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37-九门议事

  • 劈进盗墓笔记
  • 符梵音
  • 3113字
  • 2022-02-13 10:02:31

冰蓝以为那个海叔会耐不住性子大声责问,可惜,这次她没有猜对。他只是淡淡地说道:“小罗,你干什么?”

小罗没有说话,拧着眉回望着海叔。海叔慢慢悠悠地走了过来,他和小罗站在一起,说道:“姑娘身手不错嘛!”

冰蓝眼神淡淡没有说什么,转身往自己的房间走去,她还想:这么大动静就没人出来看个戏啥的?

过了两天冰蓝对偷听别人谈话内容的兴趣渐渐淡化。

花儿爷这一走就是一个月,期间断了腿的伙计也被接回了国,冰蓝在袈裟的带领下,收了将近一个半月才凑齐的五亿欧元物资。

那一刻她才知道她打劫来的钱原来能买这么多的东西。一连一个星期冰蓝的心情都非常不错,就是和瞎子,哑巴张切磋的时候都留了手。

“黑爷,咱们也这么熟悉了,用我给你治治眼睛不?还有你身后那一个?”冰蓝意有所指。

胖子和老金听得不甚明了,哑巴张看了看冰蓝闭目眼神,袈裟站在冰蓝后面像坐门神,瞎子吊儿郎当的玩着一把匕首:“还不用,留着还有用处,没了这眼睛好多事情做不成。”

冰蓝耸耸肩,她就是心血来潮想做回好人好事,还被拒了。没等她说话,袈裟把手中的手机伸了过来:爷的电话。”

冰蓝拿过手机放在耳边:“说吧。”

“收拾东西你们可以出发了。”

冰蓝反射弧有些慢,琢磨了几秒钟才明白过来:“成,回见。”

“妹子,有活了?”

“是的,都回去收拾东西,下午走。”

大胖拍着他的大肚子:“可算能挪个窝了。”

冰蓝冲袈裟摆了摆手,自从花儿爷回了国,这小子伤好以后就成了她的跟屁虫,除去洗澡,睡觉,上厕所,几乎可以说和她形影不离,弄的她拿个苹果都不用自己动手。她还和大家抱怨她快成了废物,被大家集体给鄙视了回来。

这小子是个精明的,几乎你安排的事情他都能给你完成的明明白白。这不前几天她让这孩子订了几辆越野车,花了钱,好好的改装了一番,谁让她是个有钱的女人。

他们要从这里出发到巴伐利亚。

目的地在贝希特斯加登附近的瓦茨曼山位于阿尔卑斯山的中部,海拔2700米。传说有个名叫瓦茨的恶毒国王对该地区实行着恐怖统治。上帝为了惩罚他,让他们全家都变成了石头。国王变成了右侧的山峰,王后变成了左侧的山峰,他们的孩子们变成了中间的小山峰。当然对于她冰蓝来说这只是个传说。

但不可否认这是个有故事的地方,前前后后也经历了几个王朝更替。他们这次过去开了三辆车,每个人的东西都不是很多,200多公里路也不算太远,几个人加上三个伙计轻松松松的上了路。

临走冰蓝善心大发的给张家那个老头子留了一包针对张家人的止血药粉,整整二斤的量,算是几个人这一个多月叨扰的费用,也算她给哑巴张结下的一点善缘。谁让他这个族长当的让人不放在心上呢!

他们到了瓦茨曼山附近并没有急着和众人汇合,而是在国王湖的边上找个旅社住了下来。

白天众人分散出去打探消息,晚上回来集合交换信息。

这也是冰蓝第一次直观感受到九门各家的实力。他们从各个国家各个地方进入这里,各显神通。

在这里冰蓝认识了一个叫Nina的女孩,她说她第一次目睹瓦茨曼的壮观景象时年仅14岁,她与朋友穿过茂密的森林,路过深达千米的岩壁,在蜿蜒的山路中徒步,最终登上了瓦茨曼山峰顶。整个贝希特斯加登地区广阔的景象扑面而来,一览无余的展现在她眼前,秀美的风景绵延至几英里以外,消失在隐隐薄雾中。

从那一刻起,瓦茨曼峰就嵌入了Nina的生命,它就像她内心深处一块隐秘的栖息地,在她感到不安痛苦时,她总会来到瓦茨曼峰走一走,触摸山体坚硬的岩石,呼吸山谷中清新湿润的空气,沉溺在瓦茨曼峰温柔的怀抱中,在这里她总能找到心灵的慰藉。

长大后的Nina顺利当上一名登山向导。每天她用充满感情的语言向游客们介绍瓦茨曼峰独一无二的植物群和动物群,除了罕见的高山玫瑰和龙胆,这里还有几乎绝迹的野山羊;她饶有兴致地讲述着这里的传说,那是关于一个国王被牧羊女所诅咒,同妻子和七个孩子一同化为石头的恐怖故事。但是,最让她兴奋的还是带领游客们登顶瓦茨曼山峰的过程,人们总是情不自禁的对山顶上印入眼帘的美景发出啧啧惊叹,而这也是Nina最自豪的时刻。

