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58-主墓室
  • 劈进盗墓笔记
  • 符梵音
  • 3128字
  • 2022-07-26 09:56:57

“这条密道还像那么回事,够宽敞我喜欢!”胖子终于不用再受挤压之苦。

密道的尽头是一扇玉门,玉门上雕刻着古老铭文,冰蓝隐约能看出是一个阵法,与古时候的祭祀有关,玉石门正中是一个圆型的凹槽,不知道做什么用的。

“大巫们果然不简单,我说这么多地方不挑单单挑了这里。”瞎子恍然大悟道。

“怎么说?”从一起出任务开始胖子就对瞎子的博学多才甚是佩服。

“这是一条玉脉。”黑瞎子退了两步指着玉门道。

“还真像,难不成大巫们竟然是把玉矿凿成了墓室?”胖子惊道。

“八九不离十,玉脉本来就是天地灵气孕育而出,这里山清水秀,气候宜人,把墓穴建造在玉脉里吸收起天地灵气来更是无往不利啊!”

“不愧是能活一千多年的人,这种奇思妙想,我还从未见过。”黑瞎子感慨道。

“那现在咱们怎么进去?”胖子急不可耐的搓搓他的两只胖手。

“这就看他们的了。”黑瞎子指着围着大门的众位当家人。

副官也不多言,走到门前,从怀里拿出一块和门上缺口大小一样的玉佩,冰蓝看着更像是小号的玉玺,因为看着太厚实了。

副官把东西放进了凹槽里,原来那凹槽是这么用的。那她如果用模具弄个模子出来,在找块玉石雕刻一个,是不是等于配了一把门钥匙?

玉佩底正好能嵌入凹槽之中,放好玉佩后副官用两手抓着玉块边缘开始轻轻转动。

“原来这玉佩是开门的钥匙,难怪大伙不把之前的队伍放在眼里,就算他们到了这里进不去门也是白搭!”胖子说着开始得意起来,好像走到这一步全是他的功劳一样。

随着玉佩的转动,门上的铭文渐渐亮了起来,等到门上的铭文全部亮起来之后,玉门便从底部缓缓升起,巫族核心墓室的门终于被打开了。

虽然早有准备,冰蓝还是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整间墓室都是挖凿玉脉所建,就等于是用玉石修筑而成,呈现着一种亦真亦幻的奇异碧色。

室内雕刻了水池,各种奇花异草,鱼儿那是活灵活现栩栩如生,感官上花草也都生机勃勃,这哪里是墓室,修真大佬的墓穴也没这么豪气。

墓室中央的玉台上放着一具水晶棺材,棺材中的人穿着传说中的奇装异服,脸上还覆着玉石面具,冰蓝心头涌起一阵酸意。

奢侈,太他妈奢侈了,比不了,比不了,这也太气人了。

胖子快步奔到水晶棺旁,仔细的打量起来,跟他一样的还有众多伙计。

冰蓝暗暗观察着各位家主,这些老油子还是克制的,没有像乡巴佬那样凑上去。

冰蓝别过脸,她想找一下哑巴张在哪。

就是这一转头让她看见了珍贵的旧物,玉石打造的桌案上呈放着一柄弓箭,漆黑如墨不知是何材质?

“她居然还活着?”另一边胖子已经打开了水晶棺材,除下了大巫脸上的面具,面具之下的脸孔红润有光泽,看起来也不过四十岁的模样。

“还特娘的喘气呢!”胖子把手指放到这个鼻子前探了探道。

“看来这宝穴真是不得了,不但能保人不死,还能返老还童。”冰蓝心里想着。

“这个大巫本来也没死,她留下玉佩就是为了让后人再把她唤醒,好实现她长生不死的愿望。”哑巴张道。

“现如今她会不会突然醒过来?“胖子问,真他妈见了鬼了,他从来没有盗过这种墓。

“不会,除非唤醒他,不然一直是假死状态。”哑巴张道。

“那要是把这身宝衣脱下来呢?”伙计们对金缕玉衣早就垂涎已久,这回见到了真货,没有直接上手抢,那都是再努力克制着。

冰蓝这才凑近看了看,这就是传说中的金缕玉衣?看着不咋地啊?真够丑的。

“过不了几日便会真的死了。”

“咱们这次来应该不是唤醒她的吧?”胖子的手哆哆嗦嗦的指着活尸,手脚麻利的从高台上退了下来。

“不是。”哑巴张完全没有干涉的意思。

“那就别不客气了。”伙计们实在是憋狠了,说着就要动手去脱人家的衣服。

“住手”突然有人大呵一声。

胖子回头一看是陈皮阿四,正扶着玉璧向这边走来,他身上有不少血迹,应该之前战况很是激烈,跟在他后面过来的是吴二白,霍老太太和秀秀。

“吴二叔”胖子见吴二白安然无恙心情大好还打了招呼,毕竟之前一起战斗过,说完话退到了冰蓝旁边。

“妹子,那里面躺着的人还有气,咱们摊上大麻烦了。”

冰蓝看了看旁边站着的大胖,想了一会问:“你想长生吗?就是活的久一点?”

