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53-中原道士

  • 劈进盗墓笔记
  • 符梵音
  • 3088字
  • 2022-07-25 19:07:19

尹家主打量着墓室,看着围着棺材跪成一圈的小孩,每个人后背都贴着一张符纸,走进一看是这些孩子的生辰八字。

懂行的都知道这种命格的小姑娘用来殉葬最合适不过了。殉葬的时候往她们肚子里灌上一肚子的水银,再用秘法保住尸身不毁,然后往她们身上画上禁锢的符咒,这样一来她们便不能投胎,不能将福气带走不说,还能用她们的福气惠泽墓主人的子孙后代。

这挺阴损的法子。

他们进的来,出去就不是那么容易了。瞎子围着这帮小孩转了一圈回到了四阿公旁边。

“她们被灌了水银做成跪俑,同其他一百零七个姑娘一起殉葬,以保墓主人子孙后代千年荣华。这些殉葬的女子都不会入轮回,她们身上的福气和气运只会源源不断地滋滋养墓主人的后人。这是中原才会有的下葬习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尹当家不明白的问。

四阿公这人简单粗暴的多:“开棺,看看不就知道了。”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觉得四阿公说的对,没受伤的伙计全都上去帮忙开棺椁。

瞎子和四阿公他们看着墙上的壁画。

有个老学究一样的伙计,指着壁画说:“这个带黑斗篷的应该是巫师。”

又指了指旁边的一个小人:“你们看这个像不像中原的道士?”

只见画上的小人,有着非常明显的中原特色,手里还拿着一个拂尘。

“而且这幅壁画与咱们看过的其它墓室的壁画风格不同,这副更偏向咱们中原的墓葬风俗。”

众人点了点头,一致同意他的观点。

有了大家的肯定,伙计陆续说着:“你们看这里,是不是发生了天灾?这个村落的人伤亡很重,巫师被压在石头下,被道士救了出来?”

众人一看还真是那么回事。

“咱们接着往下看,是不是道士在救治这些村名?似乎他们相处的还不错。”

“可是到了这里就变了,怎么看都像有人在抓这个道士,杀了很多村民,这些人怎么这么像蒙古人?”

这个伙计话音未落,众人的呼吸都变了。

道士?蒙古人?这?不是修元太祖墓的道士吧?即使不是也应该是个知情人吧?不然抓他干嘛?

“你们说这里葬的是这个道士还是这个大巫?”

这个伙计刚提出他的疑问,那边就听到哐啷一声。众人回头一看,哎呦,棺椁给打开了。

这时候也没人研究什么壁画了,全都围在了棺椁周围,看着里面的尸体和陪葬品。

只见棺椁里躺着一位成了干尸的老妪,她的周围放着密密麻麻的陪葬品,大部分都是中原那边的东西,因为跟西方这里的东西太格格不入了。

众人的呼吸那都粗重了几分,这也太豪横了?好多东西他们都没有见过?

九门里的人没有见过的陪葬品,可见其价值。不说他们拥有的,就说过他们手的宝贝,那也不知道有多少?看着这一棺材底的宝贝,就差上手抢了。

可惜没人敢先上这个手,有四阿公这个不按常理出牌的,每个人都把小心思收了起来,不是他们不爱财,实在是命更重要一些。

四阿公扫了一圈众人,把他们的心思收在眼底,开口道:“登记在册开始清理。”

有了他老人家发话,众人干活那叫一个积极。

都开始叽叽喳喳的说着这次的收获,说着手里没有见过东西。说着这个老妪的身份。

有人好奇的问那个老学究:“状元,说说这是怎么回事?”

要是冰蓝在这里,估计又会在心里歪歪一阵子,状元?这名字起的好,寓意好,就是干的事情和人家状元不沾边。

这个被叫状元的人,看了看棺椁,看了看那些跪俑,扫了一眼壁画:“这些应该是那个中原道士弄出来的。”

有人不解了问他:“为啥?”

那个男人还真是认真的思考了一会说道:“也许为了那些无辜死去的村名,也许为了躺着的那位巫师,谁知道呢?”

这太匪夷所思了。

就..跟在听书一样。呸!说书都不敢这么说。

这么一联想就是一部跨国的凄美爱情故事啊!

道士?女巫?后代?有那脑子转的快的,指着地上的女孩们说:“这不会是蒙古族的小孩吧?”

是不是的他们又没有仪器检查这些孩子的DNA,他们也不在意这些个是谁的后代哪里的人,他们就是闲得慌。

本来瞎子看完都要走了,结果听这些个伙计说得那么阴阳顿挫就停下了脚步,哎哟年岁大了也变得有点八卦了。

他这算不算网络上流行的那句:生命不息,八卦不止?

