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33-学以致用
  • 劈进盗墓笔记
  • 符梵音
  • 3175字
  • 2022-07-22 00:31:16

冰蓝躺在床上,被几个人的关心闹的心绪起伏有些大。想着几个人说的话,性格?目的?对她的帮助和以后的相处。

瞎子这人她不熟,总不至于无缘无故碰触她?或许人家早就看出了自己的问题。

他性格那么多变,似乎什么年龄层在他身上都不违和,能看出她的问题,好像也不算难事对吧?

冰蓝一直觉得人家是那种看的很开的人,和胖子身上有某种共性,就是那种经历过生活的磨难,然后还能活的特别通透开心,这样的人是很会善待自己的,遇事处变不惊,一笑而过,没想到还能注意到她?

这样的人提点自己是因为自己有人格魅力?还是因为九门的这个身份?总不至于因为哑巴张对她感兴趣吧?

人家对自己的善意那么明显,那她是不是要报答一二?

帮他捉背后那只鬼?治疗眼疾?这事她得上点心,人和人的相处应该是相互的,她虽不精通,可得学着点,不能每一世都做孤家寡人。

胖子这人完全就是看书看电视来的好感,当然本人也还好,人家对自己感不感冒她都没往深琢磨过,就这么草率的拉人入伙,也不知道会不会适得其反?

自己和解雨臣算是利益互换,她自己知道霍家老太太活不了多久,只要人一没,霍家也就干涉不到他什么决定了。

好像现在也掌控不了人家什么,只是在某些事上膈应人罢了,也不知道自己这个挡箭牌的作用到底在哪里?

霍家秀秀和花儿爷的交情不浅,这一点毋庸置疑,反正哪天不需要她演戏就是她离开解家的时候,那时她就可以天高任鸟飞了,哈哈哈哈~

不是她冰蓝这人心狠,她喜欢花儿爷的样貌是不假,可还没到了为他痴,为他狂,为他咣咣撞大墙的地步。

这么一想男人是什么?有单身快乐?朋友什么的用心就好,这样想想果然没有那么激动了。

哑巴张这人她是力不从心,反正快失忆的人,马上就要忘记所有,说出天花也没办法改变现实。就算暂时知道了她的秘密,过段时间也都忘了,呵呵,果然这个人最省心。

她啊还是认清现实,努力完成上天赋予她的使命,踏踏实实干活,努努力力升级,即使下一次又被打回原形,升级一下空间装备,囤积一些物资也是好的。

安抚好自己的情绪,拿出磁场球放进被窝,做好伪装,她的空间似乎又有了一些变化,大了那么一圈,她看到了一些空地。

上线做了几笔交易,投喂一下她的好朋友,收回来珠宝无数。

修真界那里用一颗避水珠换回来很多低级阵盘,丹药,灵植,符箓,灵器,还有一个中品级的炼丹炉,看样子又是一个大家族的子弟。

冰蓝用了一张搜魂符在假红小雨身上,收回自己的追踪头发,送她做了肥料。

从她的记忆得知,这不是汪家的爪牙,是克里斯的人,隶属于斯尔顿公司,国外一家专门研究时空和人体基因的组织。

这么说:当年的巴泽尔用了那个青铜盒子回到了过去,克里斯相信了一切,开始追求长生或者时空穿越?

可也没听说世界哪个国家,哪个人成功了?即使成功也是她冰蓝不知道的,这得属于国家级机密了吧?

冰蓝想:不惹到她就都好说,她就全当不知道。真凭实据摆在人家克里斯面前,不是别人几句话就能改变一个人的想法和追求的。

再者研究呗,她并不反对,或许对现如今的科技发展有好处呢?这个谁说的准?

空间里忙了一夜的冰蓝心情特别好,放松了很多,看谁都带了几分柔和,不是冷冰冰的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样了,看的大家很是稀奇。

大胖摆着手:“妹子今天心情不错,有什么好事发生?”

冰蓝有些意外他和瞎子还没出门:“你们今天还没出去做任务?”

胖子一屁股坐她对面:“去,一会就去。”

冰蓝伸出三根手指:“有三个不算好的消息告诉你们,想听哪一个?”

老金哭丧着脸:“都不是好消息吗?”

冰蓝耸耸肩表示她也无能无力。

“那就随便说说看。”黑眼镜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第一个就是,假的红家小姐不是监视九门的那批人,是克里斯的人,隶属于斯尔顿公司,研究人体基因和时空穿越的一个组织。”

众人没明白过来克里斯是谁?

大胖一拍大腿:“克里斯就是巴泽尔的那个发小?穿越过去的那个?”

冰蓝点头。

大胖有些不淡定了:“不会吧?这么说那个故事是真的?当年巴泽尔用了那个青铜盒子消失了,克里斯现在再找这个东西,他想时空穿越?”

