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72-两队人

  • 劈进盗墓笔记
  • 符梵音
  • 3035字
  • 2022-03-17 19:59:52

冰蓝盯了半个小时,也没有发生点啥让她兴奋的事情。这是把人吃了?还是拖走了?这么久都没动静的?

这么远她的神识不给力,还是挺急人的。

这张家人够损,这地图绝对是被掉包过的,这就是拿着地图找过来也是上赶着送死的命。

理性的想一想,她也能理解张家人的做法,不狠狠的操练自己,一个人当十个人用,真保不住什么秘密。本来族人就不多,又不敢吸收外人进来,只能可劲的为难自己人。

最后自己人也叛变,想想真是悲哀。

这要是真有啥不能存世的东西放出来,又是一场人类大战哥斯拉。

真让上位者知道有能延长人类寿命的东西或者有能使人容颜不老的东西?不得世界大乱?

想想各国把张家人抓起来放实验室做各种惨无人道的实验,冰蓝狠狠的打了一个哆嗦。

不能想不能想。

远处营地一阵骚乱,八个人拿着枪对着雪下一阵扫射,冰蓝觉得他们也就扫射了个寂寞,还不如留着子弹关键时刻解决自己。

一道黑影闪过,什么也没看清,一个人就跟着消失在了雪窝里,留了一道长长的血印子。

这似乎有点凶残?

哑巴张第一声枪响就拿过了望远镜,观察远处的状况。

冰蓝捅了捅他:“要不要救一个出来,问问这是谁的人?”

“不用,他们到不了那里。”

额,这连出手都懒得出手?

冰蓝挠挠脑袋,好吧!

这山上山下根本够不到,等他们下去黄花菜都凉了,再者说就她这半吊子水平,不一定打得过人家呢!

“那我们?”

哑巴张想了想说:“跟着他们得确定这些人都留在这里。”

看着慌乱收拾装备的七个人,冰蓝和哑巴张从雪洞里爬了出来,收起东西,背上装备开始在山脊上前行。

他们两个行走起来没有山下的众人快,毕竟他们两个需要爬上爬下,这里并不是一马平川,山下的人看着相对的好走多了。

这么一跟就到了第二天下午,冰蓝的两条腿迈的及其艰难。

“歇会歇会,让我喝口水,这真是要了我的老命了。”

哑巴张默默的坐在冰蓝身边,拿出背包里的水壶。

“喝这个,你那个都凉了。”她这可是一早预备的奶茶很有藏族风味。

“没有我你这一路吃什么?”

哑巴张把水壶递给冰蓝说道:“干粮。”

干粮?不得冻成冰坨?冰蓝晃了晃水壶,这没喝几口吧?

“你就喝这么点?”

“够了。”

好吧,这一路好像就她自己没心为肺的吃吃吃,人家吃的喝的确实不多。让她活成张家人这样,她可以躺平等死了,人生还有什么乐趣?

“我看山下的人坚持不了多久了。”

哑巴张没有接冰蓝的话,眼睛望着一个方向。

冰蓝站起身看了看,什么也没有看到。只好拿着望远镜观察停下来的一波人。

“你来看看他们拿出来的是什么?怎么那么像信号发射器?”

哑巴张接过冰蓝手里的望远镜,看了看:“或许进来的不止这一波人。”

冰蓝听的云里雾里,这是从哪里看出来的?为啥她认为这些人是在联系山外的人,而哑巴张认为这些人是在联系山内的同伙?

不懂就问是她的宗旨:“何以见得?”

“他们手里的设备是联系不到外面的,只能联系里面的人。”

好吧,对于哑巴张的博学多才一次又一次的刷新她的认知,她也不能问你怎么知道的?这样蠢的问题她决定憋在心里。

“你担心出变故?”

哑巴张点了点头。

“那这里还管他们吗?”

“不管了如果有人能活下来总能遇到的。”

就这样两个人背起东西继续前行。

冰蓝这辈子都不想再爬雪山了,第一天是兴奋的,第二天也激情满满,第三天,第四天这样下来,除了枯燥乏味的赶路,冰蓝找不到任何娱乐项目。

停下来打雪仗?

别闹了,一不小心掉到山崖下面去,任她有十八般武艺也是送命的份,没看那个怪物来无影去无踪吗?就她这三级的异能还是抱紧大佬的大腿来得安全。

紧赶慢赶走了四天,两个人来到了传说中康巴落的外沿,那个冰川湖泊的附近。

没等冰蓝欣赏传说中的美景就被山下嘈杂的争吵声吸引了注意力。

为什么她和哑巴张没有看见帐篷呢?实在是这帐篷建在了他们脚下的山壁附近,就算她把脑袋伸出去也是只闻其声不见其人。

“去哪里?”冰蓝询问哑巴张,她对这里不熟悉,现在也不是两个人现身的好时候。

哑巴张指了指对面的一个小山丘。

“不下去吗?”

