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69-信号弹

  • 劈进盗墓笔记
  • 符梵音
  • 3035字
  • 2022-03-13 17:47:54

冰蓝被惩罚的哭唧唧,心里骂了哑巴张千百遍,她很想说一句,你能不能做个人?

想到惹怒这小子的后果,只能把想说的话烂在肚子里。

反正她就是为了测试一下空间的扩张和这小子有没有关系?目的达到,收获喜人,完美。

至于称呼不称呼的?老公?哎呀,不行不行太肉麻,他们又没有结婚,顶了天算无媒苟合。

呸,顶多算是露水夫妻。

夫君?相公?官人?

卧槽,怎么哪个称呼都那么吓人?

下一刻,哑巴张拽过了冰蓝,以一个绝对压制的姿势把她扣在怀中,在她耳边轻语:“冰蓝,叫哥哥。”

卧槽!

冰蓝完全没想到事情会朝着这个方向发展,她一个几百岁的老妖精,叫一个一百多岁的小奶狗哥哥?玩她那?

小奶狗进化了?要不是麒麟纹身铺满他的半个身子,这个妖精她绝对不能放过。

哑巴张低头,伸手让冰蓝闭上了眼睛。

闭着眼睛,眼皮上温热的触觉越发明显,某女被撩的此刻完全丧失了说话的能力。

这老小子怎么这么会?冰美人被眼前这桀骜不驯的人迷的那是五迷三道,只觉得浑身发热,空气中没有一丝冰冷的空气可以使她冷静。

“帅小伙,你怎么这么会撩人?”

“冰蓝....”

循声抬起头,这才发现了站在她身前的张起灵,眸中满是坚忍,没有半点以往的冷漠,脸颊透着几抹醉态的微红。

燥热的感觉越来越强烈,冰蓝终究是没有抵抗得了满身快要将她吞噬的灼热,攀着他的胳膊欠起身,抬起空闲的那只手扣住张起灵的下颔,倾身吻了上去。

畅快,这是她现在最想要的。

她真真切切的感受到脑海里面,精神力化成一个小人,抱着哑巴张脑海里的小张起灵咬了一口。

冰蓝有了一个新的认知,她的精神力居然是个色痞?

以前若是精神力不济,拉着哑巴张摸一把,抱一下也就知足了,谁知道还能啃一口的?

这操作太骚气。

哎,她以前怎么就不明白呢?哑巴张天生就是她的啊!

她还傻乎乎地想着把这个充电宝推出去便宜别人,还是别的男人,以前的她是不是傻子?怕是穿越的时候把脑子忘在了末世,然后被丧尸啃掉了。

这天冰蓝就像做了一个梦。

梦里的她有些让人一言难尽。

这一天她被壁咚了!

壁咚了!

偶像剧里的那种!

那时她的脑袋有点发晕,又有点期待,哑巴张收回撑着墙壁的手,修长的手指轻轻捏着她的下巴,往上微微抬了抬,那感觉有点爽。

某男虽说有些笨拙,最后还是无师自通了呢……

矜持什么的,呵呵...再有一双黑黝黝的眼睛,温柔的盯着你的时候,早就被某女从骨子里面剔除了出去。

就这波挑逗下来,她能遭得住个锤子?

就这样,在某女欲拒还迎之下,心甘情愿的被某男吃了个干净。

“不愿意叫哥哥?”

冰蓝迷迷糊糊的回:“我比你大。”

哑巴张蛊惑的问:“你多大?”

“几百岁吧!具体的记不清楚了,肯定没超过五百,我那么天才……”

然后说话声越来越小,某女装死中……

听着背后低低的笑声,冰蓝勾了勾嘴角,很开心,嗯,没嫌弃她是老女人,这小子人品过关。

翻过身抱着热乎乎的身体:“现在天亮了吧?出发吗?”

哑巴张揉着冰蓝的头发:“想睡就睡吧!”

“你确定?我这一睡就晚上去了,今天肯定走不成的。”

“那就不走了。”

冰蓝开心的蹭了蹭,这个帅小伙太贴心了。

一觉醒来的冰蓝看着房顶有点懵,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这是哪里?

摸摸旁边没有人,翻个身蒙住脑袋,哎呀,她真是老牛吃嫩草了,怪不好意思的。

哑巴张从树林里回来带回来很多果子,看着就不咋好吃。内心丰富的冰蓝就开始想:肯定舍不得叫醒她才自己出去觅食的,真贴心。

哑巴张倒是不知道冰蓝丰富的内心活动,他就是出去训练,顺便转一下周边的地形,看见这些果子顺便摘了回来。

“还睡吗?”