冰蓝一摊手表示不知道。

“第二个就是我翻遍了博物馆展出的收藏,还有那里收藏的所有老物件,那个青铜盒子是个冒牌货。”

这一点众人心里早有成算不是很意外。

“第三:救回来的女孩确实是红家小姐,可惜她身体里被注射了很多不知名的东西,以后往哪个方向发展就不知道了。”

解雨臣敲击着桌面问:“确定吗?”

这点冰蓝非常自信:“确定以及肯定,注射了很多,回头让她自己说说看。现在既然知道她是红家的孩子,把她父母带过来,看看是领回红家去,还是放我身边?”

胖子一听被注射了那么多东西准没好事:“妹子,这么危险的一个人你还要往身边收?”

冰蓝也不是烂好心,这不用了九门的身份得和大家搞好关系吗?往脸上贴金的事有些时候需要做一做的。

“大家都是九门的人,有困难就拉一把,有一天她要发疯变异,我能制住她。”

胖子明显有不同的意见:“妹子这事你要想清楚?这不是小事情?”

冰蓝看看在座的各位,她想九门除了她似乎没人能给红家这个丫头实质性的帮助,当然人家要是不愿意,她可不会勉强谁。

“花儿爷你还是先让她的家人过来一趟吧,咱们这里怎么说都是自己人相对红家肯定安全一些的。回头看看他们是什么意思,再做打算也不迟。”

解雨臣拿起手机走了出去。

大胖来到冰蓝身边:“妹子你是不是能解决那个姑娘身上的问题?”

冰蓝看看这个做事多数靠猜的大胖子,非常羡慕他的这个本事。人家关心她,她还是分得清好与坏的:“放心吧,我心里有数。”

“那就好。”说完话,大胖拿出手试探性的在冰蓝肩膀上拍了拍,既然以后是一家人,他得让这妹子熟悉他的亲近。

冰蓝僵硬了那么一下,想起昨天大家说的话,尽可能的让自己放松下来。

大胖一直偷偷观察着冰蓝的反应,看她一切如常,对他没有过激的行为,开开心心的坐在旁边盯着自己的胖手看。

这个小动作温暖到了冰蓝,一个细心又体贴的胖子。

老金一如既往的研究着鲁黄帛,也不知道红家大爷留的这个上面记录的是什么?这都几天了?

来到哑巴张身边:“你去给他翻译翻译,这都研究几天了,浪费人力。”

哑巴张看了冰蓝一眼,递过来几张纸:“去把上面的字学会。”

冰蓝拿过哑巴张手里的纸,看着苍劲有力的字体,有点嫉妒这个多才多艺的男人,太妖孽了这也。

上面是巫族的文字,对应着下面是汉字注解,一目了然。

冰蓝小声询问:“张家和巫族有关系?”

哑巴张倒也给她面子:“祖上有一些交集。”

冰蓝歪着头不解。

“张家有一支和齐家类似。”哑巴张补充道。

原来如此,这么说张家也有能勘破天机的人,怪不得能提前做出很多部署。

冰蓝低着头嘟囔道:“张家真的十不存一了?”

哑巴张不说话。

冰蓝又问:“都隐匿起来了?”

哑巴张看了看冰蓝不语。

得,明白,藏起来了。她也是服气这个家族,能隐世几十年或者百年不出,人家强是有道理的,不会被外界的繁华迷了眼。

挥了挥手里的纸:“我去学习,你把自己的事情记录下来回头交给我。”

哑巴张点头,冰蓝拿着几张纸上了楼。虽然她已经把巫族的那本书放在了系统里找人翻译出来,但多学一点东西也是好的。

要说冰蓝最满意自己什么?不是长相,不是天赋,就是她这超强的记忆能力。几页纸没半个小时她就能融会贯通。她的师傅曾经说过:没有记忆力,再好的天赋,再好的长相也是个草包,还好她不是。

冰蓝拿出书看了起来,翻译没问题,就是内容有点晦涩难懂。反正她看了半天,好多东西都不明白,隔行如隔山,或许她就没有成为大巫或者神算子的潜质。

房门被敲响,屋外袈裟回禀:“蓝小姐,爷让您下地下室,红家二爷和夫人下去了。”

冰蓝收起书,下到地下室,红夫人抱着红家小姑娘哭的泣不成声。

这样的画面冰蓝看的特别烦躁,叫她下来这是干嘛?转身走了出去。

楼道站着几个大老爷们,一个个大眼对小眼。冰蓝一阵无语:“袈裟,去弄点茶水点心下来。”

屋里给一家三口叙旧,几个人围着圆桌喝茶聊天。

红梁慌慌张张的跑了出来,拉着解雨臣就往屋里走,看的众人一阵懵逼,都站起来跟了进去。

解雨臣扒着红小雨后脖颈的位置,脸色阴沉不定。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