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71-狭路相逢

  • 劈进盗墓笔记
  • 符梵音
  • 3032字
  • 2022-08-03 15:53:36

哑巴张和她换了位置,就这样的路走起来怪吓人,还是男人开路比较好,两个人把背包放在胸前,背靠着山壁往前挪。

这也就是风小了些,稍微大点,就她这样的,也只能是吹到崖底的命了。

她是真的佩服张家人,就这地方到底是咋给他们发现的?一边悬崖,一边雪山,能走人的小路不过三四十厘米的样子。

雪沫打在眼镜上,冰蓝死死的靠着山壁,一点也不敢多动,她现在可没啥灵力,异能是好,可飞不起来也白瞎。

精神力探查好几次都没到崖底,这要掉下去,不死绝对也残了。

刚看到这个山路的时候,她还傻傻的询问:“这么窄咱们从上面爬过去?”

哑巴张当时咋说的?说这条路是先人一点点凿出来的。想从岩壁上攀爬,走不到一半就会被大风吹崖底去,只有这个背风处过人最简单。

其实她还想问问能不能从崖底过去?看他不想说话的样子,也就识趣的闭了嘴。

后来她又想,张家人对这里熟悉,有好走的路肯定会带着她走的,既然先人花了人力物力来凿这么一条路,说明附近的路线早都摸索清楚了,果然无人区不是什么人都能进的。

这也就是有张家人带着自己,让她拿着地图自己找路,冰蓝除了在当地找向导,只能寄希望于直升机来个速降。

不过她也明白,直升机真能飞进来的话,刚才那几个人就不会死在路上。

就这样挪啊挪,蹭啊蹭,两个人花了三个小时才过了这道天险。

冰蓝好像明白那个山洞是干什么的了,这要是有人在那里守着,来多少人好像都没啥用处。

也不知道张家人给不给力?有没有把障碍全部清除干净?

放松下来的冰蓝摘掉手套,抓住哑巴张的手开始充电。

只是这速度吧和亲亲一对比,似乎让人看不上了。

偷偷瞄了几眼哑巴张,她想着要不要白日宣……

砰的一声枪响吓的冰蓝一个哆嗦,使劲的搓了几下胸口,还好不是在悬崖边上,就这么一下,她绝对会掉下去了。

没等她说啥,哑巴张已经松开她的手往前方走去。冰蓝伸手想把这个急不可耐的人抓回来,已经晚了一步。

总是这么毛毛躁躁的,怪不得吴天真一有危险他就能及时赶到。

冰蓝拿出她的狙击枪背在身上,自从去过末世,她更喜欢背后下黑手,不是跟她有死仇她都不想砍人脑袋。

你说你开枪就不停的打啊?一会一枪的这是要干啥?

他们这是只闻其声不见其人,追了半天连个鸟毛都没看见。

前面那个傻子也不说回头等等她,冰蓝此时此刻不想吟诗一首只想狂吼出声,这嘴刚张开就见前面的哑巴张蹲下了身,躲在一堆雪后面。

我去,兴奋的冰蓝把异能运用到脚上,凑凑凑地就追了上去,那速度啧啧……

拿出她的小望远镜探头探脑的往前方看去,咦,什么也没有啊?

哑巴张指了指山下。

冰蓝一看,好家伙还有十一个人呢!走在雪山下的峡谷里,全都端着枪,这张家怎么阻截的人?悬崖那里,那么好的地方竟然没把人都弄死?

“这是有熟人带路还是有地图?”

哑巴张摇头。

得,她就问了一句废话。

“他们走下面能到地方吗?”冰蓝怎么看怎么觉得下方很好走的样子。他们这是爬上爬下,你看看人家走的那是一马平川。

“很难。”

咦,她的崽儿终于不摇头了。

那她就看看到底有多难?

“那咱们是下去?还是继续赶路?”这眼见着就要黑天,抬头都能看见月亮挂在了天空。

“跟一段,他们休整,咱们就停下。”

冰蓝收起望远镜,拿出一张白布披在自己身上,还好心的给了哑巴张一块,虽然是蒙家具用的,但也是好布不是?

