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44-雕像
  • 劈进盗墓笔记
  • 符梵音
  • 3134字
  • 2022-07-22 11:35:19

随着脚踏实地的感觉传来,冰蓝抬头看了看头顶,真她妈的高,这得有一百米以上的距离,她可是接了三次绳索。

亏她是个心大的,换个怂货不得吓尿了。

为了不留下什么痕迹,冰蓝用精神力控制着绳索收进了空间,这下这个洞口就没人发现了,也算她为前辈做的一点小事情。

收拾妥当冰蓝深一脚浅一脚的向密林走去,因为最初的枪声是那个方向传来的。

前方的道路是真的难走,这得多肥沃的土地能养出这么茂盛的植物。

看看这粗壮的树木,半人高的野草,碗口大的花骨朵,真真像原始森林。

只是她面前不到五米处那贼溜溜泛着红光盯着她眼睛的东西是个啥?老鼠?大老鼠?

她想爆句粗口行不行?

没等她追上去,感觉有人搭自己的肩膀,冰蓝下意识地扭过头去张望。

没给她魂吓出来。

下意识的闪进了空间。

不是她熊,是她这人真的怕那些软体动物。她不怕狮子黑熊,不怕豺狼虎豹,就怕那些蛇啊蜈蚣啊蚯蚓啊……此处请自行脑补。

惊魂未定的冰蓝,摸着怦怦而跳的心脏,她想哭一哭,她想回去杀丧尸。

此时谁能出来和她搭个伙?

冰蓝坐在空间的草地上,她不想出去,她想当咸鱼。啊啊啊,她是来盗墓的,不是来观赏动物的。

老天爷你快来个雷劈死我得了。

此时的老天爷可没时间管她这些破事。

冰蓝足足坐了一个小时才让自己的心平复下来,真真是太他妈的吓人了。这也给她提了个醒,冰蓝迅速拿出自己早前配的香囊,看看自己的裤腰带位置,得,一身运动衣这让她往哪里挂?

没有合适位置的冰蓝,只好把香囊装进各个兜里。

她决定一会出去就狂奔,她要去找队友,她再也不要一个人了。

握着剑的冰蓝,出了空间没有看见那条大粗蛇是深深的松了一口气。转身就往预订的方向走,速度快的绝对有之前的一倍多。

这次她除了看脚下,就是看头顶,再出来一次刚才的情况,她也不用盗什么巫族墓了,她直接出山得了。

速度快了,能忽略的也就直接忽略了,看的仔细反而不美。

不远处一只红眼老鼠又一次盯着冰蓝,看的她怎么都觉得怪异。好想拿个东西朝那两只贼溜溜的眼睛狠命砸去。

狐黄白柳灰,农村那都是保家仙,记仇高手。冰蓝想了想还是算了,记仇的玩意不惹她,她先看看情况好了。

只听一声撕心裂肺的哀号,传遍整个森林,这声音听得人悲悲切切,不免鸡皮疙瘩掉一地。

到这个时候有人才反应过来,大叫一声:“快把枪拿出来往树上爬!”

这声音离她似乎很近了。

饶是冰蓝胆大,经过刚才那条蛇的生死考验也吓得一身冷汗,此时回过神,也是心有余悸的。

对于保命她这个人从不含糊抄起枪把子弹顶上膛,拉开了准备随时和人拼命的架势,往空间一扔,凑凑凑的往树上爬,她要找个制高点看一看啥子情况?

那一声悲切的嚎叫之后,远远的又响起几声,一时间整个森林里都飘荡着让人听着汗毛都乍立的哀号。

她这边刚刚就位,就看见三个人,都抄了家伙,奔着最近的一棵最大的树跑去,大胖太重,他拿着枪先在树旁警戒,袈裟和一个不认识的伙计卸下背包先后都上了树。刚要拉大胖上来的时候,他却对着不远处黑暗里放了一枪。

袈裟和伙计用了不小的力气抓着绳子把他拉了上去。

上了树的大胖呼吸尚未平复,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回头问伙计:“你们这是怎么得罪这些狼崽子了?怎么赶上我们到都出来了?”

伙计哭丧着脸:“我哪知道,国内的狼早就打没了,谁知道这地方这么多?”

冰蓝听着漫山遍野的狼嚎声,头发根子直炸。可她一只手把着树干,一只手攥着枪,根本空不出手来捂耳朵。只有尽量让自己转移注意力,不刻意去听。

她就奇了怪了,修真界,末世哪里没有凶残的动物?可她从没怂过。进了这里似乎有什么把那种恐惧感放大了。

冰蓝借着光往下一看,一共七只绿油油的眼睛,还有一只眼睛是红通通的。

此时被这些透着寒意的眼神盯着,三个人都倒吸一口凉气:“我的妈呀,这些狼都从地下冒出来的?”

被他们弄瞎的那只狼显得尤为愤怒,它焦躁不安地围着三个人栖身的大树打转,时不时地哀号两声。估计这狼是它们的头狼,只要它一叫,其他的狼就跟着嚎叫一声。

袈裟小声地对大胖说:“擒贼先擒王,你看准了那只就剩下一只眼睛的狼,能打到它不?”

