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事与愿违

  • 劈进盗墓笔记
  • 符梵音
  • 3047字
  • 2022-03-27 22:43:56

过了几天袈裟带着花儿爷来到地下室,里面关着两个人,一个是修剪园林的花艺师,一个人是跟了他五年以上的保镖。

花儿爷来到大春面前:“审过了?”

“对,什么也不说。”袈裟有些懊恼。

“做DNA配对了吗?”花儿爷问。

“这?还没有。”

“抽点血去看一看是不是大春本人。”

这还是冰蓝提醒,他才启用的一个防护措施,花了大把时间和金钱。只要是他身边的人都存了血液样本和指纹,易容整形都不怕,血液里面的东西是变不了的。

花儿爷吩咐一声,就有人拿着针管抽了一管血:“没有留着的必要,处理干净。”

“爷你不审一审吗?”

他有自己的猜测,直觉告诉他就是他审也不会有什么结果,摆摆手让手下的人去处理。

从进来这里花儿爷的眉头就没有舒展过,他只需要等一个结果,确定自己的猜测就可以。

“最近注意一下,这边有打听冰蓝的,不管是谁全部关起来。”

袈裟有些不解,但他不会追问缘由,说实话他也很好奇这个女孩子是哪里来的,怎么爷这么上心?

花儿爷回到他的书房,拨出冰蓝的电话,还是无法接通。烦躁的捏了捏眉心,打开电脑看着冰蓝最后消失的地方发呆。

四九城发生的事情冰蓝不知道,她只知道他们出来已经有四个月了,哑巴张那边一点动静也没有。

好几次她都想穿过那个禁制进去看一看,摸摸三个多月的肚子只能唉声叹气。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异能太低,符箓画的不甚理想,拿着奋斗三个月的七张符箓,冰蓝那种沮丧感无法言说。

这一天冰蓝拿出一个躺椅躺在了黑布隆冬的石台上,边上放了一把强光手电,虽然照的不是很亮堂,对于她来说也够用的。

要说她为什么出来找不自在,纯粹是因为画符画的她怀疑人生。再者说换个环境换种心情,对于她来说非常必要。

坐了两个多小时冰蓝就灰溜溜的闪进了空间里,没办法那里又冷又黑,实在是待的她浑身难受。

也不知道哑巴张是个什么情况?放血呢?睡觉呢?还是大战多手怪兽呢?每每她静不下来心的时候,都会想一些有的没的。

之前哑巴张来到这里遇见的那个阎王骑尸的女孩呢?最后肯定进了这个山里,可她没见到,也不知道是在哪个门里面?类似于这样的问题,冰蓝经常问空气,但是丝毫不减她的热情。

这中间发生了两件事情。

第一件她的空间升级到70%系统商城关闭了,不知道升级后的系统会开发出来什么新功能。

第二件今天是除夕夜,时间又过去半个月,她来这里的第一个新年,就在这山体里,一个人对着禁制过的。

吃着管家伯伯给她准备的吃食,喝了一点灵果酒,她以为会有什么惊喜?花儿爷的电话没拨通,张大族长也没有出现。

两个月后张大族长还是没有出现,她的异能每天都在消耗,不得已她每天都要吸收晶核维持身体的稳定。不能哑巴张出来了,她确没有体力走出去。

某一天她想,张家的催情果能让有异能的她怀孕,是不是她可以卖出去一些,换点晶核回来?可惜张家的空间她进不去,系统商城也登陆不上去。

六个月她的肚子已经很大,她必须庆幸自己有个金手指。

这天,她站在平台上活动身体,这是她最近两个月养成的习惯,每天出来活动几次。

伸伸胳膊伸伸腿,一回头,哑巴张错愕的看着她。冰蓝不好意思站直身体,没等她扑过去,哑巴张已经抽出了背后的刀。

冰蓝那颗心哇凉哇凉的,拿着她给的刀对她兵戎相见?为了小命着想迫不及待的开口:“冷静冷静,咱们认识。”

哑巴张握着刀没有开口,那冷冰冰的眼神看的冰蓝心肝发颤。

“你真失忆了?一点也不记得我?”

哑巴张还是没有开口。

妈呀,这才是小哥该有的样子,回来了回来了,这才是张家族长的标配表情。

冰蓝没有伤心,内心还有那么点小激动。扑过去不能够了,只能言语安抚,指着肚子:“孩子你的。”

这话不说还好,哑巴张握着刀退后了两步。

我靠,什么情况?你不前进也不能后退吧?她是什么洪水猛兽不成?她一个娇滴滴的大美女,即使现在没有魔鬼身材,那也浑身散发着母爱的光辉呢好吧?