哑巴张摇头。

作为听话的保镖,冰蓝这一路除了问一些问题,很少有忤逆张大族长的时候。

两个人把脚步放轻原路返了回去,走了几公里后向山下滑去。这里的石山雪山连成了一片,他们要去的就是附近一座相对较矮的小山峰。

两个人一路下滑,刺激又好玩,如果可以大喊大叫她会认为这是一趟旅行。

俗话怎么说的?上山容易下山难。在她看来完全相反。这雪山好下,想要在爬上去那是千难万难。这里的雪很软,一脚下去,最浅的到膝盖往上,深一点的她整个人可能得下去一半。

就她这一米七几的大高个,玩了一会也有筋疲力尽的时候。只能继续跟在哑巴张身后踩脚印。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两个人才找到一个可以观察斜侧面的地方。

哑巴张负责打雪洞,她拿着望远镜观察营地。看着进进出出的人,冰蓝有些疑惑,这似乎还有印度人?

又是来寻宝的?

找金属球的?

“别看了,进去休息。”

哑巴张拉起冰蓝让她回雪洞里,这边的风雪更大,温度也更低。她得庆幸他们是九月份进来的这里,不是十一二月份,虽然对于这里来说区别不大,可她还是觉得这个月份甚好。

钻进冰冷的羽绒睡袋,看着外面的天空,这里的天像一个圆形的碗倒扣了下来。

“你还记得过来找董灿的事情吗?”

哑巴张点头。

“那你看看,那边是不是有印度人?我怎么看着像是两支队伍呢?”

哑巴张接过冰蓝的望远镜看了一会没有说话。

冰蓝直挺挺的躺着,没有打扰他。

她似乎越来越看不明白了。

或许九门掺合进来真不是什么大事,只是整个事件中的一个小小的部分而已,没有任何理由,她就是这么觉得。

或许别人的故事没有写出来,不然任何一个张家人的故事都可能是一本跌宕起伏的冒险畅销书。

“咱们不下去看看嘛?看看有没有你认识的人?”

“不了。”

对于哑巴张的表现冰蓝总感觉这个家伙有点消极怠工,还没有她来的上心。也不知道人家是自信使然还是满不在乎。

“他们是来找那些金属球的?还是过来找门的?”

哑巴张摇头。

“那个山谷的金属球是张家人弄出来的吗?”

哑巴张摇头。

“是不知道?还是不是?”

“不是。”

冰蓝猛地坐起,没坐起来,又给弹了回去:“不会吧!不是你们弄出来的?”

“不是”

冰蓝第一感觉就是这个世界疯狂了。

冰蓝试探的问了一句:“地外文明?”

哑巴张没有说话。

冰蓝狠狠的吸了两口气,接下来她都不知道该问什么了。

两个人沉默好一会冰蓝问:“当年除了掉下来陨石还带来了新的物种?”

哑巴张没有说是也没有说不是。

冰蓝自己脑补了一场星球大战。

虫族的一块碎片或者是母星主体掉到了地球上,造成了当时的物种灭绝或者造成了严重的灾难。

那些修真者迫于无奈躲到地下,之后开始追查陨石的下落,加以研究利用,发明了延长寿命的法子,一代一代改进成了近几千年张家这般。

“又来了一队人。”

冰蓝没听清楚问:“你说什么?”

哑巴张把望远镜递给了她,自己进了睡袋里。

冰蓝看了一会,那脸黑的,心里把这些人的祖宗十八代给问候了一个遍,这些该死的,真会给人添麻烦。

气哼哼的进了冰窝子,拿出美食递给哑巴张:“吃饭。”

她想着吃饱喝足她一定要狠狠的收拾这些不开眼的家伙,没看她陪她帅小伙的时间本就不多吗?还蹦跶出来找事。

恶狠狠的咬着肉夹馍,脑子里面想的什么只有她自己知道。

哑巴张沉默了很多,也不像前几天那么话多了,前几天还能时不时的给她一个微笑,这几天说话都懒得张嘴了。

哎……

想想以后的日子她好难。

这个傻狍子也不知道跟她要水喝,真是败给他了。

“我看他们不像要赶路的样子?”

“等人。”

冰蓝好想说一句,大哥你的话是按字数收钱的吗?

等吧等吧!最好人到齐以后给他们一锅端了。

“也看不清他们帐篷里面有多少人?哎~”

“不用咱们出手。”

冰蓝想了想,贼贼的笑了起来。

这一路真是……说她运气好呢?还是有大佬相伴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