级,也比没有的好吧!

收起东西来到书房,冰蓝问沙发上的人:“下午出去吗?”

解雨臣摇头。

冰蓝拿出几样东西放在桌子上:“这个是基因强化药剂喝了它对你有好处,这个是我制作的好运符送给你,这个是辟邪符,你常年和地底的东西打交道,也送给你。这个你贴身放好,是防御符,我试了一下,子弹穿不透,汽车估计也撞不死你,留着防身也好。”

花儿爷首先拿起了那管药液:“直接喝吗?”

冰蓝点头。

他也不问问会有啥症状,打开瓶塞倒进了嘴里。

冰蓝给他竖了个大拇指:“就是有点疼,忍着吧!”

她这话刚说完,花儿爷那脸扭曲的皱了起来。哎~急什么?也不问问就喝,这得多相信她?

看好戏的冰蓝走过去,本想给他来个公主抱,看了看自己的肚子,哎~单手提溜着花儿爷放回了他的卧室。拿出一块丝绸塞进他的嘴里,还特别好心的给他放了一浴盆热水。

她真的太热心肠了。

哼着小曲,坐在沙发上看花儿爷蜷缩在床上抵抗一波又一波的疼痛。这小子可真能忍。

想她那疼的死去活来,大喊大叫的经历,还好当时自己是在空间里。

两个小时过去,看着床上黑不溜秋的男人,冰蓝走了过去,粗暴的把花儿爷脱了个精光。好不容易有了一个占便宜的机会,浑身上下没有一块白肉,真真是白瞎了她一顿忙活。

小心的把这个小子扶起,拖到浴室放了进去。

这难道还得给他擦洗?万一这小子半路醒过来咋整?是不是影响不好?

纠结了半天的冰蓝把他放好,走到楼下叫来了老管家:“伯伯,我给他吃了洗经伐髓的东西,你亲自给他洗一下,别让外人知道,他就是疼晕过去了,一会就会醒,我去外面等你们。”

说完也不管老管家那惊掉下巴的样子,转身退了出去,她身上还臭烘烘的呢,她是个爱干净的女人,不能忍。

舒舒服服的冲了一个热水澡,果然心情好多了。

看着摆在桌上的另一份东西,但愿她的付出都是值得的。虽然这种信任对他们来说来的莫名其妙,冰蓝还是想随心而为。但愿不要事与愿违才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