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我怕麻烦
  • 劈进盗墓笔记
  • 符梵音
  • 3022字
  • 2022-04-07 18:43:58

吃完饭花儿爷带着冰蓝回了解家大宅,一下车别说各位保镖大哥看直了眼睛,老管家都傻眼了。

“小……小姐……你……你……你这是有了?”

冰蓝讨好的笑了笑:“快生了,以后要麻烦您上心了。”

“快,快,快,带小姐进去。”说完老管家迈着他的小短腿一溜烟跑没影了。

“花儿爷,这?他老人家速度还挺快……”

“估计给爷爷他们上香去了,随他去,你进去休息,有事明天说。”

这话合她的心意,她现在急需洗个澡,舒舒服服的睡一觉。关于上香什么的?只要自己不尴尬,尴尬的就是别人。

“袈裟,明天让下面的人出去把小姐生孩子要用到的东西准备齐全,有不懂的多学着点。”说完话拎着衣服上了楼。

独留袈裟一个人站在客厅里。

回到解家大宅的冰蓝睡了个昏天暗地,梦到自己生了个蛋,一个鲤鱼打挺想要跳起来,肚子的沉重让她一下子没起来身。

“哎呦……”抻着了,疼得她呲牙咧嘴,老半天才缓过来,看着眼前布置精巧的房间,还有点发懵。

一拍脑门,糊涂,她这是做梦了。侧躺在床上的冰蓝那是思绪万千。遥远的雪山上哑巴张拿着笔记本坐在房里发呆。

听着电话里面的嘟嘟声,这个死胖子又在搞什么鬼?电话没打通的她心情不甚美丽,气不顺心情就不好,心情不好就有些烦躁。

咚咚咚的下了楼:“咦,你没出门?”

解雨臣放下手里的东西,揉着眉心:“你过来看看。”

冰蓝扶着老腰,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她能清晰的感觉出来沙发沉下去一大块。拿起桌上的资料一页一页的看了起来。

“这是哪里来的?”

“我们查了很多年。”

“你们到底想找什么?”

解雨臣没有接话。

冰蓝放下手中的东西:“是不是最近才有眉目?而且进展顺利?”

解雨臣也在愁这个。

“这是有人刻意放出来的消息,早查不到晚查不到,这会信息倒是全乎了。”对于此种行为冰蓝嗤之以鼻。

能给花儿爷放这些消息出来,分明是想把她钓出去。摸着自己的肚子,可惜呢,她现在啊哪里也不想去,生崽子才是重中之重。

“你不用愁容满面的,这是钓鱼的诱饵,我最近哪里也去不了。”

没想到汪家的行动提前了,如果大胖入了套的话,吴天真绝对逃不过,就是不知道远在雪山的哑巴张啥时候回来?

她不知道的是,哑巴张已经在回来的路上,这两天就能到了。

汪家这次放出来两个消息,第一个是关于蛇眉铜鱼的她能理解,最后落在了吴天真手里。

第二个竟然是关于云贵深山的一个庙宇,这她就不懂了?书里没提过啊!这是又弄什么幺蛾子呢?

“这条鱼最后落在了吴家你发小手里,他已经被算计进去了,就是不知道吴家的行动会不会提前?剩下这个地方我倒是可以去一趟,不过也要等到我生产完。”

解雨臣飞速的从冰蓝的话语里提取出他想要的信息。一直皱着的眉头舒展开来:“明天我要拜访一下二叔,要一起去吗?”

冰蓝看了一下自己的肚子,指了指:“这不太好吧?你自己去吧!”

解雨臣也不强求。

“晚上把胖子给我弄过来,我就不打电话了。”

“行,回头我派个人过去。”

冰蓝回头看见老管家走了过来:“伯伯,我饿了。”

“好,好,好这就去给你弄吃的。还有秀秀小姐过来了。”

管家说完这话没过二分钟,秀秀已经拎着包走了进来。

看见冰蓝明显愣了一下,转而神情自若的往里走,走到跟前看见冰蓝那大大隆起的肚子,活像见了鬼一样。

这……这……这了半天也没有说出一句完整的话。

冰蓝和这个姑娘也没啥话可说,毕竟仅有数面之缘,再她看来不是很熟,让她问你吃饭了吗?你过得好嘛?你来干什么?你咋过来了?好像哪一个都说不出口,所以她选择沉默是金,只是礼貌的点了点头。

给了花儿爷一个你自求多福的眼神。老管家端了一碗汤过来:“小姐先喝一点。”

冰蓝说了句“谢谢”,低头喝自己的汤,一副没事人的样子。

秀秀那神情可不是没事的神情?整个人有些安静的过了头。

冰蓝用神识看了看,花儿爷一副没心没肺的表情。这?她有些看不懂?难道她猜测的不对?花儿爷对这丫头没有一丁点的想法?可电视不是这么演的啊?感情这东西好复杂的样子,还是汤好喝。

“小花哥哥,这?你们什么时候结婚啊?”

