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20-几百年前的故事
  • 劈进盗墓笔记
  • 符梵音
  • 3265字
  • 2022-03-07 22:09:25

武器到手,黑眼镜和大胖子带着几个人走了。

老金上楼收拾了他的东西等在了客厅里。

哑巴张只拿了一个包坐在沙发上,解雨臣的皮箱也被伙计拎了下来,只有她两手空空。

冰蓝尴尬的摸摸鼻子,跑到楼上,从空间里倒腾出来一些日常用到的东西装了一皮箱,自己拎了下来。

几个人上车直奔红家而去。

迎接他们的还是那个女孩,活泼漂亮,内里确是个黑心的,真可怕。

冰蓝不动声色的靠近了花儿爷,看那女孩有意无意的打量着哑巴张,又慢慢的靠向了哑巴张。

她太难了。

女孩叫红小雨,带着他们上了三楼客房,让他们把自己的行李安排好,等会下去议事。

看着女孩走远,冰蓝拉过几个人进了一个房间,拿出小磁场球,指着哑巴张说:“你和老金一个房间多看顾他一些,又压低声音,那个女孩老观察你,不是知道你的身份就是对你有企图,你自己注意着点,别着了道。”

众人点了点头,拿着东西走了出去,冰蓝就留在了这里,打量一圈也看不出什么,放下皮箱出了房门。

四个人下了楼,楼下红梁等在了客厅,带着几个人走进了他的书房,红小雨特别没有眼力见的跟了上来。

冰蓝心里嘀咕着:这红梁怪可怜的,明知道身边有个冒牌货,还不敢揭穿,时时刻刻身边有个人监视着他,那得多难受。

众人各自找了一个位置坐下,红梁从抽屉里拿出一份文件递给冰蓝,他知道这次过来听这个姑娘的,先给她看准没错。

1247年,以三人为首的勘察队在科隆市进行大教堂勘察选址工作。无意中地底塌陷勘察队掉进了一个土坑中,等众人稳定下来发现周围有很多古文明壁画。

出于好奇还是什么,无人知道。这项勘察工作秘密进行了一个多月,没有人知道他们在干什么?也不晓得他们在那里发现了什么?只知道在一个暴雨夜勘察地莫名其妙发生坍塌,三十几人的勘察队仅有两人逃了出来。

半个月后其中一人向当时的上司提交了病退报告便急匆匆的返回了老家,而另一名勘察人员也离奇失踪。在辞职报告中那人并没有详细提起那晚所发生的事情,只是以操作失败”坍塌为由草草了事。

古怪的事情就是当时的国王决定在那个地方建了一个大教堂。

大教堂的兴建是天主教和中世纪文化在欧洲勃兴的象征。

据说那里供奉一件珍贵的战利品--朝拜初生基督的东方三圣王的遗骸。

于是,科隆成为继西班牙的圣地亚哥、意大利的罗马和德国的亚琛之后最有名的欧洲基督教朝圣地。

1238年,法国国王从拜占廷皇帝手中购得耶稣受难时戴的荆冠,于是巴黎成为科隆最强有力的竞争者。为保住圣地的地位,科隆主教团决定修建一座世界上最大、最完美的大教堂,来供奉这份遗骸,建筑风格选取当时新兴的哥特式。

1257年,当时负责建设大教堂的管理者,收到了一封关于大教堂勘察选址地的报告信。

信件中提到了当年在西北部地下所发生的事情,这封信件的内容可以用玄幻二字来概括,更让他们所不能相信的是信件落款竟然是1247年。

接到信件后,当时的管理者立即派人联系了病退归家的幸存者来验证这封信件的真伪,得到的回复却是那位幸存者早已病重精神恍惚。

管理者将事情汇报给了上级,得到的回复是这封信件被当时的顶头上司名为“迟到的报告”永久封存。

1267年,负责大教堂建设的管理部门门口突然出现一口棺椁,经鉴定棺椁出自中世纪,但棺椁内躺着的却是早已消声灭迹的另一名勘察人员,更让人匪夷所思的是这个人的死亡推断时间竟然是20年前,死亡20年左右尸体却能保存的十分完好,这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摸不着头脑。

意识到问题严重性的管理者向上级提交了棺椁事件的报告,后经过上司的批准,第二次组织人员,对大教堂地下进行了勘察工作。

1973年5月25日下午五点,某考古

研究所一名身穿白大褂的少年瘫坐在椅子上,少年面前摆放着杂七杂八的文件。

他叫巴泽尔是一名刚刚毕业的大学生,大学毕业后靠着其父亲的关系进入了这所考古研究所,担任资料整理员,今天他已经是连续工作了九个小时,他想早些整理完和朋友出去玩几天。诺大的房间内只剩下他一个人还在苦苦支撑。

