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30-巫书

  • 劈进盗墓笔记
  • 符梵音
  • 3267字
  • 2022-02-09 10:50:11

“花儿爷这件事情解家自己能吃的下去吗?”

“不能”简洁的回答很让人无力。

“理由?”

“先不说这个地图是不是真的,就说在国外盗墓这件事情,你知道意味着什么吗?”

冰蓝想了想,能意味着什么,除了死就是麻烦呗!

“花儿爷你不能长别人志气灭自己的威风。想想那些来咱们国家盗墓的大佬们,咱们总算有机会支愣起来了,不能说不行。”

解雨臣笑了笑:“没有说不行,这事得从长计议,指了指厚厚的一本书,你先把这本书吃透,不然都是妄想。”

冰蓝随意的翻开这本破破烂烂的古书,气的差点没背过气去,这他妈的字认识她,她不认这字好吗?这还要研究透彻玩她呢对吧?

解雨臣看穿了冰蓝的心思,耐心的劝慰着:“婆婆也没给你定时间,说明人家不着急,咱们慢慢来。国外盗墓和国内是有区别的,咱们也需要做足准备。这边的事情解决一下,没生死大事,灭族大仇发生,我就先回去一趟。”

冰蓝知道好些话在电话里面说不清楚,解家自己吃不下,就得组织老九门的人一起。

也不知道她这蝴蝶翅膀一扇,把剧情往哪个方向引了。要她说就她和哑巴张两个人去就得了,可惜肯定是不成的,好不容易国外有个大幕,怎么也得过来学习见识一番。

泄气的靠在椅背上,剧情咋往诡异的方向发展了?不应该和其他想长生的人斗个你死我活吗?怎么红家姑娘救出来了,没有引出红家老大,把女巫给弄出来了?

冰蓝一直认为灵媒,巫术,养小鬼这些都是假的,骗人的,这么一看是她见识太少了。

“家里那几个告诉他们吗?”

解雨臣想了好久:“瞎子和哑巴张是陈皮阿四手下的,大金牙和九门合作很久了,大胖这个人你有把握吗?”

“人品绝对没有问题,这样我先回去和他谈一谈,他要能加入六爷门下最好,我也有个伴。”

这种事情冰蓝是真的不确定,大胖可是个双面间谍。和阿宁他们合作过和天真也有合作,期间是吴三省雇佣的还是吴二白雇佣保护天真的?冰蓝本人一直没有弄清楚。前期绝对有目的,后期就不那么明朗了。

冰蓝趁着司机不注意,弄出来一个包,把从婆婆那里得来的东西一股脑全都放了进去。

和小女孩沟通了一会,贴了一张养魂符在小可怜身上,捏了几个口诀把簪子封了起来,最起码得限制住这个小东西,不能让她时刻盯着外面,不能随意出来,她身上的秘密可不打算让这些不熟悉的人知道。女巫这个职业可不是那么好糊弄的。

大胖和瞎子还没有回来,哑巴张在睡觉,老金再研究那副画,摆了一桌子东西,有老学究的意思。

解雨臣叫着袈裟上了楼,冰蓝拿着包也准备上去,路过哑巴张身边被他抓住了手。

冰蓝有些迷糊,这个动手动脚的人是谁?说好的高冷呢?生人勿近呢?看着被抓住的手,冰蓝活动一下和哑巴张来了一个十指相扣。呵呵,她倒是要看看这小子要干什么。

哑巴张愣了一下,随即放松下来,借着冰蓝手的力道起了身,拉着冰蓝上了楼。冰蓝看着牵着她手没有抽出来的男人,一阵无语加迷茫,这是把她当小姐妹还是小哥们?男女大防不知道的吗?她明面上可是解当家的小女友,这都不带避讳的?光明正大的撬人家墙角?她冰蓝绝对服气哑巴张,脸皮不是一般的厚重。

你不要脸?她冰蓝可是要脸面的,她虽然很花痴,可不是个水性杨花的女人,哼。想甩掉的手被对方抓得死死的,这是要死啦?这要干嘛?

哑巴张仿佛一切都不知情,拉着冰蓝进了她的卧室,松开手自己坐在了沙发上。这也就是套房,不然就一张床,他哑巴张是不是还要坐她冰蓝床上去?真不知道这个人是真纯洁还是装疯卖傻?回头她一定要试一试他对女人是个什么反应?

冰蓝看他没有要说话的意思,有些泄气。这算什么,就想来她房间坐会?

冰蓝肯定想不到哑巴张单纯的想看着她,今天早起她和解雨臣就出了门,叫他都没有,让他很无力。

看着冰蓝从包里拿出来的东西,他很好奇,但没有上前,看着最后拿出来的一本书才坐直了身体,往前探了探头。

“怎么?对这本书感兴趣?”说着把书递给哑巴张,自己坐在了他的旁边。

“哪里得来的。”哑巴张问

“怎么?你能看懂吗?”

哑巴张没有说话。

“说话,你能看懂吗?”