两个人小心翼翼的走在上面,底下的人东张西望,不是在防备什么?就是在找休息的地方。

哑巴张说不用管,冰蓝对那边的关注也就少了起来,一心一意的走她的路,这山上确实不好走,但是出奇的,没有碰到一点危险。

她现在就好奇这是哪一队的人?能找到这片无人区,还能深入腹地,哑巴张说从古至今只有那几条路而已,那些路径从来只有当地的脚夫知道,而他们没有看见队伍里有当地人,全部装备精良。

遇见人对于她来说不是什么坏事情,起码能在他们身上知道一些信息。

走路的过程不用多说,累就对了。

大约是在三个小时之后,那些人到达一个雪坡,没有再继续前行,而是搭起了帐篷。

哑巴张挖了一个洞挡风休整。

雪洞没住过,冰蓝还是扔进去两条羽绒被,一条铺在身下,一条盖在身上,才钻了进去。

拿出她的望远镜,位置选的好,观察起对面毫不费力。

翻个身,伸展一下四肢,真是又酸又痛。

“我守着,你去里面休息。”

冰蓝知道哑巴张说的里面是指自己的空间,她也想进去看一看她的空间是不是又大了?可她也想在有限的时间里多陪陪这个还没失忆的男人。

“去吧,想出来泡个澡再出来。”

冰蓝想想有道理,她速度快一点就好。把脑袋缩进被窝消失在了雪洞中,哑巴张拿起望远镜看着山下。

冰蓝来到空间,先看了一下四周,果然又大了一圈不止。这是什么原理?只要她和崽儿结合就能让空间无限扩张吗?崽儿身上到底有什么东西是这个空间需要的?为什么能促进她的精神力恢复呢?

她现在最少有十个为什么等待解答。

来到灵泉旁,还是那个灵泉还是那点水。

吃了顿饱饭泡了澡,冰蓝摘了一个最低级的灵果给了哑巴张,这个应该他能承受的吧?

“吃吃看,有不舒服的地方太胀了就停下。”

哑巴张拿过果子,闻了闻,一口下去一股子异香充斥着他的口腔味蕾。三下五除二一个灵果下了肚,一股温热的感觉流遍了他的全身。

“什么感觉?”

哑巴张搂了搂冰蓝:“很舒服,别担心。”

冰蓝打量了一下哑巴张,这小子不会有灵根吧?她要不要教他怎么修炼呢?想想这个灵气匮乏的星球,还是打消了这个想法。

她自己有空间都没走修真这条路,就别去祸害别人了,实在是这灵气太稀薄了些。

冰蓝又拿出一颗果子给了他,不能修真,改善一下体质也是好的。

哑巴张吃完果子搂住冰蓝:“我不用吃饭了。”

冰蓝勾住某人的脖子:“那就不要吃了。”

她早就想这么干了,实在是牵手恢复的那点精神力她看不上。

一只冰凉的手伸进了冰蓝的衣服里,某女狠狠的咬了这个不分场合的男人一口:“你要冰死我?”

哑巴张看着冰蓝不说话,就是看着你,你还好意思和他计较什么?

“老实点,好好给我盯着下面。”

“是你先不老实的。”他还委屈上了?

冰蓝用手在他腰上狠狠的拧了一下:“我是要恢复精神力,你是吗?累死你得了。”

哑巴张趴在冰蓝耳边说道:“现在不累了。”

冰蓝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不累也得给我憋着,出息的你。”

哑巴张把冰蓝往自己身边带了带。

“你先守着我睡会,回头我替你。”

哑巴张揉揉冰蓝的头发,冰蓝把头埋进了被窝里,她才不要在外面冻着。

学着某男把手伸进别人的衣服里,嗯不错,很暖和。

这一觉醒来到了凌晨两点,冰蓝戴上耳套,拿过望远镜看着静悄悄的帐篷:“你进去睡觉,我看着。”

“睡好了?”

冰蓝点头。

哑巴张把帽子摘下,学着冰蓝把头埋进了被窝里,手不安分了起来。

冰蓝懒得理他,被摸几下又不会少块肉肉,她才不是斤斤计较的女人。

感受着被窝里传来的匀称的呼吸声,冰蓝嘴角勾了勾,心情好。

拿着望远镜又看了一会,这也太安静了?就没个敌袭什么的?

盯了一个多小时,冰蓝就觉得眼皮打架,缩进被窝搂着哑巴张眯上了眼睛。

今天的风似乎又小了一些,他们现在几乎处于山脊上了,这个雪洞真的不错,没有风吹帐篷的声音。

眯了一会冰蓝从被窝里探出脑袋,这里的星空格外璀璨,闪着迷人的光芒。

这时的山下营地发出一声惊呼,然后没了声响。冰蓝拿出望远镜,她是什么也没有看见,一点人影也没有?

帐篷里亮起了灯光,人影晃动,不一会空地上站着九个人。冰蓝一一数过去,少了两个。

九个人在那里叽叽咕咕的说着什么,她是听不清楚,山上山下这距离忒远了些。

冰蓝肉眼可见的一个人被拽进了雪地里,消失的速度堪称奇迹,他只来得及发出了一声惊呼,然后人就没了踪影。

剩下八个人背靠着背,盯着脚下,拿登山棍不停的敲击着雪地。

冰蓝想了想她看过的书,也就了然了,有人收拾这帮家伙,他们两个就能节省点力气。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