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06-六爷家后生
  • 劈进盗墓笔记
  • 符梵音
  • 3274字
  • 2022-07-21 14:59:03

好吧,冰蓝又一次无言以对,打,打不得,杀,杀不得,让她来这里干嘛来了?还不如送她回末世呢?该死的贼老天,就怕她过的太舒坦。

“花儿爷,前几天你还让霍秀秀试探我,今天你的变化怎么这么大?发生什么我不知道的事情了?”

“你倒是什么都知道?那你还问?”

“又是因为我的来历?”

“哎,也不知道是我倒霉,还是你倒霉。”冰蓝靠在那里感慨着。

“你说你这人怎么一下就开窍了?稀里糊涂的不好吗?弄清楚我得来历你就舒服了?我看你更烦恼了。”

解雨臣郁闷的不想说话,他这算是祸从天降了,没有比这个更糟心的事了。

解雨臣好笑的把手枕在脑袋下:“你太能吃了,想忽略掉你没问题都难。”

你妈,这话说的太扎心了。她也不想的好嘛?她都多少天没有吃过东西了?而且她也需要能量的好嘛?来到这里自己的异能都用光了,一下从满级大佬回到了公元前,她和谁诉苦去。哎,早知道会败在这张嘴上,她躺着等死算了。

“冰蓝姑娘,你就没有什么想和我说的吗?”

“想睡你算吗?”

房间寂静无声,冰蓝是认真说的,别人肯定是当笑话听的。那又怎么样呢?她总要表达一下自己的想法不是吗?难道暗恋?憋着?那太对不起了,她的宗旨就是能行就行,不行拉倒,她找下家去。死去活来的喜欢一个人那不能够。

“说说你都知道什么?”

“知道很多,一知半解的,从何说起。”

“你对我发小很熟悉?”

“算是吧,他今后十多年的走向,我是知道的。”

“关于我呢?”

冰蓝扒拉着手指头:“人傻、钱多、够狠、对朋友义气,喜欢男人~

冰蓝话还没说完,就被某人禁锢在了身下:“你非要我证明给你看是吗?”

冰蓝尴尬的推推这个男人,她就是一时嘴贱说秃噜嘴了,弱弱的补充道:“我过来之前你和老黑失踪了,不知是死是活。”

解雨臣愣了一下:“你属于哪方的?”

“我是过客,纯路人甲。”

“那个花儿爷,我道歉,我嘴贱,你先下去,你这样我想法有点多。”

解雨臣邪气的笑了笑:“说说看,都有啥想法,没准爷就同意了。”

冰蓝把脸转到一边,信他个鬼。

解雨臣趴到冰蓝耳边说:“你身材不错。”

冰蓝的脸一下子爆红起来,我去,这还是个老司机呢?

解雨臣哈哈大笑的坐了起来。

冰蓝躺那里装死,她啥也没有听见。

“怎么,这就害羞了?你不是想睡我的吗?就你这样的,啥时候能梦想成真?”

冰蓝无动于衷,那不,她也就是想想吗?她又没有想过真有那么一天。

再说了,没准她日子好过了,贼老天看不过眼,就把她送回去了,她还是不要处处留情的好。

解雨臣起身打开他的电脑,一顿敲敲打打,又踩着梯子翻箱倒柜。

冰蓝闭目养神,念着她的清心咒。她的男神和她亲密接触了,这心跳的她真难受,她想:她还是少逼逼,做个六根清净的人吧!

打嘴炮不是个,动真格的她不敢,她还是装她的高冷好了。

“起来,给你看样东西。”

冰蓝睁开眼睛,眼里恢复了清明,看着解雨臣手里的檀木盒子,伸手接了过来,里面躺着一块玉佩。

“这是黑背老六的,现在是你的了。”

冰蓝看看玉佩,看看解雨臣,不确定的问:“你让我充当六爷的家人?”

解雨臣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

“我去,不是,是你傻还是我傻,还是你当别人傻,黑背哪有什么后代?”

“现在不就有了吗?整个九门没人和他熟悉,他有没有的谁知道呢?”

“那个花儿爷,他虽然死了,骨头还在的吧?似乎可以做DNA配对的吧?这明显行不通的。”

“咱们只需要放个烟雾弹出去就行了,谁管你是不是六爷的后代?他们怀疑让他们自己查去好了。”解雨臣不以为意。

“就这么明显的谎话,你都不心虚的吗?你咋好意思说出口的?”

解雨臣点着冰蓝的额头:“只要你不心虚就行了,你管别人干什么?”

冰蓝表示太高深,她不懂,她也很心虚的好嘛?

“过来把这些记熟。”

冰蓝好奇的看着电脑,里面是关于她档案的介绍,看的她都以为这是真的了。冰蓝很想说一句,论瞎掰的本事,解雨臣绝对可以称之为第一。

“你什么时候弄出来的?”冰蓝好奇的问

“昨天晚上?”

“你晚上不睡觉,在这里编故事玩?”

“你个小没良心的,我为了谁?你照做就是了,相信我。”

“花儿爷,你这是要搞事情吧?你这是给谁下套呢?”

