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51-收东西
  • 劈进盗墓笔记
  • 符梵音
  • 2902字
  • 2022-07-25 14:00:39

“那我们在这个墓室里还是去外面的通道?”

哑巴张想了想:“在这里,不动了。”

“那你说棺材里面那个还会出来吗?”

哑巴张摇头。

冰蓝闹不懂那是什么原理?怎么进去就出不来了呢?当然她也不是盼着鬼修罗出来,她这是纯属好奇。

“为什么在这里?”冰蓝很好奇。

“外面应该是到了一定时间会变换一下位置,所以你出去没有看到他们,他们现在对着的不是咱们这间墓室了。”

冰蓝想想也就明白了。

古人这机关修的可真是绝了,这么好的传承既然断了。

找到一个相对干净的地方,神识探查一下没危险,拿出一个床垫放在地上。

特别好心地用土系异能把人家破裂的墙体给恢复了一下。

如果让外人看到她的做法,一定会笑话死她,这等于她把自己给埋里面了。

冰蓝一百个放心哑巴张,况且今天的活动量那么大,她都感觉到了疲惫,她想哑巴张也好不到哪里去。

这间墓室除去粽子没了别人,桌子椅子安排上,好吃好喝安排上。

“洗澡吗?”冰蓝问。

哑巴张不明所以。

冰蓝耸耸肩弄出来两大桶水,意思多明显了。

哑巴张古怪的看了一眼冰蓝说:“外面的人找到机关是可以进来的。”

呵呵~这话给冰蓝噎的。

是她欠考虑了,他们是出不去,别人是能进来的,这要是她正在洗澡,呼啦啦进来一群人,这?还要不要脸面了?

冰蓝自动忽视掉自己的犯蠢行为。

她要往出掏点东西,大佬们应该看不上她的这三瓜俩枣吧?

大佬们都是矜持的吧?

应该是有储物装备的吧?

能把她扔出墓室应该是个超厉害的对吧?

所以她要不要小小的试探一下?

冰蓝坐在那里左思右想还是决定赌一赌运气。没有千日防贼的道理,不然她以后还怎么愉快的玩耍了?

心中做了决定,拿出三面阵旗,放在了三个方位激活,这是练气期小菜鸟用的,不打眼。

她想能做大佬,肯定得是金丹以上的修为,所以练气期的东西人家肯定瞧不上眼。

有没有大佬冰蓝不知道,反正那个古怪的墓室给她弹了出来,她脑补着背后有高人。

“这下子可以安心的泡澡了。”

她实在受不了自己身上的味道了,床垫子拿出来是休息用的,不是拿出来看的。

不管哑巴张是什么想法,冰蓝麻利的吃饭,之后把自己扒光,一张火符扔进去,坐在温热的水中,舒服的直哼哼。

哑巴张背对着冰蓝,心里那叫一个无语,他实在不知道怎么形容这个姑娘的行为。

别问?冰蓝就没拿他当人看。

一个快要失去记忆的人,看光她也记不住,所以~她觉得那都不是个事。

吃完饭的哑巴张,看了看给他准备的衣服,看了看浴桶,看了看舒服的快要睡着的冰蓝,一狠心把自己扒光也进了浴桶,真别说太舒服了。

冰蓝把眼睛睁开一条缝,看了看背对着她的哑巴张,无声的笑了笑。小样,还是逃不过她的糖衣炮弹吧?吃人的嘴短,拿人的手软,两样这家伙都占了,那给她保守一下秘密就是应该的了。

洗完头发的冰蓝,拿出浴袍迅速的把自己包裹住。

哎~她要有个火系异能就好了。

实在不行,给点灵气能修真也好啊?哪怕灵气不足,做了练气期的小菜鸟也成,那样一些小法术就能用起来,想想这苦逼的日子都是辛酸泪。

穿上睡衣,擦着头发,洗完澡的冰蓝感觉整个墓室都阴冷了起来。

拿出被子就滚上了床铺。

同样洗完澡的哑巴张看了看四仰八叉躺着的冰蓝,又是一阵无语。

冰蓝看着站在那里慢条斯理擦着头发的张大族长:“你赶紧的,收拾完过来睡觉,咱们休息几个小时就得走。”

哑巴张张了张嘴,想说点什么?可是又不知道该怎么说,迅速穿上衣服坐在了椅子上。

“你这个人怎么回事?赶紧过来。”她还等着把不该出现的东西收起来呢!

“我守夜。”哑巴张回道。

“你快拉倒吧!不休息好都得折在这里面,这才哪到哪?”

