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42-诡异的大巫墓

  • 劈进盗墓笔记
  • 符梵音
  • 3277字
  • 2022-07-24 11:51:58

时间一到,冰蓝领着众人到了入口,看着又一次凭空出现的光,她抬头看了看上面,这也没有月亮啊?哪里进来的光?

可惜没有时间给她研究这些,冰蓝拿出一瓶子血小心的倒了上去,她身边可没有巫族人,浪费一滴都是罪过。

昨天神奇的一幕又一次出现了,冰蓝摸了摸出现的洞口,她确定这里是一个阵法,一个需要巫族血脉激活的阵法,越来越有意思了。

冰蓝闪到一边,让他们迅速进入,毕竟昨天打开的时间并不长,说明他们用的方法并不完整,哪有下葬祭祀开个门就用几分钟的,抬点东西进去的时间都不够。可惜也没人给她解惑了。

大胖跟在了瞎子后面,两个人看了她一眼就随着众人走了进去,冰蓝殿后回头看了花儿爷一眼,随着缓缓关闭的阵法消失在了入口处。

解雨臣摆摆手,众人拿起东西,迅速从另一面下了山。

这边进去的冰蓝看着前方的手电亮光,迅速的跟了上去。看着两边的石头墙壁,大工程了,开山建墓,这明显是人工开凿的痕迹。

冰蓝见附近没了人,把小姑娘放了出来。如今这个时代的年轻人,遇到了今天的诡异状况肯定有必要和她好好谈谈唯物主义,说说现在都什么时代了?四个现代化都快实现了,还什么鬼啊神啊的,冰蓝看了看小鬼,你看你不相信的东西它真的存在。

有的时候她都弄不明白自己现在的状态是什么?

冰蓝观察着这条石道的走向,很奇怪,这感觉怎么是往上面去的?难道她方向感差到了这种程度?看着石道两边除了石头就啥玩意也没有一个,别说壁画,就是什么石兽都没一只。

冰蓝看着前方晃来晃去的手电光,拿出平板还是一点反应也没有。看样子她的两只侦查蚂蚁回不来了。丧气的拿出一对耳钉带在了耳朵上,这是微型高清拍摄装备,她要把这次探墓的图像拍回去看一看,研究一下。

这边的冰蓝闲庭漫步的往前走着,突然听见嘈杂的喊叫声,没等她往前追去,脚下一阵失重,奶奶个锤子的,哪个二货碰了机关?她这是造了什么孽?

她冰蓝为啥上了飞机就睡觉?因为她晕机,她讨厌失重的感觉,她不喜欢。她在修真界被卷进时空裂缝受够了那种晕晕乎乎没有丝毫反抗能力的旋转。现在这算什么?谁能告诉她,为啥走的好好的会有这种机关?昏迷前的一刻,她想:就这高度,她直接宣布结束好了。

不知过了多久,冰蓝醒了过来,这一番醒过来,她只觉得手脚都痛得很,又痛又麻,随手检查了下,还好没受太严重的伤。勉强站起身来,周围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清,阴风阵阵的身体冷得很。

不过这时冰蓝不惊反喜,有阴风便是有风,有风便不是死路,至少这里是畅通的,不会被困死。摸了摸配剑和身后的背包,都在,只是少了手里的手电筒。这下心中定了些,当下从空间拿出来一把新的强光的,先看看周围是什么环境再说。

手电打开,这玩意好用,比古代的火折子强,不怕被阴风给吹灭掉。

冰蓝先看了看上方,她想确定一下自己是从哪里掉下来的。这一看不要紧

上面没有任何洞口,这里是一条漆黑的通道,这通道三人宽,二人来高,不知通向何处,幽远深邃之极,没办法,只能先顺着这条通道走下去。

一步一步的走着,这通道居然长得很,冰蓝走了许久都没有走到边,通道两边还是毛也没有,说好的壁画呢?镇墓兽呢?再不济机关陷阱呢?要不是她有破幻珠她会觉得自己是陷入了幻境。

肚子有些微饿,冰蓝坐在墙根,拿出汉堡一口一口的吃着。

山顶掉下来,就她这个身体素质,这个受伤程度,或许她已经到了底。下来的人要都是她这个遭遇,活下来的非死即伤,能完好无损的没几个。

可惜她冰蓝错了,七十多人只有她有这个待遇,别人还在从上往下的路上呢!

山腹地底怎么有这么长的通道?倒是怪异。冰蓝吃完汉堡又来了一个面包,喝了些水。她终于想起少了什么,跟在她身边的小鬼没了。

我艹,那她就不是从啥机关掉下来的,她这是又掉进阵法里了?

终于,在冰蓝走的快失去耐性之前,看到一直都漆黑的前方,亮起了淡淡的白光,当下心中大喜,知道前面有了变化快走了几步。

终于到了路的尽头,她估算一下自己走了得有几个小时。一条通道,啥玩意没有,能走几个小时,这是哪个瘪犊子玩意弄出来的?

