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73-酸楚

  • 劈进盗墓笔记
  • 符梵音
  • 3087字
  • 2022-08-13 18:38:30

“张大族长你一直都这么坏吗?”

哑巴张被冰蓝说的一愣,不明白冰蓝是什么意思。

好吧!代沟代沟。

“真不知道这些老外来这里倒腾什么?要不回头你带我去那个山谷里看看去?”

“好”哑巴张回答的干脆

“康巴落村还在吗?”她想知道现在的康巴落有没有被雪山淹没,那里的火山有没有爆发?

“怎么这么问?”

额?这让她怎么回答?回答她是看书看的?

哑巴张也不为难她:“不在了,不在很久了。”他说着话,似乎看着远方的雪山回忆着什么。

冰蓝好想问:是不是你发现那里被汪家给占领了,来了个一不做二不休?话到嘴边都没敢问出口。

她还是不要知道那么多好了,随即说道:“如果没有你,我肯定走不出这里。你说你失忆以后还记得出去的路吗?”

哑巴张没有说话。

冰蓝拿出一个本子一支笔递给他:“要不你画几条出山的路线给我?”

哑巴张拿过纸和笔认真的画了起来。

冰蓝伸头看了看,我靠,给她有毛用?她还是一如既往的看不懂。难道她的智商比不上吴天真那个二货?

看着四周茫茫的雪山,冰蓝无语望苍天。

“今晚我们是睡觉还是盯着他们?”

哑巴张想了想:“睡觉。”

好吧!那他们花费那么大的力气过来干嘛?就为了看一眼对面的帐篷?冰蓝眼神幽怨的看着哑巴张早知如此她何苦绕这么大一圈?

哑巴张被看的有些心虚问:“怎么了?”

冰蓝没好气的说:“白绕路了。”她还以为要大干一场呢?

“这里不是解决他们的地方。”

冰蓝整个人躺尸,你对,你都对。

“既然这样进去睡?”

哑巴张把手给了冰蓝,意思很明显,他同意了。

即使这个空间没有多少灵气,也还是这里舒服啊!温度适宜,四季如春,哪有雪山那么单调无聊?

小说标配的雪莲呢?雪豹棕熊雪狐呢?毛她都没看见,她还是洗洗睡吧!

“想什么呢?”

冰蓝回过神有些不好意思的摇摇头:“没什么。”

哑巴张拿起衣服走进浴室,冰蓝脱掉厚重的登山服,想了想闪进了自己的地盘。

她空间里的灵气似乎越来越浓郁了。

冰蓝来到她的卧室把自己泡在浴桶里,感受着脚底板传来的刺痛和瘙痒感,真是造孽。

她该万分庆幸自己是一个有金手指的女人,不然这手脚都别要了。

让她冰天雪地里啃硬邦邦的烧饼,嚼冷冰冰的肉干,睡凉飕飕的雪窝子,想到这些,她的心口一酸,哑巴张真是太惨了。

有一天她要离开这里,哑巴张的生活会变成什么样子呢?忘记她?还是拼命寻她?像他现在下墓这样找寻她的踪迹?

想到这些心口刺痛了一下,冰蓝捂着胸口她不喜欢这种感觉。她决定这些事情还是留在以后发生的时候再去想。

用意念摘个果子,咔嚓咔嚓的吃起来,感受着澎湃的力量游走全身,她似乎离升级不远了呢!

揉着泡泡,洗着头发,哼着小曲的冰蓝那是不知道外面已经查起她来了。

“怎么这么慢?”哑巴张问。

额?慢吗?她觉得自己已经很快了。

把果子扔给哑巴张自己坐在床边擦头发。

她贪心的想,要是有火系异能就好了,湿衣服湿头发什么的还不是分分钟就干爽。

做着春秋大梦的冰蓝被人从后面环住:“这么快就吃完了?”都不需要消化一下的?

“是你太慢。”某人需要消化一下,怎么消化就是智者见智了。

冰蓝扔掉毛巾说道:“你是不是有点太不节制了?”

某人把冰蓝往怀里搂了搂:“我需要节制吗?”

额?这话问的?好噎人。

“爬了这么多天雪山你不累?”

哑巴张捋着她的头发:“你不是给我果子吃了?”

行吧,问了半天她问的全是废话。

她这是找了一个假的张大族长吗?

“你这和失忆以后相差太大了。”

“你还知道我失忆以后是什么样子?”冰蓝又被问的一噎,还好她的生命力够顽强。

“呵呵,是知道一点。”

“只是一点吗?”

冰蓝假笑了两声。

“说说看失忆以后的我是什么样子的?”

冰蓝摸着这张俊脸:“你啊什么都不记得了,除了看天就是睡觉,然后就是下墓找各种线索恢复记忆。”

“那我是不是应该在失忆之前先吃饱再说?”

冰蓝老脸一红:“你不应该怎么想办法留下线索给我,然后唤起记忆吗?还有时间想这些有的没的?”

