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56-新异能

  • 劈进盗墓笔记
  • 符梵音
  • 3067字
  • 2022-07-25 16:43:10

冰蓝现在冷啊!

她知道有人抱着她,可这抱的太不走心了?她没有力气,只能干着急,但凡她有一点力气都会像八爪鱼一般攀上去,就这点温度明显满足不了她。

觉得自己快要被冻死的冰蓝放弃了挣扎,她想死就死吧!

哑巴张不知道是良心发现还是感觉到了冰蓝越发冰冷的身体,把能保暖的东西全都拿了出来,盖在了冰蓝身上。

可是这点东西对冰蓝来说太少太少了。

她用了一些精神力控制着嘴说了一句:“水,喝水。”

她想:能抱着她,还能让她脑袋好受很多的肯定是那个闷葫芦,她说渴,怎么也得给她来个嘴对嘴吧?那样就有源源不断的精神力滋养她的神魂了。

可是脸很疼是怎么回事,你喂水就喂水,捏她腮帮子干啥?

这个姑娘好像忘记了,人家刚才就是这样给你喂水的。

冰蓝用最后一丝力气死咬牙关,就是不张嘴,她想:这样够清楚了不?快亲我吧?

可惜她又想错了,不知道哑巴张点了她哪里,她的嘴不自觉的张了一个口,哑巴张一点一点小心翼翼的给她喂了一些水。

冰蓝一口气没上来给自己气晕了过去。

哑巴张发现怀里的冰蓝有点僵硬,知道自己可能闯祸了,赶紧把穴道给冰蓝解开。

感觉怀里的姑娘体温越来越冷,把人往自己怀里搂了搂,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这是正常人干的事情吗?你不应该给彼此扒光来个亲密接触,用你的体温给对方温暖一下吗?

再不济,你不应该把对方的手脚放进你的衣服里面吗?

这个棒槌是谁?

也就是冰蓝气晕了过去,不然脑子里面的小人会叉腰骂娘的。

也不知道自己晕了多久的冰蓝,感觉体内的力量开始逆向行驶。

那一阵阵刺痛,给她硬生生的疼醒了。

然后就是一股股热浪席卷了她的全身上下。

打瞌睡的哑巴张感觉热乎乎的身体,机灵一下清醒了过来,看着满脸通红的冰蓝,拿手去摸她的额头。

大哥,就她这样的,用摸额头吗?红彤彤的脸说明不了问题是咋地?

哑巴张把冰蓝身上的衣服拿下,铺在地上,轻轻的把冰蓝放了上去,还贴心的把背包放在了她的脑袋下。

可是冰蓝一点也不领情,谁能把这个人领走,给她换个人来照顾她。她昏迷前可是听见那个死胖子的声音了,现在人呢?

可惜听了半天,周围静悄悄的,别说说话声,打呼噜声音也没有一个。

停止挣扎的冰蓝只能祈求上天,让那个木头桩子开回窍,给她脱个衣服,擦个身子,实在是她太热了。

可能上天真的听见了她的呼唤,只感觉一个冰冰凉的东西盖在了她的额头上。

幸福的冰蓝差点掉眼泪,虽然没过几秒钟那个凉爽的感觉就没有了。

冰蓝再也对张大族长抱不起任何希望,拼着刚刚积攒起来的一点精神力,联系上空间,忍着剧烈的头疼,意识闪了进去。

进了空间那一刻,冰蓝感觉自己活了过来。虽然灵魂疼的要死,可是疼死她认了,被气死那就太冤了。

看着眼前扩大数倍不止的空间,她简直哭笑不得,这罪受的,似乎不亏。

感受着空间里多出来的一丝丝灵气,冰蓝总算是从心底里真心实意的感谢了一回贼老天。

看着院前多出来的一棵半米高挂着两片叶子的小树苗,冰蓝好奇的上前摸了摸,手贱的揪了一片叶子放进嘴里嚼了嚼。

瞬间一股子清凉直冲天灵盖,她脑子里那种浆糊一样的刺痛感,一下子减轻了一半还要多。

这……这?

我去你妈,她这是走的啥狗屎运?这树竟然对她的灵魂力有如此好处?

发了发了发了,冰蓝一边搓着手,一边转圈圈。

她在修真界奋斗几百年也没得来这种好东西。

妈妈咪呀,她来的到底是个什么世界?

还能给她掉这种装备?

值了值了,这一趟太值了,别说天道让她过来做点小事,就是搅风搅雨也不亏。

她一直以为给她劈到这里是让她长点脑子,玩阴谋诡计来的,这?不止吧?

