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自立自强

  • 劈进盗墓笔记
  • 符梵音
  • 3019字
  • 2022-03-29 23:12:02

哑巴张不疼,哑巴张不爱,冰蓝摸着六个多月的肚子,无奈的叹气也只能自己疼自己了。

这么走也不是个事,从这山谷出去正常需要二三天,她一个孕妇时间会拉长很多。来的时候不知道情况也就算了,现在知道这个桥的情况,她需要整些省力的东西出来。

捣捣鼓鼓的她在收集的东西里面找出来一个雪橇,把东西扔在雪地里铺上鹅绒被,舒舒服服坐了上去,甩一甩胳膊,做一做放松动作,接下来的时间她要靠自己的臂力把自己滑出去。

冰锥落在雪地里,猛地滑出去好长一段距离。而这种在雪地中畅快滑行的感觉,似乎也是另一种乐趣。

玩的忘乎所以的冰蓝把哑巴张远远的甩在了后面,等她滑出山谷,想起来这个人的时候,哪里还有他的影子?

这……?还挺快。

滑了多半天走了步行两三天的路,嗯,超值。就是接下来估计就没有这么顺畅的时候了,尤其是那个断崖处,也不知道她这个肚子,能不能顺利走过去?

等得百无聊赖的她,把雪橇放在了路中间,小便总是要解决一下的。

等啊等,等啊等,从太阳当空照等到日落西山然后等到月挂星空,才见一个黑影迅速的往她待的方向移动。

冰蓝直起身,挥着手,以后她还是老老实实走路好了,一个人在这冰天雪地里真是太孤独寂寞冷了。

“你可算到了,我等你很久了。”冰蓝拿着热水和吃食上前几步,她想给哑巴张点吃的东西,追她追的一定很辛苦。

哑巴张停在了离冰蓝二米远的地方,不言一语。

冰蓝顿住脚步,把东西费劲的放在雪地上,转身往回走。那股子不舒服的感觉又一次袭上了她的心头,捂着胸口捶打几下,似乎没有作用。

她似乎病了,摸摸肚子,就是不知道能不能平平安安的走出去。

收起雪橇,她该往哪条路走呢?

冰蓝回头无助的看向哑巴张。

哑巴张看着地上的食物。

她给的食物没有问题吧?需要这样看着吗?冰蓝很不理解。

“你不捡起来吗?”冰蓝喊到。

哑巴张弯腰把食物和水拿在手里,上面占了很多冰雪,浪费她的一片苦心,肯定凉了。

“今晚还赶路吗?去哪里休整?”

哑巴张没有回冰蓝的问话,把东西装进了背后的登山包,从她身边走过,冰蓝伸手去抓,抓了一手冷空气,连人家的衣角都没有碰到。

看着自己的手,她已经废物到这种程度了?这种距离都进不了人家的身,她还能干点啥?

把手张开握住,张开握住,或许她就不应该执着于证明两个人的关系。各自安好不好吗?顺其自然不好吗?

看着远去的背影,似乎有些距离挺好的。

那以后,冰蓝远远的坠在了哑巴张的后面,他走她就走,他停她也停。

数天的赶路,她摔倒过,磕伤过,掉进雪窝子过,不论是登山还是下坡,不论是雪深还是雪浅,哑巴张都没有要帮她的意思,她也不需要别人的帮助。

两个人沉默的赶着路,真正算得上一路无话。

她不会去问一些愚蠢的问题,首先是人家不搭理她,不会回答她,其次是她不想知道那么多了。

看着眼前一不小心可以要了她命的断崖,冰蓝有些恍惚,她已经走了这么多天了吗?

她似乎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冷静。

她想:或许她还是那个杀人不眨眼无情的她。

今天哑巴张没有无视她,而是来到她的身边:“你还好吗?”

冰蓝点头,她应该还算好吧她想。

“今天穿过这里。”指了指悬崖峭壁上那不到半米的人工石路。

冰蓝看了看时间,看了看天色,点了点头。

哑巴张今天离她的距离似乎近了那么一点点,也或许周围本来就不宽敞。

她的肚子遮挡住了她的脚,这个时候不看脚下或许更好一些。不是谁都有那个勇气看着悬崖走路的。

听着耳边呼啸而过的风声,看着远处层峦叠嶂的山峰,她想:她要跳下去老天会把她送到她该去的地方吗?她好像更适合生活在乱世。

“你干什么?”耳边传来哑巴张的质问。

“我想回去。”冰蓝看着他的眼睛说道。

这个回答给哑巴张说的一愣,他不明白这个姑娘说的是什么意思,感觉哪里怪怪的,像个神经病。

“你想跳下去?”哑巴张问。

她想跳下去吗?她不知道。

感受到胳膊胀痛,看着哑巴张死死抓着她胳膊的手,冰蓝有些蒙圈,这是主动碰她了?可是在这么危险的地方也不能一起进空间啊?出来站不稳直接摔山崖下怎么办?