胖子有些诧异,认真的看着冰蓝,感觉这妹子不像和他在开玩笑,理了理衣服说:“我更想及时行乐,那些虚无缥缈的东西,胖子不想去追求。”

冰蓝没从他眼里看出什么敷衍的话来,拍了拍他的肩膀:“很好,咱们就求财,知足常乐即可,六爷这门还等着咱们往下传香火呢!”再多的冰蓝没有说,因为她知道这个胖子比她还通透。

“这些伙计还能活着出去吗?”胖子问。

哎呦,想的还挺长远,拍拍他的肩膀:“能出去,再者我能保住你。”

“咋地?后悔掺合进来了?”

大胖想说他早就掺合进来了。

“看妹子说的,有什么后悔不后悔的,倒个小墓没意思,这种大墓才过瘾。”

“你能想开最好,干这行,能下这种墓你算是够到天花板了。”

胖子点头,表示那必须的。

两个人退到了人群最外围,冰蓝是不想参与进去,她对长生这种事情好奇是很好奇,可是也知道得有那个命才能成事,不是想一想就能成的。

胖子是真的爱财,对活成王八一点兴趣不带有的。

瞎子从身后悠悠的说了一句:“二位似乎对这种事情不敢兴趣?”

冰蓝和胖子都吓了一大跳。

“我说你什么时候绕道我们背后的?你知不知道人吓人是会吓死人的?”

胖子那大巴掌给瞎子肩膀来了一下:“我得这颗老心肝都要被你整的吐出来了。”

冰蓝诡异的看了一眼大胖,敢在这瞎子面前称自己老,这小子受社会毒打太少。

瞎子无辜的耸耸肩,一脸坏笑的靠着玉石墙壁,吊儿郎单的玩着匕首,真的是太欠揍了。

“黑爷,这次回去咱俩好好切磋一下。”

瞎子听完冰蓝的话,手中的匕首差点掉在地上,尴尬的摸摸鼻子:“妹子我很忙的没时间。”

冰蓝呵呵笑了两声。

就听那边争吵了起来。

“不能脱。”陈皮阿四快步上前。

“为什么不能脱?我们下来干嘛的?”齐家女人似乎和那老头子不对付。

冰蓝有些佩服这个女人,敢在陈皮阿四面前耍威风,真是勇敢的很。

四阿公懒得理她一个娘们没有说话。

冰蓝想:这可是长生绝好的试验品,看了看其余几位家主,没有一个人出来说话,如果不是怕尸变,就是也想看看这人能不能活过来吧?

无趣的她,扫描着整间墓室的格局还有壁画,以待日后研究。

这么一圈下来,真让她发现了一些不得了的东西,更加肯定了自己以后要低调行事的准则。

看看众人那复杂的眼神,冰蓝摇摇头,人心隔肚皮,她没那个智商知道每个人的想法,就不去捣乱了。

没等众人商议出接下来怎么处置那具尸体,整个山体晃动起来。

副官大喊:“把盖子盖回去,快。”

围在棺椁旁边的伙计还有各个当家人,手忙脚乱的把棺材盖子给推了回去。

冰蓝拉着胖子就往外面退,反应快的也都往出跑,这他妈的可是在山里还是内部,埋这里可怎么出去?

这种程度可不是晃动那么简单,她整个人的感觉都不是太好,脚下摇摇晃晃不说,站都站不稳。

里面的人一下子涌了出来,挤的冰蓝背靠着玉壁,大胖和瞎子已经没了踪影。

回头寻找哑巴张的她,只见那小子碰了一下哪里,玉门开始缓缓下落,他本人飞身而起,拿了玉佩揣在怀里就往外面跑。

现在也不是问话的时候,哑巴张一阵风从她身边掠过,冰蓝都没有来得及说上一句话,人家已经跑到了队伍的最前头。

好吧!她自作多情了,那她垫后好了。亏她是第一个退出来的,却落在了最后面。

看看健步如飞的四阿公,还有被人背着的霍老太,副官他们已经没了踪影,跑的最慢的也就剩下自己和袈裟了,后者是一直在等着她。

这么一看,一群老不死的比小年轻可麻利多了,越想越觉得心酸。

她一定是好日子过多了,才会有这些多余的情绪,这次回去她需要好好的修修心。

不知道哑巴张要把众人带到哪里去?之前说的不熟悉这里呢?这怎么看怎么不对劲,分明是熟悉的很。

最后那一眼她没看错的话,哑巴张是知道机关才把门给关上的吧?逃跑还能淡定的关门,长见识了。

她就是太嫩,瞧瞧人家?心里不痛快的冰蓝就这么不紧不慢的坠在了队伍最后,有需要帮忙的,她就好心的伸把手,没有呢,也躲个清静,带路这事得交给专业的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