“四阿公从咱们在墓室里面得到的东西来看,这些人下葬的时间似乎都不一样?”

“有早有晚?”有人接话。

“对对对,就是这样。”

“这应该是历代巫族大巫死后的长眠之地,一人一室。”

“看样子也是有特殊身份的人才会葬在这里。”

墓室里的人七嘴八舌的说着自己想到的事情。

瞎子倚在墙上:“你们不应该想想怎么出去吗?”

众人被问的哑口无语,他们真没想过这个问题,跟着几个大佬就好了。

四阿公摆摆手,让人推着他来回在墓室里观察,瞎子和尹家主也四处搜寻着什么。

在他们不注意的时候,墓室里的孩子都有了一些变化,只是变得有些慢,众人还没有察觉出来。

要是冰蓝在这里,肯定就发现了哪里不一样。开棺起尸都快成了这里的标配,他们打开了棺椁这么久,也没发现有起尸的征兆,就该想到危险近了。

人家不忍心把墓主人练成鬼修罗,那只能在别人身上下手了,看看这些个蠢货,一个个的只盯着棺材里的宝贝看,殊不知危险就在背后。

不知道是谁开始大叫了一声,众人那心紧跟着就是一哆嗦。这叫声来的太突兀了。

有一个说一个,全都放下了手中的活计,把武器握在了手里,眼睛扫视着四面八方,只有几个当家人和机灵的伙计,盯着周围的小孩在观察。

只见一个小女孩晃晃悠悠的站起了身,呲牙咧嘴的向离她最近的伙计抓去,长长的指甲泛着青黑,看着就让人头皮发麻。

墓里面大鬼不可怕,其实最可怕的就是这些小孩子。那杀伤力绝对是天花板级别的。

四阿公和瞎子最先出手,直接攻击还没有站起来的孩子,整个墓室那叫一个血腥混乱。

哑巴张和冰蓝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这个墓室:“咱们是不是来过这里?”

冰蓝指着墙上的壁画和地下死去的鬼修罗。

“来过。”

“那咱们这是转了一个圈又回来了?”

哑巴张点了点头。

“那咱们……”

没等冰蓝说完话,哑巴张已经带着冰蓝到了外面的甬道。

“用你的办法看一看这里的墓室,是不是都是咱们去过的。”

冰蓝听话的点了点头,神识外放,开始一间一间的扫荡了过去,直到神识到了其中一间的时候,感觉有了变化。

冰蓝拉着哑巴张就往甬道深处走去,他们走的甬道很是笔直,一点我不像是一个圈啊?

“你怎么不自己找机关呢?”

“浪费时间。”

好吧,冰蓝感觉这个理由很强大。

“那你感觉咱们走的是直线吗?”

“是”哑巴张回答的非常简短。

“那咱们怎么又回到最开始的那间墓室了?我以为咱们走了一圈又回到最初了。”

“应该是障眼法,或者哪里有了变化。”

“你见过这样的墓没?”对于这一点冰蓝很是好奇,他下过那么多墓,这个机理他应该是懂一些的吧!

“没有”

“我去,不是吧?你不是张家族长吗?这样的墓你没有下过?”

“没有。”

冰蓝对于这样的回答表示不满,这说明啥?西方的建筑师比他们的建筑师厉害?

“你在想一想?这样的墓你们家没有什么记载吗?”

“没有。”

我去,冰蓝无语望苍天,还有张家人没进过的墓?她咋觉得那么恐怖呢!

两个人来到冰蓝发现异常的墓室外:“看出什么了吗?”

哑巴张摇了摇头。

“感觉咱们再上升或者下降了吗?”

哑巴张还是摇了摇头。

冰蓝想了想把她弹出来的那间大巫墓,心塞。既然弄不明白原理,她只能拉着哑巴张穿墙了。

巫族吗?还是保持他们的神秘好了,她也无意探查别人的秘密,毕竟她只求财。

在她去拉哑巴张的时候没拉动,只见哑巴张看着一个方向,冰蓝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吓得一口气差点没上来。

指着墙边坐着的男人,半天没有说出来话,这?这?这?

哑巴张看着冰蓝的异样问:“你认识他。”

冰蓝猛地点了点头,认识,太他妈认识了,这不是在张家农庄看见过的小罗吗?

“你不认识?”

哑巴张被问的莫名其妙:“我该认识吗?”

冰蓝点了点头:“他是在你们家农庄里的人,张家人,我见过的。”

哑巴张皱着眉头,快步走到了尸体面前,蹲下身子,把小罗的手拉了出来,只见小罗的右手已经没有了。

“这是?”

“被人带走了。”哑巴张低声说。

额,这波操作厉害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