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55-完成献祭
  • 劈进盗墓笔记
  • 符梵音
  • 3318字
  • 2022-07-25 14:47:17

她的宗旨就是宁可错杀不能放过,不然等这些人目的达到,就是她苦难的开始。

翻看着从男人身上搜刮出来的东西,看着手里的地图,低咒一声,还真是批发来的。

这是人手一张?和她手里的地图差别是有一些,但是不大。

不管有用没用冰蓝把东西都收进了空间里,这是她的习惯,在她想返身回去搜刮别人身上枪支弹药的时候。

高台上的珠子发出了耀眼的白光,在冰蓝没注意的地上,十几具尸体瞬间被吸成了干尸,恐怖至极。

她还不知道在阴错阳差下完成了巫族的献祭。

高台处的那颗珠子把冰蓝和小女孩同时吸了过去,珠子散发出巨大的能量。

在冰蓝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整个人就被那一股力量打得晕了过去。

如果你此时站在外面的山峰上,就会发现,方圆百里的地方冰雪开始融化。

两个人被那一股力量紧紧缠绕着,绿色的光芒在两个人身体中进进出出。

“大祭司,我们等了两千多年的人终于出现了!”

在遥远的时空之外,那是一处全是沙漠的地方,荒无人烟,一个少年的脸上带着十足的欣喜,而他面前那个佝偻的老人,眼中也闪烁着激动的光芒。

众人连忙在一个奇怪的图腾面前跪下,大巫老泪纵横:“天佑我巫族,快,快带我去密室。”

少年连忙把老人背在背上,脚步飞快地朝着一个地方跑去。

他们来到一处密室中,里面绘画着各式各样的图样,老人在少年的搀扶下慢慢走上一个石台。

石台上面是一个巨大的碧绿色的球,散发着绿色的光芒,格外的刺眼。

老人双目通红,一滴滴眼泪从那张满是沟壑的脸上落下来,他杵着拐杖的手微微颤抖:“图嘉,巫族的未来就靠你辅佐未来的大祭司了,我们等待这一天太久太久了。”

“大祭司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少年目光中含着眼泪,有些手足无措。

“没有其他的办法了吗?”大祭司问着自己。

老人的脸上全是释然,他看着少年,脸上是慈祥的笑容:“好好保护未来的大祭司,如果.....如果她不想承担这一份重担,不要为难她。”

老人哽咽着,眼眸中带着决然,他已经活得够久的了,就是为了等待这一天,不成功便成仁。

这也是他们巫族唯一的活路,他也无愧于巫族的列祖列宗。

“是,我都记住了。”图嘉双手握紧,他知道未来的大祭司代表着什么,但是却舍不得眼前的老人,可又不得不这样做。

“记住我的话,我们巫族的未来就靠你们了。”

说着老人将手放在那绿色的球体上,而他的身体也在顷刻间灰飞烟灭。看到这一幕,图嘉蓦然瘫软坐在地上,抱头痛哭起来。

原本绿色的球散发出的绿色光芒更加旺盛,绿色的光芒冲破重重阻碍,在一片黄沙大漠中亮了起来。

而在密室的外面,不管是正在做什么的人人们,都纷纷停下手中的动作,当看到那一抹冲天直上的绿色光芒时,每个人的眼中都含着泪水。

随即所有人都跪下,任由眼泪一滴一滴落在那一片黄沙土地上。

绿光散去,只见密室中除了图嘉,躺着一个赤裸的女孩,她面容祥和,却让人能感觉到她身上散发着不一样的东西。

图嘉眸子中全是敬畏,看着那个躺在祭台上的小女孩,眸子中没有任何邪恶的念头。

他红着眼睛起身,将自己的衣服脱下来给女孩穿上,将女孩抱起来,走出密室。

而门外是一大批跪着的人,每个人的眼中都含着泪水和敬畏。他们的大祭司用自己的生命为他们巫族换来了另外一位等了千年之久的大祭司。

“恭迎大祭司。”看着图嘉怀中抱着的女孩,所有人都跪下齐声喊着,声音中全是诚服和尊重。

“嘶……真他妈疼。”

冰蓝头疼欲裂,想揉一揉发胀的脑袋,挣扎半天,却发现浑身软绵绵的,没有一点点的力量,她感觉浑身的各个器官好像都和她的大脑失去了联系,根本不听她的调配也不属于她。

某女眉头皱起,看了看周围的环境,她人还在墓室里,珠子和小女孩却不见了。

想拿出一颗晶核修复一下自己破败的身体,可空间似乎也和她失去了联系。

生无可恋的冰蓝盯着墓室顶部,这算什么?无缘无故受伤不说,空间都给她剥夺了吗?好不容易升到的三级,这又要给她打回原形?

在冰蓝快要失去意识的时候,远处传来了大胖的叫骂声,而她彻底的陷入了黑暗。

“咦,这个墓室怎么有这么多死尸?”

