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手段频出

  • 劈进盗墓笔记
  • 符梵音
  • 3051字
  • 2022-04-20 17:00:35

睡梦中的冰蓝被孩子一脚踹的睁开眼睛,看着有光透过门窗,呆愣片刻大脑渐渐开始运作,环顾一周没有第二个人。

坐起身,还是那么疲惫。

她的状况似乎没有她想象中的好。

可惜她不会接生,不然她会考虑在山里生完崽子再出去。

闪进空间上厕所、刷牙洗脸换衣服,穿戴整齐收拾好自己,又是美孕妇一枚。

坐在松软的床垫上吃着小笼包喝着香喷喷的瘦肉粥,哑巴张从一楼走了上来。看着冰蓝面前的东西就是一愣,除此之外没有多余的表情。

“吃饭了没?”

哑巴张不回话。

“换衣服不?”

不回话

“洗澡不?”

还是不回话。

“你脑子坏了嘴也坏了?”

人家还是不回话。

这是要彻底的无视她?冰蓝想:这可真是一个蠢人,她这么粗的大腿不抱,非要玩高冷,呵呵……

活该你又冷、又饿、又臭,作吧,可劲作?她乐见其成着呢!最好给她百八几十个甩他不亏心的理由。

热脸贴人家冷屁股的冰蓝一点也不气馁:“过来吃饭。”

没人鸟她。

“你肚子不饿?”

还是没人鸟她。

“你进去几个月确定不洗一洗身上的赃污?”

哑巴张闭着眼睛看都不看她一眼。

冰蓝想她扑过去拽着哑巴张进空间的机率有多大?会不会还没近身就被一脚踢飞?那她要不要冒险一试?想想六个半月流产有点危险,还是别拿自己的小命来回蹦跶了。

想拉他进空间机会有的是,不急于一时。

吃完饭的冰蓝伸展一下四肢:“你记得不记得,孩子都是你的,所以你自己看着办?”

哑巴张没有第一时间回话,最终还是问出了他想问的:“你还能赶路吗?”

冰蓝理所当然的回:“能啊!”心里却嘀咕只是有点危险有点累罢了。

“那你收拾好,明天出山。”

“咦,今天不走?”

哑巴张看了冰蓝肚子一眼,没有说话。说孩子是他的,他一个字都不相信,但这确实是一个孕妇没错。

冰蓝自己脑补就是哑巴张想让她好好休息一天,毕竟雪山里没有这样的屋子给她歇脚。既然这是人家的好意,那她照做好了,拿出床垫躺了上去。

哑巴张看着冰蓝的骚操作转身回到一层,不知道忙什么去了。

人一松懈下来容易犯困,她从吃完饭睡到日落西山,睁开眼睛已经没有阳光,朦胧的月色昭示着这是晚上。

坐起身,嗯,睡的舒服极了。

哑巴张不在,楼下似乎也没有动静,冰蓝回到自己的一亩三分地解决了个人问题,才向楼下走去。

楼梯板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在这寂静的环境里尤其明显。

走下楼梯,冰蓝就看哑巴张抱着刀靠在墙角眯着眼睛。她的步子还没迈出去,哑巴张那眼神死死的锁定着她。

冰蓝拿出镜子照了照,形象可以的,她有那么可怕?

“你很怕我?”冰蓝问。

哑巴张一如既往的漠视她。

“你不想我靠近你?”

一片寂静。

有些话她得先小人后君子说明白,不能最后埋怨她没努力争取对吧?“我想证明一下自己和你的关系,你不让我近身,我不强求,你自己将来不后悔就成,记住了吗?”

哑巴张点了点头。

“那就成了,我也不是非要靠近你。”说完话拿出床垫、被褥、吃食、衣服放在地板上,转身上了二楼。

第二天清晨,哑巴张有节奏的敲击着墙壁,冰蓝就知道这是叫她起床呢。

无声叹了一口气,她这是造的什么孽?

冰蓝收拾好东西,哑巴张把洞口封住,刺骨的凉风吹进她的领口,这天气比几个月前糟糕多了,这一路有她受的。

“你还能找到回去的路?”冰蓝很好奇。

哑巴张没有和她说话,转身往前走去。

冰蓝裹住自己跟在后面。这小子心太冷,她一个孕妇能自己走吗?你不拉着点?扶着点?这要有个好歹,哭去吧你。

冰蓝把哑巴张骂了千万遍,行走在大冰湖上,那只吃了她灵果的蛟龙没有再出现,她还想告个别给它留点吃食的,真是只没有福气的兽兽。

这一路不管哑巴张走多快,冰蓝始终和他保持着固定的距离,消耗不可谓不大,走到傍晚她的极限到了。

“吹一声口哨,提醒前方的人她走不动了。”这么大的风雪,说话即使靠喊也听不清楚,这是出发前她想到的沟通方式。

哑巴张停下脚步,观察四周,没有合适的地方只能继续前行,或许心里还骂着她拖后腿,想到这种可能冰蓝的火气又冒了上来。

按照她这个速度,走出去的时间比来的时候要多上好几天吧?

