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08-忆苦思甜

  • 劈进盗墓笔记
  • 符梵音
  • 3156字
  • 2021-12-31 12:33:07

坐在车上冰蓝很好奇的问:“那个老太婆都和你说什么了?”

解雨臣瞧瞧这个嘴无遮拦的姑娘,起了逗弄的心思:“你猜!”

冰蓝一脚踹了过去,解雨臣没有防备,闷哼一声:“能好好说话了吗?最烦你们这种公子哥。”

某人撩起裤腿,小腿肚子那是青紫一片:“你这女人怎么这么狠?”

冰蓝佯装无辜的看着花儿爷:“你怎么这么娇气?我没下死手,就轻轻踹了你一下,一般惹了我的人都被我直接弄死了,这不算狠。”

这姑娘怂别人的时候,听着是真的很爽,怂的人是自己的时候,堵的废气管子是真的疼。

他这是遇到对手了?比他还变态么?这才是说着最温柔的话,做着最狠的事的那个人吧?

解雨臣放下自己的裤腿:“你今天把那几个姑娘打到什么程度了?”

冰蓝摸摸下巴想了想:“医术好的话,也就躺2个月左右,医术不咋地那就不管我的事情了,是她们先动手的,我是正当防卫。”

解雨臣看看这个一本正经的姑娘,看看自己的腿,嗯,人家确实没下狠手。他该庆幸一下吗?他有点后悔算计这个不确定因素了。

我今天表现这么好,你现在给管家打电话,我要吃东西。霍家真穷,弄那点吃的不够塞牙缝,以后这种聚会你自己应付,不要拉着我。

解雨臣闭幕眼神,他后悔了。

冰蓝看看不理她的花儿爷,看看身无分文的自己,哎~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她得赶紧摆脱这个跟屁虫,她要去看看自己的卡能不能用?她想去找小哥,小哥那么淡漠,肯定不会管着她。

该死的贼老天,送人都不会送地方,太没用了。

“唉,我说,花儿爷,你什么时候送我去弄些枪支弹药回来?”

解雨臣歪着头细细的打量着这个来历神秘的姑娘,原来真有如此神秘莫测的力量。

还好他不是个丧心病狂的人。

“等我安排一下,后天走。”

“真的吗?那太好了。”

还没进院子,冰蓝就闻到了烤全羊的味道,抱过花儿爷就给他来了两口:“你真是我的贴心小管家。这样的能不能给我烤100只出来?”

解雨臣嫌弃的擦着自己的脸,他决定以后要离这个姑娘远一点。金钱上吃点亏没什么,他不能把自己搭进去。

“管家伯伯我回来啦!你是不是给我准备好吃的了?”冰蓝循着味道来到了一间房前。

这是解家大宅旁边的一栋二层小楼,一楼的某个房间被改成了一个半开放式厨房。此时这个房间里面一股股香气飘了出来。

老管家笑的,那是见牙不见眼,对冰蓝那叫一个热情,桌上蔬菜,水果,饮料,酒,外加烤肉,那是应有尽有,这服务,没谁了。

她又不想去找小哥了,小哥肯定会饿着她的。和吃美食相比,她觉得自由好像也没有那么重要了。

冰蓝的变化被解雨臣尽收眼底,想拿捏住这个姑娘不要太简单。他似乎有了一些想法,只差用行动校验一下。

“少爷你和姑娘慢慢享用。”说着退了出去。

冰蓝跨步来到那只香味诱人的烤羊旁边,带着一次性手套,毫不客气的开吃。

看着吃相一脸满足的冰蓝,解雨臣觉得他也饿了,搬来一把椅子,坐在烤羊的另一边学着冰蓝的样子,优雅的吃着。

看看冰蓝的进食速度,和少了一半的羊骨头架子,解雨臣看看手里的羊排,默默的放了下去。

不是他想的多,感觉着时不时飘过来的眼神,他想如果他在多吃一点,触碰到这个姑娘的承受范围,自己一定会挨揍的。别问他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那种感觉太强烈,想忽视都难。

他可以去吃别的东西,没必要因为一口吃的,发生点什么让他接受不了的事情。

冰蓝满意的看着花儿爷的表现,真是个进退有度的好人。

解雨臣来到桌子旁边,倒了两杯酒,递给了吃的欢快的冰蓝一杯:“喝一杯,解解腻。”

冰蓝为难的看看给她分享食物的花儿爷,看看烤羊,看看酒杯:“那就这一杯,我不会喝酒。”

说着把酒放在嘴边抿了一口,皱了皱眉头,嗯,没有烤羊好吃,一仰头给一杯干了。把杯子放在花儿爷手上,非常礼貌的说:“谢谢你。”

解雨臣看的那是一愣一愣的,这是哪里来的姑娘?这么虎?他有点怀疑这个姑娘喝过酒没有?不会耍酒疯打他吧?