哑巴张点了点头。

冰蓝有些挫败:“你还是人吗?怎么什么都会?你就不能给别人留条活路?”

哑巴张没有接冰蓝的话,一页一页的看了起来。

冰蓝一手拍在书上:“我说,你要搞清楚,这是我的东西,你能看懂就念出来,也得让我知道是什么意思吧?不然我得拿着它找别人给我翻译出来。”

哑巴张像看智障一样看着冰蓝,这是能拿出去的东西吗?这个姑娘到底知不知道这本书的价值?看看这姑娘的神情,他是从来没有过的无力感全都被这个姑娘激活了出来。让他读完这本书给她听是不可能的,让她拿出去翻译也是不可能的,突然他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个事情了。

无力的靠在椅背上:“这本书哪里来的?”

冰蓝看他执着的问这个问题,把今天发生的事情从头到尾捋了一遍。

哑巴张愣愣的看着这本书,一句话也没有说。

冰蓝推了推他:“你没事吧?想什么呢?别告诉我这和你们张家有什么关系?和你们家沾边的没有一件好事。”

哑巴张有些迷茫的看着冰蓝,那脆弱的眼神看的冰蓝想要扑倒他。咳咳,冰蓝被自己的想法下了一跳,她什么时候这么禽兽的?

哑巴张拉过冰蓝搂在怀里,把头靠在了她的肩膀处。

冰蓝被这一出给整的,浑身僵硬,我靠,谁来救救她,这是个什么情况?这是假的哑巴张吧?冰蓝推了推,没有推动人,只能僵硬的任他抱着。脑袋里面十万个为什么呼啸而过,谁能给她解个惑?这小子一副受了打击的样子是个什鬼情况?

“怎么了?能说说嘛?也许我能给你一些帮助。是不是遇到什么你解决不了的事情了?”

哑巴张把冰蓝又搂了搂,就是不说话。

冰蓝被搂的呼吸困难:“我说你是要谋杀吗?你想要这本书我给你了,你赶紧给我松开,要死人了。”

哑巴张把手臂松了松,给了冰蓝喘息的空间,手就是没从冰蓝身上拿下去。

冰蓝有心劝解一下这个百岁老人,可是人家不理她就有点尴尬了。要不她背道而驰试一试?

“我说张大族长,要不今晚你和我睡得了,让你抱一晚上,你看成不?现在能不能和我说说你这是个什么情况?是不是遇到了什么难题?你跟我说一说,我能帮你。”

哑巴张闷闷的说:“谁也帮不了我。”

冰蓝想了想,有什么大事发生?怎么会谁也帮不了他呢?离他和吴天真一起去盗墓还有半年多的时间呢,这期间发生了什么吗?不像啊,他可是很健全,很健康的和吴天真一起去的。

等等……那时候的哑巴张是失忆状态,现在的哑巴张可不像个失忆人。

冰蓝拿手指戳了戳他:“你是不是又要失忆了?这和女巫有什么关系?”

哑巴张放开冰蓝有些诧异她知道这么多,满眼都是不解的神情。

“看你这个样子就是你离失忆很快了对不?”

哑巴张点了点头。

“这是什么大事吗?至于让你这么崩溃?”

哑巴张一副生无可恋的躺在椅背上,他想:他这些年的努力又要白费了,他又要失忆了,一切被打回原形,他要从新开始。想到这里他很迷茫,以往的张家族长哪有他失忆这么频繁的?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他想不出来,他知道的还是太少了,有些力不从心。

冰蓝看他这样有些无措,主动过去把他抱在怀里:“别沮丧有我在,这都什么年代了?科技这么发达,你把重要的事情记录下来交给我,或者录一些影像资料交给我,你知道我的本事,绝对不会到第二个人手里。安全又保险,等真到了那么一天,我把东西交给你,你看完不就什么都知道了。”

哑巴张有些异样的看着冰蓝,看的冰蓝汗毛都立了起来,有心想往后退一退,被哑巴张按住:“今晚我和你睡,别忘记了。”

“不是,我开玩笑的,就想逗逗你,你别当真。”现在让他和哑巴张待一起,她都毛毛的,哑巴张的眼神太吓人了,她惹不起。

“我当真了今晚一起睡。”

指了指那本厚厚的书:“从明天开始教你认字,然后你自己翻译。”

“不是,张大族长,我是好心帮忙,你不能这样?我那是看你心情不好,想宽慰你一下,完全逗你的,你千万别和我开玩笑。”

“我从来不开玩笑。”哑巴张认真的看着冰蓝说道。

冰蓝被说的一口气上不去下不来,这不是她知道的哑巴张,到底哪里出了问题?她可不相信她魅力那么大,男人对女人什么感觉,女人绝对是能从眼神感觉出来的,她可没从哑巴张眼睛里感觉到什么情爱这种东西。

冰蓝急中生智的说:“我是解雨臣的女朋友,朋友妻不可欺,那样不妥。”

“你们是假的,为了摆脱霍家,他不是我的朋友。”

冰蓝真想给他跪了,大哥你知道的真多,可是好歹你得想一下别人的感受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