虽然这里是个法制又文明的社会,可对于她来说,不是这么肤浅的了。某女激动的有点想呐喊,脑子里却是一阵刺痛。

得,她还是努力的让自己冷静冷静吧!不先解决脑袋里的问题,这情绪波动太大,脑袋受不住。

病恹恹的冰蓝来到灵泉旁,看着脚脖高的灵泉水,直接喝了两口,可惜没啥鸟用。

巡视一圈这个空间,对她灵魂有用的东西,似乎太少了。

点开商城交易页面,看着恢复精神力的丹药,在看看她的积蓄,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她就知道是这个结果。

高科技文明啥东西能对她的精神力有帮助呢?看了一圈,又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不是买不起就是买不起。

冰蓝仰头躺在草地上,果然天才和气运加身的人,都不是那么一帆风顺的。

这简直比九九八十一难还可怕。

此时的冰蓝还不知道,有额外的惊喜等着她。

空间里找不到能帮助她的东西,她把注意又打在了张大族长身上。

花钱的买不起,免费的总可以争取一下的。

她该庆幸空间里面有了变化,还给了她一棵世间难寻的宝树,不至于把她脑袋直接搅和成傻子。

所以,痛并快乐着的冰蓝忍受着身体的不适,睁开了眼睛。她想抬手搂过哑巴张来几口,可惜只能做做梦。

愁眉不展的张大族长看着睁开眼的冰蓝松了一口气。这种事情他是真的帮不上忙,完全不在他的理解范围之内。

“把我抱起来”冰蓝费力的说,不接触她怎么充电。

她好像从来没有叫过这个男人什么。哑巴张没叫过,小哥没叫过,闷油瓶没叫过,似乎只叫过一次他的名字。这个时候她竟然不知道叫这个帮过她几次的男人什么才好。

哑巴张看了看脸色没有那么红的冰蓝,还是听话的把地上的女人抱在了自己怀里。

“谢谢你帮了我,以后我也会帮你的。”这话冰蓝是真心实意说的。

沉默的张大族长没有回话。

冰蓝想她该怎么让这个男人和她亲密接触呢?那是不是需要先聊聊天?聊什么呢?问我以后怎么称呼你?

人家肯定回答你随便或者干脆不理你。

问你可不可以亲我?

哑巴张会不会直接拧断她的脖子?

霸王硬上弓就她现在这个状态似乎没有百分之一的可能性。

烦躁的冰蓝用精神力拿出来了之前用的床垫和被子,看他那疲惫的样子,冰蓝决定还是让他休息好了再提一些不合理的要求比较好。

东西落地的一瞬间,冰蓝的脸色迅速的白了下去。

她是真没想过拿个东西会是这样?

“你不要在用那些力量了。”哑巴张担心的说。

她也不想的好嘛?看哑巴张这人心软,冰蓝有了鬼主意:“想让你休息,你抱着我,我恢复的快。”

看这小子那无语的眼神,冰蓝就气上了,看着他认真的问:“你不信我。”

张大族长张了张嘴没说话,而是把冰蓝放在了床垫上。

对于这个问题冰蓝那是相当严肃并且执着的,这可关乎她以后的充电之路顺不顺畅。

“你不信我说的话。”

张大族长为难的点了点头。

冰蓝费劲的支起身子,想去拉哑巴张,可惜手抬到一半又躺了回去。

气的她好想哭。

这算啥子回事?

“你过来,我要证明给你看。”

张大族长冷漠的坐在那里没有动一下。

我去,无动于衷?

这要她怎么继续下去?

没了办法的冰蓝忍着头疼拿出了半杯灵泉水放在了哑巴张面前。

整个人像被抽空了一样,别说拉人家了,呵呵,动动手都费劲了。

哑巴张拿起他眼前的水,目光复杂的看着冰蓝,这水他喝了,一杯下肚,几天的疲惫感都消失了。

善良的张大族长来到冰蓝旁边,把她扶了起来,想喂水给她喝。

“你喝吧!对我没有用,我是神魂的问题,这个只管身体。”

哑巴张看了看冰蓝,把水喝了下去,把冰蓝放回到了床垫上。

想了想问:“需要我做些什么?”

冰蓝一听有门:“我收取东西需要精神力,而你能帮我恢复的更快。”

冰蓝伸手想去握他的手,结果就看见自己的手指头长出了一条蔓藤还有两片叶子。

这?看的冰蓝是目瞪口呆?

这是啥情况?

她似乎好像并没有开始修真吧?也没有木系异能吧?

冰蓝闭着眼睛控制着体内那股不知名的力量想着收。

睁开眼睛看着自己光秃秃的手指头,半天没有回过神来。

哑巴张担心的问:“你没事吧?”

冰蓝傻傻的摇摇头,她不仅没事还很懵逼。翻了翻自己的手,闭上眼睛想着:“出”只见手指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钻出来了一小截蔓藤。

她看了看哑巴张,看了看自己的手:“都谁看见了?”

张大族长想了想还是说了出来:“瞎子”

冰蓝半天没有说话,杀人灭口是不能了,她以后只能从别的方面还人情了。哎……她可是打算回去当米虫的女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