冰蓝一口汤喷了出去,看了看碗,顶好的一碗汤糟践了。

“这要看你冰蓝姐的意思。”

我去,这男人也太不是玩意了,关她什么事?

“冰蓝姐你?这?……你们怎么打算的?”

哎呦,话说一半留一半,她就说吧,这就是一朵小白莲花,装什么单纯?霍家还有单纯的女人?

还她?这?她咋地了?伤风败俗?未婚先孕?不知廉耻?冰蓝脑海里一下出来很多个不太美妙的词语。鉴于人家小姑娘也没说错什么,她就不计较了。

满不在乎的说道:“打算?没打算,我生个孩子关别人什么事?”

“这?小花哥哥你也这么想?”

冰蓝撇撇嘴,她就说吧,回来这里绝对麻烦不断,看看,看看,不论是看门的,还是老管家,还是现在的霍家小姐,第一想法孩子是解雨臣的,哎……也不知道哑巴张有一天知道了会是啥表情?她好期待。

不过她心大,别人想什么关她什么事?反正花儿爷也不给她睡,利用她不说,现在还利用她肚子里面的崽子,哼……看在把她照顾的还算精细的面子上,她也不计较了。

“我听你冰蓝姐的,她说什么就是什么。”一副二十四好老公的人设,表演的特别到位。

冰蓝摆摆手,防止秀秀继续说下去:“别给我整那些麻烦事,我讨厌人多,讨厌麻烦,讨厌招待客人,一切繁琐的事情我都不喜欢,所以就这样挺好。”

解雨臣假装委屈的耸耸肩,看的冰蓝想呸他一口,太不要脸了这人,简直戏精一个。

霍秀秀听了冰蓝这一段话下来,乖乖的闭了嘴,这事的确不是她该操心的。

“冰蓝姐,你这几个月了?”

这事没有什么不能对人说:“七个多月,快八个月了。”

“那恭喜你了。”

冰蓝点了点头,心里嘀咕,恭喜你惊吓到了。

“东西都准备好了吗?要不要我和冰蓝姐一起去采购?”

冰蓝听了这话,一脸拒绝的表情,真的不要太明显。

秀秀逗的笑了出来:“你跟别人真不一样,第一次出去我就发现了,哪有女人不喜欢这些的?”

冰蓝想反驳一下,她就不喜欢,而且她确实是个女人,不是男人婆。想了想还是算了,不跟小女孩一般计较。

想她修真几百年,不是历练就是闭关,人多的地方不得把她烦死?还闭哪门子的关?末世,全他妈的是僵尸,到处都是,还逛街?热闹?恨不得没有一点声音引起那鬼东西的注意才好呢!盗人家坟的时候更别说了,少出动静,关键时刻可是能保命的。

这么一想,哑巴张跟她绝对是一路人,怪不得那家伙经常坐她旁边,绝对是因为气场合。怎么想冰蓝都觉得少凑热闹,安静点好。

“你冰蓝姐怕麻烦,我都准备好了,你一个小孩子别跟着操心了。”

我去,听听这口气,一个视如珍宝,她就是那根野草。

人家说话,她还是乖乖闭嘴,坚决不能掺合。

“冰蓝姐你真的不想有场婚礼吗?”她是真的好奇,女人不都是梦想有自己的白马王子,有自己盛大的婚礼,有很多祝福她的人吗?

冰蓝果断摇头:“不想。”

这个问题她在雪山里考虑过,想想结婚那天的遭遇,早起、化妆、盘头、被别人当猴子看,当摇钱树耍,还要闹个洞房什么的?她情愿直接强个男人算了,整那么复杂干嘛?

秀秀觉得好笑,那是什么表情?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真是个怪人。不愧是六爷的后代,够个性。

冰蓝的表情解雨臣也看到了,想想这个姑娘说的话,有点同情那个男人。

“那好吧!回头我自己去买些小礼物。”

冰蓝点头,这个可以有,让她去就算了,收礼还是可以的。

去而复返的老管家一手拿着一个托盘,一手拿了一个碗。花儿爷特别有眼力见的站起身,接过东西放在他的旁边。这一点甩了哑巴张几条街不止。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看了看桌子上的狼藉,还有没喝完的汤,有些不自在的说:“一会我还喝。”

老管家也不问发生的什么事,利落的收拾干净,拿着碗转身走了。

冰蓝想:这管家可真不好当,能说能干还得忠心不二,高端人才,将来她也值得拥有。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