众人听到胖子的疑问,全都进了墓室,看着一地的干尸,目露诧异。

有人上前检查尸体,一个伙计拿着冲锋枪说:“这是最先进来的那批队伍吧?看他们的装备,都是国际上最新上市的一批。”

哑巴张从他们身边掠过,向高台上冲去。

“哎呦……张小哥你又发现什么了?这么着急?”胖子嘻嘻哈哈的嚷嚷着。

他这话刚说完,瞎子也从他身边掠了过去。

看到瞎子的神色,胖子收起从地上捡来的冲锋枪,跟着向高台上跑去。

“冰蓝,冰蓝……”哑巴张摇晃着冰蓝的身体,见这个女人没了反应,又是掐人中又是摸脉搏,感觉还有微弱的心跳,赶紧把人从地上抱起来。

“怎么回事?”瞎子问。

哑巴张摇头,他也不知道。

胖子呼呼的喘着粗气,被眼前的状况惊到了:“妹子这是咋地了?”

没人回答他,他只好小心翼翼的把小胖手放在冰蓝的鼻子下,一看没了呼吸,整个人都呆住了。

哑巴张看不下去,好心的解释道:“还活着”

“哦哦哦,活着就好,活着就好。”

身后陆陆续续上来几个人,四阿公看了看哑巴张怀里的姑娘说:“刚才那么大的动静,不会是这个丫头弄出来的吧?”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他们又一起看向冰蓝,全都满脸的惊疑不定。

虽然冰蓝气息微弱,他们都能感觉到冰蓝和以前相比似乎是不一样的,身上的气息虚无缥缈,好像让人怎么抓也抓不住。

四阿公辈分最大,先发了话:“先离开这里,等醒了问问她,能弄出那么大动静,这里不安全了。”

众人点点头,哑巴张负责抱着冰蓝,其他人迅速收拾装备,搀着受伤的伙计往出退。

自从哑巴张抱住冰蓝那一刻,冰蓝就听见了外界的动静,可是她的头实在是太疼了,根本不受她的控制,那种撕裂人的疼痛,就是她被雷劈时都没有受过这种罪。

这一切都是那颗破珠子搞的。

冰蓝想恢复一些精神力去感应一下她的空间,最后徒劳无功又沉沉的睡了过去。

抱着她的哑巴张时刻的关注着冰蓝的变化,就看冰蓝的指尖上面冒出一根细小的藤蔓,上面还有两片嫩绿色的芽。

仔细看过去,叶片上的脉络都是金色的。

哑巴张惊的差点没给冰蓝扔到地上去,停顿了那么一刹那,抱着冰蓝大步的往前迈,心急如焚的想和后面的人拉开一些距离。

一直观察着哑巴张和冰蓝的瞎子,上前一步挡住了后面的视线,嘻嘻哈哈的从包里拿出一件黑色半袖扔到了冰蓝身上。

哑巴张回头看了他一眼,大步往前走去。

浑浑噩噩的冰蓝此时更不平静,她能感觉到有一股力量在她身体里游走,可她一点办法也没有,实在是她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

“冷!好冷!”怀里的冰蓝口齿不清的呢喃着。

她此时此刻不知道抱着她的人比她还着急,那眼睛像雷达一样在墙的两边扫视。

感觉身后的人和他们拉开了一段距离,哑巴张回身把冰蓝放在了瞎子怀里,自己去找机关。

瞎子整个人都不好了,他也可以找机关的好吧?他现在一点也不想知道别人的秘密,而且还是要命的秘密。

哑巴张可不管他是什么想法,既然他拿出衣服给冰蓝遮掩,就说明他看见了,看见了就得做点事情。

功夫不负有心人,听着墙壁摩擦的声音,瞎子三步并做两步上前就把冰蓝扔回了哑巴张怀里。

那像送瘟神的神情没被冰蓝看见,不然别说给他治疗眼睛,绝对是要和他友好的切磋一番的。

瞎子半推半劝的把哑巴张推进了墓室:“你们在这里待着吧,我带着剩下的人往前走。”

不等哑巴张说什么,麻利的找到机关把墓门给合上了。

要问这里的墓室哪里好?那可以说只要你能找到墓室外的机关,不去动里面的棺椁,基本上休息一晚是不成问题的。

这里的墓室大小基本上没有什么差别,区别在于各个大巫死亡的时间不同,擅长的不同,陪葬的东西不同。

这可是下来这么多天大家摸索出来的规律。

他们从来没有盗过这样的墓,听都没有听说过。当然也有个例,就是人家不想让你进去,你强行进去,那对不起,伤亡自行承担。

进了墓室的哑巴张看了一圈,找了一个角落坐了下去,想把冰蓝放在地上,看了看呢喃着说冷的姑娘,又把人往怀里拢了拢。

摘下背包,拿出矿泉水自己喝了几口,把冰蓝的嘴捏开,送了一点进去。看着还知道吞咽的姑娘,他的心里踏实了一些。

把盖着她手的半袖拿开,哑巴张一只手搂着她,一只手拿起冰蓝的手,看了看,用手碰了碰那两片小叶子,非常诧异,这是真的?又扣了扣蔓藤,也是真的?

他都要疯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她体内有什么种子寄生了?他可是知道有很多植物是能在人身体里成活的。古时候也有很多方士或者医者养药人,一些稀有的药材都是拿人体种植出来的,难道这个姑娘着道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