哑巴张心绪起伏不定,对面说的话他一句也不信。一个女人,怀着身孕,在他们张家守护的门外活到现在?珠圆玉润?没有一点狼狈的样子?

冰蓝还不知道哑巴张已经把她拉到极度危险的名单中。

两个人大眼对小眼,敌不动我不动,她冰蓝耗得起。

看着哑巴张身上瘪瘪的背包,她还想说一下背包里面有什么?这让她从何说起?

“那个张起灵,我真在等你,我怀孕了,你不让我进去。你想不起来没关系,你过来我证明给你看。”

哑巴张又退后一步。

冰蓝满眼的不可置信,她都这样说了还不行?还越退越远?奶奶滴,这个棒槌怎么不按套路出牌?你不应该让我拿出证据来吗?

接下来让她说什么?说多了退的更远,再有两步他又退回禁制里面去了。

哎~心累。

冰蓝不说话,站在那里任由哑巴张打量自己。看吧看吧,能看出一朵花来还是怎么地?奶奶个锤子滴,老娘为你传宗接代,你对老娘退避三舍,什么人啊!

两个小时过去,张大族长一点挪地的意思都没有。你行你厉害,我还是个孕妇好吗?说好的热心肠呢?救人于水火呢?

火爆的脾气上来,冰蓝谁也不惯着:“你站的起,你厉害,我是孕妇你瞎吗?牛逼你退回去一辈子别出来。”气死她了,岂有此理。

哑巴张那张脸毫无情绪波动,握着刀跳到冰蓝所在的平台上,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戒备着她。

你要问她现在是什么情绪?对不起只想给孩子找后爹。

甩出哑巴张给她的笔记本,剩下的她就不管了,实在不行她自己走出去,有什么了不起的。

“跟上。”说着也没把笔记本还给她,一点风度没有的往出走。

别说扶她一下,就是多余的眼神都没有赏给她一个。

要说不难受你信不?

用蔓藤把手电卷起,垂头丧气的跟在后面,她到底图啥?

越走情绪越低落,哎~她早就该想到,人家张大族长是那么好睡的?

还好她每次从空间出来都穿的够保暖。路是越走越黑,哑巴张前方行走都不打个手电,她也是没话说。

没走几个小时冰蓝就两腿打颤,你说她矫情也好、拖后腿也好,她也没想过怀孕的她行动起来是这样的,这还要感谢她有异能傍身,不然呵呵……

“张起灵,我走不动了,歇一会。”

哑巴张仿佛没听见,根本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意料之中冰蓝没有强求。喝点灵泉吃过东西,缓过来的冰蓝扶着石壁一点点站起来,早知现在何必当初?

苦笑一声继续往前走,一个人走路怎么舒服怎么来。一边走一边找自己留的记号。在一个拐角处冰蓝刚过,哑巴张从她背后走了出来,一直坠在冰蓝后面。

对此冰蓝并不知情,她的神识没有放开查看。

回去的路冰蓝走的并不顺畅,岔路太多,她做的记号距离过长,兜兜转转走错好几次。走走歇歇,漫长又黑暗的道路她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负面情绪越来越多,多到她想呐喊。

成人的理智告诉她,最好不要那样做。

她不是个不坚强的人,更不是离开男人活不下去,只是这种情况不在她的意料之中。她该早一点走出去,拖着这么大的肚子走在冰天雪地里,那画面太美她自己都哭笑不得。

一天?两天?还是三天?冰蓝回到破庙最上一层。看了一下四周和地面,这也没有人来的痕迹啊?哑巴张呢?这里还有别的出路?

看着自己的脚印,累到怀疑人生的冰蓝一层一层往下查,确实没有人来过。这?什么情况?

坐在第二层的椅子上,冰蓝不想动了,揉着肿胀的双腿,何苦来哉?

悉悉索索的声音从楼上传来,冰蓝站起身找了一个攻防兼备的位置站好,看着从上而来的哑巴张,她有些反应不过来。

哑巴张没有解释他为何会在后面,也没有和她有任何的眼神交流。冰蓝一肚子话给硬生生憋了回去。

她想上前几步拉住哑巴张进空间休息,哑巴张对她防备非常非常重,没等她靠近,已经做出攻击的姿势。

呵呵,好小子。

既然你自己不想知道真相?她何苦做那个小人。

拿出好久不用的床垫,枕头,被子躺了进去。不累那就给她守夜吧!姑奶奶不伺候了。

躺下的冰蓝没有一会沉沉的睡了过去。

哑巴张靠在墙角,看着冰蓝,想着什么不得而知。万年不变的冰山脸即使看她往出拿东西都没有过多余的表情。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