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75-湖中怪兽

  • 劈进盗墓笔记
  • 符梵音
  • 3100字
  • 2022-08-13 19:55:18

冰蓝的话还未曾说完,便听一道凄厉的惨叫声从远处传了过来,饶是他们隔着很远的距离,这声音仍是那么让人毛骨悚然。

一道雄浑的兽吼声遍布整个山谷,这声音振聋发聩,冰蓝那身子一抖,不知道是吓的还是兴奋的。

贴了隐身符的她把半个身子探了出去,神识向前方延伸,十多个人拿着热武器对着一只怪兽打,那场面不可谓不壮观,而比这更壮观的,是那强大兽吼声的主人——蛟龙。

马首蛇身,身披青色鳞甲,在斜阳之下熠熠生辉,头有须角,其身之庞大,多半身遁于水中,头探出水面来,身形的阴影便笼罩住了所有的人。

冰蓝是修真界过来的,她要没看错这是货真价实的蛟龙了吧?

我艹。

一声兽吼,蛟龙昂了昂那高傲的头颅,下一刻,便瞧见众人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冰面上。

这是打到蛟龙痛处了?不然不能这么暴怒,这些人可太该了。

冰蓝没想过在法制社会能见到这么大,这么威武的家伙,心中难免有些激动,这玩意别人害怕她感觉太亲切了,好想上去会一会。

没等她兴奋一下,肉眼可见的周围的雪山上有雪滚落下来,还好他们在湖边,这要是在哪个雪窝子里面直接给埋了,都不用敌人动手的。

冰蓝缩缩脖子,雪崩真可怕,还好还好……

哑巴张有些错愕,紧接着便轻笑着弯身将人给提了起来:“你不必害怕,这是祖辈留在这里的守护兽,不会伤害张家人的,顶多就是追着你游几圈。”

冰蓝撇撇嘴,她是怕这玩意吗?她是想雪把自己埋山下的场景呢好吧!

怪不得张家把人都引到了这里。

有强大的蛟龙守门,这也是为何张家能够屹立于尘世中千万年而不倒的重要原因了吧?

不过冰蓝还是想的少了。这可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蛟龙,也不是从古活到今的神兽,这也就有个神似,没有那么逆天的本事,血脉也是越来越低。

这些都先不说,就这么一个大家伙也是够唬人的。

看着冰面上越来越少的人,冰蓝撇撇嘴,这是上赶着来当口粮的?这家伙指不定多久没吃饱过了,哎呀~真是太血腥了,她好兴奋是怎么回事?

她不该是个变态啊?

看着抱着胳膊的冰蓝,哑巴张把她往自己怀里拉了拉,以为这个姑娘是给吓狠了。

冰蓝也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这没用的知识不能学习的太多,这不,变态都会使用了。

等她再一次伸头出去,只看见一个渐渐被水淹没的头顶。

冰面上这一队人算是全折在了这里。

冰蓝对着哑巴张竖起了她的大拇指,厉害了!

看着远去的那一队人,这心可真够黑的,不回头帮忙就算了,一个比一个跑得快。

冰蓝指了指远去的人一脸的问号:“不急,等着看。”哑巴张淡定的说。

好吧!其实她想出去会一会那个蛟龙是真的。

“来了。”

来了?什么来了?

冰蓝看向哑巴张,看他看着远方,冰蓝把头又一次伸了出去,只见冰面上跑着的一群人,你跑就跑吧,一会两个人打在一起,一会几个人围着一个人揍,一会彼此分开然后又战在一起,这是起内讧了?

分赃不均?还是得了什么宝贝?打的怎么这么生猛?枪呢?怎么都赤手空拳的干上了?

那一副拼了命恨不得弄死对方的架势,这是得有多大的仇恨?

一个大大的黑脑袋又一次探出水面,冰蓝眼睁睁的看着一个人跑到了蛟龙面前然后被一口吞了下去。

冰蓝一咧嘴,靠,她从来没有见过捕食这么容易的家伙。

这八成中了张家的致幻铃铛,啧啧啧,还好她没想过从张家手里弄点东西出来,忒他妈凶残了。

“那个……张大族长,就这战力你担心个啥?能有几个人走到那里去?”

哑巴张久久没有说话,在冰蓝以为他不会开口的时候,他说:“是啊,可就是有人进去了。”

啥?就这还有人能进去?是哪位大神?她想认识一下:“是谁?”

“汪藏海。”

我咧了个去,这就是一人才。

冰蓝突然对海底墓产生了点兴趣,她想着,一定得进去转一圈,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人物,这么不得了。

没准在老汪眼里,这张家都是怪物?邪教?斯文败类也不一定?正常人谁能弄出那些稀奇古怪的东西出来?也太挑战人的三观了?还是在那个思想都能和妖魔鬼怪挂上边的时代?