“小孩子家家的,问那么多干什么?都记住了吗?”

冰蓝点了点头。

“过去换身衣服,给你照张照片。”

冰蓝彻底服气了,真牛逼,一条龙服务。

“花儿爷,你为啥给我弄个这种身份呢?不是你们九门的人就不行吗?你干嘛非把我往火坑里面推。”

冰蓝被解雨臣按在了凳子上,在她脸上好一顿收拾,还给她梳了头发,看着镜中的自己,嗯,显小好几岁,挺稚嫩,够专业。

看着上传到电脑上的照片和档案,被他发了出去。

“这就完事了?”

“嗯,剩下的国外有人接手,不用咱们管了。”

冰蓝再一次见识到了解家的底蕴。

“你国外有势力啊?那你能给我找个黑手党或者枪火贩子的老窝不?回头我去搜刮一批保命的东西回来。”

解雨臣上上下下看了看冰蓝:“可以,最近就有这个机会给你。”

“真的吗?”

“把这场戏唱好,回头我让人带你过去。”

“成,就凭你这么痛快,这个六爷家的后生,我当定了。”

第二天傍晚,冰蓝穿上她的牛仔裤配上半袖,自我感觉还可以。只是手臂上的印记咋没了呢?好奇怪,要不是她试了试还能收东西,估计就没心情去赴宴了。

下楼的解雨臣,看着这姑娘的这一身打扮,抚了抚额,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牵起冰蓝的手准备往外走。感觉到对方的紧绷,解雨臣好笑的说道:“放松点?是不是没和男人拉过手?说着还挠了挠冰蓝的手心。”

冰蓝整个人都不好了,她想把这货甩出去。

“你这样不行,以后我得多拉拉,你得习惯我的存在。”

冰蓝想说,她习惯不了,她现在很想拧人脑袋。她突然间就明白小哥的感受了。这常年和怪物打交道,突然间换个人,搁谁那也习惯不了。

老管家看着牵着手的两个人,那笑的根本没眼看。司机暗搓搓的打量冰蓝好几眼,别以为她瞎没有看见。

看着窗外的景色,冰蓝有些迷离,贼老天让她过来干嘛来了呢?不应该把她送小哥身边的吗?难道解雨臣身上也有什么使命?他和黑瞎子最后到底发生了什么?

解雨臣看着身边思绪飘远的姑娘,玩着对方的手指头,他也是第一次这样抓住女孩子的手,感觉还不错。

汽车缓缓地开进了霍家的宅院,真是够气派的,霍家老太太是个了不起的女强人。

“小花哥哥,冰蓝姐,我等你们很久了。”看着两人牵着的手,霍秀秀对着两人暧昧的笑了笑。

冰蓝真怀疑,她就一点感觉也没有吗?不应该啊,即使不喜欢,这么多年下来那股子占有欲也是会有的,她只想说霍家女人真牛逼。放她身上,她直接就炸毛了。

“我先带你们去见一见奶奶吧!”

这一进屋更显气派了,处处展示着这宅子的奢华与不同。冰蓝表示有钱人家都这么的任性。

看着上首位坐着的那个老太太,就这?一把年纪还去张家古楼?不是上赶着去送死的吗?

解雨臣规规矩矩的行了礼,拉过冰蓝介绍道:“这是六爷家后生,冰蓝,从国外回来。”

冰蓝虽然低着头,神识可是一直盯着霍老太太的,看她眼神闪了闪,这是听见六爷有感想?还是听说从国外回来的有感想?

冰蓝没有叫人,只是对着老太婆点了点头。在她的理解里面,这个可是要为难她的。不用给好脸的。

老太婆身边的管家皱了皱眉头,这是不满意她的表现吗?

“解子啊,之前可没听说六爷还有后代?这突兀的就出来这么一号人……接下来的话老太婆没有说出口”

解雨臣不慌不忙的撒着谎:“当年爷爷和八爷送走的。”当年老一辈的确送走一批人去国外,有没有黑背家的人,解雨臣也不知道。

霍老太太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有什么信物吗?”

冰蓝心里吐槽,看信物有个屁的用,脑袋有坑。

解雨臣把玉佩放在了管家手上。

霍家老太太摸索着玉佩:“那老烟枪没把玉佩当出去,真是难得。”

哎呀,这老太婆可以啊,这都猜对了,六爷的确当出去了,当给了九爷,九爷当个念想给收了起来。这不又到她手里了。

霍家老太太抬起头,端详着冰蓝:“你就这么一个证明身份的东西?”

冰蓝点头。

霍家老太太冷笑:“姑娘,别说我这老太婆不知道黑背有后代,就是知道,就这么一块玉佩就想打发老婆子。”

冰蓝歪着头不解道:“我爷爷在你这里给我留了遗产吗?”

霍家老太太给噎了一下,没好气的说:“他能有什么遗产,自己都养活不了自己的主。”

“那不就得了,我是不是六爷家的人管你什么事?为什么要证明给你看,你又没有什么遗产给我。”

老管家的眼神更不善了,解雨臣拉了拉冰蓝的袖子,演技杠杠的。霍秀秀一脸担忧的看着冰蓝。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