默默的往后退了几步:“你喜欢吃,多吃点,不够桌子上有别的。”

冰蓝非常友善的对着花儿爷笑了笑:“好的,你去那边等我,我吃完过去找你。”她是觉得这一只烤羊不够她吃,想把花儿爷支开。

解雨臣想的是:他要离这个姑娘远一点,不能阴沟里面翻船。

两个人各自找到了自己的地盘,冰蓝吃的开心,对花儿爷又多了几分好感。解雨臣看的揪心,不知道这个姑娘什么时候耍酒疯?

一只羊干完,两个人各自满意。

冰蓝洗干净手,坐在了花儿爷对面,拿起水果,咔嚓咔嚓咔嚓……

解雨臣想着他要找这个姑娘做的事,把红烧肉,和烤鸭往冰蓝面前推了推,想了想又推了一盘子青菜过去:“以后吃饭要荤素搭配,对你身体有好处。”

冰蓝抬起头,对着花儿爷说:“你真是个好人,我记住了。”

解雨臣摸摸鼻子,他不是好人,他是要找这个姑娘帮忙的。

“花儿爷,你收留我,给我吃的、住的、穿的,我很开心。我可以帮你做事情的,你不要客气。只要我没离开这里,你就是我的朋友,有什么困难你说话,我会帮你的。”

解雨臣没想到这个姑娘主动提出帮忙,那他就不用算计人家了,哎~他真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可惜了他的那些脑细胞。

冰蓝想起了自己的第一世,她出身很好,是个公主从小吃喝不愁。就因为体内含有冰灵根被宗门收走,就没过过一天好日子。

刚开始到达宗门的时候,直接被收入了内门做弟子,那个地方都讲究修炼,没人做吃食不说,说个话的人都没有?师傅给了她辟谷丹和入门功法,就出去办事,这一去不知道是不是遇到了不测就没有回来过。她一个没师傅护着的小可怜别提日子过的多拮据了。

好不容易熬了几年到了练气期10层,赶巧有个秘境开启,她被宗门安排着稀里糊涂的进到了里面。本来她对修真界就不熟悉,边上没个长辈帮衬,可以说除了修炼懂得很少,做公主的时候懂得不多,做修士之后懂得也不多,可以想象她进了秘境,面对各种不怀好意的人,是怎么生存下来的。

还好老天没有赶尽杀绝,给了她喘息的机会,在秘境里她得到了一个可成长型的空间,能种东西能收东西,才过了几天好日子。不知道谁散播了消息,说她在秘境中得到了宝贝,出了秘境没有一年,宗门被灭了。

长老们,拼劲了力气,让她带着宗门的多年收藏逃了出去。后来她才知道,她被一个峰主的女儿算计了,那个姑娘嫉妒她长得好,其实她根本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宝贝,可是不妨碍她想弄死自己,最后弄巧成拙把她的家人和宗门都搭了进去。

她过了几百年逃亡的日子,每天是东躲XZ,好不容易凭借着空间带来的便利到了飞升的时候,飞升的好好的,眼见就可以到更高的位面去了,被天雷劈到了一个丧尸横行的地方。

她的空间没有了,几百年的收藏没有了,除了身上多出来一个黑不溜秋的小书包,啥玩意都没有剩下。

在那个没吃没喝的世界里,她是艰难求生,摸索着前进,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些门道,开启了自己新的修炼生活,没过几年好日子,又被劈到了另一个地方。

这回更惨,不提也罢,反正她打小就没吃饱过。

能遇到花儿爷这样给她吃喝的人,真的是她太幸运了,做点事情也是应该的。

解雨臣不确定的问:“你真的愿意帮忙吗?”

冰蓝点了点头:“在她的认知里面不劳而获是不行的,她受了花儿爷的恩惠就需要回报一二,她不是个不懂感恩的人,何况人家对她这么好。”

“我师傅家里出了点事情,需要我过去帮忙,我身边缺少个战力强劲的帮手。国外不比国内,那边崇尚武力,我身边的人,虽然会些功夫,可是没有一个符合要求。”

冰蓝想也没想就点了头:“行,当保镖还是杀手都没问题,我能护住你,你安排就好。”为她男神服务她很愿意,何况这个男神虽然不是她知道的那个,不过没关系的,反正都是一张脸,她能看看就行。

解雨臣没想到这个姑娘答应的这么痛快。

两个人也是才认识,彼此都不熟悉。这不提要求,不问危险程度,真不知道这是太单纯还是太自信?

当然冰蓝也没有那么单纯,脑子虽然不好,人家经历的多啊!

这不还得归功于那个写书的吗?每个人的脾气秉性都介绍的差不多了,对解雨臣的人品她还是放心的。再者说她也需要和这个金主建立点革命友谊出来啊!哪天她在被追杀也好有个人帮帮她,她这几百年跑来跑去的也想过点安稳的日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