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67-血脉

  • 劈进盗墓笔记
  • 符梵音
  • 3244字
  • 2022-07-30 15:59:47

她这人不说话其实正好,给人第一印象绝对在七十分以上。

哑巴张抬头看着冰蓝:“你昨天吃的果子是张家孕育下一代才会吃的东西。”

冰蓝傻傻的问:“你家人那方面不行?”

别怪她这么问吧?谁家生孩子还要吃催情的东西?对下一代能好嘛?

一个不可思议的念头闪过:副官没女人没后代,佛爷有女人没后代,难道她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秘密?

哑巴张看着冰蓝那变换来变换去的表情,就知道这个女人又没有想什么好事。

想象丰富的冰蓝自认为自己真相了,一抬头打了个哆嗦:“你为什么这样看着我?”

哑巴张重复:“那是张家传宗接代才会吃的东西。”

冰蓝觉得这人脑子有病,知道你不举。需要嗑药才能睡女人,很光荣吗?还要说两遍。

懒得理他继续吃饭。

吃到一半的冰蓝哆哆嗦嗦的放下筷子,抬起头:“你的意思不会是我吃了那个果子,睡了个男人,就会怀孕吧?”

别说她没出息,这玩笑可大了去了,她要找的是男人,是男人,不是为了生孩子。

对面的男人一句话也不想和这个姑娘说,板着脸,一副禁欲系男神的模样,实在是说了也白说。

冰蓝一拍桌子站起身,愤怒的吼道:“狗男人话给我说清楚,摆什么谱呢?这话茬不是你提起来的吗?”

哑巴张凉凉的看着冰蓝:“是你自己要吃的,还硬塞给我的,我是受害人。”

额,是这样吗?她也不想的,就是嘴馋了那么一下下,谁能想到后果是这样的?

某女有些下不来台,不好意思的摸摸鼻子,底气不足的辩解:“我那是不知道,可我的出发点是好的,有好东西给你分享,我还有错了?”

“那个,我也付出代价了,也没把你憋死,你有什么不满足的?再者,我不认识情有可原,你认识为什么不提醒我?”

哑巴张语塞,他知道责任不在一个人,他就是一时没想起来。

冰蓝泄气,结果都这样了,说出天花好像也改变不了什么。

“你说说现在怎么办?”

两个人一时间沉默无语。

冰蓝低下头看着自己的肚子,她就是想找个男人而已,咋招惹出来这么多麻烦呢?她还没想过生孩子这事好吧?

找个男人不理想就算了,婚礼彩礼啥也没收到也不提了,这是一下子断了她吃肉的路了啊?

冰蓝似乎想到了什么,兴奋的抬起头:“你们张家不是不能外族通婚吗?你看你和我,外族?明白吗?”

张大族长看着冰蓝那兴奋的表情,脸一下子黑了下来。

“我说,你咋还不高兴上了?我不是张家人,得不到你们家的认可,要不咱们当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说完冰蓝还讨好的笑了笑。

张大族长那表情吓的冰蓝努力的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你有没有抓住重点?”

冰蓝不服气的说:“我不一定会怀孕的。”一会她就去空间吃片药去。

这下给哑巴张说愣了,想想又不可能,对冰蓝解释:“那是张家激发下一代血脉才会吃的东西,没有失败过,只是会不会激发出灵根的问题。”

冰蓝半信半疑的看着哑巴张:“你们家一共才出现几个和我一样的人?”

“那是不一样的,操控自然之力的人是不多,能使用这颗珠子的每一代都有,直到最近几百年,不知道是哪里出了岔子。”

哪里出了岔子?没果子了呗!怪不得张家子嗣不多……哼哼,还说自己行,骗鬼去吧……

只是有一点她没搞懂,操控自然之力和灵根之间有何不同?她知道的有灵根就能修炼,能修练就能使用各种法术,使用法术控水控火不是轻而易举的吗?怎么他说的和自己知道的相差那么多?

作者想说一句大姐啊,那也得有灵气了才能修炼,有灵根的人才有用武之地好嘛?一个没有多少灵气的地方,还想使用法术?玩那?真不如激活出异能的人来的实用些。

“咱们这不是个误会吗?有了孩子多受罪对吧?你看佛爷遭受了多少白眼?就因为他是外族通婚的产物。所以咱们可以从根源上解决问题,就一颗药的事。”冰蓝觉得她说的太对了,还肯定的点了点头。

“你怎么确定自己不是张家人。”

冰蓝像看大傻子一样看着他,她自己是不是自己没谱吗?懒得和这个智障说话。

哑巴张想把冰蓝收拾一顿,左看右看没有地方,心里想着得尽快弄个木屋出来。

孩子这个话题冰蓝不想讨论,问道:“你一定要去进入去吗?”

哑巴张点头。

看吧,说来说去这不还得失忆吗?那这个男人到底在计较什么?

