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57-藏宝室

  • 劈进盗墓笔记
  • 符梵音
  • 3247字
  • 2022-07-25 16:44:47

可这牵扯似乎越来越多了。

她可不认为这是一件好事情。

花儿爷那边还没打算放她走,半路杀出个充电宝,现在又多了一个知情者。

杀不能杀,就只能尽量交好了?

某女深吸一口气:“你喝的那是灵泉水,对你帮助很大,是不是疲惫感消失了?”

张大族长抿着嘴点了点头。

“我不是这里的人。”冰蓝准备坦白从宽抗拒从严,想要撸羊毛得摆正自己的位置。

张大族长对于冰蓝的这句话很是不解。

“我不是这个世界的人,或者你可以理解为:我是平行世界的人,外星人,其它位面的人,这样是不是更好懂一些?”

张大族长点了点头,脸上无悲无喜,整的冰蓝都不知道他信不信?这孩子就不好奇啊?

两个人陷入一阵沉默中。

张大族长乖乖的躺在了冰蓝旁边,什么也没有问。

冰蓝心想:这孩子太招人喜欢了。

她伸出手拉住旁边男人的手:“我是认真的,接触你我的神魂恢复的会比平时要快。”

张大族长没有把手扯走,也没有主动去牵冰蓝,似乎一切都和他没有关系。

感受着一点一点平静下来的脑子,冰蓝闭上眼睛,往张大族长身边蹭了蹭,得寸进尺的试探着身边人的底线。

感受着呼呼往上涨的精神力和越来越平静的大脑,似乎那股子刺痛感马上就要消失了。

当然了那只是冰蓝的遐想,毕竟神魂怎么也不是那么好修复的。有改善是真的,绝对没到变态的程度。

冰蓝有些不好意思,试探着抱向哑巴张,你别说,狂风暴雨一般的脑腔子越来越舒服了。

得到了好处的冰蓝那是彻底的放弃了啥是自尊自爱,还想进一步的她,眼皮越来越沉重,舒舒服服的睡了过去。

感受着身边人匀称的呼吸,张大族长愣了愣,看了一眼冰蓝,默默地躺在了她的旁边,把人往自己怀里带了带。

他实在搞不明白为啥这个姑娘接触他会得到力量?在他看来就是得到某种力量,这解释也没毛病,神魂之力的确算得上是力量的一种。

只是吧别说你弄不明白冰蓝本人也弄不明白。

睡了一觉的冰蓝感觉脑袋舒服了很多,虽然还是昏昏沉沉,可再也不是针扎一般的刺痛了。

“能走了吗?”哑巴张看着冰蓝问道。

“等一下。”

冰蓝有些懊恼的拿出下墓前花儿爷给她的那一卷东西,很小的一个小卷,下来这么多天,她彻底的给忘记了。

小心翼翼的打开,看着上面记载的东西,冰蓝整个人都很懵。

她实在不明白解家为什么有巫族墓那个神秘大厅的构造图。

虽然很模糊,可她绝对不会认错,这就是那个全都是墓碑的简略图,看着那一层层一圈圈的设置,墓碑都用一个黑道替代,可这整体构造太像了。她要没见过大概根本看不明白这个,可她第一站就去过了那里。

“你过来给我看看这个。”冰蓝招呼着哑巴张。

哑巴张拿起背包坐在冰蓝旁边,伸手接过她递过来的东西,看了半天问:“这是什么?”

冰蓝试探的问:“你不知道吗?”

哑巴张有些疑惑他该知道吗?他的记忆里没有这个地方,诚实的他摇了摇头。

冰蓝猜不透花儿爷给她这个图是几个意思?这也没说让她帮忙找啥?就鬼鬼祟祟的塞她手里一个这玩意,这是啥意思呢?

纠结了半天的冰蓝说:“你觉得这会是这个墓的构造图吗?”

哑巴张拿起图仔仔细细的研究了起来,冰蓝想从他脸上看出什么,可她道行太浅,什么东西也看不出来。

这就算是这个墓的构造图,给她也白瞎啊!她这个人盗墓全靠暴力拆除,要不就是邪门歪道,正统的知识她狗屁不通。

这可真的太难为她了。

哑巴张看了得有十分钟:“咱们按这个上面试一试。”

冰蓝看了看他,觉得这个人应该不像开玩笑,难道还真的是古墓的地图?可她第一站就到了那里,那代表的是什么?

有一个她不想承认的认知,她实在是不希望她的猜测是真的。

“你能告诉我主墓室在哪里吗?”

哑巴张指了指图上的一个地方。

冰蓝想:她买块豆腐撞死算了。

她第一站到的竟然是总控室。

哑巴张不解冰蓝为何一脸肉痛的表情,麻利的拿出干粮塞冰蓝怀里:“快吃,然后出发。”

说完一个人去找下一个墓道的机关。

冰蓝看见她的背包心里有那么一点点妥帖,这个小子不错,还知道把她的背包给她带上,是个会过日子的。

可她……真是不提也罢。

有了手里的图,两个人走起来那更是顺畅,一点危险没遇到。冰蓝都怀疑这是来到张家后花园了。

当哑巴张抽出刀按下最后一个机关时,这次出来是在一条宽阔的墓道上。冰蓝心里想着:“这应该就是主墓道了吧?”