哑巴张把头搭在冰蓝肩膀上:“我这情况有些特殊,需要去特定的地方有了刺激才能想起来一些事。”

“不能把线索留给我。”

“不能。”

好吧剧情很强大,她就是个打酱油的路人甲。

“你记得我就成了。”哑巴张打趣道。

冰蓝揉着他的脸:“你的意思让我死皮赖脸的缠着你?”

“不然呢?”

冰蓝敢说她打算一别两宽,一刀两断吗?这种做法似乎有点渣啊!

“你不会打算不认我吧?”

冰蓝干笑两声:“那不能。”

“看样子你对我不够上心,我需要多努力一下。”

冰蓝被说的有些心虚,不敢拿正眼去看她曾准备圈养起来的小白脸。

“你这个女人还真是薄情的很。”说着就去扒冰蓝的衣服。

“不是……冷静……呜呜”

她咋就薄情了?她还被嫌弃上了?你失忆你有理是咋地?

“离解家那小子远一点听见没?”

冰蓝委屈。

(大姐你委屈啥?看见帅哥你那眼睛恨不得长人家身上去,你委屈啥?)

“听见没?”

冰蓝心里骂娘,你说完就堵住老娘的嘴,让她说啥?

(作者表示头疼,大姐说不出话你可以身体力行啊!)

因为某女表现不好,被某人狠狠的惩罚了一顿。

“张起灵,我知道的你根本没碰过女人,也不喜欢女人,大家都以为你喜欢吴家那个小子的。”

“你说什么?”

冰蓝特别没有眼色的说:“很多人以为你是……”

这个狗男人怎么不按套路出牌?不应该问问吴家那小子是谁?这样她就可以给某人敲一下警钟了,不能让她以后跟男人争宠吧?

不会说话的冰蓝又被某人惩罚了一顿。

“你会抛下我吗?”

冰蓝诡异的看着哑巴张,摸着他身上的麒麟纹身,这是真货吧?这要怎么鉴别真假?她只见过这么一个真人啊!

哑巴张扳过冰蓝的脸:“你想什么呢?”

冰蓝想也没想的说:“想你是不是张起灵本人。”

“你这个女人……”某人也是有脾气的。

看着背对着她的某男,冰蓝懵逼了,这是啥情况?不应该她生气吗?这绝对是个假货。

冰蓝戳了戳哑巴张:“嗨~”

没反应。

冰蓝拿手又戳了戳哑巴张:“你还会生气?”

哑巴张翻身把冰蓝压在身下:“我在你眼里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额?让她怎么说?“你确定要听吗?”

哑巴张点头。

“就是成天望着天空发呆,目空一切,什么都不放在心上,禁欲,你的字典里似乎没有男女那点事。”

冰蓝这种想法绝对偏激了,目空一切,什么都不放在心上,能三番五次救大胖和天真?能不停放血救大家于水火之中?

“你还挺消极,觉得自己和这个世界没啥联系?”说到这里冰蓝就要教育一下他。

“你说你小子怎么那么丧呢?我一个外来人都没这种消极怠工的情绪,一个人还不是活的美美的。要说和这个世界没有联系的也是我,不是你啊?真不知道你那种情绪是哪里来的?”

哑巴张搂紧冰蓝:“那不是我。”

冰蓝翻个白眼不予置评。

“你会一直跟着我的对吧?”

冰蓝想说不会,想一想这狗男人的做派,乖乖闭了嘴。嗯,这个问题她没考虑过。目前会一直跟着他,不跟着也不成,这个雪山她自己走不出去。

“只要你在我身边,我会很快想起你的。”

没发生的事情冰蓝不做任何总结。

哑巴张拉过冰蓝的手:“咱们有共同的秘密。”

冰蓝眼睛一亮,对啊,她和这小子有共同的空间。他记得不记得没关系的,反正把人往这里一带,还不是她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冰蓝对着哑巴张不怀好意的笑了笑:“你总算说到正点上了,你小子肯定跑不出我得五指山。”

“这下开心了?”

冰蓝翻个白眼她有不开心吗?她自己怎么不知道?

“你有我,我有你,咱们都和这个世界有联系。”

冰蓝听着这话有些脸红,这老小子怎么总说这些没羞没臊的话?不过听着怎么就那么顺耳?难道她喜欢马屁精?

冰蓝邪气的笑了笑:“你不记得我也没关系,老娘要霸王硬上弓。”

哑巴张低低的笑出了声:“好。”

这笑容可给冰蓝晃花了眼,好看,尤其是那双眼睛,吸引她犯罪。

“你真好看。”冰蓝呢喃着说。

看着这个花痴的女人某男蛊惑的问:“喜欢看吗?”

“喜欢。”

还看别人吗?

“没你好看。”

哑巴张心里发胀,说不清道不明的,只能把这股子情绪发泄在这个花痴女身上。

等某女清醒过来的时候,后悔晚已。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