哎呦,冰蓝用另一只手捂住肚子,习惯性的弯腰,身体往前,如果不是哑巴张死死的把她扣住,她一定会从这上面栽下去。

哑巴张也感受到了这个姑娘肚子处的胎动,拉着冰蓝说道:“跟上。”

被哑巴张抓着胳膊冰蓝走起来似乎更费劲了。

“你先松开我。”

哑巴张鸟都没有鸟她。

冰蓝皱着眉头不知道躲瘟疫的哑巴张干嘛要凑上来?

天黑前,哑巴张找了一个斜坡落脚,冰蓝习惯性的留下吃食准备回她的一亩三分地。

“今天你想跳下去?”

对于这个问题冰蓝不想回答,或许有那么一刻是想的吧!

呵呵……她只是换了个身体,而不是灵魂,什么时候她的强者心变成了懦弱和逃避?想着想着一股子气势从冰蓝身体里迸发出来。

哑巴张握着刀警惕的看着冰蓝,看着那个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却气势昂然的女人。

冰蓝回头:“我应该谢谢你忘了我,既然对我不闻不问就保持下去。”说完冰蓝闪身进了空间。

旭日东升,随着清晨的第一个铃声响起,床上的女人缓缓睁开了双眸。经过一夜的休息,加之此处有充沛的灵力滋养,冰蓝此时已是精神满满。

走出雪山难不倒她,即使她是一个孕妇。

传宗接代也难不倒她,不就生个崽子吗?

她可以的。

今天的冰蓝浑身发着光,那是一种灵魂的升华,无法用言语描述。

或许哑巴张最有直观感受,可他是个闷嘴葫芦。

冰蓝没有像以往那样上前搭讪,而是自己找了一个位置,她说等他一等就是几个月,说陪他,一个孕妇陪着他风里来雪里去,算是全了他们相识一场的情分。

她想:既然失忆后这么排斥她,她有点自知之明好了。毕竟她不是吴天真,得不到所有人的宠爱。

哑巴张收拾好装备,背在背上,依旧前方带路。走的是不是他们进山的道路,冰蓝分不清楚,他管领,她跟着。

冰蓝安静了很多,哑巴张还是和她保持几米的距离,从没变过。

某一天她还想:进去的是孩他爹,出来的会不会换了芯子?

这些稀奇古怪的想法,使她这一路从不寂寞。

第十六天,冰蓝仰头望着垂直而上的悬崖,哑巴张说要从这里爬上去。

低头看看自己七个月的肚子,呵呵……真是难为她了。

“你确定你可以吗?”哑巴张做着最后的确认。

“不然呢?你会背我上去吗?”

他想了想没有第一时间回答,而是拿出绳子走到冰蓝面前:“我把绳子拴在你的身上。”

冰蓝指了指自己的肚子:“你准备栓哪里?”

哑巴张拿着绳子比划一阵,屈膝单腿跪地,这是?准备栓她的腿?

冰蓝一阵恶寒,迅速后退:“你的好意我心领了,绳子就算了。”

哑巴张站起身,没有言语,转身跳上石壁,向上爬去。单看动作那叫一个一气呵成,灵活、矫健。

冰蓝没有像他那样往上爬,她的身体不允许,很多动作她也完成不了。

她需要放开神识,从下到上,找能给她蔓藤借力的地方,这个高度除了飞机空降,她能依靠的只有木系异能。

拿出两把匕首别在后腰的刀鞘里,深呼一口气。一根蔓藤甩出去,缠绕到能借力的石头,拽了几下没有问题,她才敢足尖轻点向上飞去。

过程是惊险的,也不顺当,借力点有半路脱落的时候,匕首就能派上用场,能阻止自己下落。

路程没有过半,异能消耗过快,肚子一抽一抽的疼。

她只能找到好站一点的位置,尽量避免肚子不接触石头,一手控制身体一手吸收晶核。

神识覆盖出去既然没有一个山洞可以给她缓口气,对于这样的运气,冰蓝也没有什么好说的。

她现在就期盼着哑巴张能早点上去拉她一把,1000多米的山也不是那么好爬的。

冰蓝维持着自己的速度,不求快但求稳,这一爬就是五个小时。五个小时爬山对于一个孕妇来说,也快到了她的极限。

哑巴张早就没了踪影,后来她想,即使人上去了,也没有那么长的绳子拉她,还是要靠自己的。

她的腰疼,手疼,肚子疼。

最后一段距离还是靠着哑巴张的绳子她才爬了上去。见到哑巴张那一刻,她是放松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