眼前是一座巨大的门,门不是石头,不是木材,不是青铜,晶莹无比,散发着淡淡的白光。冰蓝摸了摸,不是月光石,也不像是玉,妈呀还有她不知道的材料,好想弄走,估计值老钱了。

冰蓝坐在门前的空地上,吃着驴肉火烧喝着豆浆。看着门前立着一个石碑,石碑上面刻着歪歪扭扭的上古文字:“巫之墓”

这字其实不是简体不是繁体,不是象形,弯弯绕绕的,不知是以何种文字书写而成,但奇怪的是,冰蓝发现自己居然可以看得懂。

这就有点惊悚了,她不认识的东西居然自己能看得懂?还是有人想让她看得懂?想想自己是个小弱鸡,对方是个满级大佬,冰蓝这心啊哇凉哇凉的。

巫之墓,冰蓝一下子没搞懂,不过看样子她是略过中间的艰难险阻,直接到墓地了。

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冰蓝想:且先进去看一看,她去推那晶莹的大门,结果门没推开,冰蓝的身体穿过那晶莹的大门,跌入到了大巫墓中。

进入到大巫之墓,冰蓝调整了身体姿式,刚才差点儿摔倒。想想她一个见过世面的女人,居然没看出来那不是实质性的门,还愚蠢的想收起来,先让她羞愧几分钟。

冰蓝一边懊恼一边打量起大巫之墓来。当下发现,在这块极大的墓穴当中,

一座又一座的石碑立在高一米以上的台阶上,层层叠叠,延伸了九个台阶。

大厅中央放着一个石桌,桌上刻着一朵非常美丽的花,但是对不起她不知道这是啥品种,只觉得挺好看,刻工非常了得。

墓碑静静的立着,有着说不出的肃杀之气。它们形态各异,没有一块是相同的,有长有短,有方有圆,有动物有人物,竟然还有花草树木,各种果实形态,因为她看到有的墓碑像香蕉有的墓碑像苹果。

冰蓝看着,心中好奇,这到底是什么恶趣味?墓碑的形态这么一言难尽?

难道这都是每个大巫生前最喜欢的东西?死后就雕刻成了墓碑的样式?还是为了凸现自己的别出一格?好有个性的种族,冰蓝给他们的任性点赞。

一步一步的跨向台阶,这里铺了人能过往的小道,几乎是三个人中间有一条能让一人通过的道路。向上向下向右向左都挺方便。

一一数过去,一共一千零八座墓碑。没有名字,没有文字记载,她就知道一个墓碑代表了一个人,你问她为啥知道,她想说:“对不起,莫名其妙的她就感觉到了。”

一圈看下来,冰蓝心里堵得难受极了。这里没有只言片语的文字记载,真是神奇,鬼画符都找不出来,除了石桌上的一朵花儿。

她咋搞不明白,没有文字记载,这存在的意义在哪里?避世?怕仇人寻上门?彰显神秘感?冰蓝这里又多了一个未解之谜。

站回石桌前,看看左右连香炉都没有一个,嘟嘟囔囔的开说:“我说前辈们,这里香炉都没有一个,晚辈想给你们上柱香,还得自给自足,是不是太寒酸了点?”

话说完,从空间里拿出一个大香炉,还有三柱大香,这是她打劫一个寺院得来的,当时怎么想的?这些可都不是俗物,是占了香火气息的,是开过光的,是好东西,然后就给整个寺院搬空了。

如今看来,她冰蓝非常有先见之明,你看看这不就用上了。

冰蓝先磕了三个头,然后站起身,点起来三炷香插在了香炉里。

“各位前辈,是你们让我来到这个地方的吧?你们想让晚辈帮你们做点什么?有什么事都可以说,既然晚辈来了就是缘分,能帮忙的在我能力范围内的,只要有好处,晚辈还是愿意忙前忙后的。”

“你们也别嫌弃我啰嗦,我不知道你们在这里待多少个年头了?外面的世道早变了。如今啊,那没钱办事是寸步难行的。您们要是有什么吩咐,回头给我几个宝库的位置,咱们就算达成协议了,有啥问题晚辈就尽量去解决。”

“您看这里文献没有一个,记录更不用说了,除了一朵花,晚辈都没看出来有啥信息传递给我。你们就算有仇人晚辈也猜不中啊,对吧?不可能你们就是想让我进来上柱香吧?那可真好,晚辈做完了,一会晚辈对墓里面的东西就不客气了。”

“对了,跟我进来的还有一只小鬼,各位大佬们可别给她弄死了,那是你们巫族的血脉,她奶奶还说她是巫族下一代的圣女,需要一颗珠子,珠子我没看见,也不知道她说的是真是假,她要是骗我的,你们直接找他们去吧,用你们巫族的规矩来办,我这个外人就不参与了。”

“还有……”

冰蓝还没有说完话,就被弹出了大巫墓,看着摔在地上的自己,冰蓝想骂娘。她多有礼貌的一个孩子,话还没有说完就把她扔了出来?卸磨杀驴这么快?她上的香才燃了一点点吧?她的香炉还没收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