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19-眉眼官司

  • 劈进盗墓笔记
  • 符梵音
  • 3475字
  • 2022-03-07 21:52:49

这一晚可给冰蓝烦恼坏了,身边好不容易有了几个帅哥都不是她的。好不容易有个她想假戏真做的又给得罪狠了。

有时候她非常羡慕还嫉妒她第一世的王爷爹和她那娇气的王妃娘,那俩货可是当时高层圈中的典范,夫妻俩特别恩爱。其余的人受他们夫妻的影响,也都过的不错。一双双一对对都很和谐,从来没有什么乱七八糟的问题。

她没被劈到第三世,没有看过那么多影视剧,网络小说之前,这样的羡慕嫉妒冰蓝没当回事。总觉得自己已经跳出了三界外,不在五行中。

有一天看见一对男女搂抱在一起她突然醒悟,她想:她是该成家有另一半了。

翻遍所有记忆她发现自己既然没有一个异性朋友或者异性相熟之人。

这一发现让她这个活了几百岁的人非常沮丧。从那以后她励志要给自己嫁出去。

可惜又做了十几年盗墓贼,遇到的不是哇瓜裂枣就是老弱病残,好不容易来到个玄幻世界,这帅哥一来,来了好多个,这让她如何是好?CP小说看的多了,她发现这么多优质男人没有一个是她的,也不知道这里能不能让她梦想成真。

冰蓝就在这唉声叹气中睡了过去。

第二天一早没人叫醒冰蓝,都各自忙着各自的事情。冰蓝一觉睡到自然醒,在房间里干完一只羊很多配菜,才洗漱妥当,慢悠悠的下了楼。

客厅里花儿爷低头玩着手机,冰蓝不懂了02年有啥手机游戏那么好玩吗?狗屁功能没有。

解雨臣抬头看了一眼冰蓝没有打招呼没有说话,继续低头玩他的手机,或者办公呢也说不定。

冰蓝坐在花儿爷对面看着这个笑起来有两个小酒窝的男生,心里叹气,睡不到看看也是好的,养眼不是?

然后闭上眼睛开始打盹。

冰蓝对自己的行为也做了深刻的反省,是她太自来熟了一点,她决定以后将高冷贯彻到底,原本她也不属于这里,不应该留下太多牵扯。

“能不能弄到消除人记忆的东西给我,我觉得自己暴露的有点多?”冰蓝暗中和小管家密谋。

“主人,之前你要的东西我都换了回来,咱们的积分不剩什么了,得有了积分才能换,现在换不到。”

冰蓝狐疑:“积分?什么积分?”

“就是你做任务或者触碰到什么任务支线给的奖励,还有搜集东西的奖励。换这些东西,把你在末世的积分差不多已经清空了。”

“不是管家,你不是只有兑换功能吗?积分功能哪里来的?”

“系统受到了损坏,发放任务什么的不受我的控制,都是你自己触发的,然后系统默认给的,具体做什么任务我也不知道,全凭你的运气。”

冰蓝心里那个气,有了金手指还是个残次品:“上次不是得到两块石头吗?你在融合一块试一试?看看能修复多少?”

“你现在不是在外面做任务吗?等回去再吸收,上次是个意外,这次没了晶核,吸收起来没有那么快,在这里不安全。”

难得有人为她冰蓝想这么多,真好:“那听你的。”

“换回来的东西,都种上了,还弄了一个时间阵法回来,不然积分哪能下去的那么快。”脑海里的小萝莉显然很开心,看样子这个阵法不好弄到手。

听着系统轻快的声音,冰蓝心情也不错。

两个人的对话被大胖子那大大咧咧的声音给做了中断:“哎呦,妹子起床啦?”

冰蓝冷漠的点了点头,看着他身后的几个人,收回视线继续闭目眼神。

“花儿爷,您交代的事情准备的差不多了,吃完饭咱们就可以出发。”

冰蓝没有问他们都在做什么,她的任务就是打手,她对自己的定位以前不够清晰,暴露了自己很多。以后她就乖乖的做她的打手,费脑子的事情她决定一个也不参与。

解雨臣让大家坐下,佣人上了茶水:“那接下来就分头行动,手机带好随时保持联系。一会走的时候领取自己要用的家伙式。”说完扫了一眼冰蓝。

冰蓝现在想抽自己一个大嘴巴子,这么重要的事情她又给忘记了,站起身上了二楼。

点着武器框,从空间里面弄出来三大包军火,还有两个火箭筒下了楼。

大胖子一个鲤鱼打挺站了起来,就往冰蓝身边跑:“妹子,这种粗活我来我来。”

冰蓝听话的松了手,压的胖子一个趔趄差点趴楼梯上:“怎么这么沉?妹子帮忙啊!”

冰蓝扫了这个大胖子一眼,拿起两个包继续往楼下走,看的胖子啧啧称奇。

“妹子啊,你这一身力气可不小啊,胖哥我自叹不如。”说完还夸张的喘了几口气。

黑眼镜一直是那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好奇的站起身,提溜起三个包,然后给冰蓝比了个大拇指。

冰蓝努努嘴:“自己挑吧,需要什么自己带走。”

几个人包括花儿爷拉开黑色包的拉链,看着里面最先进的武器,一个个的目露惊喜,只有哑巴张看了一眼,继续坐了回去,似乎对那些不是特别感兴趣。

胖子扛起火箭筒比了个他认为很帅气的姿势。

“张小哥你和妹子太低调了,弄回来这么多好东西,怎么今天才拿出来。”

“我早一些拿出来晚一些拿出来有什么区别,你能扛着出去溜一圈吗?”

