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49-巨蟒
  • 劈进盗墓笔记
  • 符梵音
  • 2434字
  • 2022-07-22 11:36:33

懒得搭理那个不省心的胖子,冰蓝招呼大伙拿着手电往棺材里照。刚她可是听见棺材里有声音的,况且此穴已经被人为地改造成了一个镇压敌方风水的凶穴,极易发生尸变。

真被胖子那么徒手一摸,更增加了尸变的机会,这可不是闹着玩的。没看人家哑巴张从进来只握着刀站那里吗?上前都没有,人家多精明的一个人,哪像这些个蠢货。

一群要钱不要命的玩意,这可是拿她名义夹的喇嘛,死在这里算怎么回事?真真是好大一口锅。

借着手电光,大家伙仔细观察起棺材里面这个沉睡了几千年的杀人凶器。这个杀人如切菜的枭雄人物,能杀的血流成河那都是人才。

此人身上盖了一件战袍样式的斗篷,已经看不出来颜色。裸露在外面的皮肤干瘪成绛紫色,双眼和腮帮子塌下去了好大一块,颇为恐怖。

这么一打眼就知道这尸体是认真处理过的。

千年不腐,只是干瘪,算是木乃伊或者干尸的一种了,除了吓人,难看,没毛病,总之没到恶心人的地步。

除此之外并没有大家伙想象中的陪葬品。

众人不满地牢骚着:“咱们差点喂了狼,喂了虫,喂了蛇,喂了机关。好不容易撬开了棺材,没想到还碰见个守财奴,死了也不弄点像样的陪葬品。就留了把刀,够谁分?”

冰蓝在一边摸着下巴点头,确实不像话。刀还是在棺材外面的,这么一说人家棺材里面啥也没放?不像样子,没枭雄的排面。

有那沉不住气的,没空理会大家伙发牢骚,小心翼翼地掀开盖在尸体上的斗篷,由于棺材的密封性好,此时纵然是用最小的手劲,一碰之下,斗篷还是化为垃圾,没了用武之地。

就在盖在尸体身上的斗篷化为灰烬的一刹那,一道流光溢彩印入大家伙的眼帘。

大家伙都知道这是有什么好东西,赶忙俯身凑过去看。

棺中的干尸,双手合十放在小腹,指甲已经长得打了卷。就在他两只手里,一手攥着一只十公分左右的月亮形玉制品,刚才那一道夺人眼目的流光溢彩就是这两块月亮玉在灯光的照射下发出来的。

自古就有黄金有价玉无价之说,更何况是几千年前的古玉?眼见这么个好东西,别说大家伙,就是她都想据为己有。

胖子咽了口唾沫:“妹子,这么好的东西,可不能就这么扔在这了,咱们说什么也要带出去。”

这里的其他人又何尝不是这么想的?如果这两件东西带回四九城,在新月饭店找到个识货的主顾卖了,那么他们这次的国外之旅能把本钱赚回去了。

此前冰蓝还一直烦恼,她要把宝库都收了,下去的兄弟咋整?经费要哪里出,这下有着落了。

她吃肉大伙可以喝汤。

既然棺也开了,东西也在众人眼前了,此时不摸更待何时?

饶是几个人一起动手,也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这才把两块玉拿在手中。

冰蓝友情提供密封袋两个,收好玉装进了自己的书包里。现在可不是分赃的好时候。

虽然隔着一层手套,一层塑料袋,冰蓝双手仍然感到一阵凉意。

对着灯光一晃,就这么看一眼就能感觉出来,这两块玉绝非凡物。

东西到手,这阴气森森的古墓众人是一刻也不想待下去,当即招呼着同伴准备撤退。

这时候的哑巴张提刀上前,冰蓝心里咯噔一下,她刚只顾着欣赏宝玉了,没注意发生了什么。

拉好拉锁,来到棺材前发现一个伙计躺在棺材里,满脸通红,手脚凭空乱舞。

众人也是心头一抖,难道棺材里的大粽子借了谁的阳气诈了尸?在他们毫无察觉的情况下把附近的伙计拖进了棺材里?

