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24-解救人质

  • 劈进盗墓笔记
  • 符梵音
  • 3245字
  • 2022-05-17 12:54:29

看着地图上不在移动的位置,冰蓝松了一口气,终于要到了。这一路上那么多有特色的建筑,她都没下去看过一眼,太遗憾了。

车子缓慢的停在了一个郊区小镇的路边,冰蓝和哑巴张下了车,几个人商量过了人少方便一些,如果对方人太多他们就退回来。

哑巴张前方带路,冰蓝尾随其后。两个人也是花费了一番功夫才靠近了关押红梁的海边别墅。换谁也想不到还有人能追到这里来。

院内人数不是很多,冰蓝想:他们是被红家追的没办法才兵分两路得以脱身的。

或许这就是个暂时落脚点。

等哑巴张和冰蓝靠近大厅时,只听见了一声惨叫,还有争吵声。冰蓝迅速拿出翻译耳机带在耳朵上,大概内容就是怪对方冲动,应该等他们的头过来在动手。

冰蓝用神识看到客厅角落坐着红梁,手上插了一把匕首。箱子被两个人拿到一边,正在打电话请示上级下一步怎么处理。

冰蓝好想说一句,好汉不吃眼前亏,要箱子给他们呗,那么刚干什么?他对他大哥是有什么误解?怎么会让人轻易把箱子打开。

哑巴张拉住冰蓝比划一气,冰蓝认命的点了点头,向别墅外几个巡逻的人摸去。

一共五个人对冰蓝来说不算多,她在想是直接把脑袋砍下来呢,还是温和一些呢?

蹲在黑暗的角落,带上她的专属白手套,又拿出了一个面具贴在了脸上。这可是她花了一串珍珠换回来的好东西,冰蓝认为这个比易容术厉害的多,可男可女,可老可少,只要身形有办法,这个面具可以让你千变万化。

当然她就是遮掩一下自己,她可不想留下什么隐患,也不想被通缉。其实不难理解,她是被摄像头弄出了阴影,所以对这个非常的在意。

只是还没有等她整理完自己,别墅里就想起了一声枪响。

冰蓝好像骂几句脏话,迅速拿出狙击枪开始瞄准往别墅跑的几个人,打倒两个,跑进别墅一个,剩余两个趴在了地上。

因为距离有一些远,冰蓝只好收起枪,拍了张隐身符到身上,偷偷摸摸的从背后摸了过去。

中间有个人打算起身,被冰蓝放了冷枪,另一个也被她割了喉。

等她进了别墅里,哑巴张早就解决了三个人,正在给红梁包扎。

冰蓝没有打扰他们,悄无声息的从两个人远处经过,神识扫视一圈除了地下室有点东西,就楼上卧室有个保险箱。

搜刮了一圈都没太大的收获。

穷比,还学人家绑架,丢绑架界的脸面。

冰蓝一生气把前前后后所有的摄像头给扯了下来丢进了空间里。哑巴张打斗估计被人家看见了,她没暴露就行了。

冰蓝收好隐身符找了一辆车接上哑巴张和红梁向自己的伙伴处开去。

哑巴张看了冰蓝几眼,她毫不在意,她就是不想被拍到,没毛病的。

几个人接上头,换了车,迅速的往红家返,这边一出事,那边估计也有所察觉的。

冰蓝斜眼看着被红梁抱在怀里的箱子,嘴角抽搐,要她就拿出里面的东西,放个炸弹进去,这么一想真的行唉。

“红当家你还不把箱子打开,把里面的东西拿出来,等着被抢吗?”

红梁愣了一下,开始研究怎么打开箱子,能给红梁留下,密码肯定是他能想得到的。

不出所料没有一会,箱子就被红梁捣鼓开了。

冰蓝把头伸了过去,看见里面的东西,红大哥真是好样的,跟她一样腹黑。

只见保险箱里放着一瓶红酒,还有一张纸条,上面用中文写着:恭喜你成功闯过第一关,以资鼓励。

冰蓝看着红梁那黑沉的脸色,什么也没说,给花儿爷他们去了消息,靠在一边睡觉。

按理说这个箱子应该被对方拿到的,只可惜对方太蠢,红梁又太倒霉,阴差阳错的又回到了自己人手上。

红梁沉默的收起箱子,也不拿着了,放在了脚边。

一路平安回了红家,顺利的冰蓝睡了一路。

几个人进了客厅,花儿爷坐在沙发上,比他们回来的还早了一步。

红家医生利落的给红梁处理伤口,伙计向花儿爷汇报着情况。

冰蓝拿手机打字给花儿爷看:要我说红小雨就不用救了,让其余人回来,看看他们抓了人下一步会做什么?

解雨臣拿着手机回了句,已经吩咐下去了。

她就说吧,九门没有一个好东西,心眼多的跟筛子似的,当然她没把自己算在里面。

解雨臣站起身,来到红梁身边,红家的事情你自己善后,以后再有消息先通知我,其余的事情交给我们。

红梁苦涩的点了点头,他除了做生意对这些事情确实不够敏感。

说完解雨臣带着冰蓝和哑巴拿上密码箱上了楼。

冰蓝很不理解花儿爷还拿着密码箱干嘛?