大胖点点头把身体压低了点放了一枪。冰蓝确认一下大胖这一发没有命中。她眯着眼睛,却始终没有发现那只头狼去了哪里。

就在她准备叫人之际,忽然发现黑暗中模模糊糊的有个人影,冰蓝心头一惊,三个人都在树上,那树下的那个人又是谁?

想到这里,后脊梁上不禁冒出一阵寒意。装神弄鬼的来者肯定不是善类。森林里陷入死一样的宁静,刚刚出现的狼群瞬间没了踪影。

安静到似乎都能听得见彼此的心跳声。小伙计等了一会儿见没了动静,这才直起身来活动一下,他这一活动不打紧,整个树枝都跟着晃悠了两下。

大胖赶紧抓牢骂道:“小吴,你就不能老实一会儿?你要把树枝弄断了,咱们几个都得去见马克思!”

小吴也被自己吓了一跳,嘴上却不让大胖,他抱着树干叫道:“真要有见到马克思那天,我一定跟他老人家汇报一下咱们祖国如今的大好形势!”

这时候袈裟忽然推了推大胖,颤抖地说:“胖子~你看没看见那边站着个人?”

冰蓝知道袈裟肯定也看到了黑暗中的身影,不过此时她也不知道那是什么来路,只能无奈地隐藏自己。

此时不知道狼群有没有走远,万万不能轻易下树,狼这东西最是狡诈,懂策略,通人性,指不定现在正在黑暗里躲着,专等人们自己下去,它们好坐收渔翁之利,为今之计只有静观其变方为上策。

胖子忽然想起小吴带来的獒犬,既然獒犬连人都能斗,这野狼必也不在话下。

当即问小吴:“咱不是还有援军吗?赶快把那只獒犬给叫回来。”

小吴趴在树干上,打了一声尖哨。清脆的哨声划破宁静的夜空,回荡在森林里。不多时一只獒犬回到了树下,嘴里还叼着野兔。

见獒犬赶来,冰蓝心里踏实不少,不过没搞清那个黑影到底怎么回事之前,她还是不能大意。

袈裟叮嘱胖子和小吴,先下去清点一下装备物资再做打算。

大胖第一个爬下了树,端着枪左右看了看,狼群真的已经跑远了,也没发现头狼的尸体。这才招呼袈裟和小吴下来,刚刚一阵交锋空地上一片狼藉。

粗略地清点了一下他们带来的物资,损失比较惨重,作为干粮的牛肉干之前都被用来引走狼群,好在这次下墓的家伙式和清水都还在。

大胖一看吃的没了,当即破口大骂:“这帮狼真孙子,你说林子里这么多的野鸡野兔它不抓,还就跟咱们来劲专捡现成的吃。这投机倒把什么时候都被这畜牲学会了?简直就是王八犊子!”

冰蓝心里放不下在树上看到的那个黑影,赶忙又看了一眼。这一看不要紧,只觉得头皮一阵发麻,后脊梁也冒起了一层白毛汗。

刚刚明明看着是一个黑影,这时候怎么又有一个黑影蹲在他旁边?怕是树影晃得眼花?冰蓝揉了揉眼睛,这回看得更加真切,黑影是一个人站在那里,蹲着的是只体型硕大的狼。

真是想什么来什么,越怕危险危险就离你越近。

这会儿小吴似乎发现了什么,大吼一声:“胖子抄家伙有情况!”

胖子还在骂街,听小吴这么一喊,立马抄起枪问道:“在哪里?是不是那帮偷吃我干粮的孙子又回来了?”獒犬此时也感觉到了危险的气息,狂躁地叫个不停。

原始森林中死寂的黑暗和接连不断的犬吠,加上随时可能遭遇的危险,压得人们有些透不过气。

这一次斗还没倒呢就遭遇这么多危险,胖子体内那股暴戾的气息开始蠢蠢欲动,一时间杀心顿起。

袈裟让小吴稳住獒犬,留在原地防止狼群来个突然袭击,他和胖子兵分两路,一左一右向两个黑影包抄过去。

两个人小心翼翼地向黑影靠拢,和黑影的距离愈发地接近,朦胧中感觉这黑影个子还真高,起码要高过哑巴张一头。

还有几米远的距离,胖子忽然对袈裟说:“那怎么好像是座雕像?”

冰蓝心中一惊,难不成真是她神经太过紧张,草木皆兵了?胡思乱想中胖子和袈裟终于靠近了黑影。

正如胖子所言,他们面前的真是雕像。胖子放下枪:“小吴,不带你这么吓唬人的,我这心脏可不太好。”

看看眼前一人一狼的石像:“袈裟你说这雕的是什么人?怎么会把人和狼雕在一起?难道跟古罗马的雕塑母狼一样?这个人是被狼养大,弄了个雕像感激人家的养育之恩?”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