哑巴张想了想,放下毛巾,躺在了冰蓝外面。

“额…...那个…”冰蓝有些难以启齿,不知道该怎么表达。

“睡吧!”哑巴张把冰蓝的头按在自己旁边,没多久就发出了沉重绵长的呼吸声。

冰蓝把脑袋抬了起来,小声喊:“张起灵,张起灵?”

我去,这么快就睡着了?

算了,人家应该是累了,暖呼呼的被窝让冰蓝越发困倦,没大一会就呼呼的睡了过去。

墓室里比较冷,冻脑袋,睡熟的冰蓝本能的向暖和的地方钻,直到把自己的小脑袋钻进哑巴张的胸膛才老实下来,接下来就是胳膊跟腿都扒了上去,跟八爪鱼一样抱着哑巴张,哑巴张在黑暗中睁开眼睛,漆黑的眼眸中带着些许的疑惑,随即陷入了深眠,这一天太累了。

周围还是漆黑一片,哑巴张动了动身子,冰蓝还想再睡一会,就发现自己的姿势有点不太对。

她的半个身子都压在了哑巴张身上,腿也在不可描述的位置,胳膊搂着哑巴张精瘦的腰肢。

(不可描述的地方你自行想象。)

尴尬片刻的冰蓝若无其事的坐起身,活动一下脖子,心想:只要哑巴张表现出一点不满,她就要和他友好的切磋一下。

可惜人家比她还淡定。

冰蓝得出一个结论,活得久的,脸皮都比较厚实。

两个人迅速吃完东西,重整装备,尤其是吃的喝的用的,这几天消耗下去的都补了上来。手电这个尤为重要,下来这一趟她都给整丢好几个了。

“就咱们两个,别走寻常路了,你说呢?”

哑巴张知道这个姑娘又要用那些神奇的东西,也不说话,等着就是了。

有了哑巴张的默许,冰蓝牵着他就向隔壁撞去。

甬道的运作机制她一时半会拿不过闷来,墓室结构她还是知道的,像房间一样,一间挨着一间,一间住着一个死去的大巫,每一个墓室里陪葬着大巫的生前喜好,东西各不相同。

他们进到墓室先看壁画,哑巴张负责找机关,冰蓝负责用神识扫描棺椁,有东西收走,没有就撤退,一点也不恋战,更不会给尸体出来的机会。

对此冰蓝乐此不彼。

此时此刻他们所在的这一间墓室有些特殊,布置和前几个完全不同。冰蓝检查着一排排架子,看着那随时都要罢工的木板,手还是没好意思伸上去。

“这是巫医的墓室。”哑巴张对着冰蓝开口。

嗯,确实,她也看出来了,看看那一排排风干的药草,也不知道还有没有药效?

“你说这些还有药效吗?要不要收起来?”

哑巴张扫了一眼,给了冰蓝两个字:“随你。”

“随她?”那就收,万一有啥难得的药材呢?没看还有不少瓶瓶罐罐吗?”冰蓝想。

神识扫进棺椁,只见一个女尸旁边放着一个盒子。

盒子有一米长,四十厘米宽,盒子是用上好的紫檀木雕刻而成,而盒子表面雕刻了繁琐的花纹,也可能是药草。

小心翼翼探入,盒子里的首饰映入脑海,那是上好的老坑冰种蓝翡翠雕刻而成。

一共有十六件,件件精品,绝对独一无二。

仔细一看,饰品从镶嵌到雕刻到打磨,都完美到极致。金镶玉凤凰展翅,凤身仰首展翅,承飞翔姿态,凤身每一根羽毛都清晰可见。而凤尾用蓝翡翠雕琢成一朵朵的梅花,镶嵌在凤尾之上,更别说还有其他颜色的宝石。

收完这些的她也有些吃不消,冰蓝从来没想过,她的精神力会掉血掉的这么快。

这简直了~不能活。

看着冰蓝摇摇欲坠的身体,和那发白的脸色哑巴张弯下腰:“上来我背你。”

晃着自己有些发胀的脑袋,乖乖的趴在了哑巴张身上。

不知道是心里作用还是怎么的,趴到这家伙后背上,明显觉得自己的脑袋没有那么难受了。

接下来的一间墓室,冰蓝和哑巴张没有动任何东西。为啥呢?因为壁画上明晃晃的写着一些巫族文字,这个他们两个都认识,人家写的清楚,棺椁里面只陪葬了人家吃饭的家伙式,几枚铜钱,不值得后人打扰他安息。

而且人家下了诅咒,这个东西冰蓝不想碰,一些玄之又玄的东西,她比较抵触。没办法她不是个中翘楚,也有她不在行的不是?所以诅咒什么的还是敬而远之比较好,没必要所有东西都好奇。

总体来说冰蓝就是惜命,也怕招惹上麻烦,她这人讨厌麻烦。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