这条墓道与之前的都不相同,宽阔而精致,每隔十步就有一盏长明灯,与之前的黑暗不同,这里十分明亮,两侧石壁上绘画着巫族的图腾,还有一些叙事,很多她都看不懂。

主墓道尽头是一间宽广的大殿,大殿的正门已经打开,不用想也知道有人已经进了里面。

哑巴张和冰蓝跨过门槛,就看大殿正中是一把玉椅,玉椅雕刻成了她看过的那朵花的样子,玉椅两侧堆放着数不胜数的金银珠宝,玉器古董,瓷器和各种黄金雕像,大殿的穹顶镶嵌着数十颗鸡蛋大的夜明珠,周围那真是金灿灿的一片。

二十几号人正在大殿里面翻翻找找,捡起这个丢下那个,忙碌的不得了。

“我的乖乖”冰蓝看见眼前的景象眼都直了。

她环视一圈,这下人齐了。

各位当家人虽然身上挂了彩,看着倒是不致命,还有心思在那里看壁画,没有去拿任何东西。

大胖咋咋呼呼的说:“有句话怎么说的来?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一个巫族就囤积了这么多宝贝?堪比帝王墓!”

瞎子对金银珠宝并不怎么感兴趣,而是打趣着胖子:“话也不能这么说,总得为后人留点东西不是。”

胖子那就像猪八戒进了蚕丝洞,扎在珠宝堆里不想起身,开始挑拣起来。只是能力毕竟有限,就算他再贪心一个人也搬不走这金山银山,宝贝挑了一批又换一批,最后都不知道到底该拿什么才好。

他着急道:“黑爷快来帮我看看拿什么好?”

“这盒吧!”瞎子看了看,指了一盒宝石。

“就这些?太少了,快再帮我挑两件。”胖子说着话把瞎子指的东西迅速装进背包里。

“我说兄弟别这么着急,好东西还在后面呢!”黑瞎子在一边嘻嘻的笑道。

“什么东西?”胖子一听果然不再胡乱摸索了。

“这里不过是些珠宝古玩,都是道上的人,你应该知道近身陪葬的才是真正的好东西吧?”

胖子赞同的点点头,随即又摇了摇头。这一路下来开了那么多棺椁,陪葬品没见多少,命差点没了数次。

黑瞎子故意压低声音道:“古人一向致力于长生,难保身边没几件神器,最厉害的大巫活了一千多岁。”

胖子闻言以为会是什么?听瞎子说完,嗤之以鼻的扭过头,埋头进了珠宝堆继续挑选。

瞎子无语的看了看胖子,这次前来的人恐怕除了胖子没人是为了财宝。

冰蓝转过头去寻找哑巴张的身影,而他此刻正在观察那张玉椅,玉椅是用玉石雕刻而成,看上去跟地面相连,大殿四周再无墓道墓门,然而这里只有一把放着金冠的椅子,并无棺椁,也就是说主墓室另有它处,而玄机应该就在这张玉椅上。

“怎么样,看出什么门道了吗?”黑瞎子走过去也看了看玉椅,玉椅雕刻精美,堪称巧夺天工,但却看不出有什么机关。

“嗯,你坐上去。”哑巴张指了指玉椅对黑瞎子道。

看着各位家主围了过来:“你,有几成把握?”黑瞎子的笑容有点僵硬。

“七八成吧!”

“你?”黑瞎子有些无语。

哑巴张摆了摆手,示意他别再废话

冰蓝就见瞎子眨了眨眼,做出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抄起玉椅上的金冠。

“已经检查过了没有机关。”哑巴张看黑瞎子一脸不情愿,解释道。

黑瞎子咬牙切齿的戴上配有绿叶的金冠,然后把手往两边一搭,摆出一副皇帝早朝的架势。

在他后背靠向玉椅的时候,玉椅底座发出一阵‘'隆隆’的响声,沉重的玉雕花椅突然下沉了一寸的深度,这一沉就触动了暗藏的机关。

花形玉椅后面的石板出现了两道印迹,玉椅便顺着轨道向后划去,原本玉椅的位置下方,出现了一条向下通行的暗道。

瞎子吹了个口哨,愉悦的从玉椅上直接跳进了密道里,各位家主紧跟其后,所有的伙计放下手头的东西,全都鱼贯而下。

冰蓝向大胖招手,哑巴张跟伙计也相继跳了下去。

看了看没有几分钟就走光人的藏宝室,冰蓝心里怎么也闹不懂长生就那么有吸引力?

古往今来有几个能长生的?

还不是也就多活了一些年头?

到头来不都得死翘翘?

这一室的宝贝不香吗?

既然没人懂得欣赏,那她可就不客气了,这么想着,她的精神力已经覆盖住整间墓室里的东西,意念一动全都收进了她的空间里。

摇晃着发胀的脑袋,冰蓝想这次回去她得好好的养养。

看着空空如也的墓室,冰蓝满足的吐出一口气,好心的找出机关给墓室封了口,既然下去了,就从别的出口出去吧!

回头路谁也别想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