冰蓝摇头,可不能在躺下去了。

“那就起来,一会出去看看。”

其实他早就想出去的,又怕自己出去进不来才忍到了现在。

“你很不安?”冰蓝发问。

哑巴张没有说话。

“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哑巴张看了看冰蓝不知道怎么开口。

“有什么说什么,我不喜欢你这样。”

哑巴张坐在冰蓝身边:“总感觉有什么事情要发生,内心有种急迫感,又不知道这种感觉是哪里来的。”

冰蓝仔细琢磨了一下他的话,大概可能和天授什么的有关?或者青铜门里出了什么岔子也有可能?又或者他们会遇到什么危险?

总之不好的感觉伴随着不好的事情。

冰蓝也不矫情了,拿出大刀扔给哑巴张,两个人吃好喝好收拾妥当出了空间。

外面也就下午两三点的样子,只要他们抓点紧还是能赶一段路的。

冰蓝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正好合了哑巴张的意。

收起帐篷,哑巴张前面分辨方向,冰蓝后面跟着。

这一走就到了晚上,两个人找了一个背风处背靠背的坐着。拿出她准备的灵泉水自己喝点分给哑巴张一些。

“现在还有那种心悸的感觉吗?”

哑巴张点头。

冰蓝受了影响,有些心浮气躁。她不是齐八爷不会算卦那些?也没啥预卜先知的本事。更何况书里没有哑巴张来墨脱雪山这一段的详细介绍,发生什么她也不知道,所以一点帮助她也提供不了。

这让她清楚的认清了一个现实,小说的世界只让她知道了一个大概的脉络,具体的人和事都是要自己去相处去选择的。

指不定哪里出了岔子,就脱离了原本的轨迹。

想到因为她的干预以后的事情会面目全非,冰蓝就有点心虚,又有点好奇。

她可不是来找事情的,她顶多就找了个美男睡了一下,应该不会扰乱朝纲吧?

呸,改变也不怕,她是谁?

给自己狠狠的打了打气,拍着拍自己的脸:“别怕,有我呢,我帮你。”

哑巴张没有像之前那样对着她温柔的笑,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她有心想问一问,人家估计也不会和她交这个心啊?能说不早就说了?

拿出吃的递给旁边的男人:“我看到处白茫茫的一片,还有月亮照着也不黑,咱们可以连夜赶路,省得你放不下。”

她这话刚说完,就看天上炸出来一团红色的烟雾。

我去,这是有人?

饭也不让人吃消停?

哑巴张握着刀就站了起来,看着远处的红光。

“那是信号弹吗?”

哑巴张把吃的塞进嘴里,拉着冰蓝就往前赶去。

被冰蓝一把扯了回来:“淡定点,除了自己人,来这里的都是敌人,这是你们张家的信号吗?”

哑巴张摇头。

冰蓝一生气拍了他一巴掌:“不是你着急个什么劲?好好吃东西,说着塞给他一杯热豆浆,还有几个肉包子。”

哑巴张呆愣的看着她,也不知道是被她扯的,还是被她打的,还是被她的粗鲁惊到了,反正看上去就是一个字“蠢”

而且还蠢萌蠢萌的。

“看什么看,蠢货,自己先吃饱再说,一会有的斗,能到这里能是简单的?”

说完也不管这个二缺,自己狠狠的咬了一口包子,心里琢磨着,也不知道是哪一队人?来这里干嘛来了?这穷山僻壤的可没啥野生动物给人打?百分之九十九是冲着那门来的。

“这里离那个门还有几天的路程?”冰蓝好奇的问。

哑巴张现在倒是不急了,优雅的咬着包子:“六七天。”

冰蓝有些打退堂鼓:“不是吧?还有那么远?”

哑巴张点头。

“那咱们会路过什么喇嘛庙吗?”

哑巴张摇头。

我去,她本来还想着见见老喇嘛,那这条路就不是吴天真走的那条了。

“既然有人盯上了这里,你给我一个来这里的理由。”

哑巴张平静的说:“除去放东西,巫族禁地提前被人打开,看一看这里面会不会有什么变化。”

冰蓝倒是有些意外是因为这个:“天南海北的,这还能有什么关联?”

哑巴张点头说:“有。”

但是也没有多说。

不说就不说呗,她到时候自己进去看一看就明白了。

“那这些人也是得到了什么线索才过来的对吧?”

哑巴张点头。

冰蓝摸摸手里的女士配刀,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问:“要不要?”

哑巴张把她的手握在手里:“走吧,先去看看。”

冰蓝吃饱喝足很是配合,两个人借着月光也不用打手电筒,向着信号弹的方向走去。

望山跑死马这句话深深烙印在了冰蓝心里,刚刚她觉得那个信号弹离他们不是很远的,这一走几乎就是一夜的时间,还没有发现任何线索。

她是一步也不想走了,躺在雪地里望着天上的繁星,她怎么就那么怀念修真的岁月呢?飞天遁地无所不能,唉……这日子过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