果然看事情不能太表面了。

冰蓝怪怪的看了哑巴张一眼,也就是她睡了张家这小子,要是给她穿到汪家去,结局会是咋样的?

你死我活?两败俱伤?握手言和?

冰蓝晃晃脑袋,把那些不切实际的东西晃了出去。

冰面上又恢复了一片平静。连个背包都没留下,除去大滩大滩的血迹。只是这些也会随着时间一点点抹去吧?

冰蓝把隐身符收好,从石头后面走到湖边,第一次好好打量起眼前这个湖泊,确实很美,宁静而又神秘。

站在这里内心开阔,不说景色多么多么美妙,就是那股子冷冽的气息,加上那空旷的视觉感,就足以震慑人的心灵。

冰蓝翻翻找找拿出一个照相机回头对着哑巴张说:“来我给你留张照片纪念一下。”

哑巴张站在那里没有动。

“摆好姿势啊?来张最帅的。”

哑巴张还是没有动。

“我去你不会是嫌弃我的拍照技术吧?要不你来湖边这里。”

哑巴张眼睛一直盯着她的后面看。

冰蓝觉得莫名其妙,回头一看,一句脏话标了出来,这都没有声音的?还是她的警觉性已经到了几乎为零的程度?哪一个可能也不应该吧?

冰蓝把注意力从新拉回到这条蛟龙身上,离得近了这么一看,又不像是蛟龙了,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她的脑海里竟然没有这个物种的任何信息。

冰蓝迅速拿起相机给这个小怪兽来了一张,只见这家伙头往后动了一下,过了一会把头又往前探了探。

这是要吃她的节奏?

冰蓝这才想起来,她似乎好像真不是张家的血脉,这离得是不是有点近了?

往后看了看,妈呀,身子都从水里出来好大一截,一半趴在了冰面上,她到底多大意竟然一点动静都没有听到?真的是太奇怪了。

难道她也中招了?

眼前的一切都是幻觉?

冰蓝把手伸进背包拿出一个低等灵果放在手里伸向这个黑不溜秋的家伙。心想有智商不?能知道这是好东西不?吃了她这个人,可就没有好吃的果子了,这不应该是个傻的吧?怎么也得有那么一点点的智商吧?

冰蓝的果子一出,这个家伙明显的焦躁很多,我去不爱吃?这可是有灵气的,不比人肉美味?这绝对是个傻缺没跑了。

冰蓝把手往回一缩,不吃拉倒惯的你。

没等她手挪动出太大幅度,一条带着腥味的舌头扫过她的手掌,一个果子已经不见了踪影。

看着湿漉漉,恶心扒拉的手,冰蓝看了看这个大家伙,好想一巴掌拍死它是怎么回事?

计算了一下自己的战力和这个庞然大物的发疯程度,冰蓝深吸一口气,好汉不吃眼前亏,她忍,她忍忍忍。

她是抽风吗?不把东西扔冰上非要自己拿着?她绝对脑袋有坑。

吐出一口浊气,用水异能把手冲干净,狠狠的搓了搓。

张家的守护兽她忍,张家的就是她的,她还得忍忍忍。

不管从哪一方面都没有泄愤的机会。

还是她太弱了。

什么满级大佬那都是浮云,此刻的她没一条变异狗有战力呢!更别说是一条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兽兽。

仰头看着这个大家伙,冰蓝招招手说道:“把头低一点,我脖子疼,趴冰上。”

等了好一会,也不见这个大家伙有动静。妈的,这真是一个傻缺?她还以为怎么着也得是个通人性的,白瞎她一颗果子。

冰蓝看这家伙没有要吃她的意思,懒得搭理它,往哑巴张身边走。没智慧那她还是去大佬身边待着吧,那样最安全,这太冒险了。

她走,哑巴张往后退,她再走,哑巴张再退。

这是啥意思?

嫌弃她?

她不就被舔了一口吗?你至于不?

冰蓝愤恨的又往前走了两步,哑巴张又退了两步。

我去,这是要和她保持距离的意思了?

冰蓝一生气也不走了,准备往对面去。

这一回头对上一只硕大的眼睛,吓得她心脏猛地颤了两下。

这……真要吃她?咋没跟她较上劲了?不是吧?

冰蓝握紧拳头,凶巴巴的说:“吃了我的果子,就不能当白眼兽,我是你的半个主人知道不?”

感受着这个大家伙喷出来的冰冷气息,冰蓝想哭,在修真界她也没和哪个妖兽这么近距离的接触过啊!

虽然你身上没有什么腥臭的味道,可是你长的真的不是太讨喜,看着那像蛇一样的尾巴,就更不得她的心了。

她现在掉头跑还来得及不?可她肯定跑不过这个家伙。

自己家养的宠物还害怕?要是不害怕肯定就不会后退了,都怪她太欠,没看人家张大族长都没靠近这个湖泊吗?她咋就那么不长心的靠过来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