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64-空间
  • 劈进盗墓笔记
  • 符梵音
  • 3322字
  • 2022-07-27 09:34:33

脱离大部队的两个人很快租到了新的代步工具,在哑巴张的指挥下准备向下一个目的地出发。

但是对于第一次到这里的冰蓝来说,这是一个大工程,线路安排,吃住行,高原反应,注意事项,必备品等等。哑巴张那是艺高人胆大孤身上路,她可不行,冰蓝准备了很多很多东西,想一想还要在雪山里待上很久,在当地狠狠的采购了一回。

还好他们是两个人,哑巴张对于这里又很熟悉。因为一个人真的是累,没有靠谱的人指引,绝对会浪费很多时间以及多花很多冤枉钱,然而这里的山路崎岖,不熟悉路况又非常危险。

一路开下来,冰蓝的那颗心就没有放下来的时候。

这里地域很大,景色也确实很美,不过就是城市与城市之间相隔太远,而且交通超级不方便,想一路畅通无阻的到达哑巴张要去的地方基本是不可能的了。

两个人是换着开车,累了找到住的地方就休息,吃饱喝足继续上路,她敢肯定哑巴张之前出门绝对没有这么舒服过,跟着她绝对有肉吃的。

这时候的路况还没有那么好,到处在修路,700多公里的路,愣是开了两天多才到,这还算他们熟悉路的情况下。想一想十几年后的宽阔油路,再想一想古代的马车,也不知道张家到底隐藏了些什么不得了的东西,让作者写书都讳莫如深,她一定要见识一番。

车还没有开到墨脱,就在一个小村落停了脚。从他们的相处模式来看,这里应该是张家的一个联络点了。

冰蓝装作什麽也不知道,该吃吃,该玩玩。休整了两天,哑巴张背上登山用具领着冰蓝出了门。

“我说,咱们这就开始步行进山了吗?”

哑巴张看看天气点了点头。

看冰蓝还要说话:“这里有条近路,而且能躲开巡查的边防。”

冰蓝看他一副不愿多说的样子,只好识趣的闭了口,还能怎么办?走呗!

第一天下来,冰蓝就彻底的服气了,不愧是张家族长。这体力和耐力真是常人所不能及的。

要是有个这样的男朋友,想想冰蓝就贱兮兮的笑了起来。

准备帐篷的哑巴张回头看见冰蓝那猥琐的表情,生出了一股要远离这个姑娘的念头。

要是让冰蓝知道哑巴张的心理想法,这姑娘估计会殴死。

两个人坐在帐篷里默默的吃着东西喝着热水,这可是她在老管家的帮助下,准备的不下一年的吃食和热水。

想一想有个随身空间是真的香。

吃着美食冰蓝有了聊天的欲望:“你就过来放个东西?这里的青铜门不是假的吗?有必要亲自来一趟吗?”

哑巴张狐疑的看着冰蓝:“谁和你说这里的门是假的?”

一块鸡骨头差点没把她噎死:“你啥意思?这里真有青铜门?门后真有秘密?”

哑巴张知道这个姑娘是从二十年后过来的,也就点了头。

冰蓝第一次对她看的书起了怀疑。

这一路她可是带着玩玩闹闹的心思过来的。想到一些神秘的力量或者东西,她需要从新对这次行程定义一下,或者有点更深刻的认识。

收起那些漫不经心,凝重了很多。

这一晚因为没有到达雪山深处,两个人美美的睡了一觉。

然后起床,拔营,继续赶路。

越往山里走,人活动的痕迹越少,有时候还能看到一些人为践踏出来的山路,有时候真是无从下脚。脚底下都是石块,一脚踩上去那酸爽的感觉,有机会你们可以体会一下。

抬头看看远处山尖上的积雪,再看看山脚下的黄土、石块和稀拉拉的树木,真是越走越荒凉。

“你说需要记录一些东西,写的怎么样了。”

哑巴张看冰蓝走的吃力,回头拉住她的胳膊把她往上拽。

“今晚给你。”

“行,那就这样说定了。你说你家为什么找这么荒凉的地方藏东西?太难走了。”

哑巴张纠正道:“不是我们找,是东西就在那里挪不了。”

这句话信息量是不是有点大?

冰蓝好好的琢磨了一下,也没有琢磨出来个所以然:“赶路赶的这么无聊,能和我说说不?你就当讲故事。”

“说不明白,到时候你看看就知道了,毕竟你和别人是不一样的。”

冰蓝有点小兴奋,哑巴张这是邀请她一起进青铜门里面吗?

“行,我特别好奇里面是什么,怎么就让那么多人忌惮又向往?”

一言难尽的看了眼冰蓝,但愿看见以后这姑娘还会这样说。

就这样,两个人顺着雨水还是雪水冲击出来的河道一路向前。

走累了就坐下休息喝水吃东西,休息好了再继续走,每天都是走到天黑才停下,走了四天才到雪山脚下。

两个人渐渐熟了起来,同吃同睡的情义,那革命友谊不差了吧?

“明天就开始爬雪山了吧?”

哑巴张点头。

“你每次都走这条路进山吗?”

