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23-终于按耐不住了
  • 劈进盗墓笔记
  • 符梵音
  • 3154字
  • 2022-03-08 23:26:16

冰蓝也明白放她这么一个大杀器不用那是不可能的。

不伤大雅的事情她冰蓝也无所谓,反正来都来了,怎么活着都是活,只要有吃有喝,干什么工作什么行当她也不是太在意。

两个人谈话到这里也就点到为止了。冰蓝只是想时不时的敲打一下这个聪明人。

门外响起了敲门声,推门而入的是一个二十几岁的少年,看着那浑身的气势,是个刀尖上舔血的。

来人毕恭毕敬的站在解雨臣身边:“爷,您安排的事情都处理好了。”

解雨臣点了点头,指着冰蓝说道:“这是六爷家的后生冰蓝,以后和我们住一起。对着冰蓝说:这是我身边的得力干将,袈裟。”

冰蓝点了点头,怪不得自从她过来这几天没有见花儿爷身边跟着人,原来出去办事了,看着也不是个简单的。

花儿爷身边有了跟屁虫以后她做事更得小心谨慎了。

大胖子几个人叽叽喳喳的上了楼,冰蓝听到他的声音心情就特别好,她是的喜欢热闹的人,可是又很难融进去。有个这样的人在身边起码不寂寞不是吗?

解雨臣介绍袈裟给几个人认识,因为又多了一个不爱说话的人,更能体现出了胖子的可贵之处。

胖子摸着他的大肚子:“今晚吃完饭你们再回去,就瞎子我们两个都没吃到好的。”

解雨臣笑了笑摆摆手袈裟走了出去。

“胖子啧啧啧的说,解当家的真不一样,啥时候胖子我能有个伙计使唤使唤?”

冰蓝抱着胳膊靠在沙发上:“你很喜欢身边时时刻刻处个人?”

胖子想了想打个哆嗦搓搓胳膊,算了算了还是一个人好。

看着胖子的这个动作,冰蓝满头黑线,这是她经常做的一个小动作。冰蓝诡异的看了胖子一眼别过头,自己做的时候没感觉什么,换在别人身上看着真……

她决定以后不做这些动作了。

哑巴张坐在远处看着她,冰蓝往过一转头愣了一下,不知道这个家伙老盯着她看干嘛?冰蓝摸摸自己的脸,扪心自问她有那么好看吗?

黑眼镜被冰蓝的动作逗笑了,这几天他可是盯着哑巴张呢,他们认识这么多年,哑巴张最近的反常引起了他的大兴趣。

“齐老哥,笑什么呢?说出来我们也乐呵乐呵。”

别以为她冰蓝没看见他那打趣哑巴张的眼神。

黑眼镜咦了一声:“行啊妹子,还知道我姓齐呢!”

“不然呢?你问问花儿爷,是谁让他联系你的?”

瞎子推了推他的墨镜:“别告诉我是你给他介绍的我。”

冰蓝耸耸肩不置可否的说:“不然呢?”

瞎子凑到冰蓝面前:“你不会喜欢哥哥吧?”

冰蓝严肃地点点头:“喜欢,特别喜欢,要不你就从了我吧!”

一句话给屋子里面的人都逗笑了。

瞎子来到哑巴张旁边,拍了拍他的肩膀:“兄弟,你肯定不是她对手,趁早从了她吧!”

冰蓝看着非常有爱的两个人,心想,怎么就没看到过这两个人的CP小说呢?

倒斗这行业,道上好手有很多,且因为这行当的凶险程度,旧人换得快,新手上得更快。

据她所知哑巴张和黑瞎子这两个人,从出道到现在的这些年里,一直在身价最高的一线站得妥妥的。

身手厉害,职业道德不错,完成任务的速度更是一流。拿完钱就走,不纠缠,够爽快。

而且,这两个人合作的次数也是不少,诡异的默契和身手的契合,所以凡是他们两个联手下过的斗,绝对是只有追着粽子跑而没有被粽子追着跑的份......

哑巴张前方双指探洞绞杀粽子,瞎子断后潇洒举枪激情乱射。

想到这里冰蓝打了一个哆嗦,看着周围看着她的众人:“你们看着我干什么?”

胖子一下子窜到冰蓝身边:“妹子,你刚才想啥呢?叫你你都无动于衷?”

冰蓝内心有些尴尬,还是严肃的对着胖子说:“想点小事,叫我有事?”

胖子指了指哑巴张:“他刚说好。”

冰蓝皱着眉头问道:“什么好?”

这话一说,几个人又笑了起来,笑的冰蓝无语极了。

瞎子搂着哑巴张对着冰蓝吹个口哨:“哑巴张说他可以从了你。”

冰蓝看看一圈人,来到瞎子身边,摸着下巴看看解雨臣看看瞎子,这么着急把她和哑巴张凑一起,不会才认识就对花儿爷有啥企图了吧?

回头看着哑巴张:“你喜欢我?”

