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32-肌肉反应
  • 劈进盗墓笔记
  • 符梵音
  • 3149字
  • 2022-07-21 20:00:47

瞎子响亮的吹了个口哨:“六爷家的人丁越来越兴旺了。”

冰蓝看着他:“羡慕?你也来,我收你,待遇绝对比你现在好。”

“六妹,我敬你是个人物,敢和陈皮抢人。”黑眼镜吊儿郎当的说。

“你是陈皮的人吗?不就是个合作关系?他能留住你吗?”

“妹子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我可是很有职业操守的。”

“行,那你先守着那个老头子,他还有一年活头。”

冰蓝这话一出,屋里肃静了那么一刻。

花儿爷真被这丫头整的有些神经衰弱:“你说话能不能过一下脑子?”

冰蓝耸耸肩,说真话没人信,她也很无辜的好吗?

“你坐下说正事,别的回去再说。”

“瞎子你和大胖继续盯着那个博物馆,老金你和我回国,冰蓝你把那本书研究透,哑巴张协助你们。”花儿爷把每个人的工作安排了一遍。

“你回去有事?”这是黑眼镜问出的问题,他很少提出疑问。

花儿爷把今天的事情给在座的各位又从新普及了一遍。冰蓝举起手:“这个好像是我的事,其实我自己去就可以,不用兴师动众的麻烦你们。”

感受着几道不善的眼神,冰蓝识趣的闭上了嘴。

花儿爷接着说:“这次以冰蓝的名义夹喇嘛,我必须回去一趟,这件事情得回去商议一下,也算是个见世面的机会。”

冰蓝又举起手:“我认真的,我可以自己解决,不准备把里面的东西分给你们。”

她的话被屋里的几个人彻底无视。冰蓝感觉这太霸道,墓是给她的,东西只有她能拿到,凭借她的本事,真没必要带很多人进去,无辜造成更多伤亡,要她说就哑巴张陪她走一趟就够了。

老金搓搓手:“对必须回去一趟,组织点人,咱们也来国外折腾点东西回国。没有东西学习一下也是好的。”

冰蓝看着他们,无利不起早,这算是一群狗闻到了骨头的味道不?全围了上来?

冰蓝看着花儿爷:“你们非要掺和一脚?”

解雨臣特别肯定的点了点头。

冰蓝实在理解不了他们,明知道下去会有危险,会死人,还去干嘛?就为了看看里面什么样子?她明明可以自己解决。只是冰蓝不知道,人家确实就为了下去看看。

胖子搂着老金,就差蹦起来了。看看他这运气,才刚入门,就有大墓可下。

老金把胖子拍开,来到书前,看着那密密麻麻一个也不认识的字体,果断转身坐了回去,这个他帮不上忙,一个字也不认识。不如回国查点资料。

大胖和瞎子也上了前,胖子拍拍肚子摇摇晃晃坐回沙发上。

黑眼镜翻了几页书:“这个活我接了。”

“不是,我说爷,黑爷,我都没说用你?你这是上赶着?我跟你说上赶着不是买卖。”冰蓝严肃的拒绝。

黑眼镜来到冰蓝身边搂住她的肩膀:“妹子,哥得去,不用你花钱雇佣我,这次代表四阿公。”

冰蓝僵硬的绷紧身体,好想锤人。为啥这一个个的都爱动手动脚?虽然她知道其实这个很正常,可她杀丧尸杀习惯了,忍得她额上青筋直跳,为啥呢?因为这个不靠谱的还捏了捏她的肩膀。

冰蓝实在是忍无可忍,挥起拳头就向黑眼镜锤了过去,被他特别轻巧的躲开:“以后你们都离我远一些,在动手动脚的就别怪我辣手摧花。”

黑眼镜啧啧称奇:“妹子,你这样不行,怎么把自己嫁出去?”

这下可戳到了冰蓝的痛脚,直接站了起来向黑眼镜走了过去,被哑巴张抓住手腕。这一天天的这是在挑战她的耐性吗?

哑巴张感觉到冰蓝的不对劲,站起身眼神幽深的看着她:“不要迁怒别人,你要学会控制自己的情绪,他不是敌人。”

冰蓝眼神冰冷的看着哑巴张抓着她的手腕,心中的怒火怎么也没有消减一分,虽然她也想克制自己,也知道这就是个正常的行为,可是她很生气,非常生气。

“抬起头看着我?”

冰蓝强压住心里的暴虐因子,抬起头看向哑巴张:“你这种情况我有过。”特别普通的一句话,直击冰蓝心里。

“学会掌控自己,别让自己失控。”

冰蓝安静下来,低着头在思索着自己的问题。她想自己是不是太弑杀?修真界杀人?末世杀人?盗墓杀人?过来这里太平静自己反而无所适从了?她不会走火入魔了吧?那事情可大条了。

她自己都没有发现,哑巴张已经拉着她坐回到了沙发上。几个人有些好奇为何冰蓝那么抵触别人的碰触?又不敢问出口,全当不知道。黑眼镜思索了一下,看了眼冰蓝。看了眼哑巴张,有些严肃起来。

“以后你们别和她开这种玩笑,她现在控制不住自己,失控会杀人的。她不喜欢别人碰触,是因为杀人形成了反射,一般人进不了她的身。”哑巴张严肃的警告每一个人。

老金惊呼出声赶紧捂住自己的嘴巴。胖子往冰蓝身边挪了挪:“妹子是这样吗?”