“这要看来的时候是什么季节,才会选择走哪条路。”

这话信息量又很大了,意思就是进山有好几条路可以走。

冰蓝把脏衣服和鞋脱下,拿出软软的床垫子放在充气垫子上面,仰头躺了下去:“今晚咱们好好睡一觉,得养足精神。”

哑巴张并不接话,坐在那里不知道想些什么。

感觉脚丫子传来的刺痛,拖着疲惫的身体,拿出两个脚盆,放好热水倒上点灵泉,把麻木的脚丫子伸进去。

“你说你和我出过一趟门,以后没我的日子,你还适应不?”

哑巴张的嘴角明显扬了一下。

冰蓝看了看,切,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开心笑出来啊!

哑巴张拿过他的背包从里面拿出一本日记,还有一颗珠子。

冰蓝接过东西,翻开日记,眼睛瞪得老大,指着日记本:“这就是你记录的东西?这是个什么鬼?”

哑巴张努力的控制着他上扬的嘴角淡定的:“嗯”了一声。

“你拿我当贼防着呢?这谁能看得懂?”

哑巴张不紧不慢的回了一句:“我能看懂。”

“滚球,你都失忆了还能看懂这些?”

看冰蓝被气的怒目圆瞪的样子好心的解释了一下:“并不是完全失忆,小时候的记忆还在,小时候学的东西也在。”

冰蓝生气的把日记本摔在床上,她为了什么好心给他收东西?还不是想看看他都记了些什么?

看看,看看这都是些什么鬼?除了线条就是线条,要不就是鬼画符,她就呵呵了。

摩挲着手里的珠子:“这个又是干嘛的?”

她怎么觉得这是颗内丹呢?可又不太像,好奇怪的东西。

“送你的。”

这回答可太让人意外了,啥时候他哑巴张懂得送礼了?

冰蓝拿起珠子左看右看,也没看出什么名堂,这看着很像个值钱的东西。

仿佛看出了冰蓝的疑惑:“这是我从族地带出来的,传承了上万年,到了这几代没人能使用它,你试一试。”

我去,华夏上下五千年,就这一个珠子有上万年的历史?得是多了不得的宝贝?

冰蓝拿着珠子,第一想到的就是滴血认主,别怪她有这个想法,实在是那种感觉有些奇妙。

拿出一个小匕首,在自己的手指头上刮出一个口子,看着流出来的鲜血马上滴在了珠子上。

手指头上的血都流完了也没见珠子有啥反应。

冰蓝又抓过哑巴张的手同样的操作来了一遍,看着还是没有反应的珠子问:“你确定是你家老祖宗留下来的?”

哑巴张肯定的点了点头。

“你被陈皮收留之前回去拿出来的?”

哑巴张又点了点头。

冰蓝扔给哑巴张一粒止血丹,自己在一边研究,这就有些奇怪了?用神识在珠子上来回查探了一圈没有什么发现,只能往珠子里面探去。

她的神识刚探到珠子里面就给弹了出来,一阵光闪过,笼罩住两个人,如果有人在这里就会发现,这两个人瞬间不见了踪影。

冰蓝和哑巴张一阵眩晕之后,被狠狠的摔在了地上,揉着发酸的屁股,看着光着的脚丫子,冰蓝低低的咒骂了一句。

哑巴张看着眼前的景色,古井无波的眼里满是震惊。

冰蓝也好不到哪里去,她虽说也有空间,可这里大呀!远处那茂密的森林,宽阔的土地,清澈的小溪,全都是她想要的。

忍着脚下的不适,来到哑巴张身边:“还真是颗空间珠,我就说感觉怎么那么奇怪呢!咱们这是在里面了,你别担心,能出去。”

为了应证自己的话,某女心里想着出去,没反应,想着出去出去,还是没反应。

我靠,打脸来得如此之快?这下可大条了,这是个什么情况?

冰蓝有些不甘心默念了好几遍出去出去出去,都没有得到一丁点的回馈。

“你试一试用意念想着出去。”

哑巴张没听懂。

冰蓝解释道:“集中注意力,脑海里想着出去懂了不?”

哑巴张点头,过了好大一会人还站在那里,一动没动。回头无辜的看着冰蓝,靠,这下完球了。

这里不是空间是哪里?有些害怕的冰蓝抓住哑巴张的手,心里琢磨开了,这是什么鬼地方,好想出去。

这个想法刚落,两个人摔在了帐篷里的垫子上。

冰蓝看着哑巴张,哑巴张看着冰蓝,两个人看着牵着的手,又一起对视一眼。

冰蓝松开手,赶紧洗去脚上的泥土,拿出袜子和鞋,穿戴整齐等着还在发呆的男人。

“你倒是快点啊!咱们在试验一次。”

哑巴张回过神,快速收拾好自己。

这次两个人主动拉住彼此的手,想着进去,一同出现在了刚刚踩过的草地上。

这才是正确的进入方式?需要两个人一起?

空间都这么不值钱了吗?她完全忘记了自己那两个是残次品。

哑巴张松开冰蓝的手,向远处的一间木屋走去,看过屋里的情形,某女倒吸一口凉气,这?这里怎么会有一具尸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