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39-不得其门

  • 劈进盗墓笔记
  • 符梵音
  • 2474字
  • 2022-02-14 09:38:18

“副官你们来看看,这几个冰疙瘩的位置和这图的几个点点是不是有点像?”冰蓝上上下下左左右右来回指了指。

他们进山三天了,明明就是在这个附近,就是不得其门。大家都说这么多年过去,加上地貌变化,入口和婆婆给的有了出入,可她冰蓝不信邪啊!

就算不是大巫,那也得是个风水师吧?即使风水师算不上,弄些阵法障眼法总也是小意思吧?明明标注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他们就是看不懂。整个地方,除了坑坑洼洼的冰疙瘩,冰蓝也想不出还能是个啥玩意了。

入手冷冰冰,别说机关,狗屁摸不出来,张家的那点探墓本事完全没了发挥的余地。到处都是刺眼的白,看的冰蓝想找个小黑屋待一待。

“妹子,你别说,像那么回事。”瞎子上下其手把冰蓝指的位置摸了一个遍。

“这巫族墓的入口真是奇了,你们几个可以说是道上排的上号的了,三天咱们愣是没有找出点什么。”红家大爷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哑巴张和副官走到瞎子身边,上上下下又给摸了一遍,两个人同时摇了摇头,意思不是。

冰蓝怎么看怎么觉得是,这里面的每一处位置她都对了一遍,只有这几个冰疙瘩给她的感觉不一样。

她蹲下身拿出婆婆给她的东西,看着那几瓶子血,怎么看怎么突兀,这里也没个阵盘,血难道是进墓里用的?不应该啊?这血怎么也得算个钥匙啥的吧?不然随便活祭个牲畜或者放点人血,还用的到巫族的血?

冰蓝盘腿坐在冷冰冰的地上,神识再一次像周围扩散出去,还是没用。别说一米,半厘米都扩散不出去。她很确定入口就在这附近,她是哪里没整明白呢?

谁能有这些玄之又玄的本事呢?巫族?巫族?肯定不能用正常的理解方式去了解去分析他们,一群神神叨叨的人,你指望着他们跟帝王陵墓是的?给你来道门?

冰蓝打开一瓶血用手指占了一些在地上写了一个人字,过了半天没反应。站起身用脚搓了搓,来到几个冰疙瘩前,又一次占了点血在中间划了几道,还是没啥反应。

冰蓝丧气的盖上了瓶盖,庆幸自己还好没一股脑的倒上去。

“咦,没了。”瞎子上前使劲的搓了搓。

“什么没了?”

“血没了,被冰吸收了。”

冰蓝一听,抬起头,上前一把把瞎子扒拉到一边,使劲的摸了摸。

没了,一点也没了。

冰蓝不死心的打开瓶盖,又占了一些血,写了个“九”字,几个人目光汇聚到一处,一瞬不瞬的盯着看,生怕错过什么?过了二分钟,血又没了。

冰墙上白白净净,一点痕迹没留下。

“换一个地方试一试。”哑巴张说

冰蓝来到右面冰墙上写了个“十”字,几个人放慢呼吸等了五分钟,血还在的,特别突兀。

“换一面试一试。”副官指着对面。

冰蓝像只忙碌的小蜜蜂,小跑来到左面写了个“大”字,反正她是啥简单写啥的。几个人等了几分钟,红红的字在洁白的冰上太显眼了也。

几个人对视一眼,冰蓝不确定的提议:“你们几个谁不怕疼?放点血,去那个中间试一试?”

红家大爷离那几个冰疙瘩最近,拿出匕首在手指上戳了一下,看着冒出来的血在上面写了个“红”字。给冰蓝看的一阵心塞,随便来个简单的就完了,这血不要钱的?写这么大一个字这是要干嘛?看着怪慎人的。

“没反应唉。”瞎子往冰墙上一靠,拿出匕首在冰墙上敲了敲。

“黑爷,要不你也试一试?”