冰蓝看了看大家严肃的脸,知道他们担心自己,点了点头:“我已经尽力克制自己了。”

“你这样不行,得正视自己的问题。咱们是队友,以后在一起难免接触,哪天别人需要你救命,你反手把人给扔了出去,那结果你想一想?”胖子语重心长的给冰蓝分析。

冰蓝有些不知所措的低下头,难道她就是融不进去正常的生活?可前世老爹照顾她,给她洗漱穿衣服,她没有这种反应?可想想除了老爹,接触他的人好像都去见了阎王。

直到这里她碰见想接触的花儿爷,才发现自己的问题。

“妹子,你可是收我入了门的,以后一起下斗你不能把胖哥扔下自己逃命去吧?胖哥我要身受重伤需要你背呢?需要你扶呢?被人打的砸向你呢?你到时候咋整?反手把我杀了?这是个大问题。”

冰蓝想说到时候谁还在乎接触不接触,肯定先救人。可她不敢说出口,这些是小事。如果突然有个人从上掉下来拉住她,她绝对条件反射的会把人扔出去,这样突如其来的情况,她的反应绝对会很真实。

哑巴张拿着冰蓝的手,放在胖子身上,还摸了摸他的大肚子,冰蓝没有任何不适的反应。

又拽起冰蓝把手放黑眼镜身上,在他身上摸了一圈,还是没有什么不适的反应。哑巴张把冰蓝的手放在黑眼镜手里:“握住她的手。”

黑眼镜照做,冰蓝浑身的肌肉又一次紧绷起来。黑眼镜捏了捏冰蓝的手,就看冰蓝额上的青筋又突突了起来。

哑巴张把冰蓝拉到解雨臣面前:“我就不用试了,她抵触我。”

回坐在沙发上:“她就是这种情况,大多时候没什么,关键时刻绝对是致命的。”

黑眼镜围着冰蓝转了两圈:“这么说只能你占别人便宜,别人不能动你?这个习惯不错。”

冰蓝想想这个总结挺对,难道是她太霸道?

解雨臣开了口:“她曾经一招把我按在了墙上。”

屋里的人同时看向他:“你们没听错,就一招,我的身手即使你们没见过,听说过吧?”

几个人又看向冰蓝,给冰蓝看的浑身难受:“不是开会说正事呢吗?怎么扯到我身上来了。”

胖子往冰蓝身边又挪了挪,距离已经很近很近了:“妹子啊!这可是大事,你这身手关键时刻是用来救命的,不是造成二次伤害的。”

冰蓝无奈的耸耸肩,这是几百年形成的习惯,不是她想改就能改的。

胖子摸摸下巴,眼神来回在屋里的几个人身上打转:“妹子,你喜欢花儿爷还是张小哥还是黑爷?让他们轮流陪你,不离身的那种,一起吃一起睡,你先熟悉一下身边有个人的存在。”

冰蓝诡异的看着胖子,这小子没有和她开玩笑吧?

没等她反驳瞎子张了口:“我不成。”

冰蓝又想开口,被胖子截了胡:“你弃权可以,反正你也欣赏不了妹子的美。那就花儿爷和张小哥轮流。”

“不行”

“不行”

又是两道一模一样的反对声。

胖子无奈的耸耸肩,一副他也管不了的样子。

“她是我的人。”解雨臣说

“假的。”哑巴张反驳

“现在是我的人。”解雨臣坚持

哑巴张不说话看着冰蓝。

冰蓝有些暴躁,一个个的不喜欢她还想掌控她:“谁也别想了,我自己想办法解决这个问题,没解决前,你们离我远远的。”

她妈的,她有那么差劲吗?她就不信有生之年自己不能把自己嫁出去。

“妹子,回头胖哥给你介绍各种各样的帅哥,咱们慢慢挑,咱招上门女婿。”

冰蓝靠在椅背上望着天花板,事情怎么经常往诡异的方向发展?回头她还是少往有人的地方凑。她修炼不好吗?审问一下空间里的人质不好吗?研究一下红小雨不好吗?开发空间不好吗?看来她还是适合做一个独行侠。

“你们说正事,我回房,东西先放我这里,有什么任务你们通知我就成。红小雨的亲子鉴定出来没有?”

“是亲生的。”花儿爷笑着说。

冰蓝点头,有结果就成,过来一趟也算是帮红家做件大事。她不想在这里浪费时间,起身回了自己的屋子,她需要做的事情太多太多。

谁听他们瞎掰扯。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