就这么会儿工夫,那伙计的脸已经憋了成猪肝色,眼看着就要窒息,可是仍然拼命地晃着脑袋示意大家不要靠近。

一时间大伙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大吼着:“既然这玩意不识好歹,今儿咱们让他见识一下华国人的厉害,不然他不知道什么是手段。”

哑巴张三步并作两步上去用手把伙计拽了出来。

一阵阴风呼啸着朝众人面门袭去。幸亏她整条神经都很紧,反应够及时,头一歪,生生地用肩膀扛下了这无声的攻击。

冰蓝感觉她的半个身子都像被电流击中一样,倒退几步这才站稳。别人可没有她这个运气,冰蓝扫了一眼,有两个估计不太好。

由不得众人多做反应,一条明晃晃的蛇尾夹杂着恶臭朝众人袭来,看那架势如果被它这一下打实了,几个人的小命也就算是交代在这里了。

大伙转身撒腿就跑,忽然眼前一团熊熊燃烧的火焰刺得她眼睛生疼。

原来背着汽油的那个小伙子把外套脱了下来,就着汽油点着了。熊熊的火焰阻挡住了巨蟒的攻击,虽然暴怒却苦于眼前这燃烧着的火焰不敢靠近,一时间人莽对峙。

哑巴张拿着刀飞上了巨蟒的身体,胖子不知道从哪里跑了出来拽走了一个伙计,另一个伙计被一条鞭子卷走。

借着火光冰蓝仔细观察了一下眼前这条巨蟒,大约有水桶那么粗,通体黄黑色,不规则地点缀着金黄色的花纹,三角形的脑袋此时狰狞无比。

由于一半身子隐没在黑暗中,还不知道有多长。

胖子把伙计拖了出去又一溜小跑跑到大伙身边,破口大骂:“这蛇也太孙子了,背后下手,一会儿看我不拔了它的蛇胆泡酒。”端起枪就是一阵突突。

看的冰蓝太阳穴直跳,心想:兄弟你就不怕误伤他人?就这么一会的时间,哑巴张已经和巨蟒交上了手,缓过劲的众人也是各显其能。

冰蓝一直没有动,不是她不想动,是她怕这玩意。

她以为棺材里的那位会诈尸,人家还没动静,出来了这么个东西。而且那一面墙是什么时候没得?这蛇哪里出来的?她既然没有发现?

这里战况激烈,从黑暗中跑出来一队人已经和巨蟒交上了手,这里冰蓝就看见了三个当家人,齐当家,吴二白还有红家大爷,身后跟着的伙计也都挂了彩。

这玩意不是他们追过来的吧?

眼看火势渐弱,不知谁大喊一句:“这蛇怕火,趁现在人多烧它。”

一个伙计把燃烧的外套扔向巨蟒,由于用力过大,外套脱了手,却不偏不倚地罩在巨蟒的头上。

巨蟒被火苗一燎,耐不住疼痛,顾不上众人,猛地一掉头,这一冲,青砖堆砌的墓墙竟然活生生地被它撞出一个豁口。

袈裟心里一喜,赶忙招呼大家顺着巨蛇撞出来的窟窿跑出去。巨蟒撞得窟窿非常小,只有一个水桶那么粗,只好让伤重的先爬出去。

也不知道是干尸倒霉还是巨蟒倒霉,它好不容易把燃烧的衣服折腾下去,衣服却掉进了棺材里。

这位杀神的尸体本就保持得非常干燥,此时遇火呼啦啦地燃烧了起来,一股子黑气夹杂着恶臭扑面而出。

这她还没有动手呢?后患就个屁了?

这时的冰蓝也不藏拙了,提刀上去就是个砍。有了她和哑巴张这两大战力,好多人都解放了出来,急匆匆地顺着洞口往出爬。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