到了花儿爷房间,他脱掉外套,开始从密码箱里往出拿东西。一个固定红酒的绒布盒子,一张白纸,一瓶酒。不知道他要检查什么。

冰蓝好奇的站在一边,就看花儿爷用手来回的在密码箱上摸索,最后找出来四个数字,被他写在了纸上。

又拿出绒布来回的检查,结果是什么也没有。酒被倒了出来,冰蓝尝了一口,一如既往的不好喝。酒瓶被花儿爷翻来覆去的查了几遍,得到了一个数字。

剩下的就是白色泡沫箱和一张白纸,最后泡沫被花儿爷一点点的揉碎,弄的满地都是,才找到一把小钥匙。

看着桌子上的几样东西,冰蓝翻了一个白眼:“你确定这些不是用来迷惑敌人的?”

解雨臣指着纸上的数字,这是瞎子拿到密码箱的密码。这个钥匙还不知道,先收着吧!

“有病吧?这个箱子我们要没拿回来呢?或者对方得到了一来气给烧了呢?她没有说她还想给装炸药来着。”

花儿爷笑而不语,切,一群神经病。

冰蓝揉着有些发酸的胃,准备回去吃东西睡觉。空间里有新鲜的蔬菜水果和肉,上辈子她吃过十多年的苦,可不想再亏待自己。不管去到什么地方,首先她要做的是搜罗各种好吃的,别的全靠后。只有吃饱了喝足了,心情舒畅了,才有力气去想其他的。

解雨臣看出了冰蓝的企图,挥挥手让她回房间去。

哑巴张屁后跟着冰蓝出了门,一点没有回自己房间的打算,直接进了冰蓝的门。

“你跟着我做什么?不回去睡觉?”

“饿。”哑巴张说道

冰蓝信他才有鬼:“你先给我看一下你的纹身,不然一切免谈。”

哑巴张那一双幽深黑暗的眼睛直直的看向冰蓝,看的冰蓝有点无所适从。

“看我干嘛?说,你是不是看上本姑娘了。”

“是。”哑巴张心想看上你身上的秘密了。

冰蓝被噎的不知道接下去该说什么?怎么是个人就比她脸皮厚?

“不给我看你的纹身,你什么都不要想了。”她冰蓝也是有脾气的。

哑巴张一声不吭的做起了俯卧撑,看着趴在地上认真做着运动的哑巴张,冰蓝咽了咽口水,这身材真是太匀称了。不能看了不能看了,她还是去冲个澡清醒一下吧!

迅速的洗了一个战斗澡,穿上浴袍擦着头发出了浴室,前后怎么也有二十分钟吧?哑巴张还在做运动。

冰蓝啧啧称奇,这得多高的温度才能显现出来啊,可惜转了一圈,屋里也没有热水,即使有温度也不太够的样子。

冰蓝坐在沙发上擦头发,哑巴张起身去了浴室。不应该先脱掉衣服给她看一眼的吗?万一水凉没有了怎么办?

没有十五分钟,哑巴张围着浴巾从浴室里走了出来。古书记载麒麟为仁慈之兽,形态优美矫健,寓意吉祥如意,麒麟护体一生平安,有守护辟邪旺财去晦气逢凶化吉的功能,也不知道这些是怎么传下来的。

冰蓝站起身,哑巴张也来到了她的面前,这个纹身前几天她就该看到了,可惜被花儿爷搅了局。

伸手触摸着这个有些神奇的图腾,冰蓝有些晃神,这可没有鸽子血那么简单,张海琪给她徒弟纹了穷奇可是改善了她徒弟的体质,增加了寿命的。

只是她冰蓝不懂是什么原理罢了,绕到哑巴张身后,触摸着纹身的每一处纹路,以后她得好好的研究一下。

哑巴张一把把冰蓝拽到了他的面前:“摸够了吗?”

“说什么呢?我就是看看。”说着又搓了搓,揪了揪,确定不是假的,才收了手。

“好了,确定你是本人,坐吧吃完饭再回去。”

说着话,拿出一只烤鸡,几个肉包子塞给哑巴张。想了想哑巴张吃不了那么多,又把烤鸡拿到自己手里,撕了一个鸡腿给他,自己拿着剩下的啃了起来。

哑巴张也不说话,给他什么就吃什么,一点也不挑食也不争抢,太懂事了。这一点很得冰蓝喜欢。

两个人沉默的吃着东西,冰蓝时不时的掰个鸡翅膀弄点肉给他。

吃饱喝足打扫完战场:“你可以回去睡觉了。”

“为什么对我的纹身那么执着?”

“得确定你是张大族长本人,不然知道了我的秘密,我能留着你?”冰蓝无语,这还需要问。

“确定之后呢?”

冰蓝翻个白眼:“你不用死了。”

“你认识我?”

“认识不认识你,你自己不知道?,我说你到底失忆没有?”

哑巴张不说话。

那到底是有还是没有?

“行了,确定了你的身份咱们就可以做朋友了,赶紧回去睡觉去,我困了。”

“你怎么会知道我的身份?”

“大哥,这个重要吗?别告诉我四阿公他们都不知道?我知道很奇怪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