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43-爆棚的运气
  • 劈进盗墓笔记
  • 符梵音
  • 3022字
  • 2022-07-24 11:54:15

冰蓝跌到了一个完全漆黑的环境,身体像散了架,疼得她倒吸了一口凉气。

飞扬的尘土呛得她喘不过气来,真是要多难受有多难受。

顾不上疼痛冰蓝撑起身体,拍了拍身上的土,有点委屈的控诉:“出来见个面也是好的,话没说完给我扔出来是几个意思?嫌我聒噪吗?我这可是用生命在和您聊天,太不仗义了。”

冰蓝抬头看了看,太黑看不见。

这是哪里?她出来不应该在那个晶莹透亮的大门前吗?哎呀这是又换地方了?

冰蓝低下头,闭上了眼睛,平复一下心绪。

玩球,这个界面有大佬。

她以后还是伏低做小,卷起尾巴做人得好。再也不能带着优越感了,弱鸡还身怀异宝的她,危以。

拿出手电打量一下四周,哎,刚刚的她都没有找到大巫墓中的夜明珠呢?那么亮堂,肯定有好东西。

心有不甘的冰蓝边走心里边腹诽大佬们的不贴心。

哎呦这是啥情况?死胡同?不应该啊?冰蓝拿起手电仔细观察起来,这是一间空空如也的密室?空到除了墙就没有别的东西?而且还是一间这么大的密室?这不合理。

冰蓝拿着手电,向四面八方鞠了几个躬:“前辈啊,得罪了,丫头我要去收东西去了。”

说完话往自己身上贴了一张穿墙符,还是古代的建筑好,旺她。现代的什么铝合金啊?金刚啊?不锈钢板啊?钛合金啊?真的和她非常不和。

冰蓝贴了穿墙符,打算一条道走到黑,这中间她进了一个储物间,里面都是发了霉的粮食或是物种,这个她没有专门的仪器无法分辨出来。

一个酒窖,里面的大部门酒都糟践了,她拿起来晃了晃,空的?只有少数一些还有东西,当然她也没有打开看,回去她得先检测一下。

一个武器室,有一些木制的部分都已经腐烂,只留了铁质箭头,转了一圈,冰蓝收起了两把生了锈的大刀,一把做工精细的短剑,只有这三个看着还有点能收藏的意思。

一间药材室,从头到尾看过去,能用的她都收了起来,时间太长,很多都没了价值。

最后是一间起居室?冰蓝看得咋舌,这?这里还有人住过?她仔细回想一下,嗯,这里确实不像是殉葬坑或者陪葬室,这是曾经活人活动的区域?

卧室不大,东西简陋,冰蓝翻翻找找搜刮的相当仔细,也只找出来五样东西。一本羊皮制的书,两块玉佩都是花的形状,一大一小。一根不知名材料的铁棍,一个不知名材料的罗盘。衣服被褥什么的已经发霉,桌椅板凳都是石头,神识扫过别说机关陷阱,暗室都没有一个。

东西都在人的尸体呢?吃喝拉撒得有厨房之类的吧?看样子她搜刮的还不是很仔细。神识扫过,来到右手边的位置,人影一晃出现在了一个类似走廊尽头的地方。

得,这回她能清晰的知道自己所处的环境了。

脚下是一个长方形走廊,两边都是一间一间的石屋,设置类似现在的办公室。她刚搜刮的是右手边的一排石室,这回她进了左边顶头第一间。

一进去就看地下堆了一堆黑乎乎的石头,数量可观。

冰蓝拿起一块,这?都是天外来石?古人已经开始搜集这些了?怪不得她手里的木棒和罗盘材质搞不清楚。我去,佩服,佩服。

相见即是缘分,她就不客气了。

美滋滋的冰蓝来到下一间,惊讶的她下巴壳子差点脱臼。这住的是哪一位人才?看着地下散落的陨石,还有打铁铸剑用的一系列家伙式。能用的全部收走收走。

这住的难道是一位铸剑大师?

看了看周围大大小小的窟窿眼,冰蓝神识探查出去,这绝逼是个人才。这通风通的,古人的智慧真是不能小觑。

打扫完战场,收获不知名陨石若干。

冰蓝哼着小曲来到下一间,这?这些都是原矿石吧?今天给她的冲击有点猛烈。散落的到处都是。各种各样,虽然不值啥钱,现代的科技发达到提炼出来的东西到处能够买得到,可放在几千年前,这绝对算得上是好东西了。

她冰蓝也是个荤素不忌的,蚊子再小也是肉肉,能收的都收走,或许里面嘈杂着大宝贝呢?不能放过一丝可能,反正留在这里也没了用处,不如给她继续发光发热。

隔壁还是各种矿石,收收收。

下一间就有些庞杂,冰蓝大致过了一遍,这里还有不少玉石原矿。收,没得商量。

最后一间正中间摆放着一个石棺,没有了任何东西。

冰蓝站了半天,纠结了半天,她是开呢?还是不开呢?