“我就不试了,黑爷的血普通的很。”指了指哑巴张和副官:“放他们的。”

瞎子的话刚说完,哑巴张上前摸出匕首就给自己的手掌来了一刀。看的冰蓝那个想抽他,这个傻缺,你看看人家红家大爷是怎么戳的?在看看这个二货。

哑巴张把血涂抹在了冰蓝指的几个位置上,看着刺目的红,冰蓝走过去一巴掌拍在了他的后脑勺上,拉下了他的手握在手里。

“你个蠢货,戳个小口就得了,这么浪费作死吗?”边说边往下卸背包,准备给他找药包一下,弄了半天没弄下来。

气的她回头看着副官:“你家领导受伤了,瞎了吗?不过来帮忙?”

副官被冰蓝骂傻眼了,这是骂他呢吗?好像是的吧?眼神是看着他的?他咋了?

冰蓝看他那个不明所以的样子,直接给气笑了。这是多不把他这个族长放眼里?今天站这里的要是佛爷,冰蓝敢打包票,这货第一个过来献殷勤。

此时此刻她对这个人没了一点好印象。

看着冰蓝那阴沉密布的脸,瞎子收起了看热闹的心思,上前拿下冰蓝后背的背包,打开拉锁,把纱布和药瓶递给了她。

哑巴张看着给自己上药的人,他还没从被拍中缓过神来,就看她像炮仗一样骂了副官,他张张嘴想说什么,看看冰蓝又闭了嘴。

红家大爷看看自己的手指,又看了看张家小哥的手掌,嗯,确实没得比。他还是自己找个创可贴包一下吧!女人真是惹不起。

冰蓝把剩下的纱布扔给瞎子,看着墙上没有变化的血液:“擦干净先回去。”说完头也不回的往出走。

几个大老爷们对视一眼,乖乖干活。

尤其是哑巴张和瞎子不敢这个时候处这个姑娘霉头。他们可是被狠狠的蹂躏过的。不说谁输谁赢,打的累死累活也不是很好的体验吧?

副官听说了一些,只有红家大爷不是很懂他们这么小心为了什么?

往回走的冰蓝想想那个傻冒就来气,可她气什么又不知道。连找到入口的喜悦感都没有了。

几个人没走出一半的路程,远远的就发现了一支上山的队伍。人数不少看着有三四十人,各个人高马大,一看就不是正经的登山队。

冰蓝压低声音:“附近的痕迹都处理了吗?”

几个人点了点头。

“这是哪里来的队伍?”

某女咬牙切齿:“反正不是登山的?远远的跟上去,听听怎么回事。”

几个人点了点头,分散出去。

这一队人,相当警惕,根本没有靠近的可能。远远的跟着也听不见他们再说什么,而且随时都有暴露的风险。

冰蓝拿出了两只侦查蚂蚁,让它们跟在了队伍后面。

“我和瞎子留下,你们回去带队伍进山,看看是不是出事了?”

哑巴张想说话被冰蓝瞪了一眼,眼神扫过他的手,让他自己看着办?

但愿是她神经质,人家就是进来探个险。

不行进来挖个矿也成。

实在巧合是盗墓贼也不怕,只要别和他们去一个地方都好说。

瞎子和冰蓝远远的缀在了队伍的后头。冰蓝拿着望远镜看了一会:“黑爷,他们似乎有地图唉,还似乎在找什么,指指点点的。”

瞎子靠在一颗树上:“你说会是巧合吗?”

冰蓝想了一会,不太像啊!难道过来的这些人里有奸细?能带出来的都应该是亲信好手了吧?没点本事的带出来丢人的?消息是哪里漏出去的?

现在好像也不是纠结那些的时候,冰蓝看了看继续前行的队伍,心里犯嘀咕,巫族墓的地图不会那么不值钱吧?烂大街的?谁都能有?不应该她这里是独一份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