“真是的,竟然还有这么多需要整理,这要忙到什么时候”。

楼下一个少年呼喊着他:“你的快递我帮你拿了,现在就上去”。

巴泽尔拖着疲惫的身体拿起桌子上的遥控器,按了一下开门键,然后再次瘫坐在椅子上缓缓的闭上了双眼,他已经是累得不行,就连睁着眼睛都是一项困难的工作。

伴随着一阵沉重的脚步声,一个二

十岁刚出头的少年走到了巴泽尔的身旁,少年将一个包裹放在桌子上然后拍了拍巴泽尔的肩膀。

“感谢上天吧,多亏今天报社没有学员上课,我才能这么早的过来帮你,要不然你今天就要死在这了”。

少年是巴泽尔的邻居克里斯。而他

也是深得爷爷真传,目前在一家报社工作。

见巴泽尔没有说话,克里斯看了一眼桌子上那暗灰色包裹抱怨道“对了你这买的是什么,怎么这么沉”?

这个包裹在克里斯刚签收的时候着实是让他吓了一跳,看着不大的包裹重量却是十分的惊人,他掂量了一下少说也有十公斤左右。

巴泽尔抬起沉重的眼皮瞥了一眼那长方体状的包裹,缓缓地说道:“我没买东西,大概又是哪个好心的市民寄给我们研究所的吧,正好你也在这打开看看是什么,登记一下放在一边吧”

说完过后巴泽尔又闭上了眼睛。

“得,这体力活还得我来干,谁叫我

是你的救赎呢!”

“去你大爷的,赶快,赶快,干完我

们去喝啤酒”!

克里斯拿起桌子上的剪刀划开快递缠绕膜,将里面的东西取了出来。“不对呀,巴泽尔,这好像是个古物啊,还有人免费送给你们这种东西”?

一听到古物二字,巴泽尔猛地坐了起来,那缠绕他许久的疲劳感也瞬间褪去。放眼望去那是一个长方体的盒子,根据以往积攒的经验,巴泽尔一眼就认出了那个盒子的是青铜铸成的古物没错了。

将克里斯挤到一旁,巴泽尔仔细的观察着盒子,从年代来看应该是青铜器时代早期的,这个青铜铸成的盒子,每一面都刻着图案,做工非常精细,按照以前的做工,要完成这个东西至少也需要几个月之久。更难得的是保存得如此完好像新的一样。

见巴泽尔看得如此认真,克里斯并不想打扰,他知道这是什么地方,这么大的物件肯定是不可能占为己有的。

将目光转移到包裹盒内克里斯想看看还有没有别的东西。

“咦?这怎么还有块布,用来擦盒子的吧”?

“这是羊皮卷,也是文物”。

屎黄色的羊皮,上面写满了密密麻麻的字,让克里斯奇怪的是上面竟然不是德文,而是拉丁文。

“亲爱的朋友,我叫巴泽尔,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也就意味着你收到了那个青铜陨盒,我并不知道你所在的那个年代是哪个年代,但不管怎样,请你一定要相信我所说的话。

我们在科隆西北部一个地下空间发现了惊天的秘密,这个秘密仅有少数的几个人知道。

可从那地底出来后,我的生活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精神变得恍惚,开始相信长生不老的事情,并且秘密研究。

我的时间不多了只能长话短说,这

个陨盒拥有着巨大的力量,它可以将你带到我的那个年代,但至于准确的年份我无法告诉你,我希望你能够打开它返回过去,替我将这件事情调查清楚”

这封来自七百多年前的信件让巴泽尔和克里斯都不禁吓出一身冷汗,用现在的话来形容就是内容太过玄幻,而信件的落款也让人难以置信。

巴泽尔倒吸了一口冷气,双手开始微微颤抖“落款竟然是一二四七年,巴泽尔亲笔”。

见巴泽尔有些害怕,克里斯冷笑了一下说道“开玩笑的吧,这一定是某人的恶作剧,故意来吓唬你的,你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

巴泽尔并没有立刻答话,此刻他的大脑飞快运作,看着羊皮卷上面的落款,之前的疲劳感早已没有,恐惧支配着他的身体。

过了片刻后,巴泽尔才慢慢冷静下来说道“不,这应该不是恶作剧,这张羊皮卷无论是从成色还是字迹来看都的确是几百年前的东西”。

“你没病吧,你是说早在几百年之前你就从你妈肚子里蹦出来然后给未来的自己写了这封信,怎么,穿越时空?你是詹姆.威廉斯的小说看多了吧?”

作为生活在七十年代的青年,克里斯比较相信科学,穿越什么的他都觉得那是外人拿来吹牛皮的。

“我懂你的意思。”然后低下了头。

巴泽尔从来没有和人说过,他会经常在梦中重复一句话:“这世上根本就没有什么返老还童,改变生死的力量,我只是活在了我自己的梦中罢了”。以前的这句话巴泽尔并没有太多人在意,都

以为这是一句糊涂话罢了。因为这并不是他听到的第一句胡话。

中间发生了什么没人知道,最后那位老人只留下了一幅画,冰蓝扫了一眼身子有点僵硬,好巧不巧她知道这个地方。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