想了想,已经占了人家这么大的便宜,神识扫一遍得了,别去打扰人家休息。

神识探查一圈,石棺里面除去骨头,放着一把大刀,这应该是老头子的心头宝。君子不夺人所好,她就不拿了。武器这东西她有,留给有缘人吧她心想。

左右都被冰蓝逛了一圈,这就是一个普通老头子的生活区域。她又一次回到第一间石室,空空如也,冰蓝放开精神力找到机关,用铁棍捅了下去。正好是一个铁棍的大小,没有这玩意还真不成。

随着疙瘩疙瘩出现的声音,就见原本空荡荡的房间地面一层一层的升了上去。冰蓝吃惊的瞪大眼睛,我的老天,这机关做的,比楼梯电梯可有逼格多了,瞧瞧这波操作,古时的机关匠人可真了不得。

冰蓝哒哒哒的走上楼梯,到了最上面一个起身跳了出去,回手用铁棍捅了一下,肉眼可见的台阶一节一节的降了下去。

某女感慨一下,背着自己的背包向前走去。

这又是一个石道,做工粗糙,能容一人通过,地下都是碎石块,不知道是地壳运动掉下来的,还是开凿的时候没运出去,走起来是真的硌脚。

走着走着一股风吹了进来,吹的冰蓝一个激灵,这是出山了?

莫名其妙的冰蓝看看左右,除了一条道也没她发挥的空间,只能埋头赶路。

自从知道这里有能收拾她的大佬,某女啥歪心思都不敢打,只求放过。

空气质量越来越好,冰蓝知道她快要出去了。

只是还没等她兴奋起来,就听见了外面嘈杂的叫喊声,这听着有点惨。也不知道和她分开的众人是个啥遭遇?

某女悄摸摸的来到洞口,观察了一下自己所处的环境。怎么形容她所在的位置呢?

往下是一个山谷,草木茂盛,高的树木她目测了一下得有四米往上,这个季节还开着五颜六色的花,这和陶渊明写的世外桃源有的一拼。

往上看那就是一线天,两个悬崖中间只露出来一条小小的缝隙,有光透进来,照这个亮度,这外面是白天了。

往两边看那就都是悬崖峭壁,除了石头偶尔也能看见几个洞口,还有稀稀拉拉的蔓藤。

她所在的位置那是不上不下,想要下去也得费些功夫。她想既然有路,那肯定有捷径,于是在四周找了起来。

只可惜她不知道,这里还真没有什么捷径,因为住这里的那位匠人那是个高手,上去下来靠的是飞。人家是维护这里机关运作的牛人。

所以废了半天劲的冰蓝那是啥机关也没有找到。你让她下去吧,她还想在观察观察。毕竟下来的是两拨人,下面是敌是友她得分辨一下。

只是这么远的位置她也不好观察。

听着不断传出的惨叫,她也只能祈祷一下不是自己人。翻翻找找冰蓝拿出了一个速降设备,这里她还没有准备好,对面的几个山洞都冒出了手电光。

冰蓝迅速的把自己隐在黑暗处,拿出望远镜观察着斜对面。

可距离太远,光线太暗,她看了半天也就看了个寂寞。除了到处乱晃的手电光,证明对面有活人,别的只能浮想联翩。

就下面这么大的面积少说也有十几个足球场地的大小。某女果断放弃,坐在一边开始摆弄她的设备。

这玩意她只在电视上看过别人用,自己一次都没试用过,所以她得搞明白。

不管对个是些什么人,她得保证自己能安全落地。一切准备就绪以后,她就等,等别人都下去以后她再悄咪咪的往下爬。

拿着望远镜看着对面山壁那忽明忽暗不断往下的灯光,冰蓝收回视线开始往出倒腾吃的东西。

看了一下腕上的手表,冰蓝差点把鸭腿掉在地上,她这咋显示已经过去两天了?她从上面掉下来感觉也不过几个小时的时间吧?

冰蓝再一次心肝直颤,这也不是啥修真洞府秘境之类的吧?咋给她一种不真实的感觉的?

看着手里的吃食都不香了,她冰蓝第一次没了吃东西的欲望。

就凭她现在的本事是找不到她第一次掉进去的地方的。

她第一次对书上描述的终极有了一些不一样的兴趣,说是好奇更准确一些。

她突然想进去看一看,到底是什么东西让张家要一直守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