蠢女人,计较什么?计较他失忆了,你一个女人怀着孩子怎么在雪山里行动。

哑巴张拉过冰蓝向溪边走去:“我自己进去,你顺着咱们来的路回去。”

冰蓝才不要,谜底马上就要揭开了,让她放弃这不诚心吊人胃口吗?:“你不是说让我试试能不能进去吗?为什么反悔?”

哑巴张耐心的劝着冰蓝:“现在不一样。”

“有什么不一样?你就是杞人忧天,我又不是真会怀孕。”冰蓝在心里补了一句,哼,她一定会去吃药。

“听话。”

冰蓝有些不确定的,偷偷的看了旁边的男人一眼,心里琢磨,妈呀!这么温柔,不会心悦她吧?

强装镇定的冰蓝低头不语,她需要静一静。

感觉没人能看到她的表情就笑了,笑的跟个二百五一样。

一只手摸着自己心脏的位置,感受着自己诡异的心跳,想想这个人和今后发生的事,有点甜,有点酸,还有点麻麻的,有时候还会有点疼。

好奇怪的感觉。

冰蓝停下脚步,低头看着两个人相握的手,哑巴张像是被烫了一般,快速松开,生怕她又说出什么让人接受不了的话出来。

冰蓝瞧着他那速度,不禁‘啧啧’两声,心想着,这位族长不会这么大连女生的手都没牵过吧?

撇撇嘴,怎么可能?就拉她的手都不知道几次了。

可惜啊,他这脸虽然是自己喜欢的款,可终究要忘记她的。

又想了想,忘记也没有关系,将人养起来就好了。

这么容易害羞,逗起来一定十分有意思。

哑巴张压根不知道她有这心思,在快速调整自己的情绪后,看着冰蓝等着她的回答。

“我还是想和你一起去看看,即使进不去,或者你失忆都没关系,你知道的我有自保能力也能把你带回去。”

“可是你身……”

没等哑巴张把话说完,冰蓝就先开了口:“你要想留下这个孩子,就留下,我能照顾自己,那你想留下吗?”

这次冰蓝没有听到她想听到的话,哑巴张再也没有开过口。

感觉着自己心脏处酸酸涨涨的感觉,冰蓝第一次有些不确定自己的做法是不是对的?

男人好像也不是那么好找的,随之而来的还有很多问题是她处理不来的。

似乎并没有一个人生活的时候轻松自在。

两个人出了空间沉默的收拾东西开始向雪山前进。他们都知道进了那里就没有回头的可能了。

哑巴张没有说出阻止冰蓝的话,冰蓝也没有上他面前讨人嫌。她不知道这种心理从何而来,她就是觉得不应该去别人面前晃悠。

只是身体里涌出来的那一股股的酸涩感,骗不了她自己,她不知道自己难受什么?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有这样的感觉?这个结果不就是她想要的嘛?可她似乎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开心。

因为哑巴张的沉默,冰蓝拿出了她末世扫荡药店的存货吃了下去。

有那么一刻她想:如果那是他希望的,她会满足他的。可她终究是没有等到她想要的答案。

雪山爬起来好像没有那么容易,深一脚浅一脚不说,还很消耗体力。又是往上走,滑个雪橇什么的都不行。

她买的帽子是那种连着墨镜的样式,整个从上套下去,眼镜刚好卡在鼻梁上,保暖又实用,就是别人说话的声音听着不是那么清楚。

两个人从中午走到天黑,在她看来他们走出去的距离还没有以前的三个小时路程。

这里的温度比山下明显的降低了很多,帐篷搭在背风处,还是呼呼作响。拿出了两床大被子,她想着这么冷要盖一床压一床才成。

吃过饭的两个人只把厚重的外衣脱下,穿着里衣进了被窝,中间哑巴张想去守夜,被冰蓝叫了回来,笑话?和她出门还需要守夜吗?她的阵法是摆设不成?

哑巴张也不坚持,听话的很,不让去就不去。

这一天下来冰蓝也是疲惫,躺下没大一会就睡着了。

睡着的她被哑巴张抱在了怀里,那个小子想的是什么冰蓝就不知道了。

她自己睡的那是美美的。

阳光洒在帐篷上,冰蓝才悠悠转醒,摸着身边冰凉的地方,什么睡意也没了。

这个龟孙子不是自己走了把她扔下了吧?

想到这里,冰蓝用最快的速度穿好衣服,收拾好帐篷里的东西,准备出去看看能不能追上人。

拉锁还没有碰到,就被人从外面拉了开来。

那颗七上八下的心一下子落在了它该落的地方。

她都不知道自己着急个啥?不带她就不带呗,大不了她自己回去,天天好吃好喝不比这深山老林强?

“我饿了”

好吧,这是她第一次听哑巴张说自己饿肚子了,还挺新鲜。

对于吃饭这一块冰蓝早以熟门熟路,桌子椅子,吃的喝的用的,不用别人插手,她一个人安排的明明白白,出门带上她,那绝对是有钱也买不到的享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