“那不能,可我能抱着他们睡觉啊!”

冰蓝露出了今天第一个笑容,她很喜欢胖子这个性格,是她不具备的:“那你多拿一些。”

解雨臣看了冰蓝一眼,又看了看胖子,以他对这个姑娘的了解,她对这个胖子似乎有不一样的宽松和宠溺。

真搞不懂这个大胖哪里入了这个姑娘的眼。

老金比较文弱,只选了一些小巧的放在了身上,三分之一被黑眼镜和胖子划拉走了。哑巴张是一个也没有拿,不知道是他这个人太自负还是什么。就连解大当家都拿了几把放在了身上。

冰蓝走过去也拿了几把。

剩下的还有解家的那么多伙计,花儿爷摆摆手,走进来十多个人,开始武装自己,最后只剩下了三个空兜子在那里。

冰蓝看看花儿爷,解雨臣摇了摇头。既然不用她往出拿东西,那就没她什么事情了。

哑巴张拦住冰蓝:“我的呢?”

冰蓝懵逼了,他的?他的什么?

冰蓝看了一圈,众人都无奈的耸耸肩表示自己不知道。

黑眼镜搂住冰蓝的肩膀,冰蓝僵硬的站在那里,黑眼镜低低的笑出了声:“六妹你放松一点,这么僵硬干什么?哑巴张习惯用刀,玩着手里的枪支,这些东西他用不惯。”

冰蓝焕然大悟,看向花儿爷:“找他要,你的老板在那里。”

这句话给黑眼镜又逗笑了,冰蓝转过头:“你笑什么?”

黑眼镜摇摇头,特别欢快的坐到沙发上看戏。

这里的所有人都看出哑巴张对这个姑娘不一样,只有这个姑娘傻乎乎的问这种问题。

冰蓝也知道,可是她知道的和别人知道的完全不一样,她明白哑巴张为啥对她好奇,和花儿爷一个样,想探究她的秘密。

看冰蓝特别愚蠢的站在那里,解雨臣揉揉太阳穴:“在我房间里,冰蓝你去拿。”

冰蓝看着花儿爷:“为啥他不自己去?”

解雨臣是真给气笑了,让他自己去他找得到才怪。

解雨臣就那么懒散的看着冰蓝,嗯,她似乎明白了什么,抬腿就往楼上走。

哑巴张跟在了后面。

冰蓝回头:“你在这里,跟着我干什么?”

哑巴张不说话,众人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冰蓝看向花儿爷,解雨臣摸摸鼻子出了声:“张小哥过来等着吧,让她自己去。”

哑巴张看看冰蓝看看解雨臣,走回到沙发坐了下去,低着头不说话。

胖子慢慢的挪到了哑巴张身边,贱兮兮的问:“你昨天是不是没让妹子满意,看她对你嫌弃的,这样可不行。”

胖子的话把几个人都给逗笑了,只有哑巴张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胖子还自认为功成身退的拍了拍哑巴张的肩膀。

楼上的冰蓝坐在花儿爷床上,刀?哪他妈来的刀?又想撸她羊毛,这个该死的解雨臣。

花儿爷都不叫了,这是真的给气到了。

冰蓝认命的点开武器栏,看着一把剑一把刀,还有很多个匕首躺在那里,就有一股子无力感。

她是啥时候有的这些东西,她咋不知道?

系统表示它也很无辜,都是以前系统自己兑换的,不关它的事情。

冰蓝把那把威风凛凛的大刀握在手里,手感真不错,一看就是个好东西。这东西给出去还能要的回来吗?她好舍不得是怎么回事?

给自己做了一会心里建设,提着刀走下了楼,把刀递给哑巴张:“用完还回来,很贵的。”

胖子、老金、黑眼镜全都凑了过了,一个个的啧啧称奇:“这可真是个好东西,不愧是花儿爷,这么好的宝贝,全世界也是能排得上前几的。”老金拿着他的放大镜,从头到尾给鉴赏了一个遍。

其实解雨臣也想上前看看的,他接触古董这么长时间,也知道那是一个难得的珍品,可惜人设在那里,他只能远远的看一眼。

冰蓝恶狠狠的瞪了花儿爷一眼,做个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解雨臣明显心情不错,那个小小的酒窝露了出来,惹得冰蓝多看了好几眼。

这边的两个人打着眉眼官司,那边只听啷当一声。

两个人回头一看,大胖子手里握着刀处在了地上,脏话都给标了出来:“我艹,怎么这么沉?花儿爷你哪里来的这宝贝,胖子我拿都拿不动。”

说完话看了看哑巴张,看了看冰蓝,竖起大拇指:“你们都是牛人。”

黑眼镜接过胖子手里的刀,颠了颠:“确实是个好东西,难得。”

说着塞到哑巴张手里:“你可得珍惜,不然妹子会杀了花儿爷的。”他可是看的真真的,妹子威胁了解当家。

冰蓝眼神古怪的扫了一眼黑眼镜,又扫了一眼花儿爷,这才刚认识吧?就护犊子上了,他的注意力不看刀,看她和花儿爷互动?

冰蓝打了一个哆嗦,搓搓胳膊,离花儿爷远了几步,这几个动作可给花儿爷惹毛了,看着冰蓝那阴恻恻的眼神好吓人。

她冰蓝可什么都没说。是你花儿爷自己想多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