Nina领着冰蓝在这附近转了四天,各家的人和装备也陆陆续续的到了这里。冰蓝在Nina的介绍下,买了很多东西,都是攀岩,徒步,野外能用到的。

结束了几天的踩点行为,九门各家领头人真正意义的进行了第一次碰面。虽然最近各家人都在附近活动,彼此确没有交流过。

地点选在了山脚下的一家豪华度假酒店。这里的设施相对完善,只要你有钱,可以独立拥有一套别墅居住。据冰蓝所知这里期中五套都被九门的人包了下来。

只是让冰蓝没有想到的是,过来的都是九门现在的当家人,她不明白是什么吸引着他们?值得他们冒险前来?看着在座的的各位,冰蓝第一次有了不妙的感觉。这几位谁死了以后的故事都没法继续下去了吧?这肩膀上的责任这么重大,她不太想玩了。

看着坐在主位的副官,站在他后面的尹家主,这都沦为跟班了?

红家的位置坐着一个对于冰蓝来说陌生的男人。

李家是个三四十岁的中年大叔,具体年龄不详,长相有些着急。

四阿公她见过,瞎子坐在了他的旁边。

吴家过来的是吴二白身后站着的就是二京了,她一直以为过来的会是吴天真的三叔。

霍家位置坐着霍老太太后面站着秀秀还有一个姑娘。

齐家坐着的确是一个女人,着实让冰蓝诧异了一把,这是她没有想到的,她以为会是个道士之类的。

解家坐着花儿爷,后面站着袈裟和老金。

冰蓝这么一一看过去,坐在了属于六爷家的位置上,手里玩着磁场球,胖子和哑巴张站在了她的身后。冰蓝有些狐疑,哑巴张不应该去主位坐着吗?再不济站四阿公后面也成,站她后面是几个意思?还有这个大会议桌哪里来的?

“你这个丫头是个有福气的,我们找了几十年的东西求而不得,被你弄到了手。”

冰蓝对于四阿公说的话,一句也没有听懂。他们找了几十年?巫族墓吗?是她理解的意思吧?找这个干嘛?可惜没人给她解惑。

花儿爷摆了摆手,各家除了身边带着的亲信,别人都退了出去。

副官给大家互相做了介绍,这时候她才知道,红家位置坐着的是二爷的孙子,红家大爷,这个失踪了几个月的男人。长的比红梁好看,个子偏高,看上去是硬汉大叔类型。

冰蓝打量着众人,各位家主那刀子一样的眼神也不停的从她身上刮过。看的冰蓝有点起鸡皮疙瘩,这一个个的那都是什么眼神?咋有点诡异又有点一言难尽呢?

“东西拿出来给大伙掌掌眼。”

冰蓝看了霍家主一眼,把手伸向大胖,大胖把羊皮卷放在了她的手上,被冰蓝用巧劲扔给了副官。不是她看不惯这个老婆子,是她尊老爱幼,这个传统她要传承下去。

看着各位那多变又复杂的眼神,冰蓝表示她看不懂那里面的意思。

副官看完依次传了下去,最后落在了花儿爷手里。

冰蓝举起了手:“容我问一句,各位这是要亲自下去吗?”

“怎么?不行?”李家主反问。

“那倒不是,君子不立危墙之下,我就是确认一下。”

本来冰蓝还有很多话要说,想提醒他们这是在国外,不能张扬,不能去人太多,不能……总之她其实想说很多话的,看一个个那自大又自信的样子,完全没了说话的兴趣。

她想:你们高兴就好,反正一时半会她应该是死不了的。

“你这东西从何而来?”红家大爷看着冰蓝问道。

“从哪里来,就不告诉你们了,倒是可以让花儿爷给你们说说该注意什么,找什么样的入口。”

“哦,还有,各位最好管束好手底下的人,办事机灵点,最好缩起脖子做人,隐匿行动,据我所知,在这里,不止一个势力盯着你们。”

吴二白看着冰蓝:“那明天先去几个人把准确的位置找到,各家化整为零,动静别太大。”

冰蓝认同的点了点头。

“还有一件事你们必须要知道,里面的东西大家可以分,有一颗珠子是提供这张图的主人的,任何人不能动它的主意。”冰蓝严肃的说,她可是个有原则的人,答应别人的事情不能失言。

“哎呦,这话说的,好东西自古以来都是能者居之。”

冰蓝淡淡的看了说话的齐家主事人一眼,伸手把花儿爷手里的羊皮卷吸了回来:“既然这样,你们自己玩吧,我就不奉陪了。”说着站起身就要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