哑巴张看了冰蓝一眼沉默不语。

她就说吧看中的绝对是她的秘密:“就这?还从了我,你哪里看出来的?”

瞎子看看哑巴张说道:“他害羞。”

冰蓝没从哑巴张眼里看出对她有任何想法:“少在这里搞事情,我现在是他的女友。”说完指着解雨臣。

胖子摸着下巴:“不对啊妹子,圈里不都传解家和霍家联姻了吗?”

冰蓝耸耸肩一脸冷酷:“所以说我就是给他扛雷的。”

胖子看看花儿爷,看看大妹子,看看哑巴张摇摇头,一副没办法的样子。

黑眼镜也挺诧异冰蓝说的话,拍拍哑巴张,表示对他的同情。

张小哥倒是一句话没说,还是老样子。

一连两天什么事情都没发生,给几个人闲的都有点不适应。

期间冰蓝跟着袈裟把自己空间里面的钱全部存进了银行,数着卡后面的九个零,不得不说打家劫舍绝对是发家致富的捷径。

第三天下午,花儿爷和冰蓝光明正大的去了那家私人博物馆。展品虽说不算是精品,但也很是难得,保存的相对比较完好,可以看出背后的势力的确不俗。

只是那个青铜盒子,真没有什么亮眼的地方,这个年代仿品太多,技艺精湛,罩着玻璃罩实在是看不出什么。

冰蓝转了一圈唯一的收获就是,她成功的把一根追踪头发放在了一个,她认为还算是个人物的人身上,能不能顺着他找到对方的幕后老板或者仓库,也只能赌一赌运气。

傍晚回到红家,解雨臣不知道得到了什么消息,脸色不是很好,和袈裟开车出了红家。

冰蓝皱着眉头,从他们过来一直也没人找他们麻烦,顺顺利利,平平安安的,这是出事了?

打了个眼神,老金和哑巴张来到冰蓝房里。

“把重要的东西带在身上,随时准备走?”

哑巴张拿了一个黑色运动包,冰蓝知道那里面是那把刀。

老金背了一个书包,冰蓝也背了个包在身上。

冰蓝看着手腕上众人的位置,花儿爷一直在移动,胖子和黑眼镜不知道怎么的似乎一直跟在他们后面。红梁和红小雨也一直在移动,只有博物馆的人没有怎么动位置。

三个人坐在沙发上闭目养神,不到二个小时,楼下传来了一阵脚步声,片刻门被管家敲响。

哑巴张迅速起身到了门后,冰蓝打开了房门。管家一脸焦急:“冰蓝小姐,解当家能联系上吗?二爷出事了。”

冰蓝挑了挑眉头:“走吧,楼下慢慢说。”

几个人到了楼下,客厅站了二十几个人,全都整装待发。这里似乎只能她出来交际:“怎么回事?”

“里斯打来电话,二爷下午去取大爷留下的东西,被人劫持走了,他和另一个伙计追了上去,对方人数比较多,他又受了伤,需要支援。

“行那你们组织一些人去吧,注意安全。”

管家有些愣怔,这几个人不是过来帮忙的吗?这,这,这了半天。

我们没有不管,解当家的有事出去了。我们和你们的人不熟悉,他们不一定听我的指挥,你们自己组织人去一波,我们也会去的,咱们分开行动,胜算机会更大。

管家点了头,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带着众人离开。

现在红家谁能主事你们自己安排,守好家里,他们如果有所求会来电话的,冰蓝写下自己和解雨臣的联系方式走了出去。

红家的家务事她一个外来人可不好插手,谁是好人谁是坏人她也不知道,救人方式很多,她还是按照自己的方式来吧。

三个人带着他们从国内带来的五个人开着两辆车离开了红家。

冰蓝拨通花儿爷手机互相交换了一下信息,又拨通了胖子手机问了一下子情况,带着众人追向了红梁那边。

冰蓝在心里给红梁点根蜡,他大哥把东西留给了花儿爷,他红梁就是个替死鬼小诱饵。

东西黑眼镜已经去取了,花儿爷正溜着跟着他们的人玩耍呢!

“老金一会你跟着两个人回解家庄园,这种事情你帮不上什么忙。”

老金点头表示理解,枪林弹雨的他不在行。最后冰蓝和哑巴张带了三个人随着导航去解救红梁。

车开了有两个多小时才在一个拐弯处遇见翻到路边的一辆红家车,冰蓝看见救护车的工作人员正在往车上抬人,也没停车继续向前追去。

显然他们拉的有点远,不过没啥关系,反正早晚找得到,离得远一些才安全,更能出其不意不是?

冰蓝看看身边闭目养神的哑巴张,她真想象不到,别人都用抢来回突突,他一个用刀的人,要怎么解决远处的敌人?

又追了四十分钟,冰蓝他们看见了红家的第二辆车,哑巴张下去检查,一个人也没有,估计没什么伤亡。

冰蓝看了一眼导航,发现红梁和红小雨去了两个方向,红小雨她就不管了,她的任务就是把红当家的带回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