冰蓝摆摆手,哑巴张没理她。

吹了两声口哨,还是没理她。

冰蓝只能迈着六亲不认的步伐来到哑巴张身边,这小子迅速退后几步,看的冰蓝好想和他切磋一番。

冰蓝叉着腰:“躲什么躲?明明咱们可以舒舒服服的休息,你为啥就是不让我近身?你说说,我是能吃了你还是能把你怎么样?”

哑巴张没有说话,又默默退后了一些。

靠~

心肝肺都疼……

深呼吸数次,压下那些负面情绪和不痛快:“你到底让不让我近身?我只需要牵一下你的手?实在不行抓胳膊也成?”

她的要求已经降的这么低了,总行了吧?

哑巴张还是没有任何表示。

“我说你这人能不能用一下你的脑子?你不是还有小时候的记忆吗?转一下成吗?我就证明一下,你至于离我那么远?”

哑巴张那抗拒的情绪完全写在了脸上,眉头皱的可以夹死一只大蚊子。

“到底能不能让我碰你一下?咱们接触后你就知道我说的是不是真的了。”

哑巴张干脆转身走了。

行~算你狠。

这脑袋长着也是摆设,你也不想想一个孕妇不是为了等你,谁在这雪山深处?不是亲密的人谁能有你的笔记本?这个蠢货。

可惜她说再多,人家就是防狼一样防着她,她长着一张坏人脸吗?她完全不知道哑巴张的心里活动。

长的那么妖孽、身怀六甲面色红润、总想碰他,一定没安好心,他得小心再小心,不能让那女人近了身。还说孩子是他的,虽然他没记忆,绝对不可能?也不知道这个女人为什么有他的东西,来路不明,手段诡异,太危险,远离。

要让冰蓝知道她长的好,把自己照顾的好,也是别人防备她的理由,估计能殴死。

看着哑巴张任劳任怨的挖冰洞,她就很想扑过去,没等她前进一步哑巴张已经做好了防御措施。

她是个人好嘛?不是妖魔鬼怪,你至于不?她的呐喊哑巴张不知道,他只知道不能让这个女人近身,不然会麻烦不断。

冰蓝看了一会,扔下睡袋、被子和吃食:“你自己挖自己休息吧!姑奶奶不奉陪了。还有别想着自己走丢下我,不然这辈子咱俩就老死不相往来吧!”

说完狠话冰蓝闪身回了空间,脑子有坑才和他在外面受冻,空间里面不香吗?她可是孕妇孕妇懂吗?这个该死的不懂风情的老男人,她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会误吃那个什么果。

睡不上花儿爷了不说,肚子还揣了个崽子回去。都不知道回去要怎么解释?老管家会不会把她扫地出门?她的长期饭票?她的美食?

气愤的坐在沙发上吸收晶核补充这一天消耗的能量。

哑巴张愣愣的看着那个孕妇消失的地方,扔下工具仔仔细细检查了不下几十遍,一点痕迹没有留下,这是什么能力?他进去门里不久吧?外面发生了什么?他现在急需去外面看一看是不是有了什么变化?可看着那个女人消失的地方又压下了那股子急迫感,他需要弄清楚这是怎么回事?

空间里面的冰蓝不知道,就是她让哑巴张丢下她,一时半会哑巴张也不会那样做。这会对她忌惮更多,兴趣也更多就是了。

当然冰蓝也知道凭她露的这一手,外面的哑巴张估计会更加忌惮她,不过她无所谓的,只要对她有探知欲啥都好说。

第一晚冰蓝完胜。

第二天的一大早冰蓝收拾好自己出现在昨天消失的地方。

哑巴张这一夜几乎没睡,精神全用在了盯着冰蓝消失的地方,看着又一次出现的冰蓝,你在他的脸上看不到任何情绪。

“嗨!昨晚睡的好嘛?冷吗?”

哑巴张没有说话,默默的收拾行李。

“今天让不让我碰你了?”

哑巴张迅速把刀抽了出来,直直对着冰蓝的脖子。

我去你妈,这对她的敌对咋还升级了?不是应该趁机和她套近乎,挖她身上的秘密吗?这孩子脑子确定没坑?

“你没抽风?”

哑巴张把刀往前送了一点。

我去来真的?这小子到底是啥脑回路?

冰蓝白了他一眼,往后退了几步,她忍她忍、忍、忍。

欺负她,很好~别吃饭了,饿着吧!

生气的冰蓝自己顺着桥往前走,怎么想心里怎么不痛快。这日子啥时候是个头?她这次出去要不要找